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黄祸》中缺失的民族审视和前瞻
送交者:  2020年07月12日10:29:1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我在拙作《《黄祸》的洞见与误判》中指出:王力雄洞见到“六四屠杀”后中国滑向崩溃的大方向,但对台湾的政治生态、以及“六四”后在中共的精致化的利诱和洗脑下,中国大陆民众的道德败坏缺乏估计:

  随着民主的成熟,今天的台湾政府,已经深度岛民化,不仅早已丧失了介入中国大陆变局的兴趣,国民党也开始边缘化;

  

  而今天大陆社会已经沦为一个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的散沙社会,早已不复八十年代的义气和热情,这样的社会是没有自下而上变革的道德基础的。

   这就是“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大陆社会和台湾,完全不见《黄祸》中描绘的民运地火和国民党“光复”意志的原因。

  《黄祸》中缺失的还有:对民族问题的审视和前瞻。

  《黄祸》中描绘的中国人,好象都是一个只有地域差别的整体一样,小说中变乱时刻,只有福建人对“北佬”的野蛮排斥,这显然有违真实,因为中国大陆的现实是:维、藏、蒙、回等少数民族对汉人的巨大仇恨,远远超过以南方汉人排斥北方汉人为代表地狱仇恨,2008年的拉萨事件、2009年的新疆“7.5”事件表明:

  目前的“民族安定”何其脆弱!完全靠中共武力高压来维系,任何时候只要中共的武力稍许的松弛,就必然导致维族和藏族对边疆汉人的屠杀。血淋淋的事实表明,少数民族因中共暴政滋生的仇恨,是汉人的无差别仇恨,它并不会区分汉人是党官公务员还是老百姓,它也不屑于去区分。

  因为,一旦北京的中央政权瘫痪,维、藏、蒙、回等少数民族乘势而起谋取独立建国,对汉人进行无差别大屠杀,是太过明显的注定之事。

  但《黄祸》中大变乱来临的章节,却对此种必然的大事完全没有描述。

  由于马克思主义的民族虚无主义性质,执政共产党无一例外地以阶级矛盾遮盖民族矛盾,普遍采取歧视主体民族、照顾少数民族以占取少数民族地盘的法术,其中以中共尤为极端:中共毛泽东时代,为了取悦少数民族,不仅出台贱民化汉族的政策,而且人为地造出回族、壮族,甚至请苏联专家造出一个壮文来...

  但包括中共在内,共产党逆向歧视本民族的民族虚无主义,不仅没收获“民族团结”和统一的效果,反而大大助长了少数民族分离的士气,试问:既然做少数民族地位高你汉族一头,那我为什么去归附你汉族?相反,不少汉人反为了加分、提干等好处,纷纷冒充少数民族,导致汉族更加缺乏凝聚力,而汉族凝聚力的不断涣散,反过来又加深了少数民族对汉族的鄙视,进一步助长了少数民族分离的士气。

  为了获取少数民族的地盘,中共抛出“56个民族组成中华民族”之说,甚至睁着眼睛瞎说什么:中国不是汉族的中国,汉文化不等于中国文化,汉字也不等于中国字云云...这种大中华伪民族主义,在自欺的同时,却欺不了人,且不说有自己的文字、民族国家或民族国家历史的藏族和蒙族,根本就不是炎黄子孙,会自认中华民族?更遑论维族、俄罗斯族、塔吉克族、乌兹别克不仅宗教信仰、文化,连种族都与汉族迥然有别,还中华什么民族?

  国民党在孙文联俄容共之后,其“三民主义”中的民族主义,也异化成与中共类似的大中华伪民族主义,故国民党今天还在一厢情愿地自慰以“外蒙愿回归中华”的乌托邦,真不知今夕何年。

  其实,民族问题是容不得理想主义和温情幻想的现实问题:你不想任人宰杀,就必须铁腕自卫。汉人在新疆和西藏的存在是既存事实,不管是共产党统治,还是中共垮台后,抑或中共垮台后中国实现了民主的时期,任谁统治,都担当不起主动放弃中国疆土的骂名——民主政府更担当不起放弃疆土导致的民族主义民意压力,因此,汉族政权主动放弃新疆和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绝无可能。

  中国民族问题上,非常现实的东西和前景是:

  中国的主体民族是汉族,中国文化就是汉文化,少数民族就是少数民族,他们可以有中国国籍,但不是中华民族。

  以上的事实,即便中共拒绝承认、坚持虚妄,死不悔改,中共垮台后的新政权也必然会承认这一点,否则就站不住脚;

  民族问题上普京就非常现实,公开把俄罗斯族和俄罗斯文化等同于俄罗斯,鼓励少数民族信奉东正教,归化俄罗斯;

  其二,除藏族外,少数民族在中国的现实前景:

  要么是抗拒汉化,拒绝中国认同,坚持对少数民族地区汉人暴力排斥,其结果就是被今后中国政府驱逐出中国国境;

  或者要么是抗拒汉化,拒绝中国认同,但放弃对少数民族地区汉人的暴力排斥,结果就在长期的民族融合逐渐汉化;

  唯独不适合汉人居住的西藏是个例外,由于西藏的汉族居民微少,且高山反应的移民障碍,在放弃了对藏区汉人的暴力排斥之后,藏人的民族和文化会在藏区长期保存,形成类似于北美印第安人保留地区的局面。

  

  尽管王力雄的《黄祸》缺少了对中国重大问题之一——民族问题的思考,但《黄祸》书成于1991年,那个时候王力雄对少数民族问题还缺乏调研,因此不能求全责备。但我相信历经近三十年对中国少民地区的切身体会和思考,王力雄对民族问题已经全然在胸,已经完全是一个现实的思想者。

  讽刺的是,尽管王力雄对藏族和维族问题的看法,饱蘸温情主义的奶和蜜,他仍然藏族历史学家次仁夏加教授严词批为“中国知识分子对西藏的殖民者心态:一方面是理智的傲慢,另一方面是对当地人心智的轻蔑。他笔下的西藏人始终在被魔鬼统治,永远在恐惧、在对恶神的敬畏中生活...”

  对此我毫不奇怪,因为少数民族主义就是处于劣势的种族主义,在少数民族主义者眼中,王力雄首先是一个汉人,并永远是一个汉人,包括客观公正在内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对于少数民族分离主义者来说,同样没有平等二字,除非你完全否定本民族的价值,象狗一样地拜倒在他们民族的脚下,否则你就是“傲慢”,就是“殖民心态”。

  在他们眼中,满怀汉藏平等温情的王力雄,当然矜持得可恶。

 

  曾节明 2020.7.10 酷热下午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共产党使到男人遭受40万元的退休金损失
2019: 共产党对女人就和善而对男人就穷凶极恶
2018: 美防长为什么拒绝和中共防长合唱《小白
2018: 文明社会原理(85)
2017: 日本超小型卫星量子通信实验成功 助力高
2017: “三招”造出“三退”笑料
2016: 国人说得哪句话是真的?zt
2016: 韩美部署萨德的输家和赢家 zt
2015: 看美国话骂人厉害,民族自豪感顿失 zt
2015: 维权律师=犯罪团伙?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