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纽约时报 机场暴力事件和混乱给香港经济蒙上新阴影 zt
送交者:  2019年08月15日07:58:53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机场暴力事件和混乱给香港经济蒙上新阴影

RAYMOND ZHONG

2019815

周二,抗议者在香港国际机场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周二,抗议者在香港国际机场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

香港——香港现代、高效的机场发生的暴力和混乱,给这座城市作为全球金融和商业中心的地位蒙上了一层新的阴影。

在经历了连续两天的混乱、数百个航班被取消后,大部分示威者已在周三撤离了机场。周二晚些时候,抗议者、警察和乘客在造型优美的航站楼里发生了冲突,这里每天都有高管和金融家经过。但随着企业认真考虑自己在这座曾以稳定著称的城市的未来,暴力事件造成的焦虑可能会持续下去。

“机场对香港很重要,至关重要,”香港美国商会会长早泰娜(Tara Joseph)说。她表示,商务客人已大量取消了行程。

香港许多最重要的行业——贸易、金融、旅游——都依赖于方便可靠的空中旅行。如果说,今年夏天的反政府示威活动是对这个半自治地区与中国大陆政治联盟的考验,那么,机场的混乱则威胁到一个更为基本的东西:便捷的交通。正是这一点使香港成为世界通往中国的重要门户。

“那些没有必要来的人已经开始重新考虑他们的计划,”泰娜说。她说,机场的动乱是“雪上加霜”。

动乱的各方似乎都在周三采取了暂停的做法。一些抗议者在网上对前一天晚上机场暴力事件的严重程度道歉。

虽然示威者证明了他们有能力让一条重要的经济动脉瘫痪,但周二动乱引发的企业、游客和中国大陆新闻媒体的强烈反应,意味着抗议者可能会对再次尝试这种策略更为谨慎。

 对抗议者来说,扰乱机场是存在潜在危险的新武器。

对抗议者来说,扰乱机场是存在潜在危险的新武器。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种不稳定,再加上中美贸易战,已让香港经济紧张不安。香港股市在最近几周暴跌,预测者大幅下调对经济增长的预期。上一季度,香港经济同比增长了0.6%。虽然增长率与前一季度持平,但仍代表着香港经济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慢增速。

一些居民已经开始考虑为他们的家庭和财富制定新的应急计划。

戴维·S·莱斯佩兰斯(David S. Lesperance)的公司帮助超级富豪规划税务和个人事务,以最大地减少法律和政治风险。他说,在早些年,也许每三个月才有一名来自香港或中国大陆的潜在客户与他联系。

最近,每周就有三四个。

“随着事态的发展,人们已变得越来越悲观,”莱斯佩兰斯说。“现在,他们不只是在与朋友喝酒时谈论此事,而是在报纸上读到有关的事情。现在,他们正在从窗户望出去,看着这些人群。”

全球企业的任何重大转移都可能取决于大规模抗议活动在未来几个月是否继续。这种转移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几年的话,而香港仍拥有亚洲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重大优势,包括邻近中国,以及可靠的司法体系。

“认为人们会收拾一下行李就去新加坡的想法过于简单,”美国香港商会会长早泰娜说。

 本月,九龙一个购物区游行的抗议者。

本月,九龙一个购物区游行的抗议者。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过去20年来,北京一直在努力把香港与大陆更紧密地联系起来,不仅在政治上,也通过铁路和公路连接。但外面的人长期以来一直靠乘飞机来香港。

能够轻松地乘飞机来这里,对香港吸引全球企业来做生意至关重要,也让中国游客能够在这里自由上网、购买有关中国精英私人生活的八卦图书,这些书在中国大陆被禁止。

去年,香港国际机场的飞机起降量总计近43万架次,客运量近7500万人次。10年前,香港机场的飞机起降量是30万架次,客运量是4700万人次。

“如果不加以解决,关闭机场将严重损害香港的声誉、以及香港作为区域航空枢纽的地位,”香港中华总商会在一份声明中说。

“我们需要回到生意上来。我们需要过自己的生活,”香港欧洲商会会长戴伟德(Davide De Rosa)说。

可能让经济影响有所减轻的一个因素是,对机场的干扰并未影响货运航班。香港机场的年货物吞吐量为560万公吨,比全球任何其他机场都多。但如今,更多的航空货运是由宽体客机承载的,这些货运已毫无例外地面临延误。

在周三下午的机场,阿德里安娜·麦金农(Adrianne McKinnon)发现她乘坐的飞往多伦多的航班没有取消,她松了一口气。现年42岁的麦金农在金融业工作,她说,最近的暴力事件发生后,她最担心的是北京方面可能会做出什么反应。

“你永远不知道中国能干出什么事情,”她说。

最近几周的抗议活动给香港各地的商业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让很多街区出奇地安静,而在正常情况下,这本是这些街区繁忙热闹的时候。

骚乱给整个香港的商业生活带来了负面影响。 

骚乱给整个香港的商业生活带来了负面影响。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很多人现在都不敢到街上去了,”50岁的刘国耀(Lau Kwok Yiu,音)说。

最近的一个晚上,在与维多利亚港隔海相望的尖沙咀,拉克西米·古隆(Laxmi Gurung)坐在她工作的披萨店外。她说,生意一直不好,周末和工作日的晚上都如此,尽管学校已经放暑假了。

抗议活动从这里经过后,情况更糟了。她指着面前空无一人的景象说,“那之后,道路就变成这样了。”

“我很难过,”19岁的古隆说。“不只是因为生意,也因为我为香港人担忧。我希望这一切尽快结束。”

受抗议活动影响知名度最高的公司,也是与机场关联最密切的公司之一:作为香港载旗航空公司的国泰航空。

国泰航空上周末同意,禁止参加抗议活动的员工在飞往中国大陆的航班上工作。该公司还表示,将向中国政府提交在飞往中国大陆或飞跃其领空的航班工作的员工名单,以获得批准。上个月,国泰航空的一名飞行员因涉嫌骚乱被逮捕后,中国航空监管机构采取了新的限制措施。

在那之后的几天里,国泰航空的领导人警告员工不要参加“非法抗议”。该公司及其最大的股东、总部位于香港的太古集团发表了几乎相同的声明,“坚决支持恢复法律秩序”。

国泰航空的股价本周已接近10年来最低水平。

考虑到许多香港人对国泰航空的自豪感,这家公司“是中国施压的一个敏感点”,研究公司亚太航空中心(CAPA-Center for Aviation)的荣休主席彼得·哈比逊(Peter Harbison)说。

“与此同时,这种做法可能很快会弄巧成拙,”他说。“我不觉得北京真的想要毁掉与香港有关的所有好东西。”

 

Raymond Zhong是《纽约时报》驻北京科技记者。在2017年加入时报前,他在新德里为《华尔街日报》报道印度快速增长的经济。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zhonggg

Elsie ChenKatherine Li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Cindy Hao


0%(0)
0%(0)
    没走过极端,就不知道什么是刚刚好。吃饭也是如此。  /无内容 - kabir 08/15/19 (22)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也谈布尔乔亚和地富反坏的烦恼
2018: 重温426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2017: 向边境开进的印军33军什么来头?谈谈印
2017: 侵华日军后代叫嚣:中日若战,我上战场
2016: 邱毅:高举和平统一大旗是国民党唯一活
2016: 稻田朋美:作为防卫相无法参拜靖国神社
2015: 我提议取消阅兵,全力深刻总结这次爆炸
2015: BBC天津爆炸:死亡人数已升至85人 zt
2014: 上海的名牌都哪里去了?崇洋媚外的心理
2014: 毛主席时代的十大名牌首次曝光,长姿势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