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各位看的都是爱国奥运,唯有在下鄙人兄弟我看的是汉奸奥运 zt
送交者:  2016年08月11日07:47:3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金复新

里约奥运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爱国者们又到了如痴如醉的时刻。我这个被“爱国”人士公认的“汉奸”,此刻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有谁愿意听听我们这些“汉奸”讲述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又有多少人想了解一下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人被逼上梁山当汉奸的呢?

我早就想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前两星期,我就在论坛里对曾节明说,要发个帖子回忆回忆。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因为我需要先从体育说起。

我从小体格单薄瘦弱,经常为体育课能否及格发愁。按说,对于我这样的差生,老师应多加关注才是,这才符合国家标榜的“全民体育”“全民健身”精神。可惜体育老师和班主任老师都只对班里极少数“苗子”感兴趣,对我这样的人选择忽视。上课时,场地和器材全部照顾那些苗子,对我们不闻不问,应付了事。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举国体制”培养所谓人才最典型最基本的形式吧,或许老师们只想着能挖掘一二个人才,送到体校,说不准以后也能去奥运为国争光一下,他这个伯乐说不定到时候也能沾点光,捞点名利,这种私心虽然可以理解,但不得不说,这与“重在参与”的奥运精神和全民健身的理念是背道而驰的。

放学后,学生一般都不想回家做作业,喜欢向保管员借上排球到操场打比赛。可是霸占场地的,都是那些强壮的、有势力的、会来事的、老师喜欢的、家长向老师送过礼的学生,他们既然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已经得到体育老师的优待,便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些场地就是为他们服务的,这些公有的资源便莫名其妙地“私有化”了,成了他们的专享。象我这种走不进他们圈子,又被老师看不起的人,无形之中就被剥夺了参与的权利,即使我先把场地占了,也会被他们赶走,若不肯相让,它们轻则辱骂,重则饱以老拳。

我就不明白,我们同样交学费上学,学校的资源名义上也并不属于私人,理应该学生人人有份,越是体育不好的同学,老师应该多让他锻炼,我怎么连当个替补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摸到排球的机会也没有呢?我就算打得再差,健身的权利总不该剥夺吧?有人会说,同学不懂道理情有可原,老师是成年人了,总该懂点道理吧?你怎么不去找老师讲理,让老师出来主持公道呢?可老师都忙着回教工宿舍做饭带孩子去了,根本不理这茬。而且哪有公道?这一局面恰恰就是老师一手造成的,同学不讲道理,老师比同学还要混帐。你去给老师讲什么“奥运精神”“全民健身”的大道理,那是对牛弹琴,搞不好还把老师惹急了,觉得我在骂她教训她,说不定还要报复我一下呢?

那时的学生真怕老师。因为老师手里有个杀手锏,那就是学生的档案。在我记忆中,从刚读书起,就常听老师在课堂上津津有味地讲一个词,叫“档案”。老师说,档案这玩意儿要陪我们一生的,里面不仅记录着我们的考试成绩,表彰处分,还有她每年每学期的评语,这不仅关系到以后升学,就算毕业以后,也要影响我们的就业、参军、入团、入党、提干。很明显,就是在向我们暗示:要是我们调皮捣蛋不听话,她有的是办法收拾我们,她只要在阴暗角落里乱涂两笔,说我们“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就能报复我们,让我们一辈子吃不了兜着走,别说申诉的地方都没有,我们连她写了什么都不知道。

这和现在的师生关系不一样了。现在的学生档案记录得再不好,哪怕记载了几个处分也没关系,只要不打算进入体制,不会影响自己就业找工作。再不济,就算自己毕业证都没拿到,就算自己坐过牢,也可以投资当老板。这年头,档案已大大贬值,和擦屁股纸差不多了。

没了这个制约,现在的老师就不那么好当了,我曾见到有这样的新闻,说性格暴烈的初中女生上课不守纪律,老师干涉,她敢和老师在课堂上大打出手,老师再也不敢随便批评学生了。没有了档案这个杀手锏,老师唯一制约学生的办法,只剩下“向学生家长哭诉”这招。这还得那家长担心子女不听话影响了学习成绩,要是家长根本不在乎学习成绩,一味护短的,听说老师敢打自己孩子,搞不好还要揍那老师呢!这在我们那个年代是不可想象的,其实,人们不再把档案放眼里,这也是中共统治力下降的一种体现。

我们那年代就是这样黑暗的社会。好在我对体育运动并不十分喜爱,有没有都无所谓,几次三番被那些霸道同学赶走后,我就再也不去争了,他们玩他们的,我在操场上背着手踱我的方步,思考我的哲学问题。我一直感到奇怪,就是班上有一些同学和我一样被排斥在外,却心甘情愿主动跑去观战,在场边上声嘶力竭地为那些霸道同学叫好助威,他们是吃饱了撑的嘛?还是真的如老师表扬的是“爱这个班集体”呢?他们不仅不为自己被剥夺了应有的权力而恼怒,反而欢喜异常,这到底算“高风亮节”“思想觉悟高”,还是“脑子进水”“缺心眼”呢?或者是比我能忍辱负重,在故意讨好老师讨好霸道同学呢?这个问题,不仅我当时没搞懂,直到今天还是没想明白。

最可气还不是这些,它们排斥我,我认了,禁止我参与我也认了,要禁止就该彻底禁止,我只求这事与我彻底无关,里面没我什么事,别来招惹我就行。可老师是最下流最无耻的,它重点培养班里这几个霸王,目的就是想在班级比赛中获胜,体现自己的体育抓得好,有“政绩”,好向校长教导主任邀功请赏,方便评职称、加工资,可以说,这就是尼堪老师们的“面子工程”。因此,每当学校举行班级比赛时,它便想起我们这些边角余料了。它会下令班上所有学生放学后不许回家,要给本班排球队站脚助威,说这就是“爱护班集体”,霸王同学本就想借欢呼声,在女生面前显示一把,而那些淫荡的女生骚劲正无处发泄,也欢快地发出阵阵淫荡的尖叫声迎合。可我在想,这个班级,从上到下都没学会如何尊重人,平时对我没有半点爱护,从没把我放眼里,怎么还有脸要我来爱你们呢?草泥马!凭什么要我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去看你们的比赛?凭什么让我当你们利用的工具?

就像我刚才讲的,班上除我之外没有资格上场的尼堪愚民同学,也是没有人格的,它们没皮没脸,没心没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竟欣欣然跑去当啦啦队,我在它们的裹挟下也只好去了操场。可照我这刚烈的性格,要是感觉受到了侮辱,感到被人利用了,是绝对要从中作梗的,是绝对要坏对方美事的。于是,我人虽然去了,起的作用却是恰恰相反。每当本班得分,就两眼一闭,如老僧入定,任凭别人鼓掌,山呼海啸,我自岿然不动。可要是本班失分,我马上兴奋起来,连喝倒彩,抚掌大笑,嘴里发出周星驰招牌式的“哈哈~哈哈~”的怪叫声,十分刺耳。最后,搞得我成了全场比赛的焦点人物,比赛双方的队员和观众都注意上了这个反常现象,都发现了我这个异类。对方因此士气大振,一鼓作气,顺利拿下了本班,气得尼堪老师脸色铁青,直骂我是“汉奸”,说我长大肯定是“叛徒、卖国贼”。我却反驳道:“我只是在这班上读个书而已,又没签卖身契卖给你,你当我是你奴隶啊?凭什么非得站你这边?我爱给谁鼓掌就给谁鼓掌,你管得吗?”

就这样,我才十几岁就当上“汉奸”。当然,那些霸道同学长大后自然就是倪萍那种“共和国脊梁”,淫荡女生和无耻啦啦队员们长大后肯定就是“爱国群众”。从那时起,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我下定决心,这汉奸是当定了,就是要和你们这些民族脊梁、爱国人士、尼堪老师、霸道同学斗到底!要教会你们怎样尊重人!

30s.png

不久学校找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开除了,硬将我推向汉奸阵营,我这才突然领悟到,天下的汉奸原来都是被民族脊梁们给逼上梁山的。我便给管人事的说可以帮忙把档案送到街道去,那人居然违反档案管理规定,也懒得麻烦交通员递送,还真的给了我。我欣喜若狂,倒要看看里面记了我些什么黑材料。于是我将档案带回家,用小刀一点点将牛皮档案袋剥开,果然发现里面有不少诬蔑诽谤之词,便学孙悟空在阎王殿大笔一挥涂改生死薄那样,用涂改液将不敬之词抹去,然后模仿笔迹填上赞美之词,甚至连学习成绩也改了,16分的我改成98分,31分的我改成87分,改完后,我把笔一扔,和电视里孙悟空一样,手舞足蹈,仰面大笑,唱道:“齐天大圣就是我,就是我!无拘无束无烦恼,自由自在多快活!齐天大圣就是我,嘿嘿,就是我~啊哈哈哈哈……了账了账!”然后又用胶水将档案袋密封,第二天送去了街道。所以,您要是今后有机会看到我以前的档案,就会发现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很优秀的,表现是很好的。然并卵,这本躺在街道档案柜里的阎王账至今也没没有象老师说的那样对我产生任何影响,因为我后来离开中国这块是非之地,党国早就管不着我了。

vlc.png

让我们回到奥运赛场。您还愿意为中国队喝彩当爱国人士吗?国家在你身上横征暴敛,却违反“全民参与、全民健身”的承诺,无视你的需求,无视你的健康,每年拿几百亿花在这几百个运动员身上,以夺取奥运金牌的政绩,欺世盗名,欺骗全世界以为他们把中国人的身体素质养得多有好,这与那些混帐老师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作为纳税人,享受过多少福利?参加过多少免费体育运动?你所能做的,无非是被撺掇着当啦啦队,替他们造人气,然后给你的,只是一顶“爱国”的高帽子而已。这每年的几百亿不知可以为你们修多少健身场馆,不知能解决你们多少人的医保问题,却以爱国的名义公然挪作它用,我真不明白,你们还有什么心情在网络上为中国队夺金叫好的?

0g6.png

重在参与,这话也适用于政治。美国之所以不像中国有那么多汉奸,就是因为让全民“参与”了政治。其参与的体现就是一张张选票,让人民感觉自己能决定国家的命运,参与了其中,参与了历史。哪怕自己投票的总统没有当选,哪怕选出来的川普,上台后真如很多人忧虑的那样不象话,会给美国带来大问题,人民也不会将怨气发泄到政府上,不会去仇恨到这个国家本身,想想自己也有责任,谁叫自己选择了川普呢?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自己的气也就平了。

或许还有人会问复新,既然你这么推崇民主制度,那为什么又支持恢复帝制呢?帝制有选票吗?帝制不是更霸道吗?我说你想错了,帝制没有选举,却有科举,那是另外一种“人人参与”的民主形式,更科学更完美。大家知道,科举不分高低贵贱,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只要有才就能参与到政治生活中来,朝廷为达到“天下英才尽入吾彀中”的目的,向全社会提供科举这个比赛的平台,并竭力保证其“公平、公正、公开”,保证人人(除了女人),就算小孩老头,都能上场参与其中。据统计,古代考中举人进士,乃至当上大官,大部分出身寒门,象林则徐那样出身于小手工业者家庭而当上封疆大吏的比比皆是,不讲身份,不讲背景,没有后门,没有歧视。除了皇帝不能当,再大的官也能当,可以和皇亲国戚平起平坐。不能亲自参与国事的人,也感到自己得到了尊重,只能怨自己吃不起寒窗之苦,考不过别人。不似共和之后,国家被一小撮人把持,人民连上场较量的机会都没有,连个全民健身都搞得有名无实,更不用说选票了,却要以爱国的借口,被利用来给权贵跑龙套、当炮灰、充人气。因此,帝制社会的怨气就少了许多,也就没这么多汉奸了。

中国社会就是这样奇怪,国家的好处和光荣都被一小撮人霸占了,你想申请开个电商公司,政府不给批准,但赵家人的白手套马云去申请,便大开绿灯,甚至国家禁止民营企业涉足的领域,它们也能堂而皇之地染指。外地打工者申请廉价房,要受户口限制,农村子弟想读好学校,要受户口限制。要是和美日打起仗来,上阵送死有没有户口限制呢?是不是也该你们赵家人、白手套优先考虑堵枪眼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到了关键时刻,尼堪中共必定又以爱国的名义,大肆抓没有背景的人当壮丁代赵家人白手套的子弟送死。当然,也会有很多尼堪愚民象当年那些白痴同学一样甘心被利用。中共不抓爷爷我,算捡了便宜,可要是抓了爷爷我,那它恐怕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我肯定还是本性不改,一定是要象当年喝倒彩那样从中捣乱的,我是有人格的,是绝对不会被你们免费利用的。爷爷我平时没枪无法报复,这回,只要中共把枪交我手里,可就由不得我不调转枪口了。反正上战场是死,当炮灰死,轻如鸿毛,不我如乘机杀掉几个高官垫棺材底再死,也重于泰山。

我早就计划好了,上阵前,政委首长是一定要来给我们训话忽悠的。老子就乘其唾沫横飞说得起劲时,从人群中出其不意一枪打过去,掀掉其天灵盖,再冲上前去割下首长血淋淋的首级挂在屁股后面,乘乱逃走,学三国里的蔡瑁张允,“便将操贼之首献于麾下”,作为见面礼,向日军联队长投诚,当一回真正的汉奸。要是无路可逃,老子也要抱起机枪向周围人群乱扫,见人就杀,见弹药库就引爆,能打死多少人就打死多少人,希望以我这疯狂举动唤醒世人,吓死中央,让赵家人白手套们再也不敢忽悠别人了。

就是要用我这颗老鼠屎,坏掉共和国脊梁们的这锅汤!就算见不到高官,连长指导员是肯定能碰到的,我会象毒蛇一样,平时闷声不响,关键时刻,乘其不备把长官打死,震慑军委,动摇军心,逼得赵家人成天疑神疑鬼、杯弓蛇影,总怀疑身边也有我这样的隐藏的阶级敌人、定时炸弹、毒蛇疯子,随时可能遭到暗算,而使中烂海里的那帮龟孙从此陷入巨大的白色恐怖之中,成惊弓之鸟,不战自乱。

要是运气好,我被编入军区的警卫连,那就更有机会了。单等司令部开会,我就抱一挺装了上百发子弹的班用机枪,腰里再挂两梭子弹夹,闯进会议室,嗒嗒嗒嗒嗒嗒嗒嗒……一顿狂扫,打死司令、副司令、军委委员、参谋长、军长、师长好几十位,然后再绑架一位肥头大耳的将领,乘乱逃走。此时,高官都被我击毙,群龙无首,军心全丧,各自逃命,根本不会有人来追究我的责任。美日看中共军队有溃乱的迹象,立即发起攻击,我军土崩瓦解,全学伊拉克军队做了鸟兽散,前线将士见大势已去,又无路可逃,纷纷跪地投降。军委主席听了汇报,在学建文帝自焚前,哀叹道:“悔不该碰那金复新哪!全国就这么一颗老鼠屎,就这么一个天生的反骨,却被你们抓来了。你们怎么办事的?怎么不事先政审,看看他街道办事处的档案呢?”

我还在想,要是抓我去当海军,那就更好了。我若发现双方正处于南海对峙的敏感时期,中共虽然嘴硬,但就怕擦枪走火,我就偷偷溜进控制室。当舰长发现我走了进来,正要呵斥:“金复新,你跑进来做什么?”我并不答话,掏出手枪,啪啪啪啪,将舰长、大副、兵器长击毙,然后反锁房门,学台湾的高嘉骏中士,在控制台上乱按一气,一颗“雄三”导弹就穿云而出,直奔美日航母飞去……要是让我当飞行员那就更方便了,只要知道自己挂了导弹,就向美日发射,让美国以为这是又一次偷袭珍珠港,迫使美国下决心来解放中国,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然后我又回转身,驾机学邓世昌和神风敢死队员撞击中烂海,与盘踞在那里的吃人魔王们同归于尽。

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因萨拉热窝一个年轻人而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也可以这样挑起。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起地球,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结束“民族脊梁”和“爱国人士”的好日子,给世界重新洗洗牌,给民族脊梁们“消点业”,让它们为自己的狂傲和愚蠢付出点代价。后世讲历史,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金复新这个名字的。

有人说,金复新你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做啊?嘿嘿,我怕是没这个机会了,Maybe I’m too old.党国已不会来抓我当壮丁了。我写这些,无非是想给大家一个启示,达到中共最最害怕的“毒害青少年”的目的。希望能有更多象我那样“不愿意做奴隶,不愿意被利用”的有人格、有尊严的有志青年能看到我这篇文章,打开你的脑洞,有机会也如此反戈一击,代我去实现我未能实现的愿望。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中国文学:垃圾堆上的杂草和蛆虫 zt
2015: 抗战胜利七十年 去伪存真新起点 zt
2014: 习三大建树在手,危险论可以休矣!zt
2014: 从"感谢邓小平",看逻辑思维
2013: 杭州气温已达到历史极值 水泥路面温度竟
2013: 兽医x-file性侵两稚女 乱伦泄欲4年 或被
2012: 薄熙来姐姐于书琴:合肥受审女子不是谷
2012: 传瓜瓜已被秘密带回北京协助调查
2011: 毛左大佬李成瑞估算大跃进非正常死亡(饿
2011: 9岁女援交20人疯狂抢标 台湾人道德沦丧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