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西方对俄罗斯能源制裁到底坑了谁? zt
送交者:  2024年02月08日11:19:24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西方对俄罗斯能源制裁到底坑了谁?

2024年02月08日 06:56 环球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英国油轮“马林·罗安达”号1月26日被也门胡塞武装的导弹击中,这艘船装有从俄罗斯运出的名为石脑油的石油产品,此事引发国际舆论哗然。自2022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至今已近两年,美国、英国等七国集团(G7)国家和欧盟对俄制裁力度不断加大,其中能源制裁是重点。然而,这些制裁措施却长期“漏风”,尤其是牵头实施制裁的美国等国也频频被爆出广泛的规避行为,而对俄“致命一击”带来的反作用力更多地落在了美国的欧洲盟友们身上。近日,美国又突然宣布收紧液化天然气出口,使很多从依赖俄罗斯能源转为依赖美国能源的国家再度面临风险,多国纷纷展开反思并对所谓“美国优先”的政策展示出更加谨慎的态度。

  美欧多国仍与俄油保持复杂且紧密的关系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美英等国持续加大对俄经济制裁力度,不断推进与俄罗斯在金融、商贸、人文等各领域的“全面切割”,特别是在能源贸易方面。随着“北溪”管道爆炸事件的发生,以及对俄能源航运限制令、石油出口限价令等一系列制裁措施的实施,欧盟似乎已打消长期以来的顾虑,下定决心摆脱对俄罗斯油气资源的依赖,从而补上对俄制裁的最大短板。

  从一些宏观数据来看,美西方国家的对俄能源制裁似乎有些成效。国际能源署(IEA)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23年欧洲的天然气需求下降7%(约350亿立方米),降至199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同年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量为450亿立方米,也降至自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英国下议院图书馆的报告显示,去年1月,英国没有直接从俄罗斯进口任何化石燃料。然而在2021年,英国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总价值还高达45亿英镑。根据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ECF)的报告,2023年前6个月中,俄罗斯在欧洲管道天然气进口中所占的份额已降至第三位,前两位分别是挪威和阿尔及利亚,其中挪威所占份额高达56%,俄罗斯仅为10%左右。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在进口和使用俄罗斯能源的问题上,美西方国家内部“远非铁板一块”,用于补齐最大短板的“补丁”依然四处漏风。《福布斯》杂志俄文版日前刊文称,2023年是美西方国家对俄制裁的“失败之年”。文章认为,虽然欧洲从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进口量持续下降,但2023年欧盟国家仍从俄罗斯进口了约135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与2022年的1400万吨基本持平。其中,进口量前三名分别是西班牙的470万吨、比利时的360万吨和法国的330万吨。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2月5日还报道称,由于俄乌冲突,奥地利正成为重要的能源供应国,通过将俄罗斯天然气间接出口到其他欧盟国家,奥地利20年来的能源出口量首次超过消耗量。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称,欧洲部分因禁用俄罗斯管道天然气所产生的缺口已经被液化天然气进口所取代。

  在石油方面,通过经由第三国加工转运、秘密提供设备等方式,美欧多国仍然与俄罗斯的石油保持着复杂而又紧密的关系。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5日报道,目前仍有数百万桶用俄油制成的燃料“钻空子”被进口到英国,不少企业利用国际公认的“原产地规则”,即原油一旦在另一个国家被精炼加工过,就会被标记为原产于该国,从而以不违法且不违反制裁禁令的方式进口俄油产品。英国《独立报》报道称,去年,印度从俄罗斯的原油进口量增加了1倍多,并通过加工和转售俄油获取了巨额利润。欧盟从印度的石油进口量也升至“创纪录水平”,27个欧盟国家中有20个通过印度购买俄油。

  而据俄新社报道,2022年率先宣布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的美国,也在去年10月和11月两次进口俄油。美国能源信息署回应称,美国炼油厂去年11月通过巴哈马进口的约1万桶俄罗斯石油,是在制裁生效前从俄罗斯出口至巴哈马,并在巴哈马与其他产地的石油进行了混合,最终运抵美国的。因此,这批石油并未违反美国的制裁规定。

  去年11月,美国《华盛顿邮报》以《俄罗斯的被禁石油流入五角大楼供应链》为题曝光了美国的秘密“洗油”链条。在制裁措施开始实施后,一家为美军服务的希腊炼油厂迅速进行调整,称它已停止接受违禁石油并找到其他货源。然而,《华盛顿邮报》对航运和贸易数据进行检查后发现,来自俄罗斯的石油产品会从俄在黑海的塔曼、新罗西斯克、图阿普谢等港口发货,绕道数百英里,经由博斯普鲁斯海峡运往土耳其的一个石油储存设施,随后再被送往希腊的炼油厂。此时,由于该石油已多次易手,其俄罗斯印记已被掩盖。在希腊,这些石油会被精炼并混合不同产地的石油产品,最终部分供应给美国军方。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报道,美西方2022年12月开始对俄罗斯原油实行每桶60美元的上限,但广泛的规避行为和巨大的漏洞使俄罗斯仍然可以通过石油出口赚取数十亿美元,目前俄油的实际售价也一直高于价格上限。除了秘密购入俄油,美国《财富》杂志网站还披露,在西方国家发起制裁后,斯伦贝谢等美国主要油田服务提供商仍向俄罗斯提供了超过5500件相关设备,总价值超过2亿美元。

  美英成为“对俄制裁中的最大赢家”

  如今,美西方对俄制裁短板尚未补齐,对俄“致命一击”所带来的反作用力则更多地落在了欧盟身上。为实现与俄能源脱钩,欧洲多国一方面持续压缩本国油气市场的消费需求,同步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使用,另一方面则加速调整天然气进口结构,把对能源的依赖交付给了美国等所谓的“可靠盟友”。

  德国持续推动液化天然气在欧洲内部的管道化输送,将来自美国和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输送至捷克和奥地利。而意大利则希望成为欧洲的天然气枢纽,其天然气进口路线不仅有连通阿尔及利亚的TransMed管道,还有连通阿塞拜疆的跨亚得里亚海管道(TAP);此外,意大利还与利比亚共同投资开发了两个海上天然气田,预计于2027年开始交付天然气。目前,在欧盟国家中,虽然仍有匈牙利更愿意通过“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但是匈牙利也有意大利的天然气作为替代方案。

  弗兰克是德国一家化工企业的工程师,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德国众多化工企业几十年来经历风风雨雨,但从没遇到过像现在这样的挫折。”他表示,由于俄罗斯天然气以前是德国化肥和化学品制造的关键原材料,所以这种廉价天然气的获取路径被切断后,德国化工生产商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损失,就连化工巨头巴斯夫的税前利润都从2022年的69亿欧元降至去年的38亿欧元,几乎直接砍半。

  德国财政部长曾表示:“我们不再具有竞争力,变得更穷了,因为我们没有经济增长。”目前,德国工业、建筑业、服务业和农业也普遍存在悲观情绪。对此,欧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弗拉基米尔·奥连琴科分析称,德国经济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对俄制裁带来的影响,特别是停止从俄进口能源。他说,在燃料成本飙升的背景下,许多德国化工企业开始将生产转移到其他能源成本较低的国家,比如美国。德国政府为节省预算取消对农民的燃料补贴,引发全国农民大规模罢工。因为农民必须以市场价格购买燃料,从而导致企业不得不将成本转移给消费者,结果企业竞争力下降甚至破产。

  据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报道,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自2022年2月起,欧盟进口天然气的月平均支出快速增长,其中管道天然气支出从36亿欧元增至75亿欧元,液化天然气支出从36亿欧元增加到77亿欧元。在此期间,欧盟因拒绝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已多支付1850亿欧元,而美国和英国分别从中赚取了530亿欧元和270亿欧元,成了“对俄制裁中的最大赢家”。在石油方面,报道称,自2022年夏季以来,欧盟为替代俄油而产生的损失可能已达到3000亿欧元。在此期间,美国和中东产油国对欧盟的石油出口额分别高达1200亿欧元和1000亿欧元。

  日本2023年版能源白皮书提出,随着对俄经济制裁长期化,全球将持续围绕液化天然气展开“争夺战”,到2025年或愈发“吃紧”。俄罗斯是继美国、卡塔尔和澳大利亚之后的全球第四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其目标是到2030年将产量增加两倍,达到约1亿吨,从而将其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从目前的8%增加到20%左右。据德国《柏林报》报道,美国政府希望通过制裁俄罗斯北极液化天然气2项目等方式,从根本上削弱俄罗斯在全球天然气市场的存在。由于制裁,目前外国股东已暂停参与俄罗斯北极液化天然气2项目,放弃为俄罗斯新液化天然气工厂融资和承购合同的责任。

  西方对俄能源制裁背后的“美国优先”

  虽然付出了高昂的能源进口替代成本,欧盟并没有换来对自身能源安全的保证。“欧洲正在用一种能源风险换取另一种能源风险”,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2月4日称,长期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欧洲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找到了替代品,即美国的天然气。但报道认为,欧洲的这种替代意味着其能源安全仍取决于无法控制的因素,比如很容易受到大西洋飓风季节或华盛顿政治游戏影响。

  以德国为例,随着俄乌冲突和对俄制裁的持续,美国对于德国的液化天然气供应来说极其重要。2023年,美国首次成为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根据德国能源与水工业协会的数据,2023年1月1日至2024年1月25日期间,德国从美国购买了绝大多数液化天然气,占比高达83%。然而近期美国突然宣布暂停液化天然气新出口项目审批,让欧洲切实感觉到美国这个盟友似乎并不那么可靠。“拜登的重大气候政策变化让德国感到紧张。”德国《焦点》周刊这样写道。德国《时代周报》甚至直言:“拜登正在冷落欧洲。”

  目前,欧洲化工企业支付的天然气价格几乎是美国买家的三四倍。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曾公开指责液化天然气出口商利用俄乌冲突推动“美国的经济主导地位和欧洲的衰弱”。去年,西欧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数量甚至超过了其他8个最大供应商的总和。咨询公司埃森哲天然气部门总经理奥根·科斯表示:“欧洲有可能变得依赖单一供应商,并最终受制于他们设定的价格。”

  除欧洲外,日本也受到美国收紧液化天然气出口的影响。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在2022年内达到7200万吨,居全球首位。日本一直在增加来自美国的液化天然气采购量,2022年达413万吨,较5年前增加了4倍多。不过数据显示,日本采购美国液化天然气运输天数平均约为30天,是从卡塔尔或澳大利亚进口运输天数的近2倍。报道称,日本能否将美国液化天然气作为稳定的重点采购对象“仍成问题”。彭博社日文网站称,日本恐将在推进能源安全计划和协调与西方国家关系之间左右为难。

  “美国优先”,德国《先锋》杂志网站这样形容西方对俄能源制裁。有德国民众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西方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执行“美国优先”政策,而欧盟一些国家一直追求所谓“西方团结”,并没有意识到欧盟各国利益正遭受损害。现在,一些欧洲国家不得不争取例外,比如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等都希望从俄罗斯进口能源,“欧盟内部对美英等国近期的一系列行动越来越保持距离”。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日本、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隋鑫 岳林炜 青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柳玉鹏]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3: 这篇文章将消灭共产党,花点时间把它读
2023: 拜登發表國情咨文承認中國已經崛起 美
2022: ​创历史!谷爱凌获自由式滑雪
2022: 中国驻英国使馆发言人就英方要求中方“
2021: 南宋偏安可喜可贺 贫限想之十
2021: 南宋偏安可喜可贺 贫限想之十
2020: 涡轮,这次倒过来问你个问题,
2020: 想吃人血馒头的煞笔没想到李医生是党员
2019: 中国为什么出现以毛主席划线的政治局面
2019: 二月底其实就不远了,押宝的人不少,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