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老红军向守志上将的人前与人后 zt
送交者:  2015年07月16日08:45:4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不在于他怎么说,而是怎么做。落马的贪官比谁都会说,实际上是说一套做一套。开国中将鲍先志的孙子希望祖父当年的部下向守志“能真正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不要让别人说你是一个腐化变质的老红军,更不要让广大老干部和革命后代以你为耻”


    老高按:分析历史事件有不同的侧面,看待历史人物有不同的视角,這本來应该是不言而喻的。要得到正确、全面的认识,不能像中宣部三令五申地“定于一尊”,他公布的就是唯一正确的真相,与其说法不同的一概是“历史虚无主义”;而是要让各种角度的披露都自由呈现,官方的、民间的、亲属的、政敌的……形成所谓“无影灯效应”,都才能尽量减少、尽量避免我们认识的死角。
    眼下就有一例。《解放军报》3月21日开辟了一个“向习主席报告·老红军老八路的心里话”专栏,作为开篇,发表了对南京军区前司令员向守志上将的专访,后来被各家媒体包括网站转载。向守志现年99岁,是开国第一批授勋时的少将。
    现在健在的老红军还颇有一些,为什么开篇首先发表对向守志的专访?以我小人之心,猜度因为他长期在南京军区任职,与曾在福建、浙江和上海任职的习总书记要相对熟识一些,所以先从他开始,比较能让“最高”欣然“点赞”。这篇专访,充斥中共宣传的主旋律自不待言。
    对《解放军报》专访所提供的信息,我因为没有调查,无法判断真伪。但即便全属真实,也是不完整的。昨天我读到一篇题为《鲍成成致向守志一封公开信》,就提供了关于向守志的另外一些信息。两相对照,我们对向守志的认识,就比只看《解放军报》要全面、立体得多。
    鲍成成是“紅三代”(许多“紅三代”取名喜欢重迭,薄瓜瓜,李禾禾……之类,这位也是一例),他的祖父是开国中将鲍先志,曾任南京军区副政委,当年是向守志的顶头上司;他的外公是开国少将何柱成。“文革”中红极一时的电影《闪闪的红星》,故事主要取材于湖北麻城籍的鲍先志和他的儿子鲍声苏(鲍成成的伯伯或叔叔),“潘冬子”的原型就是鲍声苏。我后来查了一下,鲍成成现居南京,在网络上和社交媒体上是位颇为活跃的人物。
    我联想起此前还遇到过一例老红军所得到的官方评价和民间评价尖锐对立之事。2005年,近百岁高龄的开国中将曾思玉(1911~2012)接受官方媒体采访,讲述爬雪山过草地、艰苦卓绝的革命经历,他还出了一本书《我的前一百年》。但正巧那年我回国去医院探访后来蹊跷失踪的“文革”风云人物鲁礼安,他给我看他写给曾思玉的公开信,信中言之凿凿地历数曾思玉在1967年武汉“7·20事件”之后,接任武汉军区司令员、湖北省革委会主任期间,残酷镇压人民(主要是造反派)的史实。曾思玉在1971年林彪事件之后被免职,不过毛泽东保了他,说他不是“林彪死党”是“活党”。曾思玉后来对在湖北镇压造成成千上万家破人亡,轻描淡写地表示了当时判断和处理上有些过重(原话待查)。鲁礼安在信中问他,到了生命的尽头,在给自己评功摆好的同时,难道就没有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这一生的失误,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灾难?
    这里我转载鲍成成致向守志一封公开信,以及《解放军报》对向守志的专访,供读者兼听则明。


致向守志一封公开信
鲍成成

向守志同志:

    提笔之前我一直在考虑如何称呼你。按照常规应该称呼你为向司令或向老,但是你早已经退出领导岗位,没有了司令之职,只是一名普通党员,一个普通公民而已。因此再称呼你为司令已不太合适;而向老则是对年长者的一种尊称,我也不愿意用在你身上。虽说你与我祖父鲍先志同志和外祖父何柱成同志是同时代的老干部,你曾经是我祖父的老部下,按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向爷爷,但这个称谓是带有感情色彩的,我与你之间不具备这样的情份,对于一名普通党员,我也只能称呼你为向守志同志了。
    今年3月21日,媒体发表了一篇关于你的采访报道,看完之后我有些疑问,在此想探讨一下。
    在报道中,你批判周永康、徐才厚抛弃信仰,可悲可耻。文中观点我基本认可,但是,恕我直言,此文给我的感觉是向守志同志表里不一,似乎跟徐才厚这个两面人的特质有些相似,为了探究虚实,不妨深入剖析一下。
    首先,你提到“小节不可纵,大节不可失”,何为小节,何为大节?古人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们先从小节说起。
    共产党人历来都是严以律己,在各个方面严守党的纪律,服从党的领导,在生活上低标准,严格管束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在这一点上,向守志同志似乎并没有做到。
    全军更换新式车牌之后清理超编车辆,之前你家里的三辆车分别是南A01003,南A01001和南A06009,更换之后是NA01003,NA01001和NA01046(现在是NA01131黑色红旗),显然你家里的车辆已经严重超标了。同样是老红军、开国将军,詹大南、张力雄、张玉华、黎光等都能严格遵守规定,一家一辆车,向守志同志究竟特殊在哪里需要三辆车保障你向家的日常生活?
    再者,你向家光警卫员就4个,再加上秘书、司机、炊事员,你家里工作人员的数量赶超军委首长了。同样资历同样级别的老同志全军健在的不是你一个,别人都能按照规定配备车辆和工作人员,在更换新车牌之后主动上交超配车辆,你为何总是特殊?
    按照军委规定,大军区级领导的专车是奥迪,排量为2.8,而你现在乘坐的最新款奥迪A6L是3.0排量,你的豪车已经超过国家领导人的规格了,请问是按照国家相关规定配备的吗?经费从哪里来的?是你自费购买的吗?
    作为军区的老领导,对生活待遇的相关规定应该是非常清楚的,面对这些超标享受的待遇佯作不知,欣然笑纳,尤其是十八大以后,全党全军都在清理,你不但不能起模范带头作用,反而成为落实中央政策的阻力,还享受得心安理得,那你与徐才厚收受贿赂时的来者不拒有什么区别?
    向守志同志作为开国少将,历史功绩不容否定,大节固然是守住了,在晚年也不该放纵小节吧?!

    其次,你提出要听党指挥,坚持信仰不动摇。18大以后,党风和社会风气明显好转,反腐力度空前巨大,各项规定都严格执行。军委提出清理多占住房,你在天竺路15号和廖家巷6号占了两处住房,按规定应当将天竺路15号的住房腾退。
    《解放军报》曾报道两位开国中将的遗孀主动腾退住房,南京军区的遗孀们也都主动腾退了原住房,搬进了根据房改政策购买的新居,其中还不乏九十多岁高龄甚至身患重病的老同志。张力雄、彭勃等老首长搬家时也都是九十多岁的高龄,并没有因为年龄成为多占住房的理由。
    遗孀尚可做到拥护中央政策,主动腾房,向守志同志作为一个老红军、老首长,思想觉悟还不如妇道人家?这就是你向守志同志听党指挥的信仰?
    还有,你提出要保持老党员、老红军本色不动摇,根据我上述列举,哪里还谈得上老红军本色?保持老红军本色的是詹大南、张力雄、黎光等老同志,怎么也轮不到你。
    虽然习主席去年12月视察南京军区时专门问到你的健康状况,并请军区领导转达了对你的问候,这也不应该成为你多吃多占的理由和资本吧?因此,你在指责周永康、徐才厚可悲可耻的同时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呢?
    目前,中央的有些规定在执行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阻力,如清理住房和车辆的问题,向守志同志是否应该挺身而出,起个模范带头作用?假如你这位老红军都是这副德行,其他干部群众又怎么能主动配合呢?作为一个老红军、开国将军应该体现出更高的觉悟,为中央政策的顺利执行扫除障碍。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个上梁就是歪的,下梁怎么正得了呢?
    开国少将甘祖昌的夫人被习主席接见,并被表彰为全国道德模范,对比以下,同样是老同志,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说到徐才厚,我记得《向守志回忆录》里你与徐才厚的合影多显眼,多亲切,那时候怎么没听你说徐才厚可悲可耻?有报道称有些老首长当面斥责徐才厚贪腐,最后与徐不欢而散,我怎么从没听说你向守志同志对徐才厚的任何批评,徐才厚病亡了,你跳出来说他可悲可耻,你不觉得太迟了吗?这样的马后炮还用你说?事后诸葛亮谁都会当。
    另,我一直听说你的大儿子向孝民解决副军就是你舍着老脸找徐才厚要来的,徐才厚死了你再说他可悲可耻是否有落井下石之嫌?这种政治投机也太赤裸裸了吧?
    向守志同志知名度颇高,很多人在我面前提到你的时候都不忘了说一句“那是你爷爷的老部下”。徐才厚是不是可悲可耻已无需多言,我现在倒是因为我爷爷有你这样的部下而感到可悲可耻了!同时,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假如我爷爷外公活到现在,绝不会像你这样贪得无厌,厚颜无耻。
    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不在于他怎么说,而是怎么做。那些落马的贪官比谁都会说,实际上是说一套做一套。因此,我希望向守志同志能真正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不要让别人说你是一个腐化变质的老红军,更不要让广大老干部和革命后代以你为耻。更难听的话我不想多说,给你留点面子。别为了小节失了大节,最后晚节不保。
    我提出的疑问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一定正确,为了辨明是非,我将此信同时呈送南京军区现任首长和中央军委首长,如向守志同志本人有异议,还可以发布到互联网,让广大网民共同讨论。
    最后,再送你一句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有错能改还是好同志。希望你按照你自己所说的标准,做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老党员、老红军。
    鲍成成



八一电影制片厂负责人彭勃将军与鲍成成谈论《闪闪的红星》。


附:《解放军报》2015年3月21日文章
老红军老八路的心里话:“我为我们伟大的党点赞”
——访98岁老红军、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向守志
《解放军报》记者 滕晓东、代烽 特约记者 胡春雷

【《解放军报》开栏的话】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80周年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在中国梦强军梦的引领下,全军和武警部队官兵正以更加开放自信的姿态、更加坚定有力的步伐,奋进在民族复兴和强军兴军的伟大征程上。我们不会忘记,党和人民事业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是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接续奋斗的成果。老红军老八路为党领导的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是党、国家、军队的宝贵财富。
    “枥上骅骝嘶鼓角,门前老将识风云。”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励精图治、奋发有为,引领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清晰呈现,党和国家、军队建设新风扑面,成就斐然。作为共和国的功臣,老红军老八路高度关注国家和军队建设改革,充分肯定在党中央领导下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取得的新成就,对强军兴军新局面新气象感到欢欣鼓舞。从今天起,本报推出“向习主席报告·老红军老八路的心里话”专栏,寻访他们的故事,采撷他们的心声,传承他们的精神,敬请关注。


向守志近影(《解放军报》特约记者胡春雷摄)

    人物小传:向守志,1917年出生,1934年参加工农红军,1935年入团,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三过雪山草地,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战争,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纵横沙场,南北征战,创造了许多经典战例。历任团长、旅长、师长、军参谋长、第十五军军长、炮兵技术学院院长、炮兵副司令员、第二炮兵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等职,是十二届中央委员、十三届中顾委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东风随春归,发我枝上花。”早春江南,腊梅吐芳。在南京军区老干部活动中心,我们见到了精神矍铄的老红军、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向守志。
    去年12月,习主席在视察南京军区时,专门问到向守志的健康情况,并通过军区领导转达对向老的关心和问候。这让向老至今难抑激动之情。
    “习主席高度重视老干部工作,非常关心老同志,我由衷地感动和感谢。”采访伊始,向守志的一番话简短质朴,饱含真情。
    虽然已是98岁高龄,但向守志依然思维敏捷,关心时事。从习主席发表的2015年新年贺词,到今年春节团拜会上的重要讲话,他都印象深刻。当提及热词“点赞”时,向老高兴地向我们吐露心声:“习主席在新年贺词中深情地说,‘我要为我们伟大的人民点赞’,我深受感染,也想说句心里话——我为我们伟大的党点赞!”
    向守志历尽坎坷,九死一生,始终听党话跟党走。他原名“守芝”,因为立志我军的导弹事业,因而改名“守志”。从战争年代一路走来,向守志有一个深切的感受:“我们对党的态度,是建立在对共产主义事业的信仰上的。你认为这个党伟大,它的事业一定能够胜利和兴旺,你才会坚持不懈地为之奋斗。”
    为党点赞,老将军直抒胸臆:党带领人民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不断开创新的纪元。他兴奋地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勇担重任,接力奋斗,大气魄治党治国治军,大手笔运筹国内国际大局,推动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各领域出现崭新局面……
    在向守志铿锵的言语中,记者仿佛看到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下,一曲曲宏伟的“改革乐章”奏响新篇,一阵阵怡人的“清新之风”横扫积弊,一幅幅亮丽的“民生画卷”徐徐展开,一串串精彩的“外交舞步”闪亮登场。
    为党点赞,因为“我们党自身越来越充满自信和力量!”向守志感言,不仅为今天的成就,还为党敢于直面问题、纠正错误,勇于从严治党、重拳反腐,善于自我净化、自我革新。谈到如今人民高度点赞的“打虎拍蝇”,他也从内心为党正风肃纪的勇气和成效点赞。
    “小节不可纵,大节不能失。”向守志说,“周永康、徐才厚等人抛弃信仰,背叛党旗下的誓言,走到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可耻可悲。”他结合学习革命先烈渣滓洞内所著“狱中八条”,时常告诫身边人要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为党点赞,就要坚定听党指挥信仰不动摇。“时隔85年,习主席亲自决策在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强调政治工作对强军兴军的生命线作用。其中重要一条,就是著力抓好铸牢军魂工作。”向守志说,我军以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和能打大仗、善打硬仗、敢打恶仗闻名于世,创造了无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争奇迹,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牢牢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战争年代,我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国内到国外,和国民党部队打过,和日本鬼子打过,和美国侵略者打过。打过那么多仗,我感受最深刻的是抗美援朝。”熟悉向守志的人都知道,老将军常讲志愿军为什么能以弱胜强,一句话,就是志愿军虽然钢少但是气多。在向老看来,这股“气”是战斗精神,更是理想、信仰,体现了我军听党指挥的钢铁意志。
    “我任志愿军44师师长时,配属我师作战的87团涌现了一个伟大的英雄——邱少云。他英勇献身的壮举,牢牢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向守志深有感触地说,“军队是一个战斗队,肩负著能打仗、打胜仗的神圣使命,必须深扎信仰之根,铸牢信仰之魂。过去、现在和将来打胜仗,都离不开有军魂、有信仰、有意志。”
    为党点赞,就要保持老党员、老红军本色不动摇。“书犹药也,善读之可医愚。我之所以思维比较敏捷,记忆力尚好,与我常年不懈学习有关。掌握知识、获取信息,已成为我的生活常态,不可或缺。”这是向守志今年写给党小组思想汇报中的一句话。作为一名老党员,向老始终保持本色不变,除了坚持读书看报、收看《新闻联播》、浏览网上新闻,还第一时间学习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积极向党组织建言献策,每年都以普通党员的身份撰写思想汇报。
    黄花晚节香愈劲,老圃秋容景亦奇。向守志身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老将军离休后虽不再肩负带兵打仗使命,但始终怀著大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到青少年中间讲述革命传统,传承红色基因;参与书画作品义卖,资助困难群众……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是向守志经常告诫后人的一句话。展望军队未来,他意气风发:“作为军人,就要大力弘扬我党我军优良传统,践行强军目标,争做新一代革命军人,确保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一声令下,上得去、打得赢!”
    “国家兴旺,人民安康”,这是向守志新年刚刚书写的一幅字。憧憬中国前景,他感慨万千:“我快100岁了,和大家一样,对党领导人民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信心满怀,充满期待!”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981撤退,真操蛋啊 z
2014: 凭啥美国一勒令 我们就必须走人 z
2013: 过半人不识正体字即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
2013: 胡耀邦之女李恒(满妹)陷入葛兰素史克在
2012: 坐等隔壁某ID被踢
2012: 我答温总理的“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师?
2011: 邓小平晚年的两大败笔(邓自己说一生能
2011: zt: 毛泽东与波尔布特
2010: 我说了一句成吉思汗是侵略者就跟我辨,
2010: 传奇伟人周恩来的一生与瞬间:从少年到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