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信教,粉川,和抗疫完败的关系(2)
送交者:  2020年08月21日10:45:2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cunliren

再来说说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是如何反人性反人类的。

述说之前,先定义一下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

“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这两个名词里,共同的字是“狂”。狂字的中文原意,有不受制约一意孤行的意思。譬如李白的“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但为了准确起见,这里所说的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是英文的“fanatic”,“fanaticism”,即狂热分子。狂热分子可以定义为:丝毫不加质疑地崇拜和相信某一对象,并坚信崇拜对象是唯一的真,崇拜对象的言行是唯一的真。其它,都是fake。对于一切质疑他们崇拜对象的人和言论,狂热分子都绝对不能容忍,都会疯狂地攻击。

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唯一不同的是,狂热信徒们崇拜的对象是上帝,疯狂川粉们崇拜的对象是床铺。狂热信徒们以上帝为唯一,认为上帝是唯一的真。其它的东西,包括其他的人,其他人的思想,言论,行动,都是fake。疯狂川粉们的定义就不用多描述了。这几年,凡是美国人,甚至稍微关心美国新闻的非美国人,都知道床铺的fake名言。总结起来,凡是床铺的,床铺认同的,床铺说的,才是真的。其它的一切,都是fakefakefake。对床铺同志和狂热川粉过去几年里有关fake的表演,大家都耳熟能详,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但在当下的美国,这两个群体的崇拜对象竟然高度吻合了。对许多狂热信徒来说,床铺是上帝派来的。对许多疯狂川粉来说,床铺就是上帝。

说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反智反科学,不仅反川的人士能接受,可能一些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也认为应当如此,而且引以为豪。因为在这些狂热分子眼里,理智和科学都是反上帝的。说他们反智反科学,就像说他们是在维护上帝一样,让他们自豪。

但说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反人类,估计连许多反川的人士也要摇头了。且慢摇头。我也是被万维这两天的一篇雄文惊醒的。这篇雄文的题目是:“我对西方左的认知”。

一如既往,这篇雄文还是博主的文风:唠唠叨叨,东扯西拉。一边低声倾诉自己的“秉性孤独”,一边随手放出一串串暴雷语惊四座。而且中英夹杂,以显才情。我试着把其精髓摘录如下,括号里是我加的评注。

***************************************************************

“我对西方左的认知

先做个说明:我这里说的理想主义不是指明天吃什么大餐的目标,而是跟自己的现实差距gap很大,不是容易达到的目标,而是先要自己在脑子里美化美好多多的。 当然明天吃什么大餐也可以在脑子里美好美化一下,我自己经常是这样,明天吃什么大餐,尤其是以前追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 记得那时还会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大谈理想,大谈自己以后会如何如何了不起, 部分女孩子也相信。 还好我对得起她们,哈哈!(看来,“秉性孤独”的博主很享受当年自己用“大谈理性”追女孩的经历)。

在我看来,西方左的来源是理想主义的信念,所谓progressive。(学习了,理想主义原来翻译成progressive)。也就是人的大脑总是向着对自己更好的方向思考,人活着都会有一个目标。于是一大坨,整套理论,然后设计政治经济,法律一系列制度来来匹配理想的不同阶段。 国家和个人都是这样。 希特勒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宏大理想是种族杀戮,怎么是右呢?好了,这个问题没必要争论和打无聊的口水仗。 只要左承认不承认自己是有理想的,不承认,那就不是左,那么这些号称左就是fake了,当然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fake

(人活着-必想更好-有理想-于是有理论-于是就设计政体-于是就希特勒-于是就种族杀戮。所以,人活着=想活得更好=有理想=左。不承认的,fake左)。

……要实现的目标,是不是先要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的本性会不会改变?…… 这是最关键的,心口不一,口是心非是人的常态。 维根斯坦语言哲学的建树指出人使用语言是个game,因此当人们产生理想,提倡理想,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也就是西方左的时候,我认为首先要问这个问题:人的本性会不会改变?理想主义听上去很好听,但是跟贪婪有啥区别呢? 不都是要得到更多吗? 有的左会反驳,不对,我的理想是为了别人,really? 不同的语言居然会让人感觉不一样, 维同学的伟大洞见。我用一个瓶子half full half empty来形容。 half empty是指享受那一半,保护那一半。 half full是指怎么的还要把瓶子装满。理想主义只是half full

(这一段的跳跃,非常人所能解。大意是,心口不一,口是心非,是人的本性,而人的本性不变。理想主义就是贪婪。然后就是“孤独体”,half 中文,一半English。至于怎么从上段说的人想活得好(我从小的的理想就是吃饱肚子)变成了这里的理想主义,作者没说。大概是想活得好的人,都是理想主义者?)。

我认为答案基本有三种:1,人的本性不会变,只是时候未到,经历未至。2,人的本性是可以改变的,可以被教育的。3,辨证,灵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所谓相信自己。

(中国有句老话,叫“江山好移本性难改”。是人,就有人性,而且人性相同,本性不改。)

第一种,人的本性不会变,只是时候未到,经历未至。这个不用多说,而且现在的人类很少这样的人。我认为人类会被进一步分类,但是不会在左和右这层分。而是在左下面细分,种族分歧左,还是性别分歧,收入分歧左,真左还是假左fake 等等.目前是处在抢定义,抢话语权,抢narrative的阶段。奥维尔就说过,top down控制社会的第一步,语言narrative是第一个战场,目前美国处在这个战场,传统的右根本不存在了。是哪个左的问题,这样没什么,现实,只是我还是蛮在乎是否fake, 讨厌fake. 所谓右会是不存在的,比如我说理想和贪婪时一回事,恐怕会被打死的。 half empty的人本来就少,会是越来越少的。

(凡人类,都是左,只是真左假左之分。)

第二种,人的本性是可以改变的,可以被教育的。这是西方左的纯真great cause GC yes we can 奥巴马的名言。 共产主义再教育也是如此。 这个不用多说,自己去想就行。

(“Yeswe can”意在改变人性?)

第三种,辨证,灵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 这是那种共产主义的理想是好的,希特勒是极右的认知来源,属于可以控制七情六欲,对共产党人来说还要加上八情九欲的,特殊群体。显然既然特殊,那么肯定是极少数,大多数跟着喊就是fake了。

我挺喜欢分析哲学,分析哲学的关键是把corresponding人和事联系起来看。 方法是先分类。这是我自己的分类,请不同观点的网友批评斧正。

好,现在我来谈谈这篇的主题。 我对左的真正great cause GC从来就是敬仰的,要是世界真是那样,那该多好。我讨厌的是fake左。无论是极左,中左,还是偏左,fake太多。我认为是理想主义信念作怪,而真实的人类历史证明绝大多数理想主义者,当理想不能实现的时候,也就是心想事不成的时候,都不能控制自己,反而都会是给自己和别人create a hell, 我认为原因是不能认识自己的本性从来没变,想的和实际自己能做的从来就不匹配,也控制不住自己,因而是fake. 左的理念对个人自己要求自己是一回事,甚至是伟大的,但是越过一个边界,嫁接到一个集体,social,国家,就会是灾难。这里面的本质问题是,不信上帝,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崇拜的领袖,那么出现矛盾,到底谁应该听谁的呢?

(原来,博主从来就是敬仰真正的共产主义的。那能不能说,博主是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是个真左?其他的理想主义者是假左。噢噢,应该叫fake左)。

需要从人的本性human nature来看左fake的源头。……(巴拉巴拉)

我经常建议读读陀斯涅夫斯基的小说,我认为陀同学对杀死上帝后人会怎样的洞察,没有人比他更深刻。 他的结论,杀死上帝,人的道德就没有了anchor,人没有了敬畏, 在最高的道德价值层面,nothing matters,也就是相对辨证灵活的。这当然是西方文化语境,我认为是相通的。我的博文经常写上帝死了是个比喻,是指人的最高层面的价值和道德是先验的,因而是绝对的。人不需要等到被偷以后才决定自己是不是也要偷,不偷就是不偷, 连中国还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在道德层面,相信自己,相信领袖,相信先验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说左容易fake是指左在这个最高价值层面的选择是灵活,辩证,相信自己,相信领袖,有人还说是相信科学理性实证。对相信科学实证的人,我顺便问一下,科学实证结果没出来之前呢? 你相信什么?如果对人的大脑意识了解深刻,就会知道左为什么会是fake多,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理想主义带来的是什么呢?不信上帝,相信个人,那么希特勒,毛泽东等等也是啊,奥巴马之类还double down既信上帝,也信个人。Isn't that a fake

(开始露出狐狸真尾巴了。杀死上帝,人就没了道德的anchor。但奥巴马信的上帝是fake,因为他也相信人。所以,只要相信人,就是fake)。

不信上帝,fake就停不下来。(点睛之笔啊)左最致命的就是不知道whenwhere to stop。我多次指出西方的左和共产主义是同宗兄弟,仅仅是手段方法不同的两兄弟之间的竞争,都不知道停,理想目标是一样的。那么灾难就会是这样一个问题,人的本性到底会不会变和人到底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本性?选择相信人的本性会变是fake源头,选择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要么是无知,没什么经历,要么是骗,包括骗自己,左fake大流行的根源。信上帝,相信人都是贪婪有罪的,认识到人的所谓理想只是人的贪婪的自我语言美化的需要,不相信人的本性会变才能true to self。否则大家应该学雷锋。对了,学雷锋这个例子肯定是fake的典型,那么西方的左提倡的那些例子就不是fake了?what makes it different?

******************************************************************************

终于耐着性子,把这裹脚布看完注解完了。

博主唠唠叨叨半天,就是说,是人,就想活得好一点。这就是有理想,就是理想主义,就是左。而人的本性都是口是心非,心口不一的,是不能改的。所以,凡是人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不仅仅是左的,而且是fake。唯一不左的,是上帝。要想不左,只有信上帝。

我在该博文下留了个言,问博主,如果人都是左,都是fake,那谁是上帝?上帝在哪里?哪些是上帝的思想,上帝的言论?是人创造了上帝和上帝的言论,而不是反过来。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不仅仅在该文下反复说我是stupidlow intellectual,还在其它与我毫不相干的博文后跟帖提到我。

这倒也让我看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位“秉性孤独”开口英文闭口中文的信徒川粉,其实是坚信上帝是唯一正确(不左),而且容不得任何质疑的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有个共同点,就是反人类反人性。在他们眼里,整个人类都是上帝的敌人,因为人类有理想,有热情,有知识,有科学技术。人类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生活里的不公而活得更好。但人的理想往往得不到实现,甚至结果相反。所以,凡是有理想的人都是左,是fake。但因为人都有理想,所以,人都是左。

只是,他们那个不允许人类有理想,不允许人类有知识和科学技术,不允许人类去努力改善生活的上帝,是什么样的上帝?又是在哪里,通过什么方式,他们的上帝把上述信息指示给他们的?这样的上帝和信仰,与邪教何异?

说床铺和疯狂川粉没有人性反人类,例子极多。仅举一例。床铺下令在美墨边界,强行把偷渡的父母和他们年幼的孩子们拆散隔离。此举丧尽天良,引起人神共愤。

所以说,狂热信徒和疯狂川粉(很多时候是同一群人),不仅反智反科学,还反人类反人性。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请郭开始表演
2019: 掮客
2018: 史上有几人比宋健对中华民族损害更大?
2018: 愚昧虚妄的决策?高人是如何看雄安新区
2017: 红朝演义六二:步步进逼毛泽东剑指林彪
2017: 今年开过“北戴河会议”吗?
2016: 扫把星
2016: 这里是自由的论坛,这是自由的场所
2015: 西安事变?中国抗战锅里的老鼠屎 zt
2015: 驳日人民报文章《我党无须隐瞒天津事故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