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2019年天朝行闲聊--先说点儿与尾巴无关的
送交者:  2019年10月22日10:42:3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老秃

写任何文章,都有一段最后的话作为结尾,这里,我称之为尾巴。所以,想先说点按照次序本该留在最后的事儿,把尾巴放在前面先摇晃一下,释放出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悲催感。故曰先说点儿尾巴。可是,下面的事儿又和文章的尾巴无关。其实,就是俺昨晚在JFK机场下飞机后乘地铁到纽约火车站的沿途见闻和因之而有的感触。

平日,我的生活与工作都在纽约城外的乡下小镇。这里是我所喜欢的美国:干净,安静。而纽约城这地方,我也是除非不来不行才来。一般都躲着纽约城。拥挤,噪杂,这是我对纽约的成见。在我看来,不赚几十万的工作,就别去纽约发展。十万左右的,最好在俺们这种一条街道一个绿灯的小镇工作。工作与收入和生活质量的性价比最高。我唯一的爱好就是听音乐会。过去在亚城潜伏多年,想去听亚城乐团音乐会,抬腿开车便去。而这边想听纽约爱乐的音乐会,得提前下班,开车到火车站,存车,再坐火车进城,转纽约地铁到林肯中心。等10点多音乐会散场,还得重复这个程序,一般都要午夜过后才能回到住处。前后折腾足有六个小时,享受二个小时美妙音乐,却累得不行。幸好现在单身一人,回屋倒头便睡不虞他人。要是有个“党的女儿”拖着不睡,还得让“党中央”高潮一忽儿。那可就真的累个贼死了。所以,过去几年,俺只去听了纽约爱乐二次音乐会,虽然井底之蛙,但是省去不少麻烦嘛。

长话短说吧,坐地铁和在火车站让俺头疼啊!受的刺激让俺不得不先痛说一会儿!

过去二年,俺都在JFK机场降落,午夜坐A线地铁穿过整个纽约区域到曼哈屯的宾州火车站。

去年,A线地铁乘客不多,车厢里空荡荡。十几个乘客。遇到三个黑人,一个自言自语,大声咒骂。 没人敢看他。 一个黑人逼住一个矮小的老墨要钱。还真拿走几元,满脸得意地放过老墨。俺看到这儿,暗中在裤袋里摸索出一元,准备贡献出来,花钱消灾。当然,还得假装不情愿,不能人家过来就高举一元献上去。 摸索时候,还不能把钱包拿出来让人看到,不然那就是肉包子打狗,赔惨了。正好记得第一张就是一元的。拿出来捏在口袋里。脸上依旧冷漠地看着车厢对面。结果,那黑人要点钱后,立刻下车走人,没有再找事儿。看的我都怀疑人生了:只要到几元钱就走人?这么老实巴交的还出来混?敢情是遇到好混混了? 第三个黑人满脸挑衅的神色,巡视车厢,面对面看着乘客。大家都装作没有看到他。轮到我这儿时候,他盯着我看。我也装的很冷漠,无辜地对看一眼,转头看别处了。他倒也不多事儿,继续看其他乘客去了。估计这是一个心理或者精神问题的人。反正纽约城里无奇不有,大家都见怪不怪的。只有俺这城外乡下来的有点儿大惊小怪的!

今年,A线从JFK出来,平安无事,乘客不少。接近曼哈屯时候,黑人明显增多,都老实本分的坐着。

一个黑人挎着一个白女,非常嚣张地狂笑,音量之大,满车厢都听得到。俺只是嘟囔一句,自由国度的奇葩。这个嘛,俺能忍受。

 一个年轻黑人领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上车后,径直走向我附近的车厢角落。他告诉这个孩子,就尿在这里吧。我听楞了:居然这么教孩子,他长大了能不继续缺德干坏事儿吗? 那孩子看着我,不敢尿。告诉他爸爸,这里不好啊。他爸爸继续说,我给你挡着,你面对角落,快点儿!孩子继续看着我,迟疑着。他爸爸回头看我在看他们。我转头不看了。终于那孩子在车厢角落里撒尿完毕。

在我眼里,一个孩子的童真无邪就毁在他爸爸手里了。这就是为什么黑人社区脏乱差犯罪多的根源之一。

快到中国城之前,在Chambers st, 上来一个穿棉衣的黑人,面相尚可。他坐在对面。强烈的尿骚味儿立刻散布开。坐在他周围的二个白人乘客起身走开。一个小伙子起身后站一会儿忍不住了,再次离开,皱着眉头,走到车厢尽头。我拖着大箱子,不容易挪地方。看看只有五站了,就继续”巍然不动“地坐着。结果,那骚气熏得我必须用衣服掩着鼻子。在每次开门期间大口喘气。最后一站, 俺实在忍不住了,拖着大箱子,走到门口,站完一站。出车厢门长舒一口气。真不知道人可以尿骚气味这么强烈!那厮一脸无辜的神态,形成鲜明对比!你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大惊小怪了!

滨州车站,在夜晚也是鱼龙混杂的地方! 已经是午夜之后的三点钟了。头班火车要到5点后才有。买一杯咖啡,拖着箱子慢走,寻找NJ Transit售票机和站台。晃悠着,被几个人迎面要小钱,只能客气地摇头走开。找到售票机,大约十台机器。可是周围散布着几个衣服臃肿躺着睡觉的流浪汉。奇臭无比的气味!顾不得买票啥了,俺立刻逃开熏人的气味。转身上个楼梯,居然有流浪汉睡在楼梯上,不上不下的,还得绕着他走。几乎每个角落里都有流浪群:有的盯着过路人,有的呼呼大睡,有的要钱。看到二个警察,我过去问警察,这么浓厚寻人的气味影响其他人,为啥不管理呢?警察耸肩一笑,我也不喜欢啊!言外之意,人家不闹事,有权利在这里坐着,躺着,盯人,要钱,只要他不骚扰你就行。想想也是,火车站是公众地盘,谁都有权利来往。香的臭的都不是条件!  

找个干净地方,靠着一颗柱子,我也坐下来看手机,打发二个小时的等车。一会儿想起来,要不是拖着一个新箱子,要不是穿的干净得体,要不是戴个眼镜显得斯文,我也许会被当成流浪老汉呢! 当然,车站里过客来往,谁在乎你是谁啊! 若不是因为流浪汉群体骚臭味太大,我也不会注意的。熬到近五点了,站起来去买票。眼看着流浪汉们起身离开,味道依然强烈。有人在买票了。俺也不再纠结,过去买票。上车要紧么。其实,大厅里一直有工人清洁地面,角落。他们都避开流浪汉群睡觉的地方。也许不想找麻烦,也许心存同情不打扰他们的睡眠。 估计纽约警察也一定有规定,公共场所,不打扰流浪汉。人性之外,卫生,秩序,只能做些牺牲了。话到此处,我还没有提厕所呢。这次也不想提了。走到门口就有神州厕所的强烈味道。根本就不想进去了。忍到住处还是可以的,老汉虽然老了,这点儿忍功还在。不在“意外之处”给党中央添麻烦吧!

登上开往城外乡下的火车,俺整个儿放松了。很惊奇,第一班火车,5:10,居然这么多人出城!几乎爆满所有车厢。俺本想偷懒坐最近的车厢,结果拖着箱子走了好几节车厢才有机会上去。就这样,人流不断涌进来。睡眼迷糊的,精力十足的,满脸不高兴的,上车继续睡的。人生百态 ,惟妙惟肖的场景!  再想起,俺老汉今年花甲之年的尴尬,这不是人在旅途,人生如旅途嘛?!想到这里,不由得悲从心生: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高堂明镜悲白发,朝为青丝暮成霜。俺老汉眼看着走到黄河入海口了啊!

得, 这次秃大爷2019年天朝旅行以尾巴开始,先诉说一通带味儿的经历感触,有点儿不太优雅,不太文学性。都是纽约城里地铁,火车站的经历让俺这个乡下人大惊小怪,受了点儿刺激! 还好,这二次还没有遇到纽约人民在地铁里火车站里随地大便的,比如走着走着,踩上一堆“翔”之类的。看来,俺得感谢谁了!也许,俺在纽约城里的经历太少,早晚总会踩到一堆“翔”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中国人好古,欧美人尚新
2018: 谴责沙特反人类,批判文昭等瓜评
2017: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黑恶之道
2017: 公益文化团体遭税暴力 受害青年诉说心声
2016: x-file刚high完,南海就出事
2016: 中国光伏电价最晚将于2025年实现零补贴
2015: 女先生与肏人者 zt
2015: 一个抗战遗孀的故事让我心潮起伏 zt
2014: 香港学生对与港府对话结果失望 z
2014: 美国的底线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