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全能神教】经历逼迫苦 跟随神更坚
送交者: xiaolei 2014月10月19日14:45:5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福音電影 《鐵證——「三位一體」探秘》預告片 sanny yang 于 2014-10-13 19:54:37

   我叫李冬梅,今年50岁。1997年,我因家里不平安信了耶稣,不久我和孩子的病都奇迹般的好了。为还报主的大爱,我四处传福音见证主的奇妙 作为,不久便成了一名家庭教会的执事,每天奔忙于弟兄姊妹中间作工讲道,热心为主花费。可慢慢地,教会的光景一天不如一天,带领没道可讲,执事之间拉帮结 伙、争名夺利,弟兄姊妹信心冷淡。1999年,上层带领开始讲定罪、防备“东方闪电”的道,并再三咛嘱所有信徒一律不许接触外教派,严防“东方闪电”,只 要有人说“全能神”、“主耶稣回来了”或是“神作了新工作”,就必须马上撵出去,怎么打、骂都可以,要不就报“110”,还说这是护卫群羊、捍卫真道的 “善行义举”。作为一名执事,我自然也积极响应,心想:我可要圈好篱笆管好羊,为主尽忠。谁知,越是封锁,教会越荒凉,带领只知道催着我作工作,她自己却 忙着做生意,执事之间勾心斗角愈演愈烈,不少弟兄姊妹软弱、退去,来聚会的人也只是聊天、拉家常,传福音更是难上加难。面对教会的荒凉景象,我心急如焚却 又不知所措,多少次痛哭流泪地向主诉说:“主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主啊!你快回来吧!”

   就在我迷茫困苦之际,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2002年9月,因着神的奇妙安排,我在外地作工时遇到了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看到他们个个端庄正派, 为人谦和、有爱心,讲的道也非常新鲜、实际,我特别佩服、羡慕,不知不觉就和他们一起交通了几天。通过查考圣经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神作工的原则, 知道了三步作工才是神拯救人的完整的经营计划,如今神已经结束了恩典时代,开辟了国度时代的工作,教会荒凉就是因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没有圣灵作工的缘 故,正应验了圣经预言:“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摩8:11)此时,我才 幡然醒悟,原来自己一直抵挡定罪的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那一刻我流下了懊悔的眼泪,痛恨自己瞎眼无知,听信谣言做了太多抵挡神的恶事,痛悔之余又感到 万分荣幸:能在有生之年遇见重归的救主,这是多么有福的事啊!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迫不及待地和传福音的姊妹赶回家,要把这一大好消息告诉原派别的弟兄 姊妹,让大家都能跟上神的脚踪,享受到神生命活水的浇灌,不承想迎来的却是上层带领、同工的定罪、毁谤、逼迫、恐吓……

   到家后,上层执事刘某某(男,50多岁,身材瘦小)得知我信了全能神,急匆匆地找到我质问:“听说你让‘东方闪电’的人给迷惑了?上层带领不是说了 吗?不要接待陌生人,更不要听陌生人的话,这都是为了保护咱们,你怎么全忘了?”我心平气和地说:“弟兄,我认为带领的安排不合乎神的要求,因为经上说 ‘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希13:2)而且主耶稣的福音就是从国外传过来的,如果咱们不接待陌生人怎么 能听到福音,得到主的恩典呢?神不是全人类的神吗?”刘某某一听就火冒三丈,指着我的鼻子叫道:“信神就得听带领的,听带领的就是听神的。不信你就等着遭 神咒诅吧!”此时,我只有默默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坚持真理,持守正义。然后又耐心地对他说:“弟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圣经十条诫命上说当敬拜 上帝,不可拜偶像。主耶稣也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神要求我们顺服神、敬拜神,不能拜偶像、跟从人。”刘某某气得满脸通红,无言以对,停顿片 刻,语气又“温柔”下来:“你想想咱从神得了多少恩典呀?咱可不能信别的教,昧着良心背叛神哪!”我反驳道:“全能神就是再来的主耶稣,虽然名字不同,但 实质却是一位神,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在恩典时代主耶稣的救赎工作基础上作的一步更新更拔高的工作,你听听神的话就会明白的,我们若是弃绝了末后的基督全能 神,那才是背叛神呢……”不等我说完,刘某某就气急败坏地吼道:“闭嘴!你中毒太深了,真是不可救药!警告你别到处乱跑,否则后果自负!”说完就气呼呼地 离开了。看着他远去的背景,我心想:你们今天这样对待我,都是因为你们不明白,以后我慢慢会跟你们解释清楚的。谁知,随后上层带领就宣布把我开除出教会: “李冬梅已经被‘东方闪电’迷惑了,谁也不准接待她,她要是敢来拉羊就拿棍子把她打出去。”还让弟兄姊妹都祷告咒诅我,不许跟我来往。在他们的教唆下,原 派别的弟兄姊妹都躲着我走,见了面也都向我投来仇恨、鄙视的目光,理都不理我,我又难受又着急:你们怎么不听我解释解释呢?主耶稣真的回来了,而且要在末 世作赏善罚恶结束时代的工作!如果跟不上神的新工作都会被淘汰的呀!于是,我鼓足勇气带着传福音的刘姊妹去了几个以往关系很好的姊妹家,可当我去了之后, 有的不容我说句话就把我们往外撵,还嚷着:“没良心的东西,赶紧给我走!”有的干脆不开门,有的虽说把我们让进门,可一听明白我的来意就赶紧找借口把我们 推出去。面对一次次无情的拒绝,我消极了,不愿再给他们传福音了。聚会时,姊妹得知了我的情形,就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这苦难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划过之日 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监牢里不得释放,何时不再哀哭?这些从未有过安息的脆弱的灵竟这样惨遭不幸,无情的绳索、凝固了的历史早将其封锁在其中,哀哭之声谁曾耳 闻?愁苦之态谁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忧伤着急,怎忍看着亲手造的无辜的人类遭受这样的折磨呢?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虽然今天幸存下 来,但谁知人类早已经历了恶者的毒害。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还报那爱人 如爱自己骨肉的神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话语让我感动,更使我蒙羞。想想自己活在抵挡神的黑暗中无路可走的惨状,真像被囚禁在黑暗的监牢里一 样痛苦绝望,如果不是神差派弟兄姊妹耐心地给我交通真理,我怎么可能摆脱宗派带领的捆绑控制,得着神的拯救呢?如今我享受了神这么大的爱却不愿体贴神的心 意,遇到点挫折就要退缩,不是太自私了吗?神的爱软化了我刚硬的心,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和姊妹好好配合,把原派别里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都带到神面前,再难 也不放弃!

   11月的一个上午,我带着刘姊妹去给原派别的执事王某(女,30来岁)传福音。王某是我的上层带领,平时对我很照顾。我从心里认为她是一个真心信 神、关心信徒的好带领,所以一听到神的末世福音,我就想赶快告诉她。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来找过她几次,她都不给我开门,我心里很失落。这次我们敲了好长 时间的门,门终于开了,只见王某板着脸说:“进来吧!”我心想:太好了!终于让我们进门了,可要好好跟她谈谈神的新工作,把这个主的“好仆人”带回神的 家。然而,还没等我们说话,她就随手拿起扫把朝着姊妹身上乱打起来,并恶狠狠地说:“让你们到处迷惑人,让你们来拉我的羊……”一直追着姊妹打到二楼(她 家住三楼),我赶紧上前护着姊妹先跑了,姊妹刚跑掉,王某的丈夫黄某(同工,30多岁,中等身材,偏胖)就带着两个打手(他家开饭,养着打手)气势汹汹地 赶了回来。这时,我才知道王某之所以让我们进门,是因为她提前给丈夫打了电话,想把我们控制起来打传福音的姊妹,刚才姊妹逃出楼门口时就碰上了黄某,因着 黄某不认识刘姊妹才擦肩而过,想想真是后怕。多亏神保守了姊妹逃过了一劫!回家后,我又困惑又难过:王某平时那么有爱心,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就大打出手呢? 我心中的疑团还没解开,接着又发生了一件更加令我意想不到的事……

   那天晚上,我和刚满十岁的儿子在家,突然听见大铁门“哐当”一声被猛地踹开了,同工黄某带着两个满脸杀气的年轻人(黑社会的人)闯进屋里,瞪着我恶 狠狠地吼道:“你好大的胆子!自己信‘东方闪电’不算,还到处拉我们的羊,我看你是不想过了,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家‘拾掇拾掇’?”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 得惊慌失措,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紧紧抱着瑟瑟发抖的儿子,心里不住地呼求神。黄某在屋里四处打量,边看边骂:“他妈的穷鬼,连个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说着又转过身咬牙切齿地威胁道:“我警告你,以后小心点,要是再敢到我的地盘来拉羊,别怪我不客气!”然后就摔门而去。这时,我才回过神来,眼泪 “唰”的流了下来。这就是平日里我仰望崇拜的 “好带领”“好同工”吗?为了阻止我去给信徒传福音,竟然带着黑社会的人一再围堵、威胁我们?如果不是神保守,今天我的家就被砸烂了。这时,我不禁想起主 耶稣斥责法利赛人的话:“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 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若不是亲身经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看上去“爱主、爱信徒”的“好仆 人”竟然是一伙假冒为善的恶魔、泼妇?我不由得回想起信神以来的一幕幕:以往教会荒凉的时候,王某和黄某这些上层带领、同工整天忙于做生意、赚钱享受肉 体,聚同工会时,他们从来不讲如何认识神、敬拜神的道,也不在乎弟兄姊妹的消极、软弱,只是关心教会的人数和每月的奉献款有多少。如今神来了,要把神的选 民带回神的家中,他们却打着“保护群羊”的旗号,千方百计搅扰人接受真道,为了把神的“羊”霸为己有,还雇用黑社会的人来砸家,威胁、阻止我传神的末世福 音。在事实和真理面前,我终于看清这些宗派带领根本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他们完全是在利用神维护自己的地位和利益,正是与神为敌的撒但邪恶势力。看清他们抵 挡神的真面目,我愿从心里弃绝他们,并立下心志好好与神配合,让那些受恶仆迷惑的人早日脱离撒但的掌控,得到神的带领。然而,一想到黄某狰狞的面目以及对 我的威胁,我心里又有些害怕:这些恶人根本没有人性,如果他们发现我还在传福音,又来找我麻烦怎么办?这个家哪经得起他们这么折腾啊!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 过呀!我越想越害怕,跪倒在神前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心里特别痛苦,我愿意在在这个环境中站住见证满足你,可我身量太小实在胜不过去,求你帮助我!” 呼求中,我想到了神的话:“现在基督的超脱生命已经显现,没有你可惧怕的,撒但就在我们脚下,它们的时候不会太长了。……无论怎样都要忠心于我,勇往直 前,我就是你的坚固磐石,依靠我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话语给我注入了无穷的力量,让我刚强壮胆,是啊!有神做我的坚强后盾,我还有什么可怕 的?没有神的许可,这些宗教带领再凶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撒但想利用恶人的威逼让我放弃传福音,拦阻神的工作,神却借此环境成全我的信心和忠心,我一定要 为神站住见证。就这样,在神话语的激励下,我又重新站立起来。黄某等宗教带领见诡计没得逞,就经常打骚扰电话来骂我、恐吓我,还专门派人跟踪我。但神加给 我信心和力量,使我不受辖制,继续尽本分、传福音,看到弟兄姊妹接受神的作工后享受到圣灵作工的祝福与快乐,我心里特别高兴。

   宗教带领见恐吓我不起作用,又把矛头转向传福音的刘姊妹和赵姊妹,扬言见到两个姊妹就打。一天中午,姊妹们急匆匆地找到我说:“我们去牧养新人杨姊 妹的时候,正碰上你们原派别的几个同工,他们一看我们在聚会,特别生气,上来就打了我们几个耳光,又抢走传福音用的录音机狠狠地砸在地上,把录音机也摔坏 了,还恐吓杨姊妹,不许她再接待我们,然后就把我俩撵出来了。杨姊妹刚接受神的这步新工作,还不明白多少真理,不知会不会被她们的谣言迷惑搅扰?我们一起 去看看她吧?”我一听,心里也很着急,便和两个姊妹一起赶往杨姊妹家。我们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原派别的三个同工正你一言我一语地作假见证吓唬杨姊妹。看我 们来了,三个人立刻站起来怒视着我们,一言不发。同工孙某(女,38岁,身高1.60米,长相凶恶)忽然对杨姊妹说:“我还有点别的事想问问你,咱们去外 边说吧。”说着便挽起姊妹的胳膊把她拉到屋外。她们出去后,同工狄某(女,37岁,身高1.60米,白皮肤)便瞪大了眼珠子,上前指着刘姊妹的鼻子训斥 道:“你们为什么要来偷我们的羊?”刘姊妹平心静气地说:“姊妹,我们都是信神的,都是神的羊,只有神才是我们的好牧人,现在神已经回来了,神要亲自牧养 他的羊……”不等刘姊妹说完,狄某和同工苏某(女、38岁、1.60米、黑脸)互相对视了一下便同时动手:苏某顺手拿起床上的竹扫帚,狠狠抽打刘姊妹的 脸,刘姊妹的眼睛下边顿时就被打出了血,这边狄某抄起一把椅子用力朝赵姊妹的腰上砸过去,赵姊妹痛得惨叫了一声,边躲闪边问:“你们为什么不听我们说完话 就动手打人呢?”苏某轻蔑地说:“你们不配跟我说话。”我看着眼前这混乱的场面,边祷告神边上前阻止两个宗派带领:“咱们还是信神的人吗?你们这样做不符 合主的教导。”狄某狠狠瞪我一眼骂道:“一边去!不要脸的叛徒!再叫连你一块打!”说着又抡起椅子追打赵姊妹。情急之下,我想到了家主杨姊妹,赶紧跑出去 把她喊进来,杨姊妹一看屋里的阵势生气地斥责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有事说事,怎么还打人呢?主耶稣不是告诉咱们要爱人如己、爱仇敌吗?更何况咱们还都是 弟兄姊妹啊!”孙某穷凶极恶地嚷道:“她们信全能神的都是魔鬼!就该打!报‘110’抓走她们!”说完便跑去抓起电话就打,电话还没接通,就被离她最近的 刘姊妹夺了下来。此时,附近的邻居闻声赶来也纷纷指责她们,三个恶人这才停手,孙某指着我们叫嚣:“今天便宜你们了,下次就要你们小命!告诉你们,苏姊妹 的丈夫可是黑社会的,你们要是再敢来偷羊,就让他捅死你们再扔进河里喂鱼!走!”说完就招呼苏某和狄某扬长而去。这时,我急忙去看两个姊妹,只见她们头发 凌乱、衣衫不整,尤其是刘姊妹脸肿得老高,眼睛下面还在流血,我心疼得想掉泪,可两个姊妹不顾及自己的伤痛,而是赶紧给杨姊妹交通,并关切地问:“姊妹, 今天发生这事你是怎么想的?”杨姊妹含着眼泪说:“从今天这事上我看到了神的爱,看到了神作工的艰辛,如果不是真神作工,人哪有这么大的爱心啊?她们越这 样毒打你们,我越认清她们不是信神的人。从今以后,我要好好跟随全能神,我也要传福音……”听了姊妹的话,我们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一起唱起经历诗歌《谁体 贴神心》:“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残极,神作工艰辛,受尽了屈辱。人败坏太深,已成敌势力,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信神不认神,重钉神十架,穷凶极恶相, 更甚于当年。信神人虽多,认识神无几,走遍大陆地,见证神不易。见证神给人,反遭来祸患,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眼中噙泪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艰难, 声泪伴血迹。……神心多忧伤,谁体贴神心,动如此大工,无人理解神,无人理解神。”我边唱边流泪,感到神拯救人太艰辛、太不易了,此时我才明白了神对宗教 界邪恶势力的憎恨和对人类真挚的爱与牵挂,更激发了还报神爱的决心。

   在神的带领与祝福下,仅两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原派别中就有50多名信徒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期间,宗派的带领、同工们从未停止散布谣言、搅扰新人 和迫害传福音的弟兄姊妹,使尽卑鄙伎俩,但神加给我们智慧和胆量与他们周旋,他们在这边搅扰,我们就给新人交通真理、讲分辨,新人借着他们的表现长了见 识,看清了他们的丑陋嘴脸与险恶用心,对善与恶、正义与邪恶实际地有了分辨,更加定真了真道,都激动地说:“全能神的作工真是太实际了,借着他们的搅扰, 让我们看到以往所崇拜的这些带领、同工原来都是假冒伪善、吞吃人灵魂的魔鬼!若不是神及时的拯救,我们就被他们给坑了,真是感谢神!”此时,我不禁对神的 全能、智慧发出由衷的赞美!撒但想借着恶仆的疯狂逼迫、搅扰拦阻人接受真道,神却借此让新人长了见识、长了分辨,真是看到神掌管万有、主宰一切,撒但永远 败亡,神永远得胜!通过经历这次正邪较量,我对神的信心更大了,当本地的福音扩展开后,我又和弟兄姊妹一起去外地继续传福音。

   在之后的几年中,我去过河北省多个县市传福音,多次遭到宗教界的逼迫、打骂、羞辱、迫害,使我更深地体会到神对败坏人类的爱与拯救,也越发看清宗教界与神为敌的实质真相,其中2004年12月的那次遭遇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时我们在沧州某村传福音,一个天主教的会长林弟兄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他们的神父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立马找到林弟兄,对他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又造谣毁谤全能神,定罪神的末世作工,迷惑、教唆林弟兄的家人(也都是天主教的信徒)监视他,驱赶、迫害传福音的人。在神父的煽动下,林弟兄的家人对传末 世福音的人视若仇敌。一个雪后的晚上,我和姊妹正在林弟兄家聚会,突然他的哥哥大林(60来岁,中等个,偏瘦)、儿子林某(30来岁,1.8米左右)和儿 媳张某(30来岁,偏胖,1.5米左右)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大林看到我和姊妹,立刻奸笑着说:“还真让神父说对了,你俩果然又来了,这回甭想走了。”我 心里一阵恐慌,不住地祷告神,求神加给我们信心和力量,带领我们脱离凶恶。只见张某挥着一根一米左右的擀面杖气冲冲地喊道:“真不要脸!竟敢到这里来迷惑 人,我看你是不要命了!”边说边拿擀面杖狠戳姊妹的腹部,姊妹被戳得连连后退,紧接着,林某冲上来薅住姊妹的长发,把姊妹的头用力往墙上撞,连撞四五下之 后,又用长手电筒朝姊妹的头上猛打,姊妹用手护着头,被打得左躲右闪。我赶忙上前护住姊妹,对林某说:“弟兄,你不能这样。咱们都是信神的,有什么问题咱 们坐下来好好交通一下!”听到这话,林某不但没有停手,反倒又向我扑来,伸手就要抓我的头,我急忙扭头躲避,羽绒服的帽子被他一把抓住,他用力一扯,硬是 把帽子撕下来一大半,里面的羽绒散落在地上。大林也扑过来和林某一起猛踹我和姊妹的小腿迎面骨,边踢边骂:“让你们来拉羊,迷惑人的东西!”我俩被踢得剧 痛难忍,拼命躲闪。林弟兄见状生气地制止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咱都是奉教的,应该有爱心,你们这样还有点人味吗?”大林恼怒地叫嚷道:“我们对信全能 神的人只有恨没有爱!敢来拉我们的人,把她们弄派出所去!”趁着大林和林弟兄纠缠的空当,我示意姊妹瞅准时机赶紧跑,我一口气跑到村边一个柴禾垛跟前,在 那儿等着姊妹。不一会儿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一看正是姊妹,便上前拉住她,俩人一起藏在柴禾垛里。紧跟着林某他们也追上来了,拿手电到处乱照,嘴里 还恨恨地念叨着:“快找找她们上哪儿去了?非逮住她们不可!”此时他们距柴禾垛还不到四米远,我俩屏住呼吸,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似的,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 为我们开辟出路。过了几分钟,他们见找不着人,就奔另一个方向追去了。我们又等了一会儿,见他们确实走远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感谢神为我们开辟了出路。 想想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若不是神的看顾保守,我们哪能这么轻易地逃脱魔爪呢?我看了看手表,已是夜间11点半了,离接待家还有四、五十里的路程,我俩只 能踩着半尺深的积雪,一瘸一拐地往回走。我浑身疼痛难忍,两腿酸软无力,不一会儿就走不动了,可一停下来又冷得受不了,冻得浑身发抖,看着我和姊妹的狼狈 相,我心里特别委屈、痛苦,觉得传福音太苦、太难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越想越难受,委屈的眼泪围着眼圈直转,只有不停地祷告神,求神加给我信心、力 量,让我有心志继续与神配合。此时,神的话开启了我:“天上的神来在一个最污秽的淫乱之地,从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无闻地受着人的摧残,受着人的 欺压,但他从不反抗人的无理的要求,从不对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从不对人有无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劳任怨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谁能明白神的一颗慈母般 的心?谁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神的火热的心、殷切的期望换来的竟是一颗颗冰冷的心,换来的是一双双冷酷无情的眼睛,换来的是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教训,一次又 一次的辱骂,换来的是冷嘲热讽、挖苦、贬低,换来的是人的嗤笑,换来的是人的践踏、人的弃绝,换来的是人的误解、埋怨、远离、躲避,换来的全是欺骗,换来 的全是打击,换来的全是苦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揣摩着神的话,我被神的爱深深地感动了。神那么尊贵、圣洁,为了拯救败坏的人类,忍辱含冤来地 上,忍受着人的逼迫、摧残和欺压,默默无闻地作工在人中间,为人付出全部的心血代价。神是至高无上的造物主,他的忍耐不是无可奈何地忍受,也不是懦弱地忍 气吞声,而是神无私的实质的流露。想想我自己刚受了一点苦,就消极退后发怨言,真是太自私了。我今天能体尝神作工的艰辛,与基督同受苦,是神的恩待,实在 是非常荣幸的事。想到这些我心里特别受感动,身上又有了力量。我把得着的开启光照告诉姊妹,在神的带领下,我们共同唱起经历诗歌《神之爱》:“在世上,人 海茫茫,有谁知道神在人间成为人,无人理睬,无人问津,孤苦伶仃多么凄凉,多么悲伤。神啊神啊!你为了谁呀,我们为什么总伤你心,人类呀为什么总是抵挡 你,世人哪为什么总是诽谤你,神啊神啊!我愿爱你,虽然我没有满足你,但无论什么环境之下,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就这样在神爱的激励下,我们拖着伤痕累累 的身体,走了七个小时,终于回到了接待家。

   到家后,姊妹告诉我,在我逃脱后,林某三人把她围在中间一阵撕扯踢打,又把她摁倒在地狠狠地拽下来一大把头发,还用钢叉打她、狠踢她的腿,是林弟兄 拼命拉扯他们三人,姊妹这才有机会脱身。因着遭受毒打,我的小腿一碰就疼,至今都不能走远路,姊妹浑身青紫,头上被打出好几个大包,里面都是积水,我们整 整躺了两天才缓过来。因想到林弟兄刚接受神的作工,我们担心他经不住撒但围攻而软弱跌倒。于是,两天后我和姊妹又去找林弟兄交通。出人意料的是,他不但没 有跌倒,反而坚定地对我们说:“放心吧!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以往我受神父散布的那些谣言的迷惑,老是摇摆不定。借着这件事,我才分清善恶,看清了事实真 相,定真了神的新工作。我这回铁了心跟随全能神了,而且我还要跟你们一起传福音……”听了弟兄的话,我俩高兴得眼泪夺眶而出,真是看到一切都在神手中,神 的羊听神的声音。

   回顾这十二年的风雨福音路,虽然在这条坎坷的福音路上,我有过流泪、软弱、跌倒,也受了许多痛苦,但我却看清了宗教界抵挡神、与神为敌的实质真相, 他们与两千年前的法利赛人抵挡耶稣同出一辙,当初犹太教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因着跟随主耶稣的人迅速增多,使他们的地位和利益受到了威胁,便把主耶稣 视为眼中钉,想方设法定罪主耶稣,把主耶稣残忍地钉死在十字架上,又大肆抓捕耶稣的门徒,不许他们传讲主的福音;如今的宗派首领同样打着“捍卫真道”、 “为主保护群羊”的旗号迷惑信徒,把重归的救主——全能神视为仇敌,施尽手段定罪、亵渎、毁谤全能神,唆使信徒毒打、残害传福音的人。但无论他们怎么抵挡 神的作工,逼迫、残害传国度福音的弟兄姊妹,都不能拦阻国度福音的扩展。在经历一次次的正邪较量中,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看到任何势力都拦阻 不了神旨意的通行,因神是全能的,神定意要作成的必会成为事实,神定意要得着的人必会得着。借着传福音我得的实在太多了,我愿继续努力,为神的国度福音扩 展,献上自己的身心!

   片尾曲:神话诗歌《神已带着荣耀显现在世界的东方》

   在全宇上下神在作着神的工作,在东方犹如霹雳的巨声不断发出,震动了各邦各派各邦各派,是神的发声将人都带到了今天,神是让人都因神的发声而被征 服,全都倾倒在此流中,都归服在神的面前,因神早已将荣耀从全地之上收回,在东方重新发出重新发出。谁不盼望看见神的荣耀?谁不巴望神归来?谁不渴慕神的 再现?谁不思念神的神的可爱?谁能不就光而来?谁能不看见迦南的丰富?谁不盼望“救赎主”的重归?谁不仰慕大有能力者?

   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

 

河北省 李冬梅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人民日报新大楼外形不雅 引行人嘲笑(高
2013: 浮萍命运:东南亚国家的华人为什么“有
2012: “嘭”,钻机钻穿地铁隧道。
2012: 猛文:“甲申年”的两个条件已见成熟
2011: 美国女游客西湖救人,身手利落帅得像女
2011: 中国从上到下已经变成干柴——玩火者必
2010: U.S. Code collection
2010: 噫,这回麻烦大了,是TG内部高级干部出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Wfor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