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揪出新西兰清真寺大屠杀的幕后真凶!
送交者:  2019年03月19日10:33:4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金复新

如果说中共与人民还能谈得上官民同心的话,那么最典型的无过于对难民的态度了。中共深知接纳难民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弄不好还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把政权给弄垮。因此作为联合国的大国,中共和日本一样,都消极对待,积极抵触,义正词严地拒绝了联合国白左分摊的难民接纳指标。幸好有欧美白左国家爱心爆棚,把难民当宝贝往家里抢,自愿消化了这些名额,否则问题真不好解决。中共这一坚决的态度间接保护了中国人民的利益,人民顺带得福了、脱险了。看得出,起码在这件事情上,看得出党和人民群众的心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如果中国实行了民主,由欧美的白左执政,或者由白左培养的亲美独轮运势力回国执政,那么喇叭里就会广播:“各位退休的同志请注意了,为了完成联合国下达的接待数百万穆斯林难民的摊派指标,今年全国退休职工的退休金就不再增长了,中央要拿去向亲爱的难民同志们献爱心。各个街道居委会要积极行动起来,每家每户负责接收一户穆斯林难民同吃同住……”保证退休老头老太马上就会跳起来,全社会都会骂娘。

之所以中国没有出现这种情形,归根结底是因为中共在领导,之所以欧美国家三天两头发生恐怖袭击,归根结底是因为搞了所谓的民主,让白左来执政。

中共虽坏,但毕竟还算是神志清醒的正常人,其实白左也不是什么善类,神经还有些不正常。中国人民究竟喜欢坏人来统治自己,还是让神经病患者来“服务”自己,见仁见智,我不下结论,由您自己瞧着办。

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枪杀案发生之后,网上千篇一律地指责凶手塔兰特是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却对真正制造民族矛盾的白左议员无一字的谴责,更是对多年来引发塔兰特出此下策的穆斯林恐怖袭击只字不提。

众所周知,欧美白左议员疯狂接纳非法移民和难民并非完全出于爱心爆棚,更多地是想改变选民结构,在大选中占便宜,从而永久掌控权力,公侯万代。但不可否认,这些白左议员自己也是受到某些宗教的毒害,或者说曲解了宗教,以为这样就算做了“好事”,死了后可以向上帝表功。这其实都是愚昧的人乱信教带来的恶果。

宗教未见得对人类是都是福音,事实上,对大多数人来说,没有信仰才是好事。我一直抱这样的观点:“聪明的人信了教越聪明,愚昧的人信了教越愚昧”,一般的人没有了信仰还比较正常,一旦有了信仰,肯定自心生魔,会产生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轮轮们就是典型。再好的宗教要让愚人信了,最后必定搞邪,倒过来回把这宗教毁了,何况很多宗教本来就有问题。

白左议员们的这种好人好事其实是标准的伪善。你若让它们自掏腰包做好人,它们绝对不干,它们只愿意利用权力“慷他人之慨”“慷国家之慨”来替自己做“善事”。网曝那个最爱唱高调的白左议长老巫婆佩洛西住的是由高墙保护的深宅大院,受不到穆斯林的骚扰,但要是让它家里住几户难民,与它同吃同住,它万万不答应,它却要让千千万万住不起深宅大院、雇不起保镖保护的人民直面疯狂的绿教教徒,让整个国家掏钱为它“做好人”埋单。

塔兰特在行凶的枪支上写了很多字,细心的网友发现都与近年来穆斯林发起的恐怖袭击有关,塔兰特的宣言也坦承,正是这些事件才引发了他的义愤。尤其是穆斯林恶魔在英国性侵了1400名少女,而当局却拒绝调查,竭力替穆斯林掩盖,不依法办事,不肯承认80%的恐袭都与穆斯林有关,只求政治正确,让他发现已经无法用言辞来阻止犯罪,才决心用行动来回击,这倒有点像杨佳当年说的:“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世人应该“正确对待”塔兰特的行为,他唯一做得欠缺的地方,是不懂找白左议员算账,不知道只有威胁这些人的私利,才能阻止它们继续祸国殃民。从爱国的角度上讲,塔兰特是英雄。什么是英雄?就是有担当,不为私利,而是为国家为民族,敢于出头当那个谁都不愿意当的“恶人”。当年若不是李鸿章愿意出来当恶人,签那么多“卖国协议”,战争还将持续下去,不知还要死多少百姓。祸是那些喊打喊杀的爱国贼闯出来的,危难关头,这些人却没有担当,只想当“好人”,只考虑自己的名声,都不愿当一回“恶人”来消除战祸,干脆躲了起来,任由百姓遭受涂炭。试问,究竟谁是英雄,谁是罪人?谁该成神,谁该下地狱?

有人说,宗教就是战争的根源,这话不无道理。白左议员最不想说的是,穆斯林的教义明白无误地要求信徒去杀掉所有的异教徒,去消灭别人的肉体时叫圣战!当别人阻止它们的暴行时,它们就说是种族歧视,所以毋庸讳言,穆斯林就是世界的毒瘤,与其他民族的矛盾不可调和。穆斯林从存在第一天开始起就到处扩张,往东,西域各佛国为之而灭,印度佛教被其铲除,甚至在中国元朝,忽必烈的孙子阿难答改信了伊斯兰教,封王后竟发动叛乱,企图绿化全国,幸好被镇压下去,否则今天中国人还在拜阿訇。往西,更是建立了奥斯曼帝国,最远侵略到了西班牙。除了它们啃不动的、惹不起的,凡是它能打得过的、好说话的国家,穆斯林都没给饶了,连远在爪哇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也不能幸免。

穆斯林内部各派系之间也征战不休,什么什叶派、逊尼派、原教旨主义、改良主义,多如牛毛,似乎活着为的就是扯那些扯不清的鸡八蛋教义,它们从不讲发展生产,更不讲科学艺术,甚至不讲安居乐业。仗着有石油向中、美、俄买枪买炮,吃饱了就做礼拜,做完了,就杀过来杀过去,带来无数难民让全世界解决。

即使要做好事充善人,联合国也应该将难民安置于适合它们风俗习惯、宗教相同的沙特、科威特等中东地区,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基督教国家呢?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些国家愿意接受难民,也应该界定“难民”的定义,明确仅仅允许其“暂时避难”而已,一旦危机解除了,就必须“礼送出境”,哪来回哪去。哪有就此永久定居入籍,赖在人家国土上,污染人家基因,甚至把客气当福气,自己还是个难民,人口比例还没超过2%,就要求所在国民众改变饮食习惯迁就它们的道理呢?真是岂有此理!

联合国和白左议员们并不能保证接受国民众与难民相处一定融洽,而置彼此间不可调和的宗教矛盾、民族矛盾于不顾,擅作主张将难民强加给塔兰特们,这不是人为地在制造矛盾,制造血案吗?如此说来,这次惨案的幕后真凶不就是这该死的联合国,不正是这些白左议员吗?

中共的中央首长们熟读史书,并不象独轮运说的那般糊涂,相反,却对历史很有研究,吸取了大量处理民族问题的历史经验和教训,他们对当年封建王朝随心所欲接纳异族给中原政权带来的巨大灾祸记忆犹新,远比欧美神经病白左民主国家懂得如何治国。正因为如此,塔兰特才觉得自己的政治社会价值观与中共相近。


中国自汉朝以来,胡人不断向中原迁徙,皇帝却不以为意,热衷于招降纳叛、藏污纳垢,今日安置一避难之部落于河朔,明日内迁一投降之单于于陇右,后日欢迎一归顺之民族于关中,误以为离京城还很远,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对异族势力迅速壮大浑然不知,到了西晋,匈奴、鲜卑、羯、羌、氐各族已对首都洛阳形成弧形包围之势。

汉末魏晋时期政治极其混乱,灾异频发,士大夫们放荡不羁,崇尚玄谈,或纵酒无度,或靠服食类似毒品的药物来麻醉自己,不肯积极参与朝政,大量任用胡兵胡将,连军权都放弃了,史称“清谈误国”,为不久之后的晋室分裂,八王之乱,胡人夺权创造了条件。五胡乱华时,胡人毫不费力地就取得了永嘉战役的胜利,一举消灭了十几万汉军。晋朝皇室及达官显贵只好丢下穷人,狼狈向长江流域逃窜,美其名曰“衣冠南渡”。从此,中国陷入近300年的战乱,北方汉人几乎灭绝。

中外无知百姓及其选出来的白左议员不学无术,不懂以史为鉴,对黑墨穆是什么变的搞不清楚。但中央首长们却牢记前车之鉴,只是不太好说出口而已。2014年,维子惹不起中烂海,就找无辜的汉民报复,在昆明火车站挥舞砍刀,造成百余人死伤,全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以至于不久后有人在成都闹市区的春熙路喊了一声:“维子来啦!”竟吓得上万人狂奔逃命,一时传为佳话。

中共见多年来优待维子回子的民族政策不管用,海外白左仍拒绝承认这是恐怖主义,认为还是得学我大清当年以雷霆万钧、泰山压顶之势平息陕甘回乱的法子,于是调整政策,不声不响地痛下杀手,在新疆偷偷地搞了上百万人的大集中营,效果立现。如果不是中央英明,当机立断,真不知后来还会发生多少起75事件,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起火车站血案,不知还要死多少人?那些反对建集中营的人究竟安的是什么心?

我曾亲见维子借卖切糕为名是如何欺负汉人的,更是无数次看见维子小偷是如何猖獗于各大城市的,因此赞同中共铁腕打击。独轮运对此自然要骂,但中共如果学民主白左放任不管,依旧偏袒优待,独轮运还是要骂。是不是中共干脆让新疆独立,成立突厥国,独轮运才不骂呢?当然,疆独藏独肯定不骂了,但轮运还是会骂中共卖国。中共若问:“那么你来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这个时候雷哄稚和民运各位大佬才会说出心里话:“把政权交给我,我就不骂了。”

说起雷哄稚,又让我想起多年前看过的它的一段视频。大家知道,雷哄稚对于没有暴力倾向的宗教,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还是佛教、道教,向来是随意点评,随意贬低的,但从来就没有提伊斯兰教,结果这个奇怪的现象被弟子们发现了。在轮教被镇压前的一次所谓的“法会”上,有弟子没安好心,就问了这个问题。当时雷哄稚脸色十分尴尬,干咳了半天,光嘎巴嘴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这是弟子给他挖的坑,只好哀求弟子不要逼它回答这样的问题。又过了半晌,似乎觉得这样回答太没面子,好歹说了句:“不值得评论的我就不评论了。”我不知道这段录像轮教后来有没有编进书里,大家可以搜搜,我是记得很清楚的。搞了半天,原来堂堂雷哄稚也是欺软怕恶,也是怕穆斯林,怕凶人的呀?

我以前看到中国历史教科书的时候,惊讶里面居然对清朝白彦虎的陕甘回乱一字不提,似乎这场回子杀害1000万汉人的浩劫从来就没发生过,更是对大清为汉人报仇,阵斩300万回子的功绩讳莫如深,只是直接跳到分裂主义分子阿古柏身上,蜻蜓点水似地骂了两句了事。看来无论中外,人们都是欺软怕恶的,越是攻击性强的邪教,人们越是噤若寒蝉,三缄其口,难怪对轮教也是如出一辙,无论什么网站都限制谈论,免得轮轮打上门来,引火烧身。但大家要是都这样,轮轮就会象绿绿一样不受任何限制地发展,最后倒霉的还是大家自己。

雷哄稚还在视频中试图回答“白左议员究竟是什么变的”这一问题,它大致是这么说的:“有的白人是黑人转世,所以总为黑人说话,有的黑人是白人转世,所以总帮着白人。”这话可能也没敢收录进书中,估计网上搜不到,我却记得很清楚,大家姑妄听之吧。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郭文贵的精子说明了什么
2018: 王岐山最新任职着实是打了郭文贵的脸
2017: 从美国航空公司看中国经济增长 zt
2017: 正能量就是巫术 zt
2016: 漫步在姚文元墓前 zt
2016: 一剑飘尘: 大选:何其艰难的选择
2015: 告诉你什么是大红龙吧,这是写启示录的
2015: 【大红龙政党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集
2014: 普京的臭棋和中国的应对 zt
2014: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