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徐实:造出笔尖钢后,中国制造要向更高领域冲击
送交者:  2017年01月15日05:31:43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 2017-01-14 09:00:34字号:A- A A+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笔尖钢圆珠笔头李克强总理之问中国制造中国科技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实】

    近日,一则“中国耗时五年造出圆珠笔头,有望完全替代进口”的新闻,使得“中国造不出圆珠笔头”的“总理之问”就此终结。这当然是件好事,但媒体还是标题党了,这次突破的是笔头的原材料笔尖钢。笔头关键部位的尺寸精度要求在两个微米,表面粗糙度要求为0.4微米,在笔头最顶端的地方,厚度仅有0.3到0.4毫米。进行如此高精度的加工精度,既要容易切削,加工时还不能开裂,这对不锈钢原材料提出了极高的性能要求。

    但是媒体对此的集体兴奋实在让人有些不适应。中国每年出口的原子笔销售额在64亿美元左右,而进口日本的钢珠金额只有0.15亿美元。中国每出口一支笔,日本只能从中获得0.00039元人民币的利润,而中国人能够获得几分的毛利,粗略计算,一支笔中国人赚的毛利是日本的128倍。很明显,每一支笔的大头利润都让中国人拿走了。

    再换个算法,中国年产380亿支笔,需要用12万元/吨的价格进口1000多吨生产笔尖的钢材,付出外汇1500万美元【1】。换句话说,这个细分市场的容量一共只有1500万美元/年,与波音787-9客机高达2.65亿美元的单价比起来,只能算是毛毛雨【2】。而如此昂贵的波音789-9客机,国航在2010年一下就订购了15架【3】。

    笔尖钢在工艺上有了新尝试,或许可以为其他材料制造提供思路

    所以,虽然太原钢铁集团攻克了笔尖钢这个小阵地,但是摆在中国制造业面前的仍是形势复杂的战场。在广袤的战场上,中国制造业应该选择哪些领域重点出击呢?这倒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最为切实可行的思路,可以简要总结为相互关联的两点:

    1. 打破发达国家对市场容量很大、或具有战略意义的高技术产品的垄断。

    2. 开创有自主思路的高技术产品,树立新的技术路线和行业标准。

    之所以强调组织攻关市场容量很大的高技术产品,是因为高技术产品不见得都有很大的市场容量。要想强行进入一个容量不大的市场,除去诸多研发费用,还需要额外支付高昂的营销费用来挤掉传统品牌。例如,和雅马哈去抢夺电钢琴的市场就不是一个好主意。中国企业显然犯不着支付这么高的机会成本,因为他们的资源本可用于投入产出比更高、更有战略意义的领域。所以有些人真没必要哀叹“国产宠物GPS项圈不如进口货”、“中国制造不出高端电钢琴”——那是不必要的自卑,中国需要的是“大国重器”。

    中国制造业需要长期发力,攻克被发达国家长期垄断的、具有战略意义的高技术产品,例如高性能芯片、商用大飞机、高端电气设备等等。打破发达国家技术垄断的重大意义在于,使中国摆脱对外贸易中遭受的剥削,使更多财富留在中国或流入中国,提高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改革开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通过出口牛仔裤、塑料玩具之类的低端工业品来换取外汇,用来购买商用大飞机等高技术产品。发达国家高技术产品的价格远高于价值,国际贸易中的不等价交换就形成了剥削,使得中国劳动者无法得到合理的劳动报酬。

    在庸俗经济学家看来,国际贸易中的价格都是通过市场机制自然形成的,没什么不合理。庸俗经济学家之所以只谈价格而不谈价值,恰恰是想回避和掩饰贸易中存在的剥削。商品的价值是商品凝结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量,与生产该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成正比。试图用商品外在价格来否定内在价值,属于典型的庸俗经济学思路——它的错误在于假定价格都是在公平自愿的格局下形成的;而实际价格往往是人们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下形成的,并不能客观地反映商品的属性。

    买卖双方两厢情愿的“原生态自由市场”只有在某些特定情况下才成立,比如农贸市场。农贸市场存在以下特点:

    买家卖家很多,不存在垄断和大宗交易,个别买家和卖家的意志和行为不会对市场构成实质性影响。

    菜贩如果到傍晚还无法顺利出手蔬菜,蔬菜就会因为新鲜程度降低而贬值。

    主妇如果到傍晚还没有买到菜,次日的餐桌上就会少些东西。

    买卖双方的实际地位和约束条件大致对等,所以成交价格符合价值规律。

    而高技术产品的市场从来就不是什么“原生态自由市场”——卖方通过技术垄断控制了供给,而存在刚性需求的买方处于绝对弱势地位,价格往往是在卖方胁迫之下形成的。武器装备和医疗器械这两个领域就属于典型的例子。

    武器装备对一国军事实力的影响巨大。这方面要是出了问题,轻则丧权辱国,重则血流成河。所以诸多国家对此不敢懈怠。然而,世界上的高端武器装备掌握在少数几个国家手里,定价可谓“随心所欲”。

    法国达索公司2012年在印度举办的竞标活动中击败美国和俄罗斯的企业,获得向印度出口126架“阵风”战斗机的机会。当时,印度要求全部126架中的18架由法国生产,其余108架由法国转让技术,由印度企业生产。然而,在随后的“独家谈判”中,达索公司不仅拒绝保证实现“生产本土化”,而且将“阵风”战斗机的单价从6500万美元大幅提高到1.2亿美元【4】。自己造不出来,就只有听任“洋大人”漫天要价。

    心脏支架曾经的暴利,恰恰诠释了打破发达国家技术垄断的意义所在

    医疗器械背后也是刚性需求,心肌梗塞病人敢不上心脏支架吗?股骨头坏死的病人敢不换人工髋关节吗?如若不然,非死即残。

    2000年前后,进口的心脏支架垄断国内市场,单价高达7-8万元;2005年前后,国产心脏支架刚一上市,进口产品立刻主动降价一半;时至今日,国产心脏支架的价格多说一万元出头,而进口产品的价格也只有2万多元。打破技术垄断的经济意义一目了然——2015年中国心脏支架的用量已突破60万,近年来病人省下的何止百亿元?外企如此爽快地主动降价,恰恰证明医疗器械的价格曾经包含远高于价值的暴利。

    无独有偶,我国人工耳蜗曾长期被外企垄断。2011年以后,杭州诺尔康等中国企业完全自主开发的产品打破了人工耳蜗完全依靠进口的局面。以前市场上每套进口人工耳蜗要卖20多万元;现如今,国产人工耳蜗的售价在每套7万元左右,而且性能并不逊色于外企的产品【5】。外企的暴利就此被国货“腰斩”。

    西方经济学家不承认劳动价值论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人家那是故意装傻,就是不想承认国际贸易中存在的剥削。人家巴不得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民众和政府永远不要醒悟、成年累月给他们提供廉价产品。从某种意义上说,某些发达国家的“高福利”恰恰建立在高技术产品远超实际价值的暴利之上。然而,中国的某些经济学家竟然也跟着起哄,认为国家不该搞产业政策、不该资助科研,这又是为什么呢?

    中国的企业和人民以长期忍受被剥削的代价,为中国的工业化和产业升级积累了宝贵的资金。卧薪尝胆数十年之后,中国终于建立了世界上最为完善的工业体系,技术积累也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中国制造业已经在很多领域冲击发达国家的技术垄断,国货在家电、数码产品、汽车等诸多领域正在逐渐完成进口替代,甚至还形成了规模化的出口。例如,中国企业已占据印度智能手机市场超过50%的份额【6】。

    我们的目光还可以放得更远一些。中国制造业的取向应当从“追随”变为“赶超”:一方面,应继续挑战发达国家占据既有优势的高技术产品;另一方面,还应当开创有自主思路的高技术产品,树立新的技术路线和行业标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发达国家在某些高科技领域的技术路线和行业标准尚未成型,例如物联网、人工智能、纯电动汽车、量子通信等等。

    在这些新兴领域,只要不失时机地大力组织研究,中国企业最起码应该与发达国家的企业并驾齐驱。2016年11月,华为通过自身储备的大量专利推动Polar码成为电信5G标准中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应该说是有益的初步尝试。

    而在量子通信领域,以潘建伟院士为代表的团队已经推出了具有初步实用价值的产品,初步占据了先发优势;如果后续开发顺利,科大国盾量子、浙江东方、华工科技等企业完全有可能率先树立行业标杆,在容量高达千亿元的市场中大有作为【7】。

    在未来的十几年,中国制造业在多个局部战场的胜利有望扭转全局的战略态势,进而改变世界范围内的分工体系和价值分配格局。

    我们应当正视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挑战。工业化不是一次性完成的工程,而是在激流中的航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企业不能持续进行技术升级,就会因为产品缺乏竞争力而倒闭。在4G通信广泛普及的今天,3G手机生产线还有什么意义呢?

    因为这个原因,历史上有些曾经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出现了“去工业化”,例如俄罗斯、罗马尼亚等原苏东阵营的国家,以及西班牙、希腊等曾经的中等发达国家。所以,中国制造业必须迎难而上、不断增加研发投入,将工业化的旗帜一直扛下去。

    潘建伟院士是世界范围内量子通信的领军人物。科大国盾量子即是以潘建伟院士团队实用化量子通信技术为基础,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发起组建的中国第一家从事量子信息技术产业化的企业

    但是我们也不应对中国制造业妄自菲薄,不必太过纠结于圆珠笔尖、电钢琴之类的小玩意,确实有利可图的项目,企业当然可以去尝试。但在整体上,中国的制造业理应有大格局,着眼于对国计民生有重大意义的领域。国产大飞机C919下架,国产标准动车组定型,国产超级计算机升级换代,都是振奋人心的重大事件。须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参考文献:

    【1】搜狐新闻:http://m.sohu.com/n/478133122/?_trans_=000115_3w

    【2】http://planes.axlegeeks.com/l/294/Boeing-BBJ-787-9

    【3】新浪财经:http://finance.sina.cn/?sa=t74d10999812v39&from=wap

    【4】参考消息:http://xw.qq.com/news/20150124020841/NEW2015012402084100

    【5】腾讯财经:http://xw.qq.com/finance/20120428003194/FIN2012042800319400

    【6】凤凰科技:http://mi.techweb.com.cn/tmt/2017-01-04/2466371.shtml

    【7】华讯财经:http://stock.591hx.com/article/2016-11-23/0001032729s.shtml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发布
    • 按时吃药ing
      1楼
      既然笔尖都要打破垄断,中帝是不是可以考虑下单反相机的事,经济发展了,数码相机市场可不小了,是不是可以考虑进入这个领域啊!
      说实在话,家里已经没有其他鬼子的产品了,就是单反这一块绕不过去,憋屈
    • monohan
      1楼
      劳动价值论才是关键!大学经济学都不教了,鼓吹企业家,管理,创新。。。
    • 按时吃药ing
      1楼
      既然笔尖都要打破垄断,中帝是不是可以考虑下单反相机的事,经济发展了,数码相机市场可不小了,是不是可以考虑进入这个领域啊!
      说实在话,家里已经没有其他鬼子的产品了,就是单反这一块绕不过去,憋屈
    • 还有 1 条评论

    • 按时吃药ing
      3楼
      现在市场不小了,不说成年人,现在好多大学生都带单反。
      我知道中帝光学镜头磨制水平很高,军用cmos也很不错,就不能转下民用吗?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还有 1 条评论

    • 明思贺
      3楼
      作者的逻辑并没有问题,垄断和剥削这些概念的解释很清晰,只是里面的观点在现阶段可以为中国占领道德高地,但产业升级这几年国家投了大量资金来快速突破。不久将来这些论点别的国家,用来批判中国的企业也同样有效,这时道德高地就要易守了。举个例子,3G时代垄断了大部分专利的高通,收了巨额“高通税”;如果6G时代变成华为占了绝大部分专利,难道就不会收“华为税”了?哪个企业会嫌利润太高呢?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还有 1 条评论

    • 密林少李
      3楼
      -- 不妨说说哪里精神分裂,哪里相互打架,哪里有意思?
    • 绘图民工
      1楼
      不同意作者对钢琴的判断,钢琴的市场容量很大的,值得国内企业去占领,圆珠笔钢容量却很小,这个突破的意义大概在于对太钢的新材料研究有较大突破,很多行业的特殊钢材也可能用到这个技术,其关键在于如何保持添加元素的均匀性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智慧宝宝
      2楼
      1、总理不应该站在一个企业的角度看待问题,而应该站在中国经济的整体看待问题!因为他是中国的总经理,并非某个钢铁厂的总经理!笔芯钢的解决,恐怕只能帮助太钢这一个企业的财务报表好看些,但对中国整体的钢铁产业没有大的帮助!钢铁、船舶、汽车、电子、通信、大飞机等等,中国目前急需关注的是能够产生行业规模经济效益的科技!
      2、不要混淆利润和成本!用太钢的利润和进口成本比较是错的。显然你对财务一窍不通!
      3、你身为码农,就不要拿oracle来说事!码农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一员,和建筑工、纺织工没有本质区别!而oracle处于软件产业食物链的顶端!
      4、工业国家的实力,不仅仅看企业利润!美国的军工实力就潜伏在波音、通用电气、休斯等公司里面,这才是战略性产业!日本、韩国、台湾就是承接美国转移的民用制造业才牛逼起来的。然而,日韩企业利润再牛逼,也无法获得美国的核心军工技术!
      5、德日中小企业牛逼,是被本国大企业罩着的。大企业吃肉,小企业喝汤,没有大型的、核心企业集团,这些国家分分钟垮掉!
      6、市场可以是自由的,也可以是垄断的。只有自由市场,价格和价值才是贴近的!垄断市场就是可以把价格做到远远高于价值!而世界高端市场百分百是垄断的!当中国生产出来,价格立刻降低!
      7、所谓稀缺性,是西方经济学家为了否定劳动价值论搞出来的。资本家故意形成的稀缺,实质就是为了垄断而已!
      要指点江山,先去读资本论,再去开公司,坚持5年以上。等真正熟悉了市场、财务,再来吧!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明思贺
      1楼
      其实就是用工农业剪刀差来解释,这背后是两者议价能力的差别罢了。但你用打破垄断来解释……那好像军工和航天这类典型的作者说的那类,即使中国进入了,整个世界也是只有几个国家会,还是垄断,只是垄断程度变低些,你总不能不承认中国也参与了剥削世界吧?如果将来中国也垄断了很多“大国重器”的制造,是不是又要找个理论为那时候中国获得的高利润辩解了?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小乾乾1234567890
      1楼
      给大家推荐一本书,上海财大鲁品越教授《鲜活的资本论——从〈资本论〉到中国道路》,是一本讲马克思主义经济哲学的书,通俗而不乏深刻,也有助于大家打通经济史和经济学史,也更有利于大家认识现实。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天台储备局局长
      2楼
      2亿美元?你这数字哪来的呢?要是真的就等于每年进口1w吨笔尖钢,合3800亿只笔。
    • wq8245
      1楼
      西方经济学家不承认劳动价值论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人家那是故意装傻,就是不想承认国际贸易中存在的剥削。然而,中国的某些经济学家竟然也跟着起哄,认为国家不该搞产业政策、不该资助科研,这又是为什么呢?
    • 爱过者
      1楼
      笔尖钢的价值不仅是1500万   也是技术积累的一部分   谁说其他产品就用不到里面的技术呢
    • 逆风飞扬
      1楼
      看到圆珠笔的例子,我有种浓浓的熟悉感:这不就是某些人常用来批评我国的苹果手机的翻版吗?
      某些人不都说虽然我国制造了苹果手机的大多数,但是利润大头都叫每国给赚去了,从而批评我国不行;这圆珠笔行业明显是我国赚取了利润的大头,可为啥还是我国不行呢?
      这个国家怎么了?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 五月鸣蜩
      2楼
      你可以没有生产的技术,但是必须有避免对方垄断的能力。一旦被垄断,就等着给别人打工吧。
    • 按时吃药ing
      1楼
      既然笔尖都要打破垄断,中帝是不是可以考虑下单反相机的事,经济发展了,数码相机市场可不小了,是不是可以考虑进入这个领域啊!
      说实在话,家里已经没有其他鬼子的产品了,就是单反这一块绕不过去,憋屈
    • 还有 2 条评论

    • jarry907
      4楼
      美国数码成像技术更高也没人造单反,这个主要是专利壁垒和市场营销问题。光有镜片和CMOS不够,要做成单反必然要用到日本人的某些专利,绕过这些专利造出来的就不叫单反了。然后一方面发烧友手上一般都有一堆佳能或者尼康的镜头,突然造出一个跟佳能尼康都不兼容的镜头打开市场难度非常大,另一方面手机虽然画质跟单反有差距,好在只要有相应的APP拍照、视频、P图、发布、评论可以全部在手机上完成而且还便携,单反做不到。当然你可以说做一部可以拍照视频P图联网便携的机器,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单反”呢?
      这其实跟本文作者思路是一样的,别纠结于某些情怀、细节,我们能造出功能更强更实用的东西,为什么要去费力追求一个落后的产品。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逝水随风
      2楼
      国际贸易就是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如果中国事事占优,那就只出(口)不进(口)了。也就导致了明清的贸易格局——欧洲需要中国的茶叶、丝绸和瓷器,而工业化之前的欧洲却没有什么可供给中国,只能用金银来交换,结果全世界的金银都集中到中国手里。这对双方来说未必是好事!
    • 逆风飞扬
      1楼
      看到圆珠笔的例子,我有种浓浓的熟悉感:这不就是某些人常用来批评我国的苹果手机的翻版吗?
      某些人不都说虽然我国制造了苹果手机的大多数,但是利润大头都叫每国给赚去了,从而批评我国不行;这圆珠笔行业明显是我国赚取了利润的大头,可为啥还是我国不行呢?
      这个国家怎么了?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 还有 1 条评论

    • seanskene
      3楼
      然而圆珠笔并不是半导体这种行业,利润小,未来前景在水性笔的冲击下非常黯淡
    • 三共311
      1楼
      作者自吹为专家和顾问!大家都知道,专家一般可能还有点水平,但投资顾问,那基本上都是骗人的!

      作者说“中国每出口一支笔,日本只能从中获得0.00039元人民币的利润,而中国人能够获得几分的毛利,粗略计算,一支笔中国人赚的毛利是日本的128倍。”



      真的如作者说的那样中国人的毛利是日本人的128倍?


      这完全是扯淡!


      中国人能获得几分钱的毛利,那完全是大量产业上的工人的血汗堆出来的!不仅如此,还要付出环境污染的代价!而日本人呢?中国人几十万几百万地在流血流汗,而他们几十个人就得到了0.00039元人民币的利润!中国人的人均毛利,别说没有日本人的128倍,连1/128都没有!


      只谈总量,不谈人均和环境代价,只能说作者还是一个半桶水!
    • 高旸
      1楼
      就事论事,文章里头有些说法与观点等思考是不错的,不过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遮掩在细节之下的东西才是我关注的,这涉及到对“人”的关注。
      先说个经久之后细节有些遗漏但核心还在的故事。
      故事说的是二战时纳粹德国有个间谍不知是到英国还是哪里刺探情报,结果有天在酒吧闲坐了解讯息,手指有节奏地桌上敲着,结果被听出是纳粹的国歌,最终结局不言而喻。
      这个是个心理学分析案例。个人潜意识、无意识下的下意识行为会导致背后所极力潜藏的信息的不自主泄漏,这个诸多应用领域具有相当的实用,并引出了一系列关于行为心理模型的探究。
      回到本文,关于作者,有什么需要值得关注的吗?且看原文:
      “中国的企业和人民以长期忍受被剥削的代价,为中国的工业化和产业升级积累了宝贵……”。此句,有些词序就能说明问题。我们日久弥常的教育与社会舆论下的惯常的说法是“我国人民和企业”。两者的词序在语义上表面上区别不大,但细节的下意识反映的是认知。词序前后的差异,结合那些为资本及厂主吹捧的吹鼓手的文章从文字学进行的分析得到的对应模型,就有意思了。作者自重,戏里头粉墨登场可以各色角色,可是本色的自我还是真实的那个演员。
      笔珠,从那些数字背后我看到的是材料与加工工艺的进步,看到的是从巴统到瓦森纳协定,我国所面临的有钱买不到的德国、瑞士、日本等国的高端车床,看到的是我们不甘人后的精神,看到的是这种精神感召之下的发力与所能取得的成就——这很可怕,总得给别人留点活路吧,“日中则昃,月盈则亏”、“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

      道。……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笔头这事,令我想起那个有名的睡狮传言,想到我炎黄子孙华夏儿女,一旦被激活激化了精神与欲望,想想自己都觉得害怕呀。有个由来已久的惴惴不安思考:从社会发展史,文化史,科技史等的某些事件与时间截点,我们像是被拗过,脑子也像被箍低一样。再想想,如果我们被激化了欲望与精神,会发生什么,会怎样?

    • monohan
      1楼
      劳动价值论才是关键!大学经济学都不教了,鼓吹企业家,管理,创新。。。
    • 逆风飞扬
      1楼
      看到圆珠笔的例子,我有种浓浓的熟悉感:这不就是某些人常用来批评我国的苹果手机的翻版吗?
      某些人不都说虽然我国制造了苹果手机的大多数,但是利润大头都叫每国给赚去了,从而批评我国不行;这圆珠笔行业明显是我国赚取了利润的大头,可为啥还是我国不行呢?
      这个国家怎么了?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 按时吃药ing
      1楼
      既然笔尖都要打破垄断,中帝是不是可以考虑下单反相机的事,经济发展了,数码相机市场可不小了,是不是可以考虑进入这个领域啊!
      说实在话,家里已经没有其他鬼子的产品了,就是单反这一块绕不过去,憋屈
    • 还有 1 条评论

    • 按时吃药ing
      3楼
      现在市场不小了,不说成年人,现在好多大学生都带单反。
      我知道中帝光学镜头磨制水平很高,军用cmos也很不错,就不能转下民用吗?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还有 1 条评论

    • 密林少李
      3楼
      -- 去太钢的官网核实了一下数据,原文是这样的:“笔头分为笔尖上的球珠和球座体。目前,直径0.5-1.0毫米的碳化钨球珠我国不仅可以满足国内生产需要,还大量出口。但直径仅有2.3毫米的球座体,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长期以来都掌握在瑞士、日本等国家手中中国每年要生产380亿支笔需要用一吨12万的价格进口1000多吨生产笔尖的钢材,付出外汇1500万美元。

      -- 这里的1500万美元是用于进口生产球座体所用钢材的费用。不包括制造球座体的生产设备。而新浪财经中提到的2亿美元,应该是包括了进口生产设备与原材料的总费用。
    • 密林少李
      1楼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 wq8245
      1楼
      西方经济学家不承认劳动价值论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人家那是故意装傻,就是不想承认国际贸易中存在的剥削。然而,中国的某些经济学家竟然也跟着起哄,认为国家不该搞产业政策、不该资助科研,这又是为什么呢?
    • 爱过者
      1楼
      笔尖钢的价值不仅是1500万   也是技术积累的一部分   谁说其他产品就用不到里面的技术呢
    • jeanluos
      ...所以, 还是有企业去研究这项技术去了
    • 好烦
      很讨厌这种低智商的论调,若是别人没有强迫你交易,就不存在剥削你,就是一种公平交易。谁让你造不出来?智商的实际价值是多少你能计算出来???物以稀为贵,人才也是,劳动价值包括脑力劳动的。扫大街的和八级技工能一个价值?百分之一的八级技工概率能和千分之一的八级技工概率一个价值吗?让自己强大,大力发展科研才是王道,没有必要指责别人剥削你,这很无耻。
    • 好烦
      这是谬论,是智商不够的人的才会有的观点,劳动价值还包括脑力劳动,物以稀为贵难道不是真理???一颗300年成材的树能和一颗10成材的树的价值能一样吗???一架波音飞机的价值若是你没有这个智商造出来,那它就是这个价值,若是人人都能造了,它的价值自然就会降下来。就拿那300年成材的金丝楠木来说,若是你能种出10年就能成材的金丝楠木,那金丝楠木的价值自然就下降了,若是你不能,金丝楠木的价值它就是比那10年的木材要贵成千上万倍。所以,自己大力发展科研才是王道。
    • 冷眼随心
      毛主席说得对  自力更生  才有了今天的中国  支持一切国产
    • zhuzi
      应该说,如果这样的“小事”要竞争稀缺的政府组织力,那还是以“大国重器”为主,企业自己主动干当然多多益善。
    • 天台储备局局长
      那么你这2亿美元的设备和钢铁厂有半毛钱关系么?
    • 天台储备局局长

       来自日本国际相机影像器材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数码相机销量在2010年达到最高峰,为1.21亿台,此后逐年下滑,到2015年已降至3540万台。

      -----------------------

      这个数据还是包括旁轴卡片和微单2的。单反的销量全年只有200~300万台,还要面临和越来越强的手机镜头的竞争。

      ==================

      过去三年,尼康的收入已暴跌三成。虽然此前尼康曾预计2016财年净利润将有大幅上涨,但在上个月,却无奈宣布将在日本国内裁掉占员工数一成的人员。佳能公司也预计,2016财年净利润将会出现25%跌幅。另外,理光公司已经宣布关闭一座相机工厂。

      ---------------------

      和这三家相比,骚尼财报的账面盈利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电子元器件--说白了就是卖手机摄像头赚的。


      因此做廉价手机镜头无所谓,但做单反整机?呵呵算了吧

    • chuangzao
      中国连续9年新建摩天大楼数全球第一,可中国高层建筑所用电梯基本上被美国、日本、瑞士、德国、英国、韩国所垄断!可耻啊!
    • 万里无云皆是草
      打印机也是,现在便宜到几百!
    • 乐乐杨
      你怎么知道是大头?拿笔尖刚的利润和成品圆珠笔的利润比,有可比性么。
    • 北国的风之骑士
      创新不是劳动?劳动不需要创新?!
    • 老一辈泰利
      占据绝对优势的人才能发扬风格“高尚”一点。世界本质上就是丛林法则。中国如今只小有所成却四周强敌环伺虎视眈眈,实在玩不起那一套。
    • 空无
      作者的认识处于初级阶段,没有深入了解整个生态链。
    • 清水湾湾
      这笔帐可不仅仅是圆珠笔头能赚多少钱这么简单的问题
    • 老二拐
         本来,圆珠笔芯尖上那颗小钢珠,中国可以不搞,但是总有人用这个东西打中国人的脸,中国人一生气,憋了泡尿,就把这个东西搞出来了。
    • 高旸
      就事论事,文章里头有些说法与观点等思考是不错的,不过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遮掩在细节之下的东西才是我关注的,这涉及到对“人”的关注。
      先说个经久之后细节有些遗漏但核心还在的故事。
      故事说的是二战时纳粹德国有个间谍不知是到英国还是哪里刺探情报,结果有天在酒吧闲坐了解讯息,手指有节奏地桌上敲着,结果被听出是纳粹的国歌,最终结局不言而喻。
      这个是个心理学分析案例。个人潜意识、无意识下的下意识行为会导致背后所极力潜藏的信息的不自主泄漏,这个诸多应用领域具有相当的实用,并引出了一系列关于行为心理模型的探究。
      回到本文,关于作者,有什么需要值得关注的吗?且看原文:
      “中国的企业和人民以长期忍受被剥削的代价,为中国的工业化和产业升级积累了宝贵……”。此句,有些词序就能说明问题。我们日久弥常的教育与社会舆论下的惯常的说法是“我国人民和企业”。两者的词序在语义上表面上区别不大,但细节的下意识反映的是认知。词序前后的差异,结合那些为资本及厂主吹捧的吹鼓手的文章从文字学进行的分析得到的对应模型,就有意思了。作者自重,戏里头粉墨登场可以各色角色,可是本色的自我还是真实的那个演员。
      笔珠,从那些数字背后我看到的是材料与加工工艺的进步,看到的是从巴统到瓦森纳协定,我国所面临的有钱买不到的德国、瑞士、日本等国的高端车床,看到的是我们不甘人后的精神,看到的是这种精神感召之下的发力与所能取得的成就——这很可怕,总得给别人留点活路吧,“日中则昃,月盈则亏”、“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

      道。……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笔头这事,令我想起那个有名的睡狮传言,想到我炎黄子孙华夏儿女,一旦被激活激化了精神与欲望,想想自己都觉得害怕呀。有个由来已久的惴惴不安思考:从社会发展史,文化史,科技史等的某些事件与时间截点,我们像是被拗过,脑子也像被箍低一样。再想想,如果我们被激化了欲望与精神,会发生什么,会怎样?

    • 夜雨萧萧
      无理取闹 踩你。国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养活国民?几毛钱的利润也是中国所有产业工人共同赚出来的,日本的那点钱够几个人分?那几个人赚了那点钱对国民又有什么作用?只顾人均和环境的你也是个半桶水。
    • 华纳王
      大家谈科技创新的时候一定要提到制度创新. 如果中国产业发展的目标是初步实现进口替代,那么就可以搞个进口替代补贴, 公式是这样的, 对于进口替代的产品生产厂商获得进口替代差价的百分之三十的政府补贴, 终端消费者获得进口替代差价的百分之四十的补贴. 另外百分之三十成为进口替代税交给国家维持进口替代管理体系和进口替代奖励机制的监管, 建设和奖励. 

      制度的创新从来都是高于实体经济创新的一种虚的存在但是又能切实的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马云电商搞得欢,其实国家只要出法令要求所有网络交易同样按交易收营业税,马云代缴他估计就受不鸟了. 制度建设是我国现在改革和创新的根本. 而现在这种制度建设对信息技术的依赖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我国年年超算拿第一.共产党的战略眼光不得不佩服! 
    • 黑心道士
      关键是技术吗?技术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市场是专利壁垒。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机,再回头去补
      是非常困难的。
    • 老龙
      毕竟,圆珠笔等此类笔是可以有、也一直有替代物品的!
    • 中国人的上帝就是自己
      中国远没到那种程度,如果中国技术发展了,可以制造飞机换美国制造的袜子,这也是不错的交易。
    • 中国人的上帝就是自己
      如果不想造,问题总是一堆堆,造单反的光学技术在军事观察,工业检测和医疗设备方面用处太大了!
    • seanskene
      然而圆珠笔并不是半导体这种行业,利润小,未来前景在水性笔的冲击下非常黯淡
    • seanskene
      本来这些钱可以投入半导体,量子通信,高端医疗器械等更急迫,利润更大的领域,但是这些新兴产业在政府和媒体没有太多代言人,反倒是圆珠笔这种夕阳产业历史长一点,所以代言人多,声音大,把资源抢走了
    • 奥运特别号
      不是真傻就是坏!

    • 既然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量”,怎么有些劳动就能拿来威胁别人,就能获得垄断呢?
      作者这是要黑老马,还是自黑呢。
    • 密林少李
      -- 去太钢的官网核实了一下数据,原文是这样的:“笔头分为笔尖上的球珠和球座体。目前,直径0.5-1.0毫米的碳化钨球珠我国不仅可以满足国内生产需要,还大量出口。但直径仅有2.3毫米的球座体,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长期以来都掌握在瑞士、日本等国家手中中国每年要生产380亿支笔需要用一吨12万的价格进口1000多吨生产笔尖的钢材,付出外汇1500万美元。

      -- 这里的1500万美元是用于进口生产球座体所用钢材的费用。不包括制造球座体的生产设备。而新浪财经中提到的2亿美元,应该是包括了进口生产设备与原材料的总费用。
    • 天天无双
      我问过行业内的人士,这纯属段子!不知道为啥有人要炒作!
      因为:现在没人用圆珠笔了,自然这种笔芯也没人做。。。你们自己看看大家在用啥笔?签字笔/中性笔好不!现在高年级的小学生考试,老师都要求用中性笔来答题!虽然市场上还能见到圆珠笔卖,但都没几个人用嘛。。。
      而行内人士说:签字笔/中性笔也有滚珠,但制造比较容易。现在中低档签字笔/中性笔市场,里面的滚珠全是国产的。也就是你我大多数人手上的签字笔/中性笔,里面的滚珠就是国产的。
    • 十一郎
      说的很好,不可能全会的。
    • 键盘政治局候补常委
      中国的专家要有退出机制,不合格的要下岗。专家不能乱叫。
    • 小乾乾1234567890
      我基本上同意这篇文章作者的观点。
      但我想补充几句。
      日本在电乐器和高端摄像机方面的优势,大家也都有了解。
      但是我们不能只从制造业的角度去简化这个问题。
      日本这类制造业公司每年都在中国举办乐器演奏比赛,摄影比赛,其实就是一种非常好的文化传播策略。这也是中国需要加强的方面。
      有步骤有策略地占领人们的心理市场,通过文化渗透重塑人们的审美,日复一日地改造一个社会的消费习惯,更有利于占领它的市场!
    • 小乾乾1234567890
      给大家推荐一本书,上海财大鲁品越教授《鲜活的资本论——从〈资本论〉到中国道路》,是一本讲马克思主义经济哲学的书,通俗而不乏深刻,也有助于大家打通经济史和经济学史,也更有利于大家认识现实。
    • 嘦憇靤
      日前,山西卫视报道了太钢集团研发、制造出了笔尖钢的消息,该消息引起巨大轰动。过去,中国的圆珠笔笔尖钢一直依赖进口,每年进口笔尖钢1000多吨,花费外汇1500万美元。太钢集团从2011年起便参与这一项目,2016年取得成功,经过一系列测试后,现在,中国最大的制笔公司之一宁波贝发笔业已经开始向太钢批量购买笔尖钢产品


      新闻里面可没说只从日本进口1500万哦。能不能给出你所说的那个2亿美元的出处。如果不能的话,从虚假论据得出的任何论点都是不靠谱的,我就不打算看你的长篇论证了。




    • 故乡
      只一颗芝麻,你也要跟人家抢着吃,旁边可都是容易抢的西瓜啊!
    • 加肥猫
      中国本来就应该获得世界的尊重,挣的多有什么奇怪的?
    • 加肥猫
      军火,大型医疗仪器,芯片,都是暴利的主战场。
    • 天台储备局局长
      2亿美元?你这数字哪来的呢?要是真的就等于每年进口1w吨笔尖钢,合3800亿只笔。
    • 密林少李
      -- 哈哈哈,你很可爱。
    • 三共311
      作者自吹为专家和顾问!大家都知道,专家一般可能还有点水平,但投资顾问,那基本上都是骗人的!

      作者说“中国每出口一支笔,日本只能从中获得0.00039元人民币的利润,而中国人能够获得几分的毛利,粗略计算,一支笔中国人赚的毛利是日本的128倍。”



      真的如作者说的那样中国人的毛利是日本人的128倍?


      这完全是扯淡!


      中国人能获得几分钱的毛利,那完全是大量产业上的工人的血汗堆出来的!不仅如此,还要付出环境污染的代价!而日本人呢?中国人几十万几百万地在流血流汗,而他们几十个人就得到了0.00039元人民币的利润!中国人的人均毛利,别说没有日本人的128倍,连1/128都没有!


      只谈总量,不谈人均和环境代价,只能说作者还是一个半桶水!
    • 鹏程万里飞飞
      我国是一个14亿人的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就是要大小统吃,轻重都要。当然在时间和投资上可以有所不同,有轻重缓急之分。
    • 智慧宝宝
      1、总理不应该站在一个企业的角度看待问题,而应该站在中国经济的整体看待问题!因为他是中国的总经理,并非某个钢铁厂的总经理!笔芯钢的解决,恐怕只能帮助太钢这一个企业的财务报表好看些,但对中国整体的钢铁产业没有大的帮助!钢铁、船舶、汽车、电子、通信、大飞机等等,中国目前急需关注的是能够产生行业规模经济效益的科技!
      2、不要混淆利润和成本!用太钢的利润和进口成本比较是错的。显然你对财务一窍不通!
      3、你身为码农,就不要拿oracle来说事!码农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一员,和建筑工、纺织工没有本质区别!而oracle处于软件产业食物链的顶端!
      4、工业国家的实力,不仅仅看企业利润!美国的军工实力就潜伏在波音、通用电气、休斯等公司里面,这才是战略性产业!日本、韩国、台湾就是承接美国转移的民用制造业才牛逼起来的。然而,日韩企业利润再牛逼,也无法获得美国的核心军工技术!
      5、德日中小企业牛逼,是被本国大企业罩着的。大企业吃肉,小企业喝汤,没有大型的、核心企业集团,这些国家分分钟垮掉!
      6、市场可以是自由的,也可以是垄断的。只有自由市场,价格和价值才是贴近的!垄断市场就是可以把价格做到远远高于价值!而世界高端市场百分百是垄断的!当中国生产出来,价格立刻降低!
      7、所谓稀缺性,是西方经济学家为了否定劳动价值论搞出来的。资本家故意形成的稀缺,实质就是为了垄断而已!
      要指点江山,先去读资本论,再去开公司,坚持5年以上。等真正熟悉了市场、财务,再来吧!
    • 令狐虫
      正确!眼光可以看长远。笔尖虽小,但与之配套的设备,技术,工艺,人才。。。长着呢!
    • 令狐虫
    • 令狐虫
    • 令狐虫
      说的好!这才是正儿八经学会了什么是价值价格供给与需求真谛的。还有,物以稀为贵,只要是成交,说明双方已经认可了,就是公正的。没有溢价,哪儿来的创新与研发积累?什么时候能接受能明白成交才是公平的,才真的摆脱窦娥心态。
    • 泙漫
      自强不息,锐意进取!
    • jarry907
      美国数码成像技术更高也没人造单反,这个主要是专利壁垒和市场营销问题。光有镜片和CMOS不够,要做成单反必然要用到日本人的某些专利,绕过这些专利造出来的就不叫单反了。然后一方面发烧友手上一般都有一堆佳能或者尼康的镜头,突然造出一个跟佳能尼康都不兼容的镜头打开市场难度非常大,另一方面手机虽然画质跟单反有差距,好在只要有相应的APP拍照、视频、P图、发布、评论可以全部在手机上完成而且还便携,单反做不到。当然你可以说做一部可以拍照视频P图联网便携的机器,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单反”呢?
      这其实跟本文作者思路是一样的,别纠结于某些情怀、细节,我们能造出功能更强更实用的东西,为什么要去费力追求一个落后的产品。
    • 令狐虫
      鼓吹企业家,管理,创新===这些不是劳动要素?
    • qwxiaoquan
      单反和普通数码相机,总体上确实被智能手机的拍照挤压的严重,这个行当不好如啊
    • 抽烟的毛毛虫
      此文有瑕疵,无法面面俱到,但真心是篇好文章。不像某些人长篇胡言乱语
    • 125 条评论

    • 最热

    • 最早

    • 最新

    • 热门评论
    • wq8245
      西方经济学家不承认劳动价值论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人家那是故意装傻,就是不想承认国际贸易中存在的剥削。然而,中国的某些经济学家竟然也跟着起哄,认为国家不该搞产业政策、不该资助科研,这又是为什么呢?
    • 故乡
      什么都追求全世界第一?不用,中国需要的是“大国重器”!
      1. 打破发达国家对市场容量很大、或具有战略意义的高技术产品的垄断。
      2. 开创有自主思路的高技术产品,树立新的技术路线和行业标准。

    • monohan
      劳动价值论才是关键!大学经济学都不教了,鼓吹企业家,管理,创新。。。
    • 逍遥郎君20151986
      讲得有深度
    • 爱过者
      笔尖钢的价值不仅是1500万   也是技术积累的一部分   谁说其他产品就用不到里面的技术呢
    • 逆风飞扬
      看到圆珠笔的例子,我有种浓浓的熟悉感:这不就是某些人常用来批评我国的苹果手机的翻版吗?
      某些人不都说虽然我国制造了苹果手机的大多数,但是利润大头都叫每国给赚去了,从而批评我国不行;这圆珠笔行业明显是我国赚取了利润的大头,可为啥还是我国不行呢?
      这个国家怎么了?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 楚门
      很好的文章。
    • 密林少李
      -- 本文作者混淆了一个概念:我国从日本年进口笔珠用钢花费1500万美元,不等于这个市场只有1500万美元。国际上,能生产笔珠用钢的还有瑞士、德国。而我国此项进口每年花费大约为2亿美元。【1】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市场。要知道太钢集团2016年度总利润也不过12.9亿元【2】,还不到2亿美元。这个小小的笔珠,委实不是什么“小玩意”。

      -- 如同多数人一样,作者目力所及也只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制造。而软件业,特别是基础软件业的突破更有紧迫性以及现实意义。本人在从事金融业之前,做了5年之久的码农,深知软件业就是一种制造业。软件的整个项目管理:市场调研、需求分析、产品设计、开发、测试、技术迭代等等其本质与传统制造业无异。今天软件业其经济规模以及地位都已经可以与传统制造业相媲美。以Oracle为例,其2016财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20.32亿美元【3】。而同期,被作者吹捧的波音净利润为12.19亿美元。

      -- 本人非常反对作者这种“只捡西瓜不捡芝麻”的态度。我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重器”必不可少;同样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国,“奇技淫巧”也绝非可有可无。我们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国家,每一个省的规模都是一个中等国家。只靠所谓“大国重器”是无法支撑这么大体量的国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知道,支撑起国人眼中制造业强国德、日的,恰恰是那些对“奇技淫巧”的“小玩意”精雕细琢的中小企业。

      -- 国际社会中所谓“剥削”当然是事实。但是客观地讲,那实在是“周瑜打黄盖”。它是历史决定的,也是实力决定的,但更是利益决定的。谁也不能否认在当下它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国家的强盛,出发点绝不是什么“剥削”。至少那不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对人类文明顶峰的攀登,实在不需要所谓“剥削”的悲情来提升斗志。那把我们格调拉低了。

      -- 价格是理性的,价值是感性的,但归根到底是理性的。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是同一个东西:相对稀缺性。沙漠里,已经开始脱水的你,遇到一个有上百公升水的驼队,愿不愿意拿你身上的所有黄金换一壶水?驼队的首领剥削你了吗?没有吗?一壶水比你所有的财富更有价值吗?没有吗?什么叫“价格远高于价值”?“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罢了。

      --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对越作战将星张万年
2014: 我们从何而来? 我们要到哪里去? 这是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