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送交者:  2020年07月18日11:30:0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赵紫阳在书里插了33张书签,画满标记。该书前言一段话:“二十世纪大多数时间不仅被意识形态的激情所支配,更被一种冒充科学的理论——共产主义的激情所支配……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一脉相承。”赵画了横杠、竖杠加红圆圈


  老高按:今年六月,借着读完中国大陆报告文学作家卢跃刚《赵紫阳传》三大卷、整理读后感的机会,一口气做了十期关于赵紫阳的节目,侧重在关于赵紫阳的争议问题上。这些节目的观众人次,与中国大陆那些网红的阅览量都没法比,相当于他们的零头而已。就凭我这可怜的水平、这可怜的口才,能有这样多的人次,已经让我大感意外了。
  有一期节目《赵紫阳拒绝检讨,放弃复出执政的机会,是对是错?》,观众人次仅仅近万而已,却不知被哪位热心网友做成音频节目,在微信上流传。尽管时被封杀,居然还能到处游走,我至少收到十位大陆的朋友,北京的,武汉的,陝西的……先后来信告知说听到了那期节目。
  因为某种需要,整理了一下《伐林追问》第111期节目的文字,放在这里,请大家批评!


  赵紫阳去世后,家属并没有要求覆盖中共党旗

  高伐林,《伐林追问》第111期,2020年06月19日

  各位观众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高伐林,欢迎收看《伐林追问》第111期。
  关于赵紫阳,关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关于六四,研究专著、回忆录已是汗牛充栋,我想与大家分享的读卢跃刚《赵紫阳传》、陈小雅《八九民运史》、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张博树主编《赵紫阳的道路》等等这些书的体会,也讲得差不多。今天我想就四个问题再做些补充,其中有一些,是观众听众提出的,我想做些回答。
  第一个,赵紫阳的读书和思考。赵紫阳在1989年6月下台失去自由,到2005年1月去世,15年半的时间内他的思想升华,主要不是受他人影响——因为能见到的人不是很多——主要是通过读书。上期节目我介绍过,王任重出面来咨询赵紫阳对苏联东欧剧变的看法,那是在1990年2月份,赵紫阳当时所读的书,主要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和毛泽东著作,我们不清楚赵紫阳对王任重作过什么回答,但我估计,若回答,也不会超出马克思主义范畴。但接下来就不一样了。
  1991年10月9日,赵紫阳与多年老友宗凤鸣讨论社会主义问题,他说:“发现两个奇特现象,那就是马克思主义未能在社会主义国家开花结果,却在资本主义国家生根了。……目前,在资本主义国家内,社会主义成份比在现实的社会主义国家中还多。”“我们过去实践的社会主义乃是畸形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原来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是不符合的。如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社会设想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并不是建立一个专制政体。”
  他们俩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讨论持续了十年,一直到2000年。针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唯物史观,消灭私有制问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等等,赵紫阳的思考,都具有深刻的批判性。他认为:“无产阶级专政这一理论不放弃,民主政治、法制建设难以实现。”
  赵紫阳的谈话对象,还有安志文、李锐、于光远、廖季文、姚监复等,其中不乏颇有理论素养的人。杜润生不方便前来,就通过中介与赵紫阳问答。
  赵紫阳读了很多书,品味是比较高的。赵紫阳的书房书柜,我去看过。有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的,有内部出版的,更有海外出版的,包括明镜出版社出版的甚至是我参与编辑的。卢跃刚在《赵紫阳传》中按出版顺序列举了一些: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保罗·肯尼迪的《世界强权的兴衰——1500年到2000年的经济变迁与军事冲突》,胡绩伟、常大林《民主论》,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何博传《山坳上的中国》,卡尔·维特夫《东方专制主义——对于极权力量的比较研究》,阿尔文·托夫勒《权力的转移》、阮铭《邓小平帝国》、托名为德国学者洛伊·宁格尔、实际是所谓翻译者王山自己写的《第三只眼看中国》——赵紫阳对此书有严肃的批评,在《杜导正日记》中有记载,他认为此书坚持斯大林毛泽东一套治国理论;此外还有《顾准文集》、署名“保密”、真名是王力雄的长篇寓言小说《黄祸》,亨廷顿的《第三波——二十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他还精读过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这本书是达赖喇嘛作序。从藏传佛教义理出发,探索和阐述生命价值、死亡等重大人生问题。
  习近平对外界多次晒书单,引起广泛嘲弄,“通商宽衣”“萨格尔王”之类贻笑大方。他到底怎么读书?我们并不了解。而赵紫阳看书,极其认真,自制很多书签,认真标记。书上有单横杠、双横杠、单竖杠、双竖杠,波浪纹,三角,单圆圈、双圆圈、惊叹号,还有文字批注。其中《山坳上的中国》《顾准文集》和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看得尤其仔细,标记和书签密密麻麻。顾准是1974年文革中去世的,赵紫阳把顾准称作“先知先觉者”“大彻大悟者”,赵紫阳跟宗凤鸣在1995年到2003年,长达八年里反复谈到顾准。卢跃刚说,“六四”让赵、顾走到了一起,一位改革家,一位思想家,兩位曾经的小知识分子共产革命者,由民族主义、共产主义而人道主义、而自由主义,殊途同归。
  卢跃刚特别提到布热津斯基的《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这本书1989年在美国出版,当年10月中文版就由中国大陆的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版权页上注明是“有组织的内部发行”。这本书在赵紫阳的书架上很显眼。赵紫阳在书里插了33张书签,画满了标记。例如该书前言中一段话:“二十世纪的大多数时间不仅被意识形态的激情所支配,而且更确切地讲被一种冒充科学的理论——共产主义的激情所支配……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一脉相承,在历史上有联系,在政治上又非常相似。”赵紫阳这里横杠、竖杠加红圆圈加以强调。
  赵紫阳去世时,据称遗体覆盖了中共党旗。但据一些人士披露,家属根本没有要求覆盖党旗,也没留意,当时他们只顾着和中办人员交涉争取悬挂两幅挽联,覆盖党旗完全是当局一手操办。如果按赵紫阳在软禁中的思想蜕变看,他确实已经远远超越了那面中共党旗了。

  第二个问题。不少人,包括我很熟识的、很钦佩的一些中国大陆和在美国的华人学者,分析推测赵紫阳早就有反邓、取邓而代之的心,早在“六四”前一年就已经显露,1989年5月中旬孤注一掷。这一类看法,相信大家能在网上检索到很多。但我一直存疑,因为我不太相信,按照赵紫阳的性格、理念——以及,关键是他的处境——他会这么做。
  张博树在纪念“六四”30周年的文章中说,赵内心当然不会没有对权力的渴望,这是人性,尤其当他已经处于那样的高位。但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材料看,赵并非单纯恋权、争权之徒,而是有责任感使命感的改革者。张博树认为,赵尤其不可能觊觎邓的权力。
  为什么呢?因为正如卢跃刚所说:赵紫阳与胡耀邦不一样,胡耀邦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跟着红军创建苏区的红小鬼出身,一直在中央工作,人脉深厚,而赵紫阳是1938年入党,又长期在河南、广东、四川地方上任职,1980年一下提到中央,他在中央毫无根基,在陈云、李先念、彭真、王震、薄一波这些元老都在、都对赵紫阳虎视眈眈的情况下,邓小平是赵最大的靠山、最大的挡箭牌,甚至是唯一的靠山、唯一的挡箭牌。张博树认为,赵紫阳自己深知邓小平对他的权力的重要意义,他不能失去邓的庇护。李鹏在日记中也说过:1988年,李先念跟我说,他向小平提出来撤换赵紫阳,不让赵紫阳当总书记。小平当时说:没有人嘛。可见赵紫阳早就是众矢之的。
  赵没有建立自己包括体制内官员、军队高层、知识分子在内的队伍,恰恰说明他主要想仰仗邓,把邓视为“中国最大的政治”,而不是夺邓之权——那样就等于自寻死路!况且,直到六四学运爆发前,赵仍相信邓信任他。
  在这个判断背景下,赵也不会视李鹏为有实质威胁的权力争夺者。
  军队会支持赵吗?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判断,答案是否定的。几个上将上书,不赞成邓小平戒严举措,这有三野、二野隔阂的历史背景,但改变不了什么。有观众不相信赵紫阳对军委主席不感兴趣,这说明这位观众对中国政治太不了解了。赵紫阳感兴趣又能怎么着?当了军委主席,就能号令军队吗?华国锋不就当了军委主席?他能号令军队吗?

  第三个问题,我在《伐林追问》第105期节目说到,1989年4月25日上午,邓小平在家听杨尚昆和李鹏汇报,做了臭名昭著的“四二五讲话”,肯定了李鹏前一天晚上主持常委扩大会的定性——“动乱”。有观众对此强烈表示不认同,认为并不是李鹏主持的常委扩大会首先提“动乱”,必是邓小平首先提的。这就涉及1989年春夏之交的一段公案。邓小平究竟是哪一天定性并确定镇压的方针?
  前年,2018年,中国大陆女学者陈小雅来美国访问,我见到她,她就多次谈论邓小平究竟是1989年4月23日还是25日对杨尚昆、李鹏谈话,做出“动乱”的定性?而加拿大吴国光教授,早在2010年,给《李鹏“六四日记”》在海外出版写的导言,就明确提出这个疑问。
  学者们为什么执着地要追问这个问题呢?要害在于:李鹏在赵紫阳离开北京去朝鲜之后,4月24日主持了政治局常委扩大会,邓小平表态,究竟是在常委扩大会之前的4月23日,还是常委扩大会之后的4月25日?
  吴国光说,在中共政治中,一般来说,第一把手的权威,远远高于第二把手。第二把手的主张要压倒第一把手的看法,极不寻常,必定有另外的极为重大的因素介入。邓小平的因素在这里凸现出来。
  吴国光说,这里有一个重大疑点,那就是:赵紫阳动身赴朝后4月24日晚上八时,李鹏即召集政治局常委会碰头会,确认当前学潮“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旨在打倒共产党的政治斗争,必须旗帜鲜明地采取得力措施,予以制止”。根据李鹏的叙述,出席会议的人员“大家意见空前的一致”。这就是说,在25日上午去见邓小平之前头一天晚上,李鹏已经不仅把他自己对于学潮的负面看法上升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集体看法,而且迅速地、全方位地展开了贯彻的强硬应对方针,从政治局常委到党中央机关报,都行动了起来。
  疑点就在这里:李鹏为什么一天也等不得,不等到第二天上午邓小平发话之后再来行动?李鹏有什么根据,确定邓小平一定会全盘接受他李鹏的看法?李鹏有什么力量,能让政治局常委会一夜之间转向,从半数人赞成赵紫阳的看法转变为“一致”接受李鹏的观点?政治冒险岂不是太大了?即使是总书记赵紫阳,在没有得到邓小平首肯的前提下,有这个政治权威这样行动吗?在邓小平时代的中共高层政治中,这可能吗?这么做事的人,不仅没有受到邓的疑忌,反而得到邓的信任,这可能吗?
  吴国光说,带著这个疑团,细读李鹏此书,可以发现重要线索:李鹏记载,4月23日晚八时半,杨尚昆“鼓励”李鹏去见邓小平并答应同去。是当晚就去了呢,还是直到4月25日上午才去?李鹏没有明确交待。查《邓小平年谱》,4月23日、24日两天空白,“4月25日”则记载为“上午,在驻地同李鹏、杨尚昆谈话,对中央政治局常委碰头会的决定,表示完全赞成和支持”。
  因此,吴国光称有理由怀疑,李鹏隐瞒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1989年4月23日晚上,邓小平有密令直接或间接地传递给李鹏:认定学生运动为“旨在推翻共产党的反革命动乱”,并确定了一系列的强硬应对方针。至于4月25日上午是不是还有一场谈话,或者是官方记录和李鹏回忆,移花接木地把实际发生在4月23日晚上的事情说成发生在4月25日上午,不得而知。
  吴国光说至少有7条证据显示,4月23日邓小平会见李鹏并确定镇压方针。我就不一一转述了。其中证据第一条是:李鹏说,4月24日晚常委会上,“大家意见空前一致”。当晚出席和列席会议的人有哪些人呢?常委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常委会列席者杨尚昆、万里,政治局委员田纪云、李锡铭、宋平,中央书记处芮杏文、阎明复、温家宝等。我们知道,在这些人当中,胡启立、万里、芮杏文、阎明复、田纪云,在对待学生运动的态度上,都是接近赵紫阳的。李鹏的能耐再大,就能这样容易地使他们意见空前一致?
  证据第三条,李鹏说,“万里同意找北京市做工作”贯彻李鹏的强硬方针。吴国光说,万里始终对学生运动抱持与赵紫阳类似的态度,为什么政治局常委会尚未开会之前,万里会同意听李鹏的呢?众所周知万里与邓小平之间关系密切,那么,只有假设李鹏已经得到邓小平的密令,以这个名义去要求万里,才能说得通。
  吴国光认为,所有上述信息集合起来,结论就是:在李鹏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之前,已经有超乎李鹏的政治权威,针对学潮做了重要决定,确认学潮为“反革命动乱”。这一政治权威,只能来自邓小平!
  把政治局常委24日开会之前23日的事,说成是25日,吴国光认为,这是为了掩盖邓小平的独裁、凌驾于政治局常委会之上发号施令。
  吴国光的说法,他列举的七条证据,很有道理。但毕竟都是推论,没有确凿的实锤证据。所以我在那期节目中,还是认定为4月24日政治局常委会先给学潮定性为“动乱”,而后邓小平加以确认。这个问题,留待将来公布更多中共档案。

  第四个问题,也是关于邓小平的。上期我说了姚监复称赞赵紫阳坚守道德伦理,不同于邓小平,邓小平的“三起三落”,实际上就是以曲求伸,压力一来就认错检讨服软写效忠信。网友Peter Shen跟帖指出:邓小平也不完全是以屈求伸。比如在1975年,毛泽东行将就木的时候,提出要邓小平主持会议,作出一个肯定文革的决议,哪怕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也行,但是邓小平拒绝了,所以导致了后来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把邓小平再次打倒。如果邓小平当年照做了,总理的位置非邓莫属。
  Peter Shen说的没错,这个问题我还真考虑过。碰巧上个月读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单少杰教授的文章,也注意到这件事与邓小平的一贯做派很不相同。
  1975年,毛泽东有意让邓小平主持做出一个决议,对文革做一个“三七开”结论。显然他他对邓小平不放心,要邓再做一个誓言不翻文革案的表态。然而这一次邓小平没有低头就范。他推说自己在1966—1975九年文革中,有六年被打倒,脱离了这场运动,成了一个“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因此,不宜由自己来主持做这个决议。
  单少杰设问:邓小平为什么会有如此表现?是他受得了毛泽东的辱,却咽不下“四人帮”的气吗?是他不愿再一次自己羞辱自己吗?
  单少杰做出了另外一种解释:邓小平此时已经知道毛泽东活不过来年了。据毛泽东保健医生李志绥记述,1974年7月,经国内几位顶级神经内科专家会诊,毛泽东被确诊患了运动神经元症,或称肌肉萎缩症,预计只能活到1976年。这一诊断结论随即被汇报到中共高层。周恩来听了汇报说:“这就是绝症了。”邓小平肯定也得知了毛泽东的病情。因此,他这时若要决定做出某一重大举措,就不仅要考虑这一举措在毛泽东活着时会有什么意义,而且要考虑这一举措在毛泽东去世后又会有什么意义。两相比较,他更看重后者。因为他知道若不出意外,自己会比毛泽东活得长久,会在毛去世后大有作为,再也没人能压得住自己。因此,就不能只是对行将就木的毛泽东负责,于私来说,应对毛泽东死后的自己负责;于公来说,应对毛泽东撒手后的中国政局负责。
  单少杰说,于是,邓小平有可能抱着这样的态度:我不再替您老去背那只文革黑锅啦!
  毛泽东恼羞成怒,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1976年4月7日,毛泽东责令政治局做出决议:“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在此高压下,邓小平只好低头,于4月8日上书毛泽东表示“完全拥护”,对能允许他继续留在党内“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就讲到这里,感谢大家收看收听,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黑帮老大杜月笙
2019: 五四运动与毛泽东政客诈骗成功上位的故
2018: 曝光华官员资产 传美国将用政治手段对付
2018: 我看贸易战: 王岐山救不了习近平
2017: 破李世石吴清源记录 柯洁再虐韩国棋手取
2017: 党管金融为何暴跌
2016: 仲裁实质是中国失信:世界会对中国敬而
2016: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zt
2015: 从一包永不发霉的豆腐干想到的 z
2015: 习近平为啥和维权律师过不去?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