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朝鲜金韩松流亡政府成立始末
送交者:  2020年04月25日12:47:4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毒杀金正男

 

2017年2月13日,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机场,金正日的大太子金正男在航站楼被两个神秘的女人用VX神经毒剂捂杀身亡。事件爆发后,国际世界一致怀疑金正男是被朝鲜政府策划的行动暗杀,但朝鲜政府不仅竭力否认主导此事,连死者是金正南都予以否认,而且还在公开的舆论场合,作无辜状怒指马来西亚勾结敌对势力诬陷抹黑朝鲜——这大概就是极权国家的一贯思维,以为掩了国内的耳目,好像也就掩了世界的耳目——这使得本来和朝鲜关系不错而顾及其颜面的马来西亚忍无可忍,随后举行了发布会,并公布了相关视频。

 

发布会上,马来西亚警方毫不客气地指出,谋杀金正男的凶手共有9男2女11人,目前包括2名女子和1名朝鲜籍男子等4人已经被马方逮捕,但另外7名男子在逃。这7名男子中,6人是朝鲜籍,其中4人已在暗杀当日飞回平壤,另外2人仍在马来西亚,一位是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馆二等秘书玄光成,一位是朝鲜高丽航空职员金玉日。马来西亚警方特别指出,金正男遇害时,玄光成和金玉日都非常可疑地出现在了案发现场,朝鲜政府应该配合马方对两人的传讯,否则马方有权采取强制措施。


马来西亚媒体刊登的金正男被毒杀时的昏迷场景


马来西亚警方首次召开新闻发布会交代案件详情


就在朝鲜厚颜否认毒杀金正男以及为遗体后事与马方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国际舆论开始对金正恩上台后不择手段地维护其独裁统治进行了抽丝剥茧地披露。

 

作为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一直被朝鲜政界认为是权力继承的第一人选,至少朝鲜的二号人物张成泽——也是金正恩的姑父——非常相信这一点。金正日在世时,张成泽就一直与金正男关系密切,内心已把他作为金家王储忠心对待。然而,2001年5月,金正男为带6岁的儿子游玩迪尼斯乐园,持有假护照进入日本东京时被海关拘捕并被驱逐出境,这一世界丑闻让他的金家核心权力地位彻底丧失。现在很多媒体认为,金正男王储地位的丧失,就是得祸于这一假护照事件,其实非常不然,为什么呢?因为金氏家族可以说从金日成时代就有持假护照出境旅游的传统和特权,他们只觉得天经地义,哪里会觉得丑呢,在一个政治挂帅的极权家族和国家里,唯有政治异议才是罪大恶极,而假护照这样很不足挂齿的小事,根本就不算事,即使暴露在世界的目光下,以他们公开撒谎从不脸红的政治德性,岂会在乎?况且金正男还是皇权族员。所以,认为假护照事件导致金正男丧失王储地位,这是外界的误会。

 

那么,真正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据金正男一位私交甚好的日本友人披露,金正男与其父亲金正日之间的分歧和裂纹,早在他80年代从瑞士返回朝鲜后不久就显现了。由于金正男受了9年的西方文化教育,思想意识形态上更接近欧美,在实行何种国家体制方面倾向于开放市场经济,承认私人财产,这当然遭到了金正日的怒斥和戒备。金正日曾公开对他说,你如果不改掉你的思想,你就必须离开朝鲜。可见,即使没有假护照事件,倘若金正男固执己见,依然逃不脱金氏家族的刻意疏离和挤兑,而日本假护照事件不过是压垮金正男王储地位的一根正当其时的稻草罢了。其后不久,金正男全家就被他们的父毫不留情地流放到邻国,最后又转去澳门。

 

撇清金正男后,金正日最终选择了三太子金正恩继承他的事业,之所以跳过二太子金正哲,是因为金正恩在狠毒卑劣方面,比他二哥更胜一筹。极权政府的生态环境从来都是嗜血丛林,德不胜位,只有嗜杀成性者才能站上权力的颠峰。金正恩上台后,自然没有辜负父亲的栽培和期望,当他发现姑父张成泽还在秘密联络金正男、甚至企图辅助他返回朝鲜取代自己时,便动了杀心,在一次党内的高级别会议上公开逮捕了自己的姑父,并动用国家舆论控制力量把他塑造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叛党叛国分子,受到了广大朝鲜人民的愤怒声讨和唾弃。这种形势之下,张成泽很快便被大快人心而残忍地处决了。据传,张成泽的处决方式是犬决,也有说是炮决,而且组织了很多高级幕僚观看。其实,哪种方式处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看见了金正恩的残暴和身边人对他的极度恐惧。


朝鲜电视台还公开播放金正恩的姑丈张成泽遭到逮捕的画面 


张成泽及其跟随者被肃清后,金正恩并没有安下心来,那个不时在外发表对他不利言论的胞兄金正男,就像个幽灵一样时刻游荡在他的心里,让他十分担心自己的皇位受到挑战。尽管金正男曾在2012年亲自给他写信表明自己已经远离政治,无意入朝为官,请求他饶了自己和家人,可这种几近伏地臣服的承诺仍然没能成为他生命的金钟罩——也难怪,极权政治下的尔虞我诈如此泛滥,谁会相信这种纸面上的承诺?——5年后,他还是成了他亲兄弟极权下的血祭冤魂,甚至连他死后的尸骨都要清除到纤毫不剩,以防可能带来的任何不利影响。据韩媒披露,当金正男遗体运回朝鲜后,金正恩严令封杀一切有关金正男的消息,并密传圣旨说,“切碎金正男遗体后焚烧,绝不许残留任何痕迹。”


营救金韩松


金正男被毒杀后,对金正恩很可能会斩草除根的怀疑,让世界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在了金韩松的身上。金韩松,金正男两个子女中的长子,1995年6月16日出生于平壤。2001年父亲金正男彻底失宠后,随父母一起流亡澳门,2011年因为入学波黑莫斯塔尔联合世界学院而引人瞩目,当他的金家血统身份曝光后,芬兰广播电视于2012年10月对他进行了电视专访。专访中,17岁的金韩松不仅表达了朝韩统一的愿望,还希望能回到朝鲜学有所用,让朝鲜人民过上民主自由富裕的生活,他特别提到父亲一直叮嘱他,要忘记自己的身份背景,但不要忘了人民的疾苦,要对所拥有的抱有感恩之心。当记者对其爷爷金正日和叔叔金正恩的独裁统治表现出明显的贬损时,金韩松选择了默认。

 

2013年1月,金韩松开始就读于法国的巴黎政治学院,当这位外表俊朗、打扮新潮、充满活力的金家第四代出现在这所出过多任法国总统的著名学府时,立刻吸引了欧洲很多媒体的目光,而他也表现出了迥异于金氏家族的那种刻板的权贵形象,他在接受一些欧洲媒体采访时,都会有意无意地批评金正恩的独裁统治,这比前一年接受芬兰记者采访时要更进了一步,那时,他还仅限于默认。但他的民生为本思想却是始终如一,每次接受采访,他都会一再表示:“我迟早会回到朝鲜的,我想改善那里人们的处境,让他们过上民主自由富裕的生活”。当然,这位被法国《费加罗时报》称为“具有鸟叔模样”——不得不承认,欧洲人看亚洲人面相很走眼——的少年,也很愿意接受同胞媒体的采访,在一次韩国媒体的采访中,金韩松同样不讳谈到自己的政治抱负:“我对南北韩的统一怀有一种梦想,和韩国朋友的见面改变了我的想法。南北韩统治的优劣一目了然。”


金韩松正在波斯尼亚莫斯塔尔市的世界联合学院(UWC)接受芬兰国家广播电视台(YLE)的采访。采访内容本月15日播出【2012年】


然而,2013年12月,张成泽被金正恩处决后,金韩松开始受到法国便衣特工的保护,他自己也开始变得低调,并且删除了YouTube、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的言论,甚至还注销了Facekook的账户。2015年夏天,金韩松完成学业后回到澳门与全家一起生活,那里同样有邻国特工为他们提供放心的安全保护。2017年9月,本来计划进入牛津大学和妻子索尼娅一起读研的金韩松,因为父亲被毒杀后的安全考量放弃了英国之行。


金韩松和他的女朋友索尼娅

 

鉴于金正恩的残暴多疑,以及金韩松曾在推特、脸书等社交平台上谴责过金正恩政府的独裁统治,世界舆论普遍认为金韩松或将成为金正恩继续追杀的首要目标。就在全世界的媒体特别是韩国媒体都在努力寻找金韩松的下落时,2017年的3月8日,著名社交平台YouTube上突然刊播了一段金韩松报平安的视频。视频中,金韩松说自己在爸爸几天前被害后,现在已经和母亲妹妹在一起,并表示非常感谢XXX的鼎力帮助。这个视频采用了遮掩手法,遮掩了金韩松展示的护照部分内容,还在金韩松表示感谢XXX时,不仅消了音,还遮了嘴型,显得非常谨慎和神秘。视频的最后,这位22岁不到的敏感人物露出了平静的微笑,完全没有显露父亲遇害后的悲伤和恐惧。


金韩松报平安视频展示护照和谈到感谢XXX时,遮掩了部分内容,并消了音遮了口型


据了解金韩松流亡细节的知情人士透露,金韩松表示感谢的神秘人物XXX,是一位名叫阿德里安·洪昌(Adrian Hong Chang)的人权活动领袖,他是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一个名叫“千里马民防”组织(Cheollima Civil Defense,简称CCD)的核心人物。

 

据韩媒报道,阿德里安·洪昌的父母为韩裔传教士,他在美国读完了小初高,后来考上了美国著名的耶鲁大学。2004年,阿德里安·洪昌参加朝鲜人权研讨会时听到朝鲜居民的惨状后受到强烈刺激,便开始投身于朝鲜民主化运动,此后一直在美国、墨西哥等地从事营救脱北者的活动。2006年,阿德里安·洪昌企图在朝鲜邻国让6名脱北者逃走时,被邻国公安逮捕和关押过。2009年,阿德里安·洪昌认为有必要进行更为大胆的反朝活动,于是在2011年和美国政府签订了咨询合同,进入卡扎菲政权倒台之后陷入混乱的利比亚,支持并协助其成立革命政府。在中东地区的“咨询”工作中,他会经常与美工CIA等情报当局接触。


阿德里安·洪昌2017年2月访问日本


在利比亚数年的活动中,阿德里安·洪昌深刻地意识到,要想彻底摧毁金氏独裁政权,利比亚卡扎菲的灭亡就是一个很好的崩溃样本,“阿拉伯之春”击垮了卡扎菲,这一模式也应该成为朝鲜民主运动的典范。阿德里安·洪昌认为,朝鲜独裁统治的垮台,如果没有广泛的大规模化民主运动作为基础,很难想象会取得决定性的成功。基于这样的认识和战略,阿德里安·洪昌后来组织策划了袭击朝鲜大使馆和成立朝鲜临时流亡政府事件——这些本文后面还会详细介绍——都是他试图通过海外打击朝鲜金家王朝从而激活朝鲜内部爆发人民或军队起义的精心布局。

 

而阿德里安·洪昌参与创建的“千里马民防”正是海外打击朝鲜金家王朝的一个反政府组织,它主要由朝鲜境外的一些脱北者组成,依靠终结金氏家族世袭统治的信念聚集在一起,日常的主要工作是为所有逃亡的脱北者提供各种营救援助,但随时准备发动旨在推翻金正恩独裁统治、重新建立民主政府的革命行动。其成员表示,“通过我们的努力行动来催化朝鲜体制内部的革命,共同撼动金正恩邪恶政权的根基。”

 

据南韩《中央日报》报导,“千里马民防”解救金韩松后,于2017年3月4日建立了该组织的官网,官网内容比较简洁,以给逃离北韩的脱北者提供各种协助资讯为主。情报人士指出,该网站服务器的IP位置设在美国亚利桑那州,而其背后的管理公司则在巴拿马注册,交易方式采用虚拟货币支付,可能是为了逃避和防范监管。因此,有朝鲜研究专家表示,“千里马民防”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民间救援组织,它与现有的其它脱北团体明显不同,从他们解救金韩松以及后来袭击朝鲜大使馆的手法看,他们成员中可能有曾接受军队、情报机关训练的人员,其背后也很可能有雄厚实力的政权或是财团支持。但此前,并没有很多人知道这个组织,金韩松报平安的视频发布后,“千里马民防”顿时一夜成名。该组织在他们官网上宣称,目前金韩松一家正受到他们的庇护,感谢荷兰、邻国、美国以及一个不愿透露名字的国家在金韩松安全逃亡时给予的友好协助。


2017年2月,金韩松获救后,阿德里安·洪昌与金韩松合影


金韩松到底是怎样安全逃亡的呢?韩国《东亚日报》报道,据“千里马民防”官网及几位情报机构人士透露,金正男遭毒杀后,“千里马民防”收到金韩松一家请求救助的信函,便派人前往澳门找到了金韩松和他的母亲及妹妹,并协助他们躲过了朝鲜当局的跟踪,顺利逃出澳门来到了台湾桃园机场,“千里马民防”为此花费了10多万美元,他们打算在此转机逃往第三国。可当他们办理手续时,却因为金韩松的身份无法确定而未能顺利登机,金韩松一家因此在台湾被拖延了大约30个小时。最后,也在关注金韩松行迹的美国中情局CIA也获悉了这一消息,立刻派人介入此事,在核实了金韩松的真实身份后,CIA当即将他一家带往美国并给予保护。在美国纽约州附近的一个社区,金韩松一家和金正恩的小姨高容淑相聚并住在了一起。高容淑是1998年和丈夫一起逃亡美国的,和大多数朝鲜的海外逃亡者一样,她们都为了推翻金正恩政权而加入了“千里马民防”的反政府组织。


成立流亡政府

 

在美国纽约的近郊,金韩松一直处于美国CIA和“千里马民防”的“钢铁般”保护之下,甚至也受到他母亲的严密监护。随着时间日复一日地流过,这位享受过自由世界的阳光男孩,已经对这种几乎封闭的逃亡生活开始感到厌倦,经常流露出对过去生活的怀念和对现状的沮丧,并学会了喝酒浇愁。《华尔街日报》曾经于2017年10月通过电子邮件对“千里马民防”的相关人士进行采访,这位知情人透露:“金韩松一直对身边人说,他很高兴家人都安全,但这种保护令人窒息。他也经常在白天饮酒,并告诉别人说,他在澳门工作时有比较多的自由。他怀念那种生活。”

 

在这种富足却百无聊赖的状态下,金韩松一直生活了2年多,而且还在持续。与此同时,“千里马民防”组织也波澜不惊,默默无闻地从事着对脱北者的各种营救和援助工作,也不时在官网上发表一些对朝鲜政府的讨伐声明和对相关政府或组织的感谢等。比如2017年12月30日,该组织就在官网上发表声明,感谢英国前任首相特里萨·梅和当时还是联邦国务秘书的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给予他们的承诺和帮助,以及对朝鲜人民人权困境的承认。

 

同样是在这2年,美国特朗普试图通过自己独特的外交手段来拉拢金正恩政府,以便解除面临的潜在核威胁和消弭竞争国的政治影响。金正恩也算识时务没有继续他的核试验。2018年6月12日,特朗普成功地在新加坡和金正恩进行了会面,会面的热烈场景预示着双方似乎进入了老少恋的蜜月期。在这样一种朝美“和睦”的国际大环境下,“千里马民防”和金韩松很难做出什么煞此风景的惊人之举。

 

然而,到了2019年的2月,这一形势却出现了石破天惊的巨大反转。

 

2月22日下午,距离特朗普和金正恩二次会面的前5天,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朝鲜大使馆突然闯进了一伙“歹徒”,他们手持“刀子、铁棒、砍刀和仿制手枪”,“控制和殴打了使馆工作人员,并将他们关押了几个小时”,最后,他们“抄走了几台电脑、存储盘和一部手机等设备”,临走时,他们还把挂在墙上的金日成、金正日相框全部取下摔碎在地下。事发不久,“千里马民防”声称对此次事件负责,并强调,“我们的斗争只是反对朝鲜政权,代表千百万被奴役的朝鲜人民。”但他们拒绝承认采用的是外界传说的“暴力恐怖”手法。


西班牙马德里朝鲜大使馆


西班牙调查当局后来透露,“千里马民防”成员闯入朝鲜大使馆时,身上佩戴了超小型摄像机,毫无遗漏地拍摄下了大使馆内部和自己的作战状况,这显示成员中有国家级情报人员,这一点,与前面研究专家对该组织成员的推测非常吻合。西班牙警方发布的通缉令指控说,“千里马民防”核心人物阿德里安·洪昌是这起事件的策划者和指挥者,他当时化装成一名商人骗进了大使馆,然后打开大门放进了其他6名“歹徒”。阿德里安·洪昌事发后逃回了美国,主动找到美国纽约联邦调查局(FBI),将缴获的电气设备和材料等悉数交给他们,联邦调查局又把这些材料交给西班牙当局,后者随后将材料返还给朝鲜大使馆。外界对此一片哗然,怀疑美国FBI与阿德里安·洪昌之间关系暧昧,但他们没有满足媒体希望他们就此案置评或解释的要求。事件发生后,朝鲜政府痛斥了这起袭击事件,并指责是美国一些敌视朝鲜的政客操纵了这次恐怖行动,目的是破坏不久就要举行的川金二会。但美国政府发言人称此事和美国无关。


据报道,2月22日,“千里马民防”的另一位骨干美国前海军陆战队员克里斯托弗·菲利普·安的合照显示了他站在马德里大使馆前并进入大使馆的静止照片。美国加州中心区/施舍/通过路透社


尽管因这一政治事件站上风口浪尖的“千里马民防”尚未摆脱追捕和诉讼,却在2月25日北美时间凌晨4点38分在其官网上发表了一条消息:本周将有重大事件宣告!而这一天,正是特朗普准备和金正恩在越南河内进行第二次会面的前2天。

 

然而,2月28日的越南河内,举世期待的川金二会再也没能重温一会时的旧梦,不仅没有签署任何协议,谈判也提前了一个半小时收场。特朗普几乎甩袖而去,金正恩也脸色难看地离开会场,原本订好的工作午餐也被迫取消。就在这个令金正恩倍感挫折的当天,“千里马民防”组织又给了金正恩狠狠当头一棒——他们于北美时间下午3:01分,即朝鲜时间3月1日下午,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份举世震惊的重磅宣言:从今天开始,“千里马民防”正式更名为“自由朝鲜”(Free Joseon),现在,我们以“自由朝鲜”的名义郑重宣告:朝鲜(金韩松)流亡临时政府正式成立!该政府将以铲除邪恶的金正恩统治和建立民主自由的朝鲜为自己的崇高使命,它是广大朝鲜人民唯一合法的代表。

 

据韩媒报导,与“自由朝鲜”有联系的韩国首尔脱北者组织“自由朝鲜运动联合会”代表朴尚学(ParkSang-hak,音译)3月27日披露,金正男儿子金韩松在“自由朝鲜”临时流亡政府中,扮演着核心领导的角色。但这一说法2个月后就被“自由朝鲜”否定,在其2019年5月29日官网上发表的一篇呼吁释放克里斯托弗·菲利普·安(一位参与袭击朝鲜大使馆的骨干成员)和停止追捕阿德里安·洪昌的文章中,“自由朝鲜”声明说:“自由朝鲜临时政府希望澄清,金韩松不是、也从来不是我国政府的领导人。金韩松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但我们不相信任何基于血统的世袭领导。”这是“自由朝鲜”对几个月来媒体一直认为金韩松是其领导人的总回应。不过,尽管“自由朝鲜”否认了金韩松的核心领导说法,但毫无疑问,金韩松的加盟,因其特殊身份赋予这个临时政府的政治意义是巨大的,它和我们熟知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有着异曲同工的道义内涵。


为自由而战的檄文

 

在成立“自由朝鲜”流亡临时政府的宣告中,首先播放了一段7分35秒的视频:一名身穿黑白传统韩服、脸部打上马赛克的女子,在首尔塔洞公园知名的八角亭内宣读声明。宣告选择的时间和地点——“三月一日”和“塔洞公园”——强烈地揭示了“自由朝鲜”从此要肩负着的伟大历史使命和义无反顾的责任担当。


“自由朝鲜”代表在首尔塔洞公园八角亭宣读政府成立宣言


100年前的三月一日,韩国独立运动人士在首尔的塔洞公园向世界宣读了《独立宣言书》,从而引发了首尔和多地的大规模反日游行示威,随后,这一独立浪潮越来越汹涌,逐渐席卷了整个朝鲜半岛,有200多万的民众参加了数以千计的反日示威游行和武装起义,朝鲜历史上称之为“三一运动”。“三一运动”促成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对韩国的独立产生了深远而重大的影响,它迫使日本统治者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都作出了巨大让步。“三一运动”还有一个对中国历史影响巨大却并未为国人所知的重大意义——催化了中国2个月后的“五四运动”爆发,成为鼓舞中国人民抗日斗志的行动楷模。

 

视频的下方,是一份用韩文和英文两种语言发布的文字声明,在这份1700多字充满激情与热血的檄文里,“自由朝鲜”对残暴的金家王朝发出了愤怒的声讨和战斗的呐喊,同时也对朝鲜人民发出了自由的召唤:

 

“我们的朝鲜同胞中有数千万人仍然被堕落的权力所奴役,被少数腐败的权贵通过占有许多人的辛勤劳动而变得富有。”

 

“我们朝鲜人民,决定起诉这个不道德不合法的政权:他们本来有能力养活数百万人,却造成了毁灭性的饥饿;他们资助谋杀、酷刑和监禁;施行压倒性的监视和思想控制;体制性强奸、奴役和强迫堕胎;实行世界各地的政治暗杀和恐怖行为;强迫劳动和扼杀我们孩子的各种潜能;发展和配置现代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并将其分享、出售给也用于残暴统治的其他人;还有许多尚未可知的深重罪孽。”

 

“我们在这一天宣布成立自由朝鲜政府,它是一个为未来国家奠定人权和人道主义原则基础的临时政府,它将维护每个妇女、男人和儿童崇高的尊严。我们宣布该政府为朝鲜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

 

“我们反对北方邪恶的犯罪统治政权,他们几十年来长期大规模危害人类,十恶不赦。我们完全致力于消灭这一巨大的邪恶统治,他们是人类灵魂上的污秽和垃圾。我们反对、对抗并将击败那些欺压我们人民的恶棍,直到平壤真正恢复光明的那一天。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们要告诉那些仍被束缚的同胞们:我们就要来了,我们将打破每一个枷锁。”

 

“请听到这一宣言的体制人:我们呼吁你们反抗你们的压迫者;公开地挑战他们,或悄悄地抵制他们;你们中的许多人都是罪犯,也是受害者;我们必须同甘共苦,摧毁这台吞噬了我们、现在却试图消灭我们儿童的残暴、邪恶而可怜的机器;你在这个体制中的共谋也许是不可抗拒的,但现在,只有现在,你才有机会赎回你的国家和尊严;你无需对这个腐败皇权和荒谬邪教付出你被绑架的一切忠诚;我们将不是受害者,而是胜利者。”

 

“我们拒绝戴上这些恶毒的枷锁和脚镣,历史上它们从不给我们任何回报,我们宣布我们将进入历史上的一个新时代,并为出现一个崭新的朝鲜做好准备;我们宣布我们将诞生一种革命和建设一个平等公正社会的意图,这是我们朝鲜人民共同感情的最真实表现。”

 

“我们对世界各地所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说:如果你们以前不知道我们的苦难,那么今天你们就知道了;如果你不知道你能帮上什么忙,今天你就知道了;如果你从来没有被要求和我们一起战斗,那么今天,我们请你和我们一起为人类的自由而战。”

 

“我们将不再允许我们所爱的下一代在黑暗中诞生,朝鲜必须而且必将是自由的。起来!你们这些拒绝作奴仆的人,起来吧!为了一个自由的朝鲜!”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妻子的浪漫旅行2》 汪峰眼镜自带特效
2019: 看了这些,我的心在滴血
2018: 郭文贵终将害人害已
2018: 川普挣了面子丢了里子
2017: 朝鲜人民最恨中国,不是美国。zt
2017: 请君入瓮
2016: 中国最富强?会笑死人!
2016: 文革铺平了中国的资本主义道路
2015: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
2015: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大清洗,对股民的大洗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