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抽丝剥茧看恐袭和难民观之争 z
送交者:  2015年11月20日10:02:4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海天

11月13日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在普通大众中激起的反响之强烈,是以前很少见到的。从一开始的震惊愤慨,到探究伊斯兰极端势力横行的根源;从接收穆斯林难民的安全忧虑,到对西方“政治正确”和社会价值观的反思,各种问题层层叠叠交织在一起,却又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因此各方争论非常激烈,连私人微信群中都是众说纷纭,不时针锋相对,论坛博客就更不必说了。

一直很少发言,因为近很忙,只言片语又说不清楚,而且有很多问题,是非并不清晰,所以也一直在琢磨。今天在沐岚的博文跟贴,对近来一些焦点问题谈了点自己的看法。既然写了长长一段,还是收回自己院子里留档吧。

(1)关于自由党新政府的难民接收策略

10.19 联邦大选,自由党赢得多数组阁。假设大选延迟一个月,是今天(11.10)投票,那么根据巴黎恐袭发生后,小特鲁多政府的应对方式和民众反应来看,选举结果可能会很不一样。如果说接收难民的政策本身还仁智各见,在巴黎发生严重恐袭,全球反恐形势严峻,民众焦虑关切的变化面前,小特鲁多坚持年底完成接收25000人毫不松口的态度,则显得相当缺乏决策弹性和局势敏感性,让人怀疑他是否明白必须从秀的感觉中走出来,懂得担负一国首脑之责的艰巨和严肃。小土豆缺乏历练,必须依靠有远见和经验的资深政治家从旁辅佐,有强有力的反对党监督制衡问责。从新政府到国会重开,有一个月的空档,各部新政正滚滚而出,却没有反对党及时质询,这其实是个问题。

(2)关于难民安全审查的可靠性

说到辅佐制衡,自由党内阁里新面孔为主,真正资深的MP不多,恰好有两位分别担任公共安全部和移民难民部的部长。但愿他们的经验和成熟,能够使匆忙甄选接收 25000难民的过程有章有法,减少安全疏漏发生的可能。几天前看报道,以前加拿大难民局长Peter Showler为代表的一些所谓专家,谈到甄选难民并进行安全背景调查的三道程序,把联合国难民署的登记也算在内,感觉轻描淡写,好似小菜一碟,实在令人难以信服。我自己就因此更加担心,比较生气。相比之下,昨天公安部长 Ralph Goodale 会同CSIS和RCMP的头头召开新闻发布会,回答媒体的有关提问,显得更踏实更专业一些,但愿他们能把事情办扎实吧。

我认为接收难民,肯定有一定的风险,里面夹杂有极端分子,日后可能对加拿大民众构成威胁。这个风险水平有多高很难判断,如何看待风险也取决于各人的偏好和心理承受能力,很难说绝对的对错。要达到基本无风险,几乎要做到六西格玛的控制水平,工业界的人士肯定知道这是何种难度。除非把门关上拒收难民,这样可以杜绝ISIS分子趁机混入的可能。但是人们也都知道,在西方国家已经发生的恐袭中,土生土长的恐怖/极端分子占绝大多数。事实上,ISIS的主要策略之一就是franchising的连锁增长模式,所以要减少恐怖威胁,仅靠不接受难民有失片面了。

事实上,不同种族和信仰间的相互容忍和多元共存,正是ISIS所仇视的。他们发动恐袭,特别希望激怒西方,欧美民众对难民的仇视和敌意,也许会让他们正中下怀。

(3)关于ISIS,伊斯兰极端势力和一般穆斯林

接收难民的道义责任和潜在的恐怖威胁,这个问题是个catch 22。人们本着人道平等和多元的价值观想要帮助难民,却有可能进来憎恨并想毁灭这种价值观的极端分子。推而广之,如何看待伊斯兰教与其他文明的矛盾与共存,也体现了类似的悖反和窘境。

这些天里看到很多关于恐怖主义根源,伊斯兰教义与穆斯林信徒的分析或意见。我没有研究过可兰经,无法判断真正的伊斯兰教义是不是鼓励信徒对异教或世俗的排斥乃至杀戮,但是个人感觉,很难接受把所有普通的穆斯林与极端教义和恐怖分子划到同一池子里去。我有上班戴hijab的穆斯林同事,还有一位多年的好友就是穆斯林,这么多年接触了解,她(们)除了虔诚的宗教信仰方面,别的跟我们真没什么不同。世俗化的穆斯林可以是一个开放多元社会中和平的、有贡献的成员,我觉得这个判断还是可以成立的。

退一万步说,如果否定了这个判断,人们又能怎么做呢?地球就是这么小小的一块地方,穆斯林有十几亿,人类再缺乏理性和智慧,也必须学会同生共存,这样就必须尽量融合大多数,着力消灭一小撮最恶最坏的份子。ISIS跟其他的伊斯兰极端组织相比都非常不同,它没有明确的政治目的和利益诉求,而信奉“末日之战”,这使它成为文明世界最危险的威胁,真正的毒瘤,国际社会必须尽快动用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手段,全力除之。如果能把ISIS的大本营先打掉,稳定住叙利亚局势,滚滚难民潮就会自然消退。

那么那些已经来了的难民,和已经在西方社会的伊斯兰信众,又将如何呢?所以说真正的长期难题,还是怎样能使穆斯林与其他文明和平共存。我觉得有两个要点,一是西方社会因素方面的进步,二是伊斯兰教自身的改革,二者相互作用,后者为本。这个题目本身太大了,留待有机会再讨论。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种势力都无法拦阻
2014: 自由骗了谁?z
2013: 伟大的民族造就狼狈的大使(骆家辉将离
2013: “全会”胜利闭幕 —— 中国的天,要亮
2012: 党性高于人性的畜生们大概又可以找到很
2012: 孙政才谈治渝: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一
2011: 菲律宾国内朝野和媒体嘲讽中国为“纸老
2011: 左派棋手司马南做了题为《红歌响则中国
2010: 昆明女子小粱落水,男青年周鑫跳入水中
2010: 有关99炮口稳定的视频(在压小日本)转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