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文革大串联 四
送交者: 一枪中的 2020月09月10日11:08:3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文革大串联 三 一枪中的 于 2020-09-10 11:07:38

坐了将近“三天三夜”的火车,旅途劳顿、人困马乏,再加上招待所舒服的床位,第二天午饭时分,我们几个才陆续醒来。毫无疑问,跟我同房间的单平又梦见了毛主席,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王四眼儿,我又梦见毛主席了,他老人家对我们的串联闹革命寄予了很大希望。”说着还揉了揉眼睛。王四眼儿是我的外号儿,别看我是司令,这个外号儿可不怎么样。我当然是照旧嘲弄了他一番。

午饭在招待所食堂吃。女招待对我们说:“昨天晚上的茶水加包子就算了,算是招待红卫兵小将。往后吃饭,办法有两种,一是买早、中、午饭票儿,早饭一毛,午饭三毛、晚饭两毛钱,适于“常住”的客人;另一种是临时短期客人,可以买一定量的“菜票”、“米饭票”、“粗粮票”、“面票”,吃饭时吃多少用多少,剩余的,退房时还可以退钱。我们选择后一种,闹革命其能长住招待所?后勤部长张玉龙负责,吃饭问题他管。

吃过饭后,在我的房间里开了一个预备会议,决定下一步的去向、如何开展工作。多数人同意外联部长刘玉良的意见,先去“广州XX中学的红革总部”,那是事先联系好的。只有单平,闹着要去“广州红造”,说那才是真正的“造反派”,红革大部分是“干部子女”,像北京的“老兵”一样,因为造反反到了自己的老子,开始趋于“保皇”。按说,单平说得也有道理,最后我总结说:“咱们刚到,各方面情况都不熟悉,先找个地方落脚,总不能总住在“车站招待所”。具体情况,了解一下再说,而“XX中学红革”附合这个条件。咱们先找个地方儿、找个窝,有吃有住才好干革命。如果情况不对,随时抬脚走人。”并引用了几段毛主席语录:“我们不能下车伊始就哇哩哇啦,信口开河……要做深入细致的调查,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尝一尝……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是我党的优良传统……”说得大家心服口服。张玉龙还做了个“会议记录”,事后根据我的发言,写了一张“革命传单”,后来在广州引起了轩然大波,使我们几个一下子成为了当时、当地的“革命中心”!这是后话,现在只是伏笔。

单平也同意了,不过加了一句:“我这是少数服从多数,我保留个人意见。……”我心说:你小子一共带了5块钱,不服从也得行啊!

之后,我们查了一下女招待给的广州市内交通图,到“XX中学”要坐十几站公交车。刘玉良特地向招待员接用了一下招待所的对外电话,拨通了“XX中学红革”的电话。没想到,因为这一通电话,事情的发展,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和预期。原来,对方接电话的正是“广州红革总部”的总司令!听说我们到来,格外激动,知道了我们的居住地,下命令似的吩咐,让我们不要动,他派专车来接我们。哈!这一下真的是一步登天!我们几个都很高兴,连单平也感觉良好。张玉龙迅速到食堂结账,退了所有多余的饭票,我们“全无敌”战斗队”鸟枪换炮啦!

接我们的是一辆小面包车,满员十三个人的那种,白色、八成新。

到了学校门口,大大出于我们意外,学校看起来比一般普通中学要整洁、漂亮、排场。学校靠近郊区,地方儿也大,大操场、大片草地,五颜六色的鲜花丛在道路两旁排列有致、线条清晰。教学楼也不小,六层,白墙红顶,煞是美观。最出乎意外的不是这些,是什么呢?原来,从校门口向外延长好几十米,到校内延伸至教学楼的路旁,站满了手举鲜花、彩旗的学生,高呼口号:“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北京红卫兵革命小将!”,“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等等,类似的标语牌子也有很多,甚至与还夹杂着时断时续的鼓号音乐声。

在一片欢呼声中“红革造反司令”等“领导干部”列队出迎。……和我们激动、热烈的握手,寒暄问好之后,在许多漂亮“女红卫兵”的簇拥下,穿过“夹道欢迎”的人墙,走向位于教学楼的“红革总部”。那些个女红卫兵个个英姿勃发、春风荡漾,身穿军装,腰扎皮带,不由得让人想到:

“飒爽英姿五尺枪,

曙光初照演兵场,

中华儿女多奇志,

不爱红妆爱武装。”

总之我们货真价实的享受了一回“党和国家领导人”贵宾似的待遇。加上那些身材玉立、貌美声华、不施粉黛,笑颜如花的女红卫兵,真有如人间仙境、胜岛蓬莱。

至于有关如何开展下一步的“革命工作”的担心和烦恼,一扫而光。哈!革命原来如此容易和光荣。

正是:运去金如铁,时来铁似金。

**********

所谓事出必有因,事后我们了解到,我们之所以受到如此隆重热烈的欢迎,是有原因的。原因是:这位广州“XX中学红革”负责人是原来这个学校“红卫兵革命总部”总司令,“革委会”成立时是本校革委会主任,在学校所在地区甚至广州市都很有影响。不过后来,工作组撤走,“工宣队”进校,原来的“革委会”解散,学校又成立了另几派“造反组织”。大致情况和北京差不多。我们的到来,无疑是对他们这一派的有力支持。而他们这一派目前是趋于“保皇”的,因为大部分是“革干”、“革军”子女,这从一身军装的打扮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对我们招待的过于“隆重”,吃喝、住宿更不用说。住在学校一间由“办公室”改装的“宿舍,沙发、茶几、办公桌椅、衣帽架……一应具全。一看就知道属于那种办公、住宿、革命工作兼容的“战时”宿舍。我们几个一时激动、兴奋,当天也没考虑那么多。只是觉得对方亲切、热情、友好……至少生活问题不用担心啦。

单平挺警觉,晚上召开的会议上(我们战斗队的规矩:每天定时学毛选、定时召开工作会议)他提出:据他判断,招待我们的很可能属于“保皇派”,建议第二天,去另一派“红造”看看。不过包括我在内,对他的意见并不同意,明明是“革命”总部,怎么能“保皇”呢?造反组织都这么大规模了,如何“保皇”?

正说着,总司令过来了,要我们明天去参加一个“报告会”,说是会场已经准备好,在学校礼堂,大会名称是“革命造反形势交流会”,由我们几个介绍一下“北京的造反形势”,附近几个学校的红卫兵都要来参加。根据总司令的说法,“红革”的对立面“红造”方面抢先“接待了”几拨”北京来的“红卫兵”造成了很大的声势,我们一来,刚好可以支持他们一下,并把对方接待的“北京红卫兵”,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他们不了解情况,到了以后,胡乱支持“造反派”,对革命不负责任,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总之,话里话外的意思呢,是希望我们的到来,能加强他这一方面的“声势”,挽回不利影响。

一则“红革总司令”这个关系是刘志良早先从北京联络好的,刘志良是我们的“外联部部长”,双方的“观点”一致应当没错,二来对我们招待的异常周到、热情,三来,最主要的,单平也不犹豫了,这小子一听要介绍“造反经验”兴奋得不得了,他一贯爱出风头儿,这么大的“报告会”当然不可放过!所以我们当即满口答应,今晚一定做好准备,不让总司令失望。

总司令走了以后,我们几个迅速拟订了工作计划:

一、单平和我,准备明天大会发言,单平介绍他在我们学校旁边的村子里,发动当地贫下中农“造反夺权”的经过;我则介绍我们“全无敌”战斗队,成立、发展的历史。

二、根据张玉龙做的会议记录,我在上一次会议中特别提到的有关“北京红卫兵”到外地以后,不要下车伊始,就哇哩哇啦发表意见,要先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等等,写一份正式报告书,有刘志良在会上“宣读”,报告书的名字是《正告、提醒、劝告北京出外串联的红卫兵战友》。(这一份报告书,为我们惹下了滔天大祸,这是后话)。

当晚,准备发言的、写传单的,忙了个不亦乐乎,房间里有现成的蜡纸、刻板、油印机、成摞的各色纸张,写好以后,单平刻蜡纸,许剑先印刷,张玉龙准备纸张供应……一下子印出4、5百张传单来。说到这刻蜡纸、油印技术,非我莫属。我刻的蜡纸,最多的一次,足足印了8百份儿!刻蜡纸的技术越高,印刷的张数越多,我在此也不便详述有关刻蜡纸的技术,那就耽误了正题。

00BB7987-1881-4117-8F84-C2E5A1854A67.jpeg

第二天,步入学校礼堂会场的时候,照例是“夹道相迎”,参加大会的足足有两三千人,热闹非凡,附近好几个学校的“红革”派纷纷前来,还有不少做卡车、大客车从远处学校赶来的,当然,骑自行车来的更多,学校操场上,很规矩的按事先画好的白线,停满了自行车,偌大一个操场,俨然形成了一个自行车天然停车场,足见会议的准备者经验丰富。而且,礼堂外的保安、服务人员一应具全,进门还要验票,怕的是不同观点的人进来扰乱会场。礼堂内的座位还是对号入座。彩旗、标语、条幅处处可见:什么“热烈欢迎北京XX学校红卫兵小将”、“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革命大串联好得很”、“彻底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等等,铺天盖地。

会议开始,我们几个坐在主席台最显眼的嘉宾位置上,主席台上就坐的大约有二十几个人,都是各校、各组织的“第一把手”,讲台设在主席台正中央。两旁有落地大条幅,上方红布黑子,写着:“北京市及本市革命红卫兵造反经验交流大会”。

大会开始后,总司令先发言,之后,有五个发言、讲话的,我和单平的“演讲”穿插在其中。(事后这次大会被反对派“红造”称为“保皇红革勾结北京反革命份子黑联会”)说实话,单平讲得一些内容我还记得,无非是,如何发动村里的最穷苦的贫下中农,组织成什么“红农会”,如何让贫下中农“诉苦”,诉什么苦?当然是受“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村党支部书记的苦!……我自己的讲话和演讲内容,基本上忘干净了,因为那时的革命形势发展太快了,各种“观点”、“立场”、“派别”也太多啦。什么左派、右派、中间派、骑墙派,形左实右派、假左派、假右派、顶风派、顺风派、投机派、托派、死硬派、中间偏右、中间偏左派、调和派、折中派、两面派……而且,我身为司令,各种大大小小的辩论会、讨论会、报告会、交流会参加的太多了,比起单平来略逊一筹,不过也可以称得上是口若悬河、伶牙俐齿,群众对我的评价还多了一条,说我不论辩论还是发言,总带着“嬉皮笑脸”的流氓习气!您说可气不可气。

但是,开大会、作报告、演讲的神气劲儿、兴奋、光荣感令人难忘。所以我对有些名演员说的“演员离不开舞台”深有感触。后来据张玉龙说,我作讲演时神气活现、激动人心,手势、表情都恰到好处,他还特意给我照了几张相,说得我别提多高兴了。我的更大规模的讲演还在后来,第二次串联的时候,在重庆,重庆市“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成立大会上,四万多人的大会,那才叫真正的威风凛凛、万众欢腾。总之,当个“领导人”是很舒服滴。

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是,大会最后,当刘志良宣读完我们的传单《正告、提醒、劝告北京出外串联的红卫兵战友》之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全场起立,掌声经久不息,更有人带头儿高呼口号:“向北京红卫兵小将学习!”、“向北京红卫兵小将致敬!”,欢呼口号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事后分析我们才知道,早先来的“北京红卫兵”由于支持的是“红造”,给“红革”造成了不小的压力。看起来,我们的传单歪打正着,附合了“红革”一派的心理。

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基金不给力 钓鱼来解气
2019: “郭媒体”依靠赞助
2018: 不靠吃药不靠变异!“超级战士”将要进
2018: 传奇买办 第一章 八国联军进北京
2017: “老领导”讲给郭文贵听的绝密故事之二
2017: 打球老坐冷板凳?「开心」男孩勇闯世大运
2016: 毛泽东时代的罪名,有几款适合您的吗?
2016: 老杜又骂人了,呵呵,杜特尔特骂潘基文
2015: 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 zt
2015: 黑……评电影《百团大战》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Wfor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