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奶粉,中国大陆人的心头之痛
送交者:  2019年06月10日11:23:0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最近,中国大陆海军在澳洲抢购奶粉的新闻让奶粉事件又回到人们的眼中。


2008年前,为了那个史无前例的奥运会,中国政府封杀了任何关于三鹿奶粉问题的报道,以至于三鹿奶粉的恶果不断发酵,达到再不处理就会引发严重的社会危机的地步。而率先捅破这个事情的是新西兰的总理,因为新西兰当时和三鹿的合资方在发现三鹿奶粉的严重问题后,不断劝阻无效之后转而报告了政府。


新西兰当时的女总理在北京办完那个史无前例的大会以后,立刻提出了这个问题。估计当时大概没有几个中国高级领导意识到奶粉问题的严重性,但是,被外国总理提出来以后,高层自然就立刻重视了,也必须处理了。


其实,中国大陆在食品方面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所以高层和权贵阶层都建立了特供基地,来保证自己最基本的生存需要。而特供基地的建立其实彻底打破了中国大陆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最后一点希望。因为掌权人已经不会关心食品安全的问题,而会把心思用在防御所谓的“敌对势力”上。


我们还是先来回顾三鹿奶粉事件的来历,毕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事情起因很简单,很多奶农往奶里掺水,而这个令厂家头疼不已,因为奶厂没有有效的办法来检测奶农是否掺水。(我个人对这个很疑惑,因为看许多国外的纪录片,原来人家也遇到这个问题,但是似乎很快就解决掉了,最简单的就是尝一口牛奶,有经验的立刻就可以知道是否掺水了。但是这个简单的办法是否适用于大规模的生产厂家,我是不知道的,可能大厂实在找不出人来天天不停地尝牛奶了。)


于是就有了一种间接检查蛋白含量的方法,可以根据蛋白的含量来确认是否掺水。但是这种检测方法是有漏洞的,因为是一种间接的测量,所以如果有人用其他物质来欺骗这个检测方法,这个方法是无法识别的。而要命的是真有人找到了这样的物质,三聚氰胺(俗称密胺),这个是由美国人发现的,然后由中国科学院的一位专家引进到大陆加以推广,结果形成了一个专门产业,往掺水的牛奶里加三聚氰胺,以满足所谓的蛋白标准。也就是说,用三聚氰胺来冒充蛋白质,解决牛奶的品质问题。这种思路在中国大陆的农业专家中是极为普遍的,因为他们认为,农牧民的收入对于政府更加的重要,至于普通民众吃了这些有毒有害的物质产生的后遗症,是不归他们考虑的,是由医生去负责解决的。所以,中国大陆的食品问题越来越恶化也是这个原因。当然,在中共的教导下,农牧民变得越来越贪婪,不顾人类禁忌,严重伤害土地和自身性命,也是这个事情的后果。


但是三聚氰胺对于婴幼儿而言,是会引起严重的肾结石的,想想一堆塑料粉卡在肾里,小孩子如何会不难受呢。这个事情自然就转移到医生那里了。有医生在收集大量病例后,提出了对牛奶品质的质疑,但是,医生并不知道厂家有意无意往奶中添加了三聚氰胺。(三鹿事发后,有证据证明有些奶厂为了蛋白质达标,也采取了添加三聚氰胺的办法)。而医生提出质疑后,当局为了那个奥运会,拼命压制这个事情。拖延了至少一年,直至新西兰总理直接向中国当局提出。


可是,中共当局解决这个问题手法让人不寒而栗,虽然最后无奈关闭了新西兰政府直接提出的问题工厂三鹿,但是对于其他奶厂就全部放过了。最要命的是,对于提出索赔的婴幼儿家长,这采取了疯狂打压,并把部分家长关进监牢。至于所谓的赔偿,至今都是一笔糊涂账,而当年负责处理三鹿事件的副总理堂而皇之地升任总理。所以这个事情就再也没有解决的希望了。


所有的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吃含有三聚氢胺的奶粉,连着共产党员在内。所以,大家心里都清楚大陆的奶粉已经不可信任了,连着总理身边的人也这样想。这真的是一种几千年的耻辱,这是有史以来一种食品连当局自己都不信任却还任其生产的事情。如果看官还有些记性的话,那年中国大陆的总理访问香港的时候,随行人员利用专机的便利,搬运了很多很多奶粉。而那个时候,因为大陆居民疯狂在香港采购奶粉,以至于香港当局不得不采取措施限购奶粉。而且过海关的时候要检查的啊。


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国家,发生这种总理的专机去拉奶粉的事件,这个总理肯定要辞职的,因为这是他职责范围的事情,连奶粉质量都不能保证的国度,其他还有什么可以信任的呢?而自己的随从还无耻地去香港市场上抢购奶粉(请注意他们都是吃特供食品的人啊,这说明连特供食品都无法保证奶粉的质量,真的奇耻大辱啊)。这个不下台,还有什么可以下台的?


问题是过了十多年,号称战无不胜的人民解放军海军战士还是没有从这个奶粉事件里解脱出来,澳洲因为中国大陆老百姓的抢购,也对奶粉采取了限购措施,尤其针对中国人,这算不算一种歧视呢,这种歧视是不是自找的呢,大家心里都清楚。但是,小孩的性命重要,大人的脸面就要退而求其次了。连着人民解放军在内。用军舰拉奶粉,真的也是史无前例吧。(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如果军舰不是为了救援或者其他特别任务的需要,只是海军官兵为了自己或者家人去抢购奶粉,这大概是第一遭吧)当然利用军舰走私,那是另外一个话题,和这次的应该不同类别。


令人感慨的是,当局宁愿花了巨资去监控和打击那些为了孩子去揭露奶粉问题的记者和家长,也不愿意花不多的钱去监控奶品的质量。以现有的技术手段,监控奶品质量真的是小菜一碟,根本不需要所谓的人脸识别,大数据等等。现在中国大陆全国各地的马路上监控林立,要抓一个所谓的异己分子就是分分钟钟的事情,要整一个异己分子也可以随时把他/她列入所谓的“不诚信”名单,让他/她的孩子上学上幼儿园都成问题(虽然宪法明确规定所有人的子女都享有义务教育的权利),出行更成为问题。如果稍微把这套手段用来监控奶厂的品质,那么我相信哪个奶厂都会老老实实,不再做添加三聚氰胺的恶行。而现实的情形是,几年以前,很多当年被埋入地下的三聚氰胺又被人挖了出来,重新加入了奶制品里。这是多么悲伤的事件啊,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我所在的这个民族是不是还有救了,无耻到如此地步,世界上那个民族的人会看得起你啊?保护自己的下一代是动物的本性啊。一个政党为了自己的当权利益,竟然可以默许这种行为,实在应该是天诛地灭啊。


当然如今即使有三聚氰胺的事件,恐怕也见不了媒体的。唯有大家心里明白,所以才有了海军拉奶粉的事情。不过,这次比以往不同的是,海军们还拉了很多面膜,这让我有些意外,或许是为了自己的太太吧。那么面膜是不是也有很严重的质量问题呢?答案是显然的了。否则海军战士要花那么大的力气去拉面膜吗?


现在大陆媒体上成天疯狂炒作高科技,只是没有人说把这个高科技用在奶品的质量监控上,用在食品的质量监控上,用在面膜的质量监控上。而现在的大网络高科技公司,却是售卖这些劣质产品的主要场所,因为网上商品质量事实上是无人监管的,因为政府说“没有办法监管”,而异议人士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只要在中国大陆,都是可以监管的。所以,在中国大陆科技越发达,对于普通人而言只是受管控更加厉害,而对于食品或者药品安全,反而是一个副作用,因为谁要提出食品或者药品安全的问题,就会被当作敌对分子了。有传言说当年那些揭露食品或者药品问题的记者如今全部都死于非命。我没办法验证,但是我想至少这些人已经消声了。而与之对应的是,没有一个参与添加三聚氰胺的人(直接的或者间接的)引咎辞职或者破腹自杀。而那个三鹿厂长可能已经悄悄地出狱了吧。而我从来没有看到她为这个事情忏悔过,她唯一忏悔的是因为这个事情她主导的公司被关闭了,导致不少她手下的员工丢了工作,而她从来没有一句对于孩子家长的道歉或者忏悔。这要多无耻才能做到啊。真的是共产党人的真实写照。要是换在日本或者南朝鲜,当事厂长肯定自杀谢罪了。


一个连奶粉也搞不好的国度,还妄想引领世界潮流,反正你爱信不信,我是坚决不会相信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我爱你,塞北的雪》凭什么出世并红遍
2018: 按美国对应标准1美元等于19.77元人民币
2017: 为了子孙后代,为了拯救世界,请大排大
2017: “水煮语”的视频与熊飞骏的观点 zt
2016: 刘源不怨毛反骂爹,什么水平? zt
2016: 纪念六四:外国人拍摄的六四现场
2015: 国内论坛爆发“元清非中国”的激烈争论
2015: 看不懂的东方之星沉船事件 zt
2014: 老钱:什么叫“境外势力”?z
2014: 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会高速发展的问题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