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谁最痛恨柏林墙的倒塌?是失去特权的他们
送交者:  2020年08月14日12:22:5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Capture.PNG

     柏林墙倒塌后,德国媒体每年都会进行各种关于柏林墙的社会调查,尤其是在五周年、十周年这类整数纪念年份,类似调查更是铺天盖地。进行调查的媒体很多,涉及的地区和样本不同,不同年份又有区别,所以可以参考的数据非常多,有兴趣的人可以自行查阅。

数据虽多,但大方向趋同,也可以见到德国人普遍的价值观。比如说,不管是德国的经济低迷期还是高速发展期,不管是顺风顺水的时代还是危机当口,大多数人都认为柏林墙的倒塌是正确的。


  为了让数据更能说明问题,类似调查一般会将前东西德地区分开,形成两组数据相互观照。多年来,前西德人赞同柏林墙倒塌的比例一直高于前东德人。但即使是前东德,也一直维持在高比例水平。

  当然,在可以自由表达观点的德国,这类问题肯定也有反对声。那么,是哪些人痛恨柏林墙的倒塌呢?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大多数反对者是老人,年轻人比例较低。其次,这些老人多半是在前东德有稳定社会地位,有一定特权或铁饭碗保障的人。

  对于前东德人而言,幸福感的高低取决于他的经历与身份。一些原先的既得利益者往往对两德统一后的生活表示失望,尽管西德通过各种方式为原东德地区提供高福利,但他们失去了特权,失去了计划经济下的各种免费保障,失去了原先的铁饭碗,仍心有不甘。

  因此,在各种调查中,不同年龄层次的人对两德统一的看法往往大相径庭,年轻人满意度明显高于老人。此外,高学历、具有社会竞争力的群体,满意度也远高于低学历者。

  其实,早在柏林墙仍然存在的时期,这种代际差异就已初现端倪。西德政府曾于柏林墙倒塌前夕做过一个调查,统计结果显示,柏林墙倒塌前出逃西德的东德公民,其特点是“年轻、壮劳力、情绪乐观并受过良好教育”。被调查的出逃者中在谈及出逃原因时,74%的人认为没有自由,93%的人认为东德的政治状况在后退。

  2011年,《柏林日报》调查显示,10%的受访者认为1961年修建柏林墙“完全正确”,62%的受访者认为“完全错误”。其中,被访者中的前东德干部群体几乎都认为“完全正确”,这也侧面说明了当年的既得利益者才是如今最失意的群体。

  其实,对于东德人来说,他们曾经在柏林墙倒塌后面临人生最好的机遇。

  两德统一后,德国政府采取了一步到位的输血政策,通过巨大的财政支持东部经济改革。当时最重要的举措当属东德马克对西德马克的兑换。西德人抛出了大手笔,东德人也获得了其他前东欧国家无比欣羡的“福利”——前东德公民可按1:1的比率将手上不值钱的东德马克兑换为西德马克,封顶数量为4万马克。要知道,如按实际汇率计算,东德马克被高估了400%!

  此外,德国政府还征收“团结附加税”,占个人收入的5.5%,用于原东德地区的建设。也正因为新德国政府的包办,在前东欧国家中,前东德一度转型代价最小,复苏也最快。

  当时的东德人因1:1的马克兑换比率,购买力大增。原先在东德倍受欢迎的商品立时无人问津,口袋里有钱的东德人纷纷转而购买质量更佳的西德产品。

  不过有些人认为,这个“福利”是短暂的,甚至有负面作用。因为东德人热衷西德商品的结果是本国的低效率工业进一步萎缩,产品无人问津,大量工厂倒闭,进而使得许多人失业。

  在他们看来,这有点像是恶性循环:因为就业岗位减少,年轻的、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素质劳动力选择前往前西德城市,城市人口减少,税收随之减少,剩下来的老人则需要政府更多的财政支持,政府又没有相应的资金支持大规模的基建以吸引投资者,就业岗位因此进一步减少。

  那么,是不是不该实行这样一步到位的兑换呢?当然不是。

  德国政府选择1:1的兑换比率,其实是一种转移支付,迅速实现了东西德社会福利和收入的接近,同时也使得西德的资本在东部无法获取廉价劳动力资源,无“血汗工厂”之忧。加上社会福利保障,从而确保了原东德人的基本生活。虽然前东德地区确实面临产业转型的艰难,不过,高额福利还是能够确保前东德地区的变化,道路和住房是最明显的变化。

  更何况,即使没有这个货币兑换,难道前东德地区就不需要产业转型了吗?当然不是,那些落后僵化的产业,本就应该被淘汰。将产业转型的阵痛归咎于西德政府的补贴,简直就是“拉不出粑粑赖马桶”,也倒置了因果关系。而这种思维逻辑,恰恰是前东德既得利益者的逻辑,因为铁饭碗没了。

  其实,在这个产业转型期里,前东德人面临着巨大的人生机会。他们有了自由创业的可能,有了各种制度和福利保障,也有了自由迁徙的权利,可以去前西德地区乃至西欧其他国家发展……他们还有了更多学习机会,新的教育体系和知识体系向他们敞开大门,无论是大学教育、职业教育还是继续进修,都带来了人生的多种可能。

  换言之,只要你努力,完全可以在新德国的自由空间里寻找到人生的方向,但许多前既得利益者选择了放弃,并在此后若干年里怨天尤人。

  同样是2011年的数据显示,前东德地区的平均工资仍比前西德地区低17%。许多人将这类数据当成了如今德国东部不如前东德的佐证,其实非常荒谬。因为在柏林墙倒塌前,东西部工资差异达到了60%。

  东西德不仅仅工资差异大,生活水准差别更大。东德人民在计划经济下想要改善生活,也得跟着国家的脚步,订购一台洗衣机需要几个月时间,买一辆小汽车甚至需要排十年以上的长队。曾有前东德学者说,许多家庭因为要等十二三年才能拿到车,所以家中若有孩子出生,就立刻以孩子的名字去订车。两德统一后,他们获取的自由中,也多了购买自由这一选项。

  而且,经济并不是唯一。有一项统计结果是这样的:85%的东德人和81%的西德人认为东德人应当为通过和平方式结束黑暗统治而感到骄傲。对于“统一后,哪些梦想被实现”这个问题,90%的受访东德人和94%的受访西德人提出了同样的答案:法制和自由。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战车摇旗鼓劲
2019: 香港的最佳出路:无为而治
2018: 习近平,王沪宁们,请你们更疯狂些吧!
2018: 黄左们,停止你们的助纣为虐!
2017: 组织抗议郭文贵的梁冠军何许人也?
2017: 郭文贵被被堵,群众驱赶
2016: 我操黑母鸭的大爷
2016: 《大屠杀》作者葛特曼竟是美国特工zt
2015: 天津大爆炸,根本原因还在体制!zt
2015: 爆炸发生了,太好了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