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都是名人,何其不同?
送交者:  2020年04月29日11:18:1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cunliren

一位网友写的人类是如何认识外在世界的系列短文里,是这么描写生活在公元300多年前的欧几里得的:

 

"欧几里得面对这位不可一世的王者,气定神闲地慢慢说道:对于几何学来说,这里没有一条便捷的皇家通道"

这让我联想起贝多芬的名言:

亲王殿下,您之所以成为亲王,是由于您的出身,而我,是靠着自己的才华和艰苦的努力才成为音乐家的。您要知道,世界上的王子会有成百上千个,而贝多芬只有一个!

我从中看到的,是真正的巨人们顶天立地的人格。他们不仅在自己的领域里披荆斩棘登上了世界巅峰,为人类的文明与进步作出了不休的贡献。更重要的是,这些言行展现了他们作为一个人对真理,真相,和完美的执着追求,对自我人格的尊重与自信,和对世俗的名利权色的蔑视。

中国的历史,五千年也好八千年也罢,就是帝王史。记得三十多年前初出国门,对有关祖国的东西是如饥似渴。读书头昏脑涨之余,去图书馆把“上下五千年”读了一遍以解思念之渴。但读完是极度的失望。上下五千年,帝王将相成大事者,无一不是脸厚心黑手辣之徒。无一不是。大概李宗吾当年也是这样理解的,所以才写出了“厚黑论”。

帝王之外,居名气威望之顶者,非“大成至圣先师”孔子莫属。可惜,对孔子的理论和生平,除了在批林批孔时学到的“克己复礼”,上任7天就杀了同样是开馆授课的少正卯一事之外,我就一无所知了。于是,工作之余,买了厚厚的“论语”来读。读到孔子不肯卖车葬学生颜渊,理由是“我以前当过大官。当过官之后,出行就不能不坐车子”。至圣的圣人,居然在官位和官人面前卑微得让人心疼啊。于是我就把那本书扔垃圾桶里了。

(原文:颜渊死,颜路请子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再看看那些帝王和圣人之外的被人传颂的忠臣名士,文武豪杰吧。有的是割自己的腿肉给皇帝充饥,有的是煮自己的孩子给皇帝尝鲜。当代的大文豪,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在文革中灰飞烟灭,却仍旧高唱着红太阳的颂歌。还有“纵做鬼,也幸福”等等。

(贤臣介子推的故事:公子重耳曾在外出逃19年,一帮文武豪杰,包括介子推,不离不弃辅佐。重耳刚开始奔逃的那几年,先是父亲献公追杀,后是兄弟惠公追杀。重耳经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有一年逃到卫国,饥饿难当向田夫乞讨,可不但没要来饭,反被农夫们用土块当成饭戏虐了一番。后来重耳都快饿晕过去了。于是,介子推割下大腿上的肉做成汤救了重耳一命。

重耳复国成功后,介子推有了功成名就归隐山林的想法。每天托病在家,不去上朝。重耳论功封赏群臣,因介子推当时不在朝,竟然也就把他给忘记了。

介子推就背着老母隐居到绵山深谷中去了。

后来介子推的一个邻居给重耳写了封书,说重耳忘记介子推了。重耳于是便派人去请介子推。

派去的人回来告诉重耳,介子推已经隐居到绵山去了。重耳亲自带人到绵山去找,可找了很多天都没找到。重耳很羞愧,说“子推可能是非常的怨恨我,不然不会不出来的。我知道他非常孝顺,如果我们用火烧山,他一定会背着老母亲出来见我的。”

于是重耳叫人在山前山后放火,周围绵延数里,火势三日才熄,介子推终究没有出来。后来有人在一棵枯柳树下发现了母子的尸骨,重耳看见后大哭了一场。命人葬之于绵山,并改绵山为介山,以警戒自己的过错。以介山所在地为介休,意为介子推长休之所)。

哎,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皇帝,贤臣介子推可以割自己的腿肉给皇帝吃,可以让自己和自己的母亲活活烧死。可歌可泣啊。

(易牙烹子:春秋时代,齐国有一个管理齐恒公烹饪的厨师易牙。桓公久居宫中,什么珍馐佳肴、山珍海味都吃腻了,有一次半开玩笑地对易牙说:“我就是蒸婴儿的肉没有吃过。”易牙为了满足桓公的欲望,将自己的三岁儿子蒸了献给了桓公吃,桓公认为他对自己忠心耿耿,于是提拔重用了易牙,易牙便成为宠臣。)

和欧几里得贝多芬等万丈光芒的自尊自重自信的人格相比,我们历史上这些帝王之外的圣贤豪杰,人格之猥琐卑微,实在令人痛心,也令人不齿。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中西文人如此巨大的反差?我是一直坚信,人性相同人心相通。因此我相信不是人的生物基因问题,不是人种问题。但往深处想,有时也泄气。套用一句流行语,叫细思极恐。

今天看到一篇评论修宪的博文,博主说,“我不认为是毛泽东欺骗了中国,或者祸害了中国。是中国造就了毛泽东,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这是历史事实。我们引进了新技术,我们引进了外国资本,但是中国的文化改变了吗?没有。所以,谁在中国当官都贪,谁在中国当政都会独裁。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社会文化”。

也就是说,毛时代社会奔溃饿死害死成千上万无辜,不是毛本人的问题。是我们的文化造就了毛泽东这样的混世魔王。也许是吧。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谁说得清?

今天的中国,在习二的领导下,可以说是到了最黑暗的时刻。连“方方日记”这样温和得我都懒得看懒得发表评论的文字,连方方这样的体制内人士,仅仅是因为歌颂政府不力,都遭受野蛮的文攻武卫。连皇帝都还没有发出围剿方方的圣旨,但奴才太监们已经穷凶极恶了。

是谁造成了这样愚昧落后而凶残的社会文化不仅仅是脸厚心黑手辣的帝王将相们吧?看看这海外自由世界里疯狂爱党爱国的老小粉红们,和跪舔骗子痞子疯子的黄床粉们,我有时真怀疑华人的生物基因出了问题。好在,台湾的成功经历和今天香港年轻人的无畏精神,提醒我,这样的社会文化不是生物基因(人种)的问题。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只要中共掌权,其目标就是破坏美国
2019: 给一切崇拜毛泽东者(陈丹青)
2018: 广东电视台韩志鹏评论员对现时退休及社
2018: 没有枪,中国有多安全?
2017: 委内瑞拉危机的背后,是拉美“右转”还
2017: 西诺与文贵
2016: 巴拿马文件与坚持中共的领导(下) zt
2016: ​退伍军人王焰被强制关押安庆
2015: “党大还是法大”是习仲勋老一代革命家
2015: 我挺喜欢希拉里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