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病毒拒进中南海,天灭中共变天佑中共
送交者:  2020年02月11日10:57:4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金复新

有些神神叨叨的人总爱以神的代言人自居,妄言天意。轮妖成天挂在嘴边的“天灭中共”一词就是典型。此说最早出现在十几年前爆发萨斯的时候。如同当年的常凯申盼来韩战爆发,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开打,自己反攻大陆有望。那时轮子也以为终于等到了自己回国执政的机会,也这样跳出来大喊大叫,它不叫还好,一叫“天灭中共”,这病毒眼瞅着就一天不如一天,没多久就烟消云散,断了轮子们的念想,雷哄稚只好叹口气,蔫头搭脑,垂头丧气,又缩了回去。

结果,这病毒不仅没起到灭共的作用,反而成了匪共凝聚民心的极好机会。匪共各种宣传机器开足马力,使劲煽情,表演“丧事当作喜事办,事故当成故事讲”的拿手好戏,大肆表彰所谓的英雄模范人物,大肆吹嘘自己抗击灾情的丰功伟绩,怒斥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多办几场晚会,多唱两首民歌,匪首再出来做做秀,马屁精们再热烈鼓掌喊两声“主席好!”无知愚民就会忘记灾情本就是中共瞒报谎报造成的后果,情绪被各种捐款晚会带动,跟在五毛后面大呼小叫什么“中国雄起、中国不哭、中国不怕、中国加油”,一时间匪共这个制造灾祸的元凶华丽转身,反而成了带领人民抗击各种灾难的钢铁神将。

尤其是在萨斯病毒随着气温升高而消声匿迹之后,匪首贪天之功,学大陆消防官兵总把大火将大楼全部烧毁的自然熄灭说成是自己英勇奋战扑灭大火,把疫情的自然消失说成是自己“战胜”了病毒。百姓无知,信以为真,以为天下真的再也没有任何艰难险阻难得住匪共,使匪共威望胜过抗战胜利之初的常凯申,如日中天,天灭中共迅速转换为天佑中共,连温影帝也从中悟出了“多难兴邦”的伟大哲理。

萨斯危机是这样解决的,98特大洪水危机也是这么解决的,汶川地震危机更是这样解决的。每次天灾人祸一降临,轮子都会打出“天灭中共”的横幅,可惜,闹得再厉害,也只不过死了些草民,不仅未能损伤匪共一根毫毛,反到给匪共提供了表演的舞台,经受了烈火考验,积累了维稳经验,得到了历史检验,凝聚了人心,欺骗了群众。由此,匪共对自己的执政能力更加信心满满,“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连这样的危机我们都能安然度过,让我们如浴火凤凰般浴火重生,历久弥新,百炼成钢,越战越强,今后还有什么能阻碍我们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我们做中国梦称霸世界的步伐呢?我们不就是传说中的不死鸟了吗?”这红色富贵江山恐怕真的要万万年了。

如果灾祸里面真有轮妖说的什么天意,那么这些不痛不痒的灾祸,连维尼都没吓到,反而起到锻炼匪共的作用,还谈什么灭共呢?

雷哄稚一直吹嘘自己是“宇宙主佛”,还说历史上一切的安排都要为它的事情“让路”,可以理解为上天的安排都是围着它转的,它就代表了“天意”,暗示轮子口中所谓的“天灭中共”,实际就是一切天灾人祸,包括新冠肺炎的瘟疫,都是由它雷哄稚制造的。

每次叫喊“天灭中共”失败后,雷哄稚就圆谎说是它临时决定再给中共一次悔改的机会,98年,它曾吹嘘原本它安排地球要撞上什么星球,销毁掉人类,由于地球上有一亿轮妖正跟它练功学“做好人”,“那可怎么销毁呢?”只好改成嫩江松花江洪水,“小到那个程度也就过去了”,就和玩家家似的。目的是让轮妖“抓紧时间快讲(真相)”,使劲演神晕,使劲编三退数字,再救度中共一回,兑现亿万年前和中共党棍一起回轮轮世界享福的“屎前洪愿”,不要失去“机缘”。

哄稚和维尼年龄相仿,都有文革时当红卫兵造反派打砸抢的光荣经历,有战天斗地的战友情,惺惺相惜,一丘之貉,哄稚不忍舍弃维尼不顾。所以经常在其所谓的“法会”上表演保留节目,放声大哭道:“他们(指中共党棍)毕竟是来得(我的)法的呀!我实在不忍心销毁的呀!”

而那些该死的轮子就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发问:“那你为什么总是安排牺牲韭菜的小命去救度中共呢?为什么不死些达官显贵们的小三二奶私生子来警醒维尼呢?”可见轮功邪教的虚伪和荒谬。

因此,所谓天灭中共的说法是子虚乌有的。如果说真的是天灭中共,那这次的冠状病毒来势还是太小,光死韭菜,不进中烂海,哪里灭得了共?别说死几万韭菜,就是几亿,维尼连眼皮也不带眨一下的,反而如释重负,认为可以少付几亿韭菜的养老金了,养老金缺口就此堵上。这有点象于荣光演的黑社会老大,每见小弟被李连杰演的公安打死,就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下又可以少分一份了。”

从现在病毒势头来看,尽管连四大直辖市都封城了,但中央首长连一个都没有挂掉的,搞不好又会象03萨斯那样有惊无险,不了了之,让匪共再次顺利过关,维尼又逃过一劫。

要靠病毒来灭共,这个病毒必须达到相当的程度,并且有指向性。起码要达到几条标准,首先,病毒得杀入中烂海,杀它个七进七出,鬼哭狼嚎。第二,常委们就算逃出中烂海,钻进西山军委地下指挥中心,病毒也能跟进去,直到把常委委员在里面全部弄死。否则,只要有一个委员活着,匪共都不可能垮台,因为委员可以通过高官厚禄的诱惑,掌控几百万马屁精军队,又通过这些反动军人来控制9000万马屁精党棍,进而继续奴役14亿韭菜。第三,病毒大面积放倒匪共的几百万反动军队,使其失去战斗力。这样,韭菜们才有胆量起来造反。

说实话,我每次听见所谓“天灭中共”的说法就感到好笑,因为回顾中共的历史,我们总能感受到有股神秘的力量屡屡在为中共保驾护航。所以,你若告诉我“天佑中共”,我还宁愿相信。其实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您觉得凭胡面瘫、温影帝、习唯尼那种蠢猪似的本事,真的就能把你们收拾得服服帖帖?背后没有神秘力量保佑才怪呢!

随便举个例子,我以前住在一个省会城市里,那里从解放后就只有几所医院。其中一所离我们街道很近,但我很少从其后门经过。有一次走后门那条路,发现后门其实很小,里面就是太平间,而街对面却有个阴森的大型西式建筑,周围杂草丛生,残破不堪,阴气沉沉,象是多少年都没人住了。问了别人才知道,原来这是解放前帝国主义建的一座教堂,而这家医院原本只是教堂附属的建筑,是教会给穷人免费看病收尸用的。匪共窃国之后,把教堂的神职人员赶走,充公了医院作为党产,慢慢教堂反而成了医院的附属建筑,三十年没人光顾,

在改开前的这三十年里,由于帝国主义下的医疗设施十分齐全,让匪共十分省心,用帝国主义留下的这点老本,负担着全市数百万人的医疗健康,从没想过要投资过这所医院,既不扩建维修,也不添置设备,聚精会神地搞阶级斗争,直到改开以后,才慢慢建了新楼。至今,如果你去追溯全国各大著名医院的前身,竟然多数都有这种帝国主义的背景。

类似便宜中共捡现成的例子太多了,随处都能找到神秘力量保佑中共的痕迹。比如大清战败,签订马关条约,将东北和台湾割让出去,世人都以为是日本人捡了便宜,连日本人也以为这东北永远就是自己的了,于是认认真真搞建设,比建设其本土还要用心,将其成为世上数一数二的工业基地,铺设的铁路密如蛛网,城市建设美轮美奂。岂料二战一败,东北很快落入中共手里。匪共靠捡这个现成,不仅决定了关内战局走向。还靠这东北工业基地,连带国民党败退留下的重庆重工业,以及苏修援助的工业项目,撑起了匪共建国初期的工业体系。所有这一切,全是他人替匪共作的嫁衣裳,连苏修老大哥傻乎乎地被神秘力量控制了大脑,跑来替中国白帮忙,最后被老毛过河拆桥,一脚踢开。

我们不难看出,这股神秘力量远在一百年前就安排了日本崛起、大清战败、十月革命、日俄战争、割地赔款、抗战爆发、国府内迁、老蒋撤离等重大历史事件,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为匪共窃国铺路,为匪共常委家族未来百年的富贵创造条件,替匪共打好家底,全都指向了匪共利益,让中共在建政后可以一切捡现成,不用搞经济建设,不必费任何心思,专心致志地搞三反五反、四清运动、抓敌特、人民公社、文革,保证哪怕饿死几千万韭菜,家底也不会折腾完,政权也不致崩溃。

这有点象十几年上海的亿万富翁王均瑶,这家伙身价几十个亿,雇了个穷困潦倒的小学同学给自己打工开车。但王均瑶没想到,自己40多岁竟得病死了,老婆改嫁这司机,那几十个亿的财产自然就白白便宜了老同学。司机感慨道:“我一直以为我是在为王均瑶打工,今天才搞明白是原来一直是王均瑶在给我打工呀!”这才是造化弄人,命运的安排,中共和帝国主义的关系,不正是司机和王均瑶的关系吗?

离开了洋人,中国人就一事无成,中国人既不会发明创新,更不会经济建设,却擅长阴谋诡计,搞政治运动,整人害人,山寨盗版,偷摸扒窃,撒泼耍赖。当中国脱离了国际社会,一直到毛死,中国的工业就一直停留在苏修离开时的技术水平,所制造的汽车超不过二十年前苏联的嘎斯。当改开后,一汽和美商谈合资时,听说美商一家企业一年就能生产几百万辆汽车时,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因为他们自己还停留在与苏修脱钩时的状态,一年顶多能生产几万辆。农业仍停留在老蒋离开时的水平,用牛耕地、用脚车水、镰刀收割,依然南宋时期的生产力。

甚至直至现在,中国能拿得出手的城市,大多还是清朝民国时被帝国主义殖民过、租借过的城市,主要有上海、哈尔滨、大连、天津、武汉、青岛、厦门、广州、香港、澳门。这些地方无论是被美国人、日本人、俄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还是葡萄牙人租借过,都有雄伟的万国建筑撑门面,结果都白白便宜了中共。而中国人自己建的城市,都是土里土气,又脏又乱,接待不了外宾,这难道不是在天佑中共吗?

我们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看待问题,那神秘力量的路数就看得一清二楚了,就是先让帝国主义暂时得逞,引诱他们到中国来搞建设,替中共打好底子,然后,再由什么民族独立解放运动,让爱国五毛把帝国主义一脚踢走,叫帝国主义白给中共打工。

改开之初,中国百废俱兴,照正常的情况,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赶上美帝。然而中共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就在此时,神秘力量又安排大小布什、克林顿、奥黑等昏聩无能的左棍政府上台,骗这些白痴到中国来投资输血,让白痴放任中共大肆盗窃自己的技术,容忍其占尽WTO的便宜,大赚顺差,使中国迅速成为世界第二。这难道不算天佑中共?

而大陆仔还觉得占人家的便宜不够,居然一直厚颜无耻地认为“中国之所以搞不好,是因为老蒋撤离台湾时带走了几百万两黄金,老蒋应该光屁股走才对。要是这些黄金留给了中共,中国早就比美国还富裕了。”拜托,要是这几百万两黄金留给中共,会用到你们韭菜身上?不是被老毛大撒币给了亚非拉,就是给唯尼大撒币给了亚非拉,要么就是被韩正转移给了澳洲的私生子。匪共没收了地主资本家无数个几百万两黄金;霸占了全国所有的土地矿藏,拿出来倒卖,又不知赚了多少万个几百万两黄金;每年靠收税,股市、楼市里收割韭菜,更不知赚了多少亿个几百万两黄金,怎么还是搞不好?怎么偏偏缺了常凯申的那一份就搞不好了呢?

以前听说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我深不以为然。犹太人那么一个倒霉的民族,吃了那么多苦,差点被。,怎么能算上帝的宠儿呢?要论上帝的宠儿,我看只有两种人才算得上,一是美国人,二是中共党员(不是指中国人)。

只要稍微翻下史书,读读美国两百多年简短的历史,我就有一种读上古神话般的感觉,分不清我读的到底是历史还是神话?我发现,无论是美墨战争,还是美西战争,美国总能以超乎想象的极小的代价,有时仅仅伤亡数十人上百人,就能获得极大的利益,开疆阔土,运气出奇地好。一局接一局,一环套一环,步步都是在为美国迅速成为最强大最富裕的国家在创造条件,在铺路,在引导。

如果您眼界足够开阔,有福尔摩斯般锐利的眼光,不必带放大镜,也能很清楚地看见其中留下的人为痕迹——有一只神秘的手在操纵着一切,保佑着美国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而中共的运气更是了不得,也是被保佑的,其党徒也跟着沾光。它们不须任何真才实学,只要能当好马屁精,只要做到两个字——无耻,或称三个字——不要脸,那就是本事,就能升官发财。所以,人生在世,要么当美国人,要么当中共党员,甚至两者兼得,享受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双重优越性,那才是最幸福、最幸运、最珍贵的时代宠儿。

但到如今,当美国人已经远不如当中共党员实惠了,美国人虽然比其他国家福利好一点,但绝大多数只拿死工资,被税务局管死死的,生活很枯燥。而要是加入我党,即便只是科长级别,身价亿万的都大有人在,富贵奢华,玩不尽的小三,何况处级、局级、部级、常委级?那才是大自由,大自在。

您凭良心说说,到底是天灭中共?还是天佑中共?请问,您觉得上天到底对中共是个啥态度?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习王主导中国外交系统大改革?
2018: 假如拥有核武的是南韩。。。
2017: 两国交兵,主义顶个球。zt
2017: 话说川普总统 zt
2016: 谁该得到敬业福
2015: 一位哈佛学生家长所知的中国领队被驱逐
2015: 江泽民干政的因果分析(上)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