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红朝演义六一:九二全会乱栽罪名撒下大网 整林预演黄吴李邱先作检查
送交者:  2017年08月19日08:40:2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红朝演义六一:九二全会乱栽罪名撒下大网   整林预演黄吴李邱先作检查

 巴山老狼  著

第八篇 :  文化大革命狂飚(下)  林彪的发迹和灭亡   邓小平复出又倒台   毛泽东呜呼哀哉

第六十一章   九二全会乱栽罪名撒下大网   整林预演黄吴李邱先作检查

一九七O年八月,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上召开。十一年前的庐山会议,国防部长彭德怀在此蒙冤,十一年后彭德怀的继任者林彪在此失宠,云遮雾障的庐山成了中共两任国防部长的滑铁卢。毛泽东选庐山作为九届二中全会会址是有其深深的含意。

八月二十二日,毛泽东召集五人常委们: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开会就九届二中全会的召开说:“要把这次会议开成一个团结的、胜利的会。不要开成一个分裂的会,一个失败的会。”会议还没召开,毛泽东就“很有预见”地说出“分裂”、“失败”等话来。

八月二十三日会议正式开始。周恩来宣布全会会议议程:一、讨论修改宪法问题。二、讨论国民经济计划问题。三、讨论战备问题。林彪在开幕会上发表了长篇讲话。林彪在讲话前与毛泽东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的长谈。据后来邱会作回忆:听叶群说,林彪与毛泽东讨论了宪法草案,说了吴法宪与张春桥因林虎赞扬毛泽东“天才地、创造性地、会面地继承捍卫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而吵架的事。张春桥反对“天才地、创造性地、会面地”三个副词,吴法宪支持三个副词。毛对林说可以批评张春桥,但不要点名。林彪的讲话是即兴之作,没有草稿。除了颂扬毛泽东外,还不点名地批评了张春桥。林彪也表达了要设国家主席的主张:“这次我研究了这个宪法,表现出这样的一种情况的特点。一个是毛主席的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这种地位。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一点非常重要。”

但就是这样一个讲话竟成了毛泽东置林彪于死地、让他身败名裂的理由!彭德怀、刘少奇获罪是因在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问题上与毛泽东意见相左,提出了批评而获罪,林彪却是因为颂扬毛泽东是天才、要毛泽东当国家主席而获罪。林彪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个因夸皇帝获死罪之人。

当天晚上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会上林彪、周恩来、康生、陈伯达发言完全赞成设国家主席并由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吴法宪在会上提出第二天听林彪的讲话录音,其它的政治局委员们按往常的习惯,认为林彪的发言是代表毛泽东和党中央的,就一致同意了吴法宪的提议。毛泽东批准了吴法宪的提议。决定分组会上讨论林彪讲话。

八月二十四日下午的分组会上,所有发言者纷纷表示热烈拥护林彪的讲话,支持设国家主席,并由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林彪任副主席,并大肆颂扬毛泽东是天才。  

 林彪死后被毛泽东提拔为中共副主席的上海造反司令王洪文发言说:“林副主席讲话非常重要,给我们敲了警钟。不承认天才就是不承认毛主席的正确领导。”  

 时任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毛泽东警卫部队首脑汪东兴发言说:“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的重要讲话,完全拥护刚才伯达同志的发言。我代表中央办公厅和八三四一部队坚决要求设国家主席,建议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我们的党内还有这样的野心家,他们还在巧妙地反对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这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路线,是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根据我们中央办公厅机关和部队的意见,热烈希望林副主席继续担任国家的副主席。”  

 因“二月逆流”问题以右派代表出席中共“九大”的陈毅将军也积极发言说:“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昨天的讲话。刚才陈伯达同志的发言我也同意。这种情况是很严重的,我们党内还有这样的野心家,这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路线,是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另有一点建议,根据中央办公厅机关和八三四一部队讨论修改宪法时的意见,热烈希望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        

毛泽东的爱将南京军区司令许世友、沈阳军区司令陈锡联、福州军区司令韩先楚、济南军区司令杨德志等也在会上发言,坚决拥护林彪的讲话,支持设国家主席和毛泽东任主席的主张。

全会分组讨论林彪讲话时,与会代表们都认为林彪讲话是代表党中央和毛泽东的,人人表态拥护林彪讲话并要求毛泽东任国家主席、林彪任国家副主席。因林彪讲话不点名批评了张春桥,所以小组讨论会上很多人发言要求揪出张春桥。许世友更是提出要把张春桥送到农村劳动改造三年。

由李雪峰、吴德、解学恭三人于八月二十四日签发的《华北组第二号简报》上不点名地要揪张春桥:“大家热烈拥护林副主席昨天发表的非常重要、非常好、语重心长的讲话。认为林副主席讲话对这次九届二中全会具有极大的指导意义。大家听了陈伯达、陈毅同志在小组会上的发言,感到对林副主席讲话的理解大大加深了。特别是知道了我们党内竟有人妄图否认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强烈的愤慨。认为在经过了四年文化大革命的今天、党内竟有这种反动思想的人,这种情况是很严重的。这种人是野心家、阴谋家,是极端的反动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坏蛋,是反革命分子,应该揪出来示众,应该开除党籍,应该斗倒、斗臭,应该千刀万剐,会党共诛之、会国共讨之。”“大家衷心赞同在宪法上第二条中增加毛主席是国家主席、林副主席是国家副主席的建议。”

 就是这个如此吹捧毛泽东的《简报》在日后被毛泽东御批为“反革命简报”。

八月二十五日风云突变,毛泽东召集各组组长参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上毛泽东突然将十一年前揪斗彭德怀时的一句话:“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辟头盖脑地扣在了林彪头上,并决定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讲话,收回《华北组二号简报》。

十一年前,彭德怀在庐山上与毛泽东意见相左,毛泽东让彭德怀充分表演后才出场反击。这一次毛泽东不等林彪等人充分表演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罪名扣在了林彪头上:你要吹我是“天才”吗?那是你“反党的理论纲领”;你要提“设国家主席”吗?那是你“反党的政治纲领”;你要我毛泽东当国家主席吗?那是你想当国家主席,你要抢班夺权!搞死林彪的罪名就这样轻松地“制造成功”了。

早在一九四九年,林彪就这样评价过毛泽东的整人手段:“他先捏造一个‘你的意见’,然后他再来驳‘你的意见’,并无而捏造。今后当防老东的这一套。”但毛泽东这套整人术谁也没有办法防备的。当毛泽东想整谁时,给你捏造个罪名,你能否认得了?

八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周恩来、康生奉毛泽东之命连续同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海军政委李作鹏、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谈话,要他们就二十四日的小组发言作深刻检讨。

总参谋长黄永胜没有参加小组会,只是会议途中上山参加会议。黄永胜刚上山就与毛泽东进行了一次谈话。据《邱会作回忆录》载:

毛泽东:到庐山来紧张吗

黄永胜:我刚到就来主席这里。

毛泽东:搞突然袭击,那样厉害,张春桥手无寸铁,你们搞他干什么?

黄永胜:张春桥不得人心,我们确有些意见,他特别倚重江青同志,我们认为有些事其实是给主席脸上抹黑,政治局其实不团结,张春桥起的作用不好,总理一直在努力工作,担子重,很吃力。过去没向主席报告清楚,我负责。

毛泽东:你当然要负责,你是一个头,张春桥拍江青马屁有什么用?

黄永胜:江青自以为有伟大领袖毛主席这张牌嘛,他总认为自己主牌多,又有大王,他总认为自己会赢嘛。

毛泽东:大王出过了,小王就当家。你是和我一起搞秋收起义的,上井冈山的,人不多喽,为什么你也不向我报告江青的情况。

黄永胜:我不想干扰主席。

毛泽东:你们能不能让我再看张春桥三年?

黄永胜:我是在主席领导下参加秋收起义的,几十年枪林弹雨艰苦岁月我都是跟主席的,拥护主席的,但中央文革一些为人为事我不同意。造反派到处冲击,到处夺权,到处打砸抢我不同意,造反派上面有人,这是最难办的。

毛泽东:你也不赞成成文化大革命?

黄永胜:我坚决拥护毛主席、林副主席,但我不同意打、砸、抢。

黄永胜在与毛泽东谈话说反对文革打、砸、抢招来大祸,被毛泽东划入了反文革的林彪一伙,也成了检讨对象。对黄永胜的人品邱会作很赞扬。如果黄永胜被毛泽东拉过去,事情就复杂了。

八月二十八日,无可奈何的林彪对吴法宪说:“你没有错、不要作检讨。我们这些人搞不过他们,搞文的不行,搞武的行。”

在共产独裁专制体制下,毛泽东的话就是真理,任何人都不敢违拗,也无法违拗。毛泽东发话后,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叶群等人慌了手脚,害怕象十一年前庐山会议上斗彭德怀时将发言记录作为罪证而揪住不放。叶群悄悄撕掉了他在中南小组的发言纪录。邱会作一再提出要从会议记录中剪去他的发言记录。吴、叶、李、邱等人此时对毛泽东还心存幻想,以为没有证据和把柄毛泽东就不会整人了。

一旦中共高层有人被毛泽东认定犯了“错误”,必然就要揪出一伙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揪谁呢?这倒使毛泽东颇费心思了。虽然目标就是要将林彪揪出来,但此时从中央到地方都难以转过这个弯来,昨日的功臣,怎么就会一夜间变成祸首?虽然九届二中全会就是要在党内挑明与林彪的矛盾,为打倒林彪制造舆论,但此时就把林彪弄下台的确时机不成熟。毛泽东采取了先将林彪稳住,让黄、吴、叶、李、邱检讨。把陈伯达一介书生揪出来的办法。八月三十一日,毛泽东写了《我的一点意见》一文,作为会议文件向全会印发。全文如下:

这个材料(指陈伯达搜集的马、恩、列、斯关于天才的有关论述)是陈伯达同志搞的,欺骗了不少同志。第一这里没有马克思的话,第二只找了恩格斯的一句话,而《路易、波拿巴政变记》不是马克思的主要著作。第三找了列宁的有五条,其中第五条说要有经过考验、受过专门训练和长期教育并且彼此能够很好配合的领袖,这里列举了四个条件。别人且不论,就我们中央委员会的同志来说,够条件的不很多,例如我跟陈伯达同志这位天才理论家之间共事三十多年,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就从来没有配合过,更不说很好的配合。仅举三次庐山会议为例,第一次他跑到彭德怀那里去了,第二次讨论工业七十条,据他说上山几天就下山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原因,下山后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一次他可配合得好了,采取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这些话无非是形容我们的天才理论家的心,(是什么心我不知道,大概是良心吧?可决不是野心)的广大而已。至于无产阶级的天下是否会乱,庐山能否炸平,地球是否停止转动我看大概不会吧。上过庐山的一位古人说:‘杞人无事忧天倾’。我们不要学那位杞国人。最后关于我的话肯定帮不了他多少忙。我是说主要地不是由于人们的天才,而是由于人们的社会实践。我同林彪同志交换过意见,我们两人一致认为这个历史家和哲学家争论不休的问题,即通常所说的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奴隶们创造历史;人的知识(才能也属于知识范畴)是先天就有的,还是后天才有的,是唯心论的先验论还中唯物论的反应论。我们只能站在马、列主义的立场上,而决不能跟随陈伯达的谣言和诡辩混在一起。同时我们两人还认为这个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问题我们自己还在继续研究,并不认为事情已经研究完结。希望同志们同我们一道采取这种态度,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不要上号称懂得马克思,而实际上根本不懂马克思那样一些人的当。

毛泽东此文堪称玩弄阴谋权术的杰作,本来其矛头所向是林彪,但却说什么“我和林彪同志交换过意见,两人一致认为……”这又给出席会议的中央委员们一种毛、林团结起来整陈伯达的印象。

八月三十一日晚,毛泽东突然提出不在自己的住地美庐过夜,秘密地搬到离美庐一百多米开外的一七五房间,以防不测。

八月三十一日,黄永胜、叶群、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人作检讨。

九月六日,九届二中全会闭幕。毛泽东在闭幕会上又唱了一通马列主义、团结之类的高调:

“现在不读马列的书了,不读好了,人家就搬出什么第三版中收了恩格斯为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特政变记》德文第三版写的序言中的话呀,就照着吹呀。那么你读过没有,没有读过就上这些黑秀才的当。有些是红秀才哟。我劝同志们有阅读能力的读十几本。”

 “不讲团结不好,不讲团结得不到全党的同意,群众也不高兴。”

“所谓讲团结是什么呢?当然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之上的团结,不是无原则的团结,提出团结的口号总是好些,人多一点嘛,包括我们在座的有一些同志,历来历史上闹别扭的现在还要闹,我说还可以允许,此种人不可少,你晓得,世界上有这种人你有啥办法?一定要搞得那么干干净净就舒服了,就睡着了,我看也不一定,到那时候又是一分为二。党内党外都要团结大多数,事情才干得好!”

 周恩来和康生也在会上顺着毛泽东的思路讲了话。而此时的林彪心中纵有万语千言,也如刺哽喉,一句也说不出来。在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后,全会正式闭幕。

就在九届二中全会刚闭幕时,毛泽东于九月四日找林彪谈话。毛泽东对林彪说:“你不要上陈伯达的当,他是把你当作道具,把我们都当作了他打人的靶子。他的历史很可疑。这点春桥和文元已经向我讲过了。你可以找他们谈一谈。陈很爱嫉妒人,他为了打倒春桥,已经搞了很多的鬼了。”

林彪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临走时才说:“我和陈伯达没有共过事,对他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主席怎么说就怎么办吧。反正我是一个丘八,丘八怎么能斗过秀才呢?”

 庐山会议上有一个特别的人物就是毛泽东的贴身带刀侍卫汪东兴。他在九届二中全会的表演完全是在勾引林彪等人入毛泽东的圈套。在《邱会作回忆录》中说汪东兴:

 一、开幕式后,就告诉吴、叶、李和我以及陈伯达,主席说对张春桥可以讲,但不要点名,这样使大家增强了对张春桥江青一伙斗争的决心。

二、为陈伯达印马列称天才的语录,陈叫他印五份给党委做参考,汪自行印了二十份,首先发给了吴、叶、李和我,并沾沾自喜地说近水楼台先得月。

三、汪东兴在华北组的发言是全会调门最高的一个,坚决要示设国家主席建议在宪法中恢复国家主席一章,这是中央办公厅机关的愿望,是八三四一部队的愿望,也是我个人的愿望,在华北组的会上,汪东兴很严肃地说我们林副主席真是了不起,他对问题发觉得早,挺身而出捍卫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不然问题就严重了,我们再也不能糊里糊涂的了。汪东兴的话等于告诉大家有人在反对毛主席林彪在开幕式上的讲话不是泛泛地在讲有人反对毛主席而是有所指的,挑动大家起来斗争。当有人问汪东兴有人反对毛主席当主席这个情况毛主席知道吗?汪东兴说当然知道,不过主席不让点名实际上已经等于点了名,大家都知道笔杆子指谁,中央全会就那么二百多人,汪的讲话很快大家都知道了,难怪毛主席说华北组的简报是反革命的简报,把大家都煸动起来了。

四、汪东兴开会前就给吴法宪打电话,叫吴、李和我发言,还叫吴、李和我鼓动各自所在单位的中委发言。汪还强调说: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今天发言是旗帜鲜明,明天就是随大流了,二十四日晚上汪东兴亲自给我和李作鹏打了电话。汪几乎逢人便如此鼓动。

五、抢先出华北组简报。

六、风云突变以后汪东兴欺上瞒下推卸责任陷害别人,对陈伯达尤甚。汪东兴的表现真正是“汪东兴一声炮响,给全会送来了假毛泽东思想,”真正起到了轰动效应,也把大家害苦了。凭良心说,庐山会议汪东兴叶群关系最密切,在会上态度最积极,调子最高。吴、李和我及部队的同志如许世友韩先楚杨得志等调子也高,但与叶群汪东兴相比有差距,是主席自己没搞清问题,上了汪东兴的当,把事情搞乱了,主席在处理庐山问题时把吴、李和我装进去,把汪东兴拉出来,名义上把矛头指向陈伯达,实际指向林彪,结果把最大的起哄者汪东兴给漏掉了,汪东兴和叶群的关系也没有搞清楚,叶群和林彪的关系也没搞正确。

七、汪东兴在庐山会议上为什么那样积极把我们引入泥潭究竟是毛主席授意的还是汪自己所为,我就百思不解了,也就是说没有设国家主席,没有林彪坚持天才的观点,没有陈伯达搞的称天才的语录,毛主席就不拿掉林彪吗?

九月七日,林彪下山,周恩来去看望林彪,两人紧握双手,面面相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九月七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下到九江机场向林彪送别,在飞机上几人合影留念。(这张照片成了以后几人勾结的罪状之一)林彪对黄、吴、李、邱几人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照常吃饭睡觉,照常工作,最多是个彭德怀第二,你们有事情多向周总理报告。”

林彪此时已经知道自己会如彭德怀一样下场了。只是林彪没想到自己结局比彭德怀还要惨。

 一九七O年的庐山会议上林彪的失宠为全世界留下了一个迷。按常理而言,林彪在会上提出设国家主席只是一个建议而已,决定权在毛泽东手上,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就算是林彪想当国家主席也属正常,不至于就因此而获弥天大罪。以林彪当时的身体状况,连接见一次外宾都要服吗啡、鸦片之类的东西,否则就挺不住,那还有心思去争那个国家主席?更没有精力去当那个国家主席!若林彪真当了国家主席,不说别的,就是一天接见一次外宾都会把他活活累死!中共官方所编造的:毛泽东在庐山会议前六次提出不设国家主席,林彪就是不听,因此才有庐山会议上与毛泽东唱对台戏的事。然而据林彪身边的秘书和工作人员的回忆:自从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取代彭德怀出任国防部长后,林彪十多年来从来都是主席划圈我划圈,主席表态我紧跟,主席同意我照办。为了提防掉进毛泽东的政治陷井,从来是“先听他说”,以保持与毛泽东的一致。怎可能在一个“设国家主席”问题上去钻牛角尖,与毛泽东六次抗衡?《汪东兴回忆录》中也称毛泽东六次向其交待不设国家主席。但笔者对此说却有怀疑。庐山会议上提出设国家主席并让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意见最早的人正是这个毛泽东几十年的贴身警卫、时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八三四一警卫部队首脑、毛泽东向其六次交待不设国家主席的汪东兴。而汪东兴每天与毛泽东不见十次面也要见二十次面,毛泽东既然六次对汪说不设国家主席,何以汪东兴偏要在会上极力煸动吴、邱、李、叶等人提出设国家主席并由毛泽东任主席、林彪任副主席?这不是公然与毛泽东作对?既然汪东兴是大会上提议设国家主席最力之人,何以没有受到毛泽东的一点处罚?为首者无事,而附和者有罪?如此看来汪东兴是奉毛泽东之命鼓动林彪手下人马提出设国家主席,毛泽东再出面指责林彪“反党”,把林彪整死!所谓“设国家主席”之争只是一个借口而己,若毛泽东没起心整林彪,就算林彪说一万句不中听的话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反之一旦起心除掉林彪,就算是没说错话,没办错事,也会找茬儿,挑毛病,寻口实,转瞬间置林彪于死地!毛泽东一九七O年春天对江青和张春桥说:“有人想打倒皇帝自己作皇帝。我要给他们一个一针见血,干脆不设皇帝位置,看他们再来争。”看来早在九届二中全会召开之前数月,毛泽东就与江青、张春桥等心腹之人为林彪安好了“打倒皇帝自己作皇帝”的罪名要除掉林彪 。而林彪肯定做梦也没想过要“打倒皇帝自己作皇帝”!汪东兴在毛泽东除掉林彪的密谋中扮演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若汪东兴明知毛泽东不设国家主席,而在会上大声呼吁要设国家主席并由毛泽东当国家主席,那一定是毛泽东事前对汪东兴有特别的交待:引诱林彪和他的几个心腹干将上钩。若汪东兴都不知毛泽东不设国家主席,那么中共官方所公布的有关毛泽东九届二中全会前六次说不设国家主席一事纯系子虚乌有之事。

0%(0)
0%(0)
  红朝演义六十:生性耿直林彪明里暗里抵制文革 - 大国如海鲜 08/19/17 (124)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支持档案当版主!
2016: 举个例子,你们在这里骂了黑木崖几年,
2015: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末代皇帝习近平浮出
2015: 安倍谈话起调于“反殖”,落到中国七块
2014: 【连载】 红潮的那些事儿 17
2014: 中国为何没利用美国的骚乱大做文章
2013: 中国人民和网民的区别(图)
2013: 巩献田与茅于轼对谈(根据录音整理)
2012: 各地群众举行防暑降温活动,欢送酷暑 (
2012: 日本人登上钓鱼岛插上日本国旗(多图)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