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评“中国是如何欺骗香港的”
送交者:  2020年07月07日13:02:1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基层之声》(115)评“中国是如何欺骗香港的”

无套裤汉2020-07-06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2579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c4Mjg5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jpg

                《义勇军进行曲》第一句出现在香港(图)


中国是如何欺骗香港的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703/hong-kong-security-law-china/?utm_source=top10-in-article&utm_medium=articlepage&utm_campaign=web

练乙铮

《纽约时报》汉语版 2020年7月3日

评论部分由【┅】显示。

【我把“中文版”置换为“汉语版”是有原因的。因为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几乎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其中作为多数族裔的汉语是中国的主流语言和文字,但不是唯一的。既然我们要求各民族一律平等,就不应该独树汉语一种,而把其他民族的语文予以忽视或妄自尊大、独崇汉语,以至把汉语说成中文的错误。希望《纽时》能够推出维吾尔语、藏语、蒙语、壮语等少数族语的各个版本。】

周二,香港一名警察在反对新国家安全法的抗议者附近站岗。该法将威胁中国国家统一等行为定为犯罪,包括要求香港脱离大陆独立的呼吁。

【作者说中国欺骗香港,这句话语意含混不清。正确的说法应当是:特色党·中修叛徒复辟盗国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欺骗香港人民。中国指由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独裁统治和法西斯式专政的国家——这个资产阶级统治的暴力机器,在这个国家里,人民群众不掌握政权,因此处于“三无”地位——无权、无钱、无势,是特盗集团实行法西斯式专政、剥削、压迫的对象,因此不再如同毛主席时代的人民那样是国家的主人,如今的人民成为了美中两个资产阶级的共同雇佣奴隶,因此他们不能对这个官买资产阶级法西斯式的国家的倒行逆施、为非作歹、谎言欺骗和指鹿为马种种恶行劣迹负有任何政治责任。由于特盗集团利用了四十四年前一场反革命军事政变强暴了原先由毛主席领导的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国家,我们应当正本清源,把“凯撒的归凯撒”,冤有头债有主,欺骗香港人民的不是中国更不是中国人民,而是作为人类公敌的特盗集团。】

(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多年来,香港市民一直坚持要求真普选及其他权利,但都遭到拒绝,而在周二,中国再次明确立场,用立法对这些诉求予以迎头痛击。

【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民要求真普选和自由批评监督行政当局的权利虽然在表面上和形式上有其一定程度上的意义,例如表达不满情绪和抗议游行示威的政治权利,等等,但是由于区民不掌握政权,他们的权利仅止于在表面上和形式上,没有实际意义;实际权力完全被港陆美三个资产阶级联合起来的独裁统治所垄断,特别是大陆变本加厉实行法西斯式专政、与民为敌、为非作歹、贪污腐化、谎言欺骗等突出的反人民、反民主、反劳动者和反革命的资产阶级独裁统治,严重扭曲了真普选及其他权利的实质性与可行性。它用立法来反对诉求只是一种补充,立法之前早就运用实质控制香港的暴力反对诉求二十三年之久了,最近的立法不过是火上浇油、为非作歹更上层楼罢了。】

它挑选了7月1日这一三重纪念日——中国共产党诞辰(1921年)、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1997年)和民主活动人士闯入立法会(2019年)——的前夕通过了一项严厉的国家安全法,这将永远损害香港的政治自由,阻碍它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关系。

【七一建立真共产党的节日根本与以谎言起家的特色党·中修叛复盗集团这个浑水摸鱼的假共产党毫无事实上的关系。特盗集团为了掩盖自己背叛真共产党和毛主席继续革命路线,千方百计地胡说自己是“共产党”。广大人民群众在政治上有很高的是非对错真伪方面的识别力。只有那些企图乘机抹黑真共产党的捣乱者、帝霸修反的走卒们才不顾事实真相及人民群众的反对,随声附和特盗集团,意图蒙混过关,他们污蔑地说:真共与假共并无区别,都一样不民主、不自由、不为人民服务而只为资本家阶级或走资派官僚阶级服务。事实上,毛主席正是为人民群众争取最完善和真实的民主权利才去发动文革打倒走资派的。这群帝霸修反的辩护士无视事实真相,为抹黑真共和文革,而倒打一耙,其险恶用心不下于臭名昭著的特盗集团谎称自己是所谓共产党的自欺欺人程度。】

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拥有独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然而,这项新法是由北京提出、北京起草、北京颁布的。

它于周二晚公布后立即生效,这也是它的内容首次公之于众。

【行政、立法、司法所谓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政治制度乍听起来虽然令人兴奋不已,但是一旦实行起来,就不是那么真实灵验、那么合情合理了。根本原因在于:如同人民群众要求真普选和自由批评监督行政当局的权利一样, 由于香港人民没有自己的政权——政权被握在港陆美三个资本家阶级的手里,人民的三权不过是口头上好听的、“民主”橱窗里的摆设,因为其实际运作完全受制于资本家阶级独裁统治。这三个阶级从人事权、财政权、行政权、暴力权、选举权、司法权、立法权、监督权、发言权、抗议权到┅无不被牢牢地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里。每年一次的选举对象——候选人也都是资产阶级认可才能被提名并被同意出现在选票上的,因此,反对统治阶级的选举对象是不存在的、即使出现也是不得提名的,更不可能被“公正地”对待的。这种由资产阶级独裁统治下取得的所谓选举权形同虚设,不过是应景的把戏,不管选哪个都一样,愚弄选民的走过场,掩盖资产阶级独裁统治或资产阶级专政的“民主”遮羞布罢了。

和资产阶级独裁统治下的“民主”权利一样,立法司法等权利无不握在资产阶级的手里,人民群众只有守法的义务,而没有建立和执行有利于自己的法律的权利。法律作为立于资本主义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意识形态、思想、观念、政治、文化、宗教、道德、哲学、学术、教育、言论、法律的一个组成部分,离不开经济基础的支配作用,即资产阶级作为统治阶级的统治工具。如果异想天开地认为法律是属于人民群众的和为人民群众的利益设置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完全相反,所有上层建筑及其实行的权利无不被属于资产阶级这个统治阶级,人民群众是,也仅仅是,统治的对象而不是主体。所以马克思说:资产阶级统治的社会,其统治思想无不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同样,可以类推到其他的上层建筑方面。人民群众除非掌握属于自己的或由自己担任统治阶级的政权,其权利不但极其有限而且无法当家做主。

香港人民和内地人民一样,必须通过革命起义和斗争,掌握住自己的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政权,然后才得以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和享受真正的当家做主权力。】

该法将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主义以及“与外国势力勾结,危害国家安全”定为犯罪。这些类别中的一些罪行可判处无期徒刑。仅破坏财物一项就可构成恐怖主义。

性质特别严重的案件可能被移送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由最高院根据大陆的刑事诉讼法指定其他法院进行审理,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判处死刑。香港于1993年废除死刑,自1966年以来没有执行过任何死刑。

地方法规与这个新法不一致的,适用该法规定。北京将成立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北京任命的一名顾问将会加入,监督该法的实施。委员会的工作不会公开,也不会接受司法审查。

香港行政长官将任命特别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律政司长可以拒绝由陪审团进行审理。北京拥有该法的最终解释权。

法案第37和38条的意思似乎是,该法在世界各地都具有效力——不仅适用于身处海外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和本地实体,也适用于“不具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但在香港“以外”犯罪的人。

虽然被称为“国家安全”法,但其真正目的是压制这座城市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民主运动——近年来,随着北京加强镇压,这些运动愈发激烈,一些年轻人呼吁香港完全独立。

周二,一些政治组织的领导人迅速宣布解散消息,此前中国曾指责这些组织煽动分裂主义。

政治敏锐的香港人非常清楚中国政府热衷对政敌提出虚假指控。

一些外国政府也是如此。华盛顿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对那些被认为违反了大陆对香港义务的官员进行制裁。周二,它又禁止向香港出口国防装备,并称将开始取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并正确地指出,香港不再被视为拥有很大的自主权。

欧盟议会最近通过了一项(不具有约束力的)决议,敦促成员国在该法获得通过的情况下将中国入禀联合国国际法院。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承诺为约300万符合条件的香港人到他的国家生活和工作提供帮助。台湾政府表示,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向一些香港人提供庇护。

但即便是同情今日香港困境的外国政客,也应为此承担一些责任——哪怕只是出于对北京初衷一厢情愿的猜测。

他们中的许多人似乎认为,在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后的前15年左右的时间,是这座城市的半自治黄金期。他们支持1980年代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原则——它被写进了香港小宪法《基本法》中——认为这是可以保护这座城市的良性理念。

在他们看来,中国主席习近平近来违反甚至背叛了邓小平的香港蓝图。

但这是错误的想法。如果认为中国只是在习近平的领导下才会不守信用,那就过于简单,而且最终会带来危险。

邓小平不是会让步的人。在1980年代末,中国实力还相对弱小的时候,他一再强调韬光养晦的策略。然而,即便在与英国就香港地位进行谈判的时候,他还是不顾手下一些高级官员的建议,坚持要在1997年以后让中国军队进驻香港。1989年,也正是邓小平命令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杀害数以百计的和平示威者。

今天的习近平并没有背叛邓小平当年对香港的构想:他只是恪尽职守地将这一构想推进至大约三十年后自然而合乎逻辑的高潮。

在1980年代后期制定、1990年通过的《基本法》,本质上是一份自带讽刺意味的文件。

它有助于确保1997年英国顺利移交主权,因其似乎包含了中国的慷慨许诺,特别是保障香港人基本政治自由的条款,并承诺未来会给他们更多民主权利。

但香港许多观察家和主要政治人物——包括协助起草《基本法》的一些人——总是高估中国表面的保证,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这些条款中有很多都带有隐藏条款或可以推翻它们的警告。

周二,一名中国支持者参加在香港举行的庆祝新法生效的集会。

今天的中国政府无论在字面上还是在精神上都没有违反《基本法》,而是把其中不同的点连在了一起。而这正是隐藏在其最初让步背后的真正恐怖之处。

为了确保香港当局有效实施新法,北京计划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我们就以其为例。正如我先前所写,此举与《基本法》第22条以下内容完全矛盾:

“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

但该条款也规定,如这些部门“需要”在香港“设立机构”,只需得到中央政府批准(以及香港政府的同意,而他们可以随意胁迫香港政府)。

同样的,第39条第一款就规定,“《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其他权利协定“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继续有效”。如果这些保护措施让北京感到厌烦呢?没问题,还有第160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时,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宣布为同本法抵触者外,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如以后发现有的法律与本法抵触,可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就该或停止生效。”

然后还有第18条。它允许中国的橡皮图章立法机构——全国人大的常务委员会以国防、外交、国家统一或安全“和其他不属于(香港)自治范围的情况”为名义,对“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减”。该附件是大陆通过的适用于香港的冗长法律附录,全是各种例外情况。

第18条自然是新国家安全法完美的执行工具。

80年代,当香港人对他们在1997年以后的未来担忧时,中国政府夸大了《基本法》让步的部分。这是将这座城市吸纳进大陆的两步走计划中的第一步,也是好看的那一步。

无可避免的第二步在今天迈出了。现在,香港处在驻港的中国军人和他们在当地新近表现出忠诚的表亲——愈发暴力和政治化的香港警察——的密切注视之下,北京激活了《基本法》中的潜伏条款,为这座城市自治走向死亡铺平了道路。

西方国家的政客和思想领袖,还有香港民主运动中的资深成员才开始明白——如果真有的话——三十多年来,他们对《基本法》以及中国本身的解读都错了。他们以为,西方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会助其实现民主化,而这可以保护香港。

我在香港遇到的许多年轻活动人士都有不同的想法。他们责怪前辈相信了《基本法》和“一国两制”;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共产党的诱惑之歌,一场骗局。

因此,其中一些人呼吁香港完全自治。这样的目标现在可能已不现实——而到周二,它甚至是彻头彻尾的危险。但他们至少暴露了中国数十年来的欺骗,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周三中午,香港警方报告了他们依据新国安法的首次抓捕:那是一名持有写着“香港独立”标语的男子。

【作者不厌其详地叙述了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欺骗港陆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于股掌之上的事实,并把问题归诸港民的疏忽与大意和美霸对特盗集团“解读”的错误,以为“帮助中国【大陆或内地】实现现代化,会助其实现民主化,而这可以保护香港”。

这只是问题的表面。

问题的实质在于太平洋两岸三地——港陆美都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实体,三地的人民群众都没有参与决策的权力,一切决定都围绕着资本积累的利润率最大化为根据,而不是以三地人民的福祉和利益为根本的。于是,三地资产阶级就如同三股盗贼,他们无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尔虞我诈、唯利是图;对港美资产阶级二盗来说是由于轻信了特盗集团的五十年不变的允诺上当受骗了,对内地的陆资盗贼来说则是香港这块到手的资本大肥肉万万不能拱手让人,所谓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耶! 

因此作者对香港完全自治和香港独立等主张给以同情,似乎在为人民主持公道。其实事与愿违,这种分裂太平洋两岸三地人民群众的根本和长远利益的、反对人民群众在根本利益一致的前提下团结起来的主张早已经是落后于时代的了。未来的天下不再是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人民群众四分五裂的天下,而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所以即使不可一世的特盗集团及其非法伪政权也将从一个失败走向另一个失败,直至灭亡,更何况其他二盗呢?

盗贼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是继十九世纪末叶以来的资本帝国主义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霸权资本主义演变出来的第三种资本主义,它与以前的自由资本主义和人道资本主义是完全对立的。在大瘟疫、大萧条、大抗暴、气候大变化等全球四大危机威胁下的盗贼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处于走投无路、内部矛盾无法解决以至总体崩溃的边缘,与之完全相反的是广大劳动群众日益走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人民与民族联合起来的康庄大道上。

以说慌欺骗、贪腐背叛和祸国殃民为能事的特盗集团虽然得逞于一时,但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第二次文革的爆发和胜利进军必然随着港陆群众联盟的成立而尽快进入革命运动的高潮。]

[Mark Wain 2020-07-06]

练乙铮是一名香港及亚洲事务评论员,目前在日本甲府市的山梨学院大学(Yamanashi Gakuin University)担任经济学教授,也是一名观点文章作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中国男女天团发展史:从风光无限到解散
2019: 中国的GDP是涨上来,但是,精气神丢了,
2018: 一个体制内媒体人看中美贸易战
2018: 2018回国:三峡大坝和升船机
2017: 中国顶级肝胆外科专家聚集沈阳对刘晓波
2017: 医院邀请美、德专家来华参加刘晓波医疗
2016: 赞美实际神的拯救 全能神教会国度赞美中
2016: 香港人缘何不愿做中国人? zt
2015: 请傻愤读读这些帖子,解释解释中流砥柱
2015: 举国欢腾—新疆舞《看谁把神见证得好》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