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民主是抗击有组织团伙的必要工具
送交者:  2019年06月15日12:42:2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2.民主是自由民抗击有组织团伙侵权的必要工具

(中)


本文是自由民主必须走下神坛的第二部分,是本人对自由民主再认识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的题目可能会引起一些误解。在前半部的文章里,感谢网友们的讨论和补充,现在基本有了共识,更完整的表述应该是:自由是神圣的。民主只是手段,必须走下神坛,走进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去。应该走向神坛的不是自由本身,而是自由民主的思想或民主本身。本篇的完整主题是:民主是自由人组织起来抗击有组织罪犯团伙或利益集团的唯一可靠选择

 

自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是每一个人的自然愿望和选择。但自由人也有很多弱点。崇尚自由的人一般都自由散漫,不愿受到多种约束。因此,在一个纯粹的自由社会里,自由人是一盘散沙的。这就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安全问题,也就是一个如何保护自由人的自由权益问题。在一个纯粹的自由社会里,自由人不会受到他人的恶意攻击。但人类不可能生活在纯粹的自由社会里。人类同时也有恶的本性,也有犯罪倾向。其中对自由社会威胁最大的就是有组织利益集团,有些利益集团会变成有组织犯罪团伙(Organized Crime)。

 

在一个社会里,有组织犯罪团伙人数虽然很少,但因为是有组织的,所以效率都很高。就是那么几个亡命之徒,可以把一座大型城市搞得鸡犬不宁,甚至一个国家陷于瘫痪。原因很简单,因为自由人的基本倾向就是自由散慢,不愿意多管闲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愿受太多管束。而有组织犯罪团伙则是集体统一行动,彼此协调,所以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因此有组织犯罪团伙袭击自由民就象是饿狼入了羊群,自由民就跟羊群那样只有四处逃散的选择了!有组织利益集团虽然不会象有组织犯罪团伙那样明目张胆地袭击自由民,但他们也会用各种方式操控社会机制,侵犯自由人的公平权益。

 

在现代民主国家建立之前,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有组织犯罪团伙欺负袭扰自由民的历史。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形式各式各样,小的只有几个地痞流氓组成的偷鸡摸狗团伙,大一点的有打家劫舍的土匪海盗,更大的则是割据一方的军阀,最高级的可能就是各式各样的王国诸侯。这些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共同点就是武装组织起来。自己带出一支强大的军队,最终控制整个社会。不同点是,小规模的组织犯罪团伙,只管自己偷和抢,但不管社会后果。这些人基本上是打一枪换一炮,自己打砸抢后弄出一堆烂摊子,然后扬长而去,让别人去收拾烂摊子。这种小规模有组织犯罪团伙是自由民们最有切肤之痛的,因为他们直接影响了自由民的日常生活。

 

但大规模的有组织犯罪团伙或利益集团就不同了,因为他们割据一方。他们在欺负袭扰自由民的同时,也必须收拾自己造成的烂摊子。他们割据一方,这一方乱套了,对自己的统治也是一种威胁。他们需要考虑到长治久安。因此,他们在袭扰自由民的同时,也会起到维持地方秩序的作用。这跟小规模的有组织犯罪团伙有显著不同。小规模的有组织犯罪团伙抢了就跑,烂摊子让别人收拾。大规模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则必须自己收拾烂摊子。各地军阀和历代王朝本质上都是大规模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因为他们也有发挥维持地方秩序的作用,很多善良的人就天真地以为他们爱民爱正义。所有对历代王朝的吹捧都是出于这样的心理。其实,这些军阀和王朝维持地方秩序的首要目的是维持自己的统治。也就是说,我这个最大的有组织犯罪团伙绝对不允许其他有组织犯罪团伙抢我的地盘。只允许自己袭扰自由民,不允许别人做同样的事,也就是大流氓要清除小流氓,也就是要垄断自己对自由民的袭扰!

 

最大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出于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往往也会用些比较人道的方式进行统治,这是为了消除自由民的反抗,安抚自由民的不满情绪。历代王朝中的“仁政”其实就是如此。但无论这些王朝如何“仁”,还是改变不了这种事实:他们终究还是有组织的利益集团或者犯罪团伙,有组织地剥夺和侵袭自由民的各种权利,只是文明程度或残忍手段不同而已!大王朝和小流氓团伙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有组织的团伙对自由民的袭扰,都违背了自由民的自由意志!

 

自由民们的自由权利在历史上就是这样受大小有组织犯罪团伙或利益集团的剥夺和侵袭。他们能享受到的自由权利多少,完全取决于大大小小有组织团伙头目的仁慈程度。遇到开明的君主,人们的自由程度就多一些。遇到残暴的恶棍,人们就倒霉了。但是,人们即使遇到了明君,或许能获得暂时的自由,但这样的自由是无法保障的,随时都会被他们剥夺干净。中国六四时期短暂的自由空间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中共是个典型的有组织利益团伙。胡耀邦和赵紫阳算是比较开明的君主,六四前有一段中共历史上少见的自由宽松时期,但这个自由宽松时期很快就被邓小平剥夺干净,就一句话一条命令瞬间就把自由民的自由剥夺得干干净净!

 

香港又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例子。殖民时期的香港人也可以说遇到了明君---英国政府,所以香港自由民虽然没有民主,但仍然享受着高度的自由。但这样的自由毕竟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是掌握在英国政府手里。英国政府对香港自由民并没有法律上的责任和义务,最多只有道义上的责任。结果香港人发现,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后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自由正在被迅速侵蚀,但却无能为力了!自己的自由,即使受到民主政府的保护,但这种保护也是不可靠的!英国政府不太可能为了香港人的自由与中共展开一场全面的对抗,因为那有一点名不正言不顺,英国政府并不是香港人的政府。香港人的自由,面对一个高度组织化的中共政权,自己的自由权利,被侵蚀,被剥夺,将是无法改变的命运。香港人的自由,最终被中共剥夺,将只是时间问题!

 

综上所述,自由人面对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时,自己的一盘散沙就是一个致命的弱点。自由民历史上获得的有限自由权利,主要是靠“最大的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发了善心,也就是明君的怜悯或赐予。但这样的怜悯或赐予,是不可靠,是无法保障的。随着王朝更替,江山易主,人们的自由权利随时都会被收回或吊销。最新的例子大概就是香港了。香港人今后能否享有充分的自由,完全得看高度组织化的中共的脸色!如果中共不开心,收回香港人的自由权利是时时刻刻都会发生的事情!

 

以上的这些事实,就向自由民们提出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如何才能保障自己的自由权利?这是每一个崇尚自由价值的人都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如果你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你自己的自由被有组织的,高效的犯罪团伙侵害或剥夺时,你就很难怪怨别人了!自由民们必须自己找到一条可行办法来保障自己的权益!

 

在现代民主制度诞生之前,自由民的自由权利主要是靠明君们的良心发现才得到保护的。但这样的保护是不可靠的。因为明君本身,虽然也许道德高尚,但明君毕竟还是有组织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明君并不对自由民们负责,而是对有组织利益集团负责。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随时都可以易主,明君对自由民的保护随时都可以被收回,六四时期的短暂自由的得和失,充分说明了明君的保护是不可靠的。崇尚自由的人们必须有一种可靠的办法保护自己的自由权利!也就是说,自由民们面对无处不在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和利益集团,自己也必须组织起来来保护自己的利益!那么,本身就是自由散漫的自由民们如何才能组织起来呢?

 

很幸运,近代出现的民主选举体制,就是人类到目前为止最能代表自由民意志的组织体制!民主体制虽然也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有谁更能代表普通自由民的利益?除了选票选出来的人之外,还有谁?选出来的人也许会是骗人,会做假,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们毕竟是自由民们选举出来的,他们最终必须经过每隔4年或5年的考试检验。这样通过选举选出来的人和组织,才最有资格和可能性代表广大自由民的利益。他们远远比其他形式的有组织利益集团可靠!他们最有资格代表自由民跟有组织利益集团和犯罪团伙对抗来保护自己的利益!因此,面对泛滥成灾的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通过民主体制组织起自己的组织跟这些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对抗,这是自由散漫的自由民们到目前为止能够想出来的最好办法!如果自由民不采用这样的办法,自由民们就会有被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各个击破,分化瓦解,最终各个歼灭的危险。民主,虽然不是神,但却是自由民们目前所能发现的对抗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的一个最有力工具!民主,不是因为我们无聊了才来谈论它,而是因为面对无处不在的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的威胁,我们需要民主体制来对抗他们对我们的利益侵害,来保护我们的自由!民主,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却是现阶段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现代工具!一种免遭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侵犯的有力工具!川普的出现,其实就非常能说明这个问题。川普这个人,虽然有很多问题,很不完美,却是能够对抗美国内外各种强大利益集团的强有力战士,而不是他们的附庸。只有民主体制才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总之,人性中既有善,也有恶。人的恶性导致人们组织起来,侵害其他人的自由权益,剥夺人们的自由。这些恶性的人,虽然人数少,但因为有组织,他们往往效率很高,会对自由民造成很多的伤害。崇尚自由的人,如果听之任之,最终只会成为有组织利益集团或犯罪团伙的刀下鱼肉!自由散漫的自由民们不得不也组织起来来对抗他们的恶行。到目前为止,自由民们所能发现的最行之有效的可靠办法就是民主体制!

 

自由是神圣的。民主虽然不是神圣的,却是保障自由必不可少的工具!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岿”在习小学三年级时就认识,其秘书
2018: 文明社会原理(59)
2017: 解析:安邦吴小晖背后的太子党迷雾 zt
2017: 美国的大学为何失败——来自美国内部的
2016: 从“被访民”,体会中共大陆“维稳”
2016: 枪杀根源:Freedom is not free
2015: 回国探亲8:日本人为什么不道歉? zt
2015: 社会动乱探源 zt
2014: 政体是印度搞赢中国的羁绊 zt
2014: 北大教授陈独秀嫖妓改变中国历史进程!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