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周末电影《狗镇》-“圣母”们是怎样一步步毁掉世界的?
送交者:  2020年07月18日11:26:0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圣母”们是怎样一步步毁掉世界的


北游


在《「白左」到底什麼病?》中,我粗略提到了電影《狗鎮》,今天再來仔細說說。


我之所以非常看重這部影片,並不在於電影本身,而在於我認為它揭示了西方世界最為本質的內在矛盾,正是這種矛盾,在主導歐美社會由於「弗洛伊德事件」所引發的全社會撕裂和對立。


容我從電影講起。


這部由丹麥鬼才導演拉斯·馮·提爾執導,好萊塢巨星妮可·基德曼主演的電影,講了這麼一個故事:


黑幫頭目的女兒Grace因為不願意接觸父親的家業,獨自逃到了一個偏僻小鎮。


在這個只有十幾戶人家和一條狗的小鎮上,Grace最初感受到的是狗鎮居民的淳樸和善良,好山、好水、好人和好孩子,狗鎮上的一切似乎都符合Grace對於天堂的定義。


但當居民們知道她是被警察通緝的逃犯時,一切都變了。


小鎮居民自私狹隘的本性開始逐步顯露——他們都希望在給Grace提供的庇護中得到更多的好處。


於是,Grace開始不斷妥協退讓,而居民的要求卻變本加厲,直至露出猙獰的魔鬼面目。


最終,每個狗鎮的男人都占有了懦弱的Grace。上至老人,下至孩童都以欺凌她為樂,給她帶上狗鏈,肆意侮辱......直到她的父親——黑幫老大找到了狗鎮。


對於虔诚的基督徒Grace來說,父親依靠暴力和權力來決定他人生死的黑幫生活是他拼了命也要逃離的。


不論斷、不審判他人,對罪惡的絕對寬容是她的信條。


然而,面對自己的善良和寬容,狗鎮的居民卻沒有被感化並及時收手,反而呈現出更為惡劣的行徑,人性的邪惡如此沒有底線,讓受盡折磨的Grace徹底的失望了。


在影片的最後,面對她可以隨意裁決的狗鎮居民,是復仇還是寬恕?


擺在Grace面前的無疑是個巨大的道德困境。


最終,Grace是讓她黑幫父親的手下殺光了狗鎮的居民。她甚至連小孩都不放過,僅僅放過了那條叫摩西的狗。


是什麼讓Grace毫無原則的寬容所有欺凌她的人?


是什麼讓淳樸善良的狗鎮居民轉變成了毫無人性的惡魔?


又是什麼讓Grace最終變成了一個呲牙必報的屠夫?


這些問題,都是導演馮提爾通過電影展現給我們的,也是他想促使我們思考的。


02


《狗鎮》給我們展現的世界,無疑是有著強烈西方色彩的世界,劇中人物所面對的,是對於中國人來說完全陌生的宗教文化。


對於在純世俗社會中混跡長大的中國人來說,是無法理解Grace的行為模式的和思維觀念的。


在中國文化裡,有仇不報非君子,一個人被欺負了,就必須打回去,他怎麼欺負你的,你就怎麼欺負他,甚至更過分才解氣。


所以,中國人喜歡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我們對於「上山練功,下山報仇」的故事總是分外的痴迷。


殺人償命,同態復仇——這樣樸素的正義觀,讓中國人理解起來不但毫無難處,而且在中國文化的解讀裡,毫無意外,甚至還有股俠肝義膽。


即使是在西方文化中,古希臘古羅馬為代表的古典文化也是有著顯著的善惡報應的樸素正義觀。


唯一的意外出現在了基督教。


我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沒有基督教,就沒有所謂「西方」,西方世界區別其他社會最為核心的元素就是基督教對西方社會的全方位塑造。


經過漫長的中世紀,西方和西方人從基督教的母體中孕育而出,就自帶基督教的基因,他們的所思所想,幾乎都是基督化的——從基督文化進,由基督文化出。


西方的任何一場文化變革,都是從對基督教文化的頌揚或批判開始,就如同中國人的文化變革,總是從對儒學的繼承或批判開始一樣。你可以批評它,但你卻無法真正擺脫它,因為這就是你文化最核心的部分。


而說回本文所要探討的主題,自從基督教進入西方文化的母體中,絕對寬恕的觀念得以孕育而出,並呈現出跟古希臘古羅馬文化截然不同的表現。


03


在《狗鎮》裡,Grace困境其實就是基督教的困境,是基督教文化在自身演化的過程中,在和諸多現代因素碰撞後,所面臨的巨大挑戰。


Grace要面對的不是人性的巨大反差,這個問題在基督教文化的土壤裡已經無需再論,因為,「人人有罪」這是基督教對人性的基本設定。


Grace真正要面對的是基督教自身所帶來的令人炫目的思維深淵和巨大張力。


熟悉基督教文化的人都知道,「傲慢」是基督教所認定的人最大的罪過。


而《狗鎮》要面對的核心詞,就是arrogant(傲慢)。


作為基督教裡最為嚴重的罪行,傲慢自然是每一個基督教文化裡浸潤的人不願意輕易自領的。


Grace不願意,她父親也不願意——這在影片最後,父女的對話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達。


從這段對話裡,我甚至能看到導演拉斯·馮·提爾那狡黠的笑容。


先來說Grace的邏輯。


她善良、寬容,是个绝对虔诚的基督徒。如同《圣经》里所说:「不要論斷人,免得你被人論斷」,一個合格的基督徒,首先要做到的心理建設就是不要有任何高人一等的姿態。


在上帝面前,人人都是有罪之人,唯一有資格審判他人的,只有上帝,而任何試圖審判他人的人,都是一種對上帝的僭越,都犯了最污穢的的罪行——傲慢。


因此,她不斷的寬容傷害她的狗鎮人,不斷的壓低自愛之情去迎合狗鎮人,她按照經書的要求不斷去妥協退讓,避免讓自己陷入傲慢之罪。然而,這樣寬容和退讓,卻讓狗鎮人的人性之惡徹底釋放,客觀上卻成了狗鎮人罪惡行徑的幫凶。


正如她父親所說,Grace試圖寬容一切,恰恰才是最大的傲慢


因為如果我們承認每個人都是有罪的,只有上帝才是完美的,那麼如果你試圖寬容一切,恰恰是說明你在試圖行上帝之事,這難道不是一種僭越,一種傲慢之罪嗎?


這是個無法迴避的邏輯悖論。


Grace無法面對這樣的反詰,這就是她面對的困境。


面對困境,Grace是如何選擇的呢?


還是宗教式的。


她如同舊約裡的上帝之火將罪惡之城索多瑪毀滅殆盡一樣,殺光了所有加害於她的狗鎮人。


絕對的寬恕到絕對的殺戮,這樣巨大的反差在一部電影中得到了完整的體現,我看到了導演的野心。


他試圖在一部電影裡呈現出基督教理論內在的深刻矛盾。


我們必須承認,他做到了。


05


如果說,基督教內在的矛盾是近代世界諸多現實衝突的肇事者,那麼,我們還需要勇敢的承認這麼一個事實:這些內在矛盾也同時孕育了現代社會的雛形,並在當代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決。


如同耶穌所說:「讓凱撒的歸凱撒,讓上帝的歸上帝」。


我們也許永遠沒有資格在靈魂上審判他人,但我們必須要在法律上懲罰罪惡。


只有這樣,邪惡才不會因人性之懦弱而乘虛而入。


前幾天,有讀者在問我,對「張扣扣案」的看法。


我借這篇文章一併回答了吧。


對於張扣扣來說,無論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他自己還是社會,他都需要面對法律的審判;


對於狗鎮人來說,無論是邪惡的撒旦還是善良的Grace導致了他們人性悲劣的呈現,他們都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對於這個可能是這個世界最為深刻的矛盾,我思考良久,現在我告訴你們,我的答案:


最好的情況是,Grace在殺掉狗鎮人的時候,她的內心是沒有仇恨的,她僅僅是在安排而沒有對狗鎮人進行傲慢的靈魂審判。


就如同,讓張扣扣付出代價的法律,只有冷冰冰的判詞,而沒有虛假的所謂善意。


人不是神,作為有血有肉的有限存在,不要冒充上帝,不要當「聖母」,你不是也不該是,當你傲慢的自比上帝、寬容一切的時候,可能就已經走在一條毀滅世界的道路上了。


Grace就是「聖母」們的前車之鑑:寬容所有壞蛋,最後一起毀滅。

--------------------

最后让我们看看影片结尾父女俩的关于傲慢与宽恕的对话:


转自夏小强的世界https://www.xiaxiaoqiang.net/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黑帮老大杜月笙
2019: 五四运动与毛泽东政客诈骗成功上位的故
2018: 曝光华官员资产 传美国将用政治手段对付
2018: 我看贸易战: 王岐山救不了习近平
2017: 破李世石吴清源记录 柯洁再虐韩国棋手取
2017: 党管金融为何暴跌
2016: 仲裁实质是中国失信:世界会对中国敬而
2016: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zt
2015: 从一包永不发霉的豆腐干想到的 z
2015: 习近平为啥和维权律师过不去?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