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毛伟人驾崩,我的梦,女人第六感。
送交者:  2020年08月21日10:30:5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纪念毛伟人驾崩  44周年

 

197699010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毛泽东北京逝世,享年82岁。

1976年,龙年,中国发生几件大事,唐山大地震;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伟大统帅毛泽东,三位巨人相继去世。

 

毛伟人驾崩,于中国、于世界,都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试问,如果毛主席他老人家万寿无疆,中国会怎样?世界又会怎样?毛伟人驾崩的影响,用毛伟人自己的诗句来描绘最为恰当,“四海翻腾云水恕,五洲振荡风雷急。”

本文要说的,和毛伟人驾崩有关的故事,发生在我姐的家里,先说说我姐的故事。

我姐不但功课好,还是那种老师特喜欢的什么都好的女生,1960年提前一年参加高考。进医学院后,在100多人的班里任学习委员。这是个高考最高分的职务。毕业后在附院老师们的保荐下,得到全班最好的分配,留院。

哪知在公布分配方案的前一晚,负责分配的老师个别通知我姐,她的分配变了。班里一个女生,突然和省军区的一个军官伶证结婚,省军区出面要求调整分配方案。此女生原分配是最差的,省军区出面,还有什么办不到的?当然要挑最好的留院位置。恰好占着此位置的,是只出身不好的软柿子。

背着我姐,为她委屈掉眼泪。我们出身不好,本不该占最好的分配,但依我姐一贯的表现,尤其是专业,不该是最差呀。嫁给军官的女生,早不嫁晚不嫁,偏偏在分配方案已定,各自都知道去向时嫁。和我姐对调,不影响第三人,不会引起风浪。就这样,此女生不用爭不必吵,就把我姐给顶替了。

我姐一贯认命,二话没说,第一个打背包离开了学校,去那女生的分配单位,xxxx地区xxxx区医院。从省城出发,要坐三天长途客车。越走,山路越是狭窄险峻。时有翻车下悬崖,无一生还的事故发生。还有一段公路,只走货车,不通客车。靠两条腿,起早贪黑抄小路,还要走一天才能到。

我姐当时已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在某大城市中科院工作,若我姐能留省城,两地都在火车沿线,婚后两地分居,每年各自有一次探亲假,岁月静好。假以时日,还有调到一起的希望。但如今到那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两相望,望断肠!我姐得知调包后,第一时间通知对方分手,快刀斬乱麻,自此两无牽掛。

姐分下去一年后,文革爆发,分配不好的揭杆而起,回省城造反,欲推翻当年的分配方案。我姐在最后时刻被调包,无疑是最有力的材料。众人皆知,我姐是出了名的逆来顺受。于是他们找了一个借口,把我姐骗回来了。当我姐得知造反的目的后,第二天就离家回山里了。但造反者们依然用我姐的调包说事。最终,几个发起人确实达到改分的目的,我姐没份。

我姐去的那个医院,除了两间破板房,一无所有。我姐前脚到,隔天又来了个从某大城市医学院分配来的男生。孤男寡女,抱团取暖,同舟共济。成婚,生子(三个儿子),真是天作之合。在那缺医少药的地方,被老乡们需要,医者仁心,和百姓关系融洽,日子过得不差。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吧。

不知我姐夫家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历史问题,居然被从大城市ㄧ杆子发配到和我姐同一所医院。他先坐了七十来个小时的火车到我们省城,再換长途汽车,受和我姐同样的颠簸。可怜姐夫的父母亲,对山里的儿孙们牽心掛腸,一次次蹍转来探望。一辈子节衣缩食省下的钱,全都砸在了路上。

因路途艰辛,在毛伟人驾崩的两三天前,第三个姪儿已四岁时,我才带上六岁的儿子,历经舟车劳顿,第一次进大山探望。原打祘利用这两周,为三个姪儿做四季衣裳。姐还事先备好了一大堆衣料,还从亍上裁缝舖借来一台蝴蝶牌衣车。

不想毛伟人驾崩的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197699日清晨,本人从睡梦中醒来,趿着拖鞋出睡房,慌兮兮地向正在准备早歺的姐、姐夫、及八岁的姪儿说,“我梦见毛主席死了!毛主席死了!”

此言刚出,姐一瞬间呆了,脸色煞白,回身把门窗关严了,转向我气急败坏,“你不要命了!”  我回口,“我真的梦见他死了。” 姐说,“闭口!你再敢说!民兵把你拉出去就地正法!” 接着又是那―句顶一万句的话,“那年怎么没把你打成右派?”但凡姐甩出这句,我就闭口了。反右时,我十来岁,不夠资格戴帽。你如祥林嫂一次次用此话训我,有意思吗?

当天争吵后,全家无语。午饭后,我和儿子就闷头倒床睡午觉了。在我们睡觉的时间里,这山高皇帝远的小镇不平靜了。

当天中午时分,区长接到上级传达,“伟大统帅夜里去世;看管好地富反坏右,谨防他们翻天、、、、”  通常,省报都要迟几天,才由乡邮员骑单车送到区邮局。这次距毛驾崩才十四五个小时,消息就到了。是用电报?还是长话通知?

接完上级传达,区长马上集合民兵。区政府管辖范囲内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被全部吆到一破庙里,民兵把守。然后大嗽叭通知全区吃商品粮的,集中到放露天电影、开公审大会用的大会场,传迖了这一天大消息。

大约下午两点许,姐夫忍不住从会场溜出来,急慌慌跑回家,把我叫醒说,你早上说的那个梦是真的!还没从午睡中完全醒过来,我问,什么梦?他说,你姐骂你的那个梦。啊,太可怕了!我的那个梦是真的!毛伟人真的驾崩了!

即便那个梦已经是真的了,姐夫还是不敢直言那个梦。万寿无疆的毛伟人,怎么能被你梦死就真死了?

姐夫话毕,又急匆匆回会场。我本能的反映是,收拾细软,尽快回自己的家。生怕天塌下来,出不了山。会毕,全家意见一致,尽快送我们出山。如果被困山中,我这心有反骨、口无遮拦的,还不知会惹什么事?生什么非?小命能否保住?那年头,做了这样的梦,还敢说出来,肯定会被民兵拉出去毙了。

幸亏区上唯一的货车司机哥们,也有一急事,也生怕天塌下来,出不了山。在山高皇帝远的山里,最吃香的两种职业,一是司机,二是医生。司机哥们和姐家,多年来亲如一家。姐家的事,比他自己的事更重要。

哥们把我和儿子安顿在货车驾驶室坐下,日亱兼程,把我们一路送到了家。用现今美国用语,叫“Door to door”。如果不是这非常时期,一向低调的姐,绝对不会让我们享受这么特殊的待遇。他们自己就从来都没享受过。连姪儿们的爷爷奶奶,那么大年纪也没享受过。

到家次日,赶上了全市追悼大会。在哀乐声中,无论真悲伤还是假悲伤,全体都低着头,长时间默哀。突然站里会计大妈伸过手来,扯了扯我的衣角,拉我站到她身边,说有人在拍照,她在视角内,我不在。没想她连这种镜头也抢。大妈地主出身,虽然和当地法院院长夫妻多年,地主的阶级本性难移。

出国二三十年后,一次回国,当年8岁,站在一旁,听我说梦被吓呆了的姪儿,还私下和我提过那事。连这种事也能梦到,姪儿对老姨我,打从心眼里佩服。

至今本人仍不可思议,毛在北京中南海驾崩的当天亱里,我在同时间的梦中见到他驾崩。本人可是在距他数千里之外的天涯,迟几天才能收到报纸的西南角啊!女人的第六感,神秘得可怕!

祖国母亲曾多次号召我们这些海漂回国,我曾几次回去参加互动。每次提到归去来兮,我姐总是保持沉默。长姐如母,仅为了让姐不再为我躭惊受怕,就不该回去,哪块黄土不埋人?

我姐至今也绝对不准任何家人提起我的梦。那片连梦都不能说的故土,幸好我离开了,无须再恐惧。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请郭开始表演
2019: 掮客
2018: 史上有几人比宋健对中华民族损害更大?
2018: 愚昧虚妄的决策?高人是如何看雄安新区
2017: 红朝演义六二:步步进逼毛泽东剑指林彪
2017: 今年开过“北戴河会议”吗?
2016: 扫把星
2016: 这里是自由的论坛,这是自由的场所
2015: 西安事变?中国抗战锅里的老鼠屎 zt
2015: 驳日人民报文章《我党无须隐瞒天津事故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