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带头攻击方方者的猥琐样-如果这东西叫诗
送交者:  2020年05月07日11:18:5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群友评论:1950 年生的,文革时也该初中毕业了吧?他上过学没有呀?这诗也太臭了,还有错别字,还有恶心人的话。现在的墙内人是墨水喝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这也算诗? 一级作家?诗好不好总得雅吧?不能下流吧?


如果这东西叫诗

Original 杜昌华 杜具只眼 Today

下班,地铁,乱翻手机,看到了这几首“诗”。

干呕,不可遏制的干呕,赶紧找扶手。保安过来:大哥,没事吧?

没事,害喜了。

大哥,您害喜了?

是的,这东西可以叫诗,大哥呕吐为什么不能是害喜?

 

干呕也许不是因为这诗熏的,也可能是因为后悔。这东西可以叫诗,还上大学学中文干吗呢?在大别山放牛时我就可以学诗了——

群红二队不怕丑

修个电站像沙斗

早上赶牛来

黑了赶牛走

灶背上不离灯

烟火(火柴)不离手

这是生产队薅秧时大家凑的一首诗,嘲笑村里的小水电站经常断电。


我还后悔另外一件肤浅的事。2013年在公交车上看到了这样的一首诗,当时嘲笑了半天,现在看来那个写情诗的可以做田诗人的师傅——

 

大海是高山的标尺,大地是蓝天的标尺,男人是女人的标尺,女人是男人的标尺,法律是规矩的标尺,诗歌是心灵的标尺。


如果这样的垃圾文字可以叫诗,蛤蟆就可以叫天鹅,肥猪就可以叫舞娘,鞋铺就可以叫作协,猪圈就可以叫新房,新冠可以叫新郎,卫生间就可以叫厨房,妓女就可以叫圣女,修脚工就可以叫绣娘。


如果我们分不清垃圾和诗歌,我们就有可能分不清什么是歪理什么是真理,什么是善良什么是丑恶,什么是天堂什么地狱,什么是人什么是畜。


这不是危言耸听,已经有人把养女叫妻子,把原油宝叫理财,把脑残叫爱国,把无度消费叫自由选择。这位诗人也把他的天分挪用到诗歌之外,他在评论时事是把两千里外的一个作家叫做人民公敌。


如果田诗人不收回把这东西叫诗的说法,从明天起,见一泡狗SHI给他发一个快件;如果田诗人不辞去作协副主席,见一个做鞋的就烧一双鞋;如果田诗人继续做诗,见一本诗集烧一本书,见一个诗人灭一个人,直到诗歌和诗人绝种。


最后,还想问问田诗人,“偶尔走出居民户,领个大嫂散散步”叫诗,那下面这段文字叫什么呢?


雨巷  

作者: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空瘪的魂灵只属于死浪

为了活着,重建我们的精神花园

病毒逼得人胡言乱语

暴露在病毒下的愚蠢


Modified on 2020-05-06




0%(0)
0%(0)
  要说猥琐,谁能比得上那个汉奸方方和此屁文的作者??  /无内容 - thetruth111 05/10/20 (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为6. 4.平反的可能性(一)
2019: 川普如期加税,中国再次韬光养晦?
2018: 教育圣地成衙门,斯文扫地沐猴而冠
2018: 汤灿犯了啥事,究竟到哪里去了?
2017: 江泽民还能领导谁?! zt
2017: 马克龙固然有胜算,但恐怕骑墙难下 zt
2016: 猫论祸国殃民
2016: 谈谈行业监管--从魏则西事件说起 zt
2015: 环球时报:男子暴打女司机的三层“匪夷
2015: 哦,那么王副司令的这篇文章是不是也要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