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文革真伟大: 追逐光明的过程-屠基达歼-7改进过程亲历记
送交者:  2009年05月03日12:47:41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早期歼7飞机的飞行员曾戏说:“歼7飞机是跑得快的近视眼。”形象十分贴切,也是歼7飞机长达几十年之痛。
    这里“近视眼”有两层含义:首 先是歼7原型机飞行员的目视距离近。飞行员向前观察,要通过复层的防弹玻璃和座舱盖的前玻璃,透过的光线七折八扣,透光率打了几次折扣,飞行员视力再好也 看不远。这个问题经过歼7Ⅱ型改型,取消了防弹玻璃,保留了固定风挡的前玻璃,即防鸟撞玻璃,基本上解决了。
    第二层含义是歼7原型机带有 空空导弹,但没有一个好的雷达,只有雷达测距器。当然歼7飞机空战可以依靠地面雷达引导,但自己带的空空导弹可以攻击大于10千米之远,而只有测距功能没 有方位功能的雷达测距器也仅可测距5—7千米,导弹的作用远远不能发挥。因此为歼7配上一个真正的雷达,不仅是夜间、复杂气象战斗的需要,也是白天作战的 需要。飞行员依靠目视,好天气,也只可搜索到10千米多一点,更远必须依靠雷达。所以苏联的“米格”—21早期出了“米格”—21Ф—K13昼间型之后, 后面大量的改型,从21ПР、ПФ、М、МФ到Бнс,都是带雷达的全天候型。印度从苏联引进仿制的即是ПФМ和ПФ、М型。
    我国早期 (1962年)引进昼间型仿制成歼7飞机后,中苏关系已经破裂,众所周知,我们要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上世纪70年代开始,我们的歼7改进改 型规划中,即有第三期改型把歼7改成全天候型的步骤。以后歼7有了近距格斗导弹,可以离轴发射,但没有多功能雷达,离轴功能不能发挥,更进一步加深了矛 盾。
    让歼7飞机有一对好眼睛,而不是近视眼,既能较远的“看”前方,又能识别敌方方位指引导弹,是我们曾经为之奋斗了多年的往事。可惜歼 7全天候型未能如苏联体系那样成为歼7飞机的主角。歼7ⅡA引进国外电子火控系统时,当时的电子技术还做不到在小机头内装上多功能雷达,只能有一个较好的 测距雷达,从距离上(可测距15千米)配上导弹。歼7E型机翼改型时曾有第二步改机身,解放机头装上雷达的设想,但也未能如愿,这个愿望留给了两侧进气的 超7。
    现在由于雷达技术的进步,可以小型化了,不改飞机机头,也可以装上雷达,歼7G型机在年轻一代设计师们的努力下实现了这个心愿,虽然晚了一点,但圆了解决歼7飞机近视眼的梦。歼7飞机终于有了一对好眼睛!
    回想过去,往事未必如烟。
    
    (一)歼7改型在文革中艰难前进
    
    原 型歼7飞机引进后,是先使用后仿制的,所以较早收集到部队在使用中发现而要求改进的问题。1968年6月,三机部和空军在沧州召开的会议上,132厂得到 了空一所提供的一个歼7外场使用中400多条问题的清单,112厂接触得早,112厂设计科科长胡淡同志在会上谈了歼7飞机一、二、三期改进的设想。这个 会132厂设计科副科长沈泳沅同志参加了,会上成立了以三机部为组长单位,国防部六院和空军为副组长单位的歼7飞机改进改型领导小组。此后,112厂不再 参与歼7工作,歼7改进改型工作全部由132厂承担。
    文化大革命初期,1966年底开完歼教5的定型会,1967年开始,我就“靠边站” 了。1967年5月6日,132厂发生震惊全国的第一次大规模开枪打死五十多人的武斗时,厂内办公室人都跑光了,我作为不断写检查的当权派,还老老实实的 坐在设计科办公室。大约上午10点钟,好心的设计员王蕙铨跑来偷偷地告诉我:“厂外已经有几万个城里来的造反派把厂围住了,看来要出大事了,你赶快走吧 ”。我一听不得了了,赶快出厂。厂门口果然双方对峙,剑拔弩张。回到家中,下放在车间劳动的爱人埋怨我怎么那么迟钝,要死人了。果然不到一小时后,就听到 厂门口枪声大作,保卫工厂的一派冲锋枪就打开了。厂外城里来的造反派宣传车上高音喇叭反复广播:“林副主席教导我们说:枪声一响,老子就死在战场上了。 ”。鼓动造反派冲进厂去。这一天开枪打死的造反派五十多人大部分是中学生,宣传车上则是北京来的大学生。造反派推翻工厂的围墙冲进了工厂,守工厂的厂内保 守派退出工厂逃往附近农村。处理这全国第一次开枪的武斗“5·6事件”,中共中央专门发了文件。132厂的确成了文革中的重灾户。
    1968 年10月,厂里掌权的造反派成立了劳改大队,对几百个“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再加上坏头头(保守组织头头)集中起来,实施劳改,我作为全厂唯一的 “反动技术权威”,也被赶进了劳改大队。每天由武装民兵押着,齐声高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固到底,死路一条”,排队前去劳动,挑石头,筑清水河堤, 修机场护厂沟等等。这些重体力劳动,在某种程度上,比每天在走廊上写检查,清扫厕所,在思想上还轻松一些。虽然,对文化大革命始终不理解,老老实实干工 作,一直听党的话,也作出了成绩,为什么会变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分子?联想到1958年反右运动后期右派分子的下场,想想自己,想想妻子,想想子女, 想想年迈的父母,都会怎样,确实令人不寒而栗。但一切都没有办法,只好一天挨着一天过。
    1969年8月,科里造反派宣布我“解放’,回去 当设计员。1970年4月,厂革委会调我去生产指挥部当设计组长,代表工厂指挥二个设计连队。此前不久,厂军管会决定撤消原有车间科室编制,全厂实行军事 编制管理,工厂总部机关设立三大部,基层设定了13个大队,77个连队,车间科室都成为连队。3月份军管会改为工厂革委会,军事编制不变。此后,生产指挥 部陆续给我调来下放在车间劳动的黄理章、薛炽寿、王致斌三名设计员作为设计组的成员。
    我当时第一件大事是组织歼7I型的全机静力试验。通 过六项改进的歼7I型飞机陆续在生产线上往前走,原来北京要求1970年当年研制成的歼7I型飞机要求完成100架,后来眼看完不成又改为60架,但按研 制的试飞提纲飞好的飞机,已有十几架之后,一直没有人来接收。后来才知道,空军内部不少人全盘否定歼7飞机,对6改改型的否定,更不在话下。因此三机部军 管会主任周洪波几次和厂里领导说,要恢复原型。经过据理力争,最后总算保留了:加左机炮、改无级调锥及唇口改圆等三项,座舱盖加高、机翼整体油箱扩大被否 定,改815乙发动机被认为不成熟,最后形成歼7I型三改三不改方案,重新试制。
    1972年4月9日,早上上厕所发现大便全是黑的。最近 一段时间胃常不舒服,老毛病没当一回事。爱人代我拿了便样去医院化验,我仍上班去了。不久爱人拿了4个十号强阳性隐血化验单到我办公室一胃大出血,立即把 我送去医院。第二天,生产指挥部领导来医院看我,希望我能与革委会的孙志瑞副主任一起去北京向叶剑英(军委)副主席汇报歼7工程三改三不改的问题,这时我 已无可奈何了,我推荐薛炽寿代我去参加。孙副主任原是172厂的厂长,文革中挨整后由部出面把他调到132厂来的。
    早在1970年11 月,在北京,我和三机部李在田同志一起去空军科研部机务部汇报歼7I型6改方案,汇报完后机务部何培沅副部长提出Ⅱ型改型的重点是取消带离弹射,再下步歼 7改型是搞全天候型,希望能让歼7装上小型化的645雷达,因为空军已决定在歼击机种中,必须有五分之一的全天候型。
    1972年10月, 三机部在北京召开考察“米格”—21ПФ引进技术会议,孙副主任和我等去参加之前,为改成歼7全天候型,三机部张金波处长带队,132厂设计连连长张仁保 和设计员王杰两同志参加,去朝鲜考察了“米格”一21ПФ全天候型飞机,进行了粗糙的外形测绘,收集了一些外场材料,带回了火箭弹射座椅、雷达及2C型发 动机等实物。这个会就是介绍考察情况,开展歼7第三期改型为全天候型的会议。段子俊副部长出席会议并发言,强调部队急需歼7全天候型,132厂要当大事来 抓,要求1976年底前后改型成功定型。会议开了整整十天,包括研究发动机的改型,有5个很具体的会议纪要。我在会上提出,最好能拿到一架ПФ飞机,否则 1976年这进度很难保证。611所派出谢光和吴逢光二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1972年9月,工厂体制恢复科室车间,撤消大队连队,原十大队所属设计、特设、试验、技术情报等科室和模线车间改制为设计所,我任副所长兼设计科长,主管设计。原来两个设计连合成为一个设计科。
    10 月会议以后,设计科内三期改型方案工作就展开了。三期改型的中心是放大机头,在中锥内装上204雷达(雷达厂推荐的)。放大进气口的尺寸就按照考察时带回 的ПФ飞机大致尺寸。此外,还研究改吹气襟翼,加机背油箱,加大起落架,装改型发动机,增加机翼外挂点,改红外照明灯。这些工作与歼7Ⅱ型改型几乎是同时 在进行的,因为重点专业工作并不重叠。Ⅱ型重点是弹射救生,Ⅲ型重点是火控系统。
    但是当时全厂工作重点是搞好质量整顿,歼7Ⅰ型重新按三改方案试制,争取尽早定型进入批生产。重新试制的三批一架歼7Ⅰ型飞机于1973年9月送630所作定型试飞。
    1973年9月1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按“部院结合、厂所挂钩’的原则,国防部六院划归三机部建制。
    文 化大革命后复出的132厂原厂长马诚斋改任工厂临时党委书记。1973年9月马提出工厂应走320厂的路,要搞一支较强的设计队伍,做一个规划开展自行设 计。之后,复出后的谢明副总工程师升任革委会副主任,除质量整顿外,还狠抓工厂的技术改造,设计性试验的技术改造也列入其中。
    
    (二)划时代的襄樊会议
    
    1973年11月,我率张仁保、李宗俊、包于涵、王月新、顾凡清等出席三机部在襄樊召开的歼7、歼8弹射救生装备协调会。这是部院结合后的一次重要会议。
    早 在1970年初,座椅设计员包于涵就与我谈过座椅改进,取消带离弹射改为敞开式火箭弹射,当时决定派人去参加空军主持的歼6座椅改进试制试验,学习他们的 经验。1970年12月,派出的沈泳沅、顾凡清开救生会议回来,涉及歼7二期改型,向孙副主任汇报,建议成立救生方案的研制小组。此后,座椅及舱盖的改进 方案一直在进行。
    我们带去的歼7火箭弹射救生方案,首先是继承了歼7原型座椅手脚保护等机构比歼6先进,因此取得空军主管此事的军训部同 志的支持。取消带离弹射后的座椅装有歼7的平台火箭舱,可实现零高度救生,有专用的人椅分离器,分离人椅放出坐在椅内的救生伞。舱盖改为固定风挡和后折返 舱盖,取消原有的防弹玻璃。舱盖将有Ⅱ型和Ⅲ型的两种外形。这个方案我们已经作了很多工作,会前准备比较充分,汇报和讨论比较扎实。这时六院的救生专业所 610所成立不久,他们带去了歼8头靠伞的救生方案。会上有人建议只合成一个头靠伞方案,歼7的坐伞方案应该下马。由于我们据理力争,又得到部机关同志的 支持,最后终于取得了歼7座椅方案和歼8座椅方案可以并进的结论。这次长达11天的会议,对歼7Ⅱ型成功改型至关重要,当然也预定用于歼7全天候型。我们 争这个改型权,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既有技术上的风险,也有工厂生产形势不好造成的进度上的风险。更令我这当干部的人感到还有政治上的风险,万一救生失 败,当时尚在文革之中,随时都会有政治帽子飞来。但是歼7飞机原型救生不安全是空军最大的担心。据介绍当时国内歼7飞机共有七次重大事故,其中迫降成功二 次(包括72年5月我厂一次),五次跳伞,其中四次一等事故,飞行员都牺牲了,一次二等事故,但飞行员被压伤颈锥导致终身残废。真是触目惊心。这是我们下 定决心挑起歼7改型重担的思想动力,当时我们叫做革命加救命。在进度上我们又必须走在歼8方案的前边,虽然歼8方案是倾一个所的力量在做,但如果歼8方案 先成功了,又会有人主张停止歼7方案的。所以我们舱盖座椅组的设计员,在工厂生产形势不好时,自己在车间推着零件车跑工序,急进度所急,都在情理之中。
    1974年5月,三机部正式下达任务,由132厂负责歼7弹射救生改型工作。
    132 厂从文革的混乱中,正在逐步恢复秩序,但总体上讲,一部分群众派性严重,干部又不敢管,劳动纪律太差,不少车间都是冷冷清清的。孙副主任主管全面生产工 作,也没有多少办法,其实他与中层干部一样,从文革中吸取教训后,始终坚持不过“三八线”,即不管文革政治运动,只管生产。这时他对我们的工作安排是:歼 教5生产的优质过关,歼7Ⅰ的设计定型工作,歼7Ⅱ改型发图工作,歼7全天候改型方案工作,齐头并进。
    1974年初,我派总体、气动专业 的郑维川、刘远孝、向文政、寿伯康、徐德寰等五名同志带了歼7全天候初步方案去北京、沈阳、南昌、哈尔滨的机关、部队、厂所等20个单位调研。其中包括引 进斯贝发动机的情况,收集了不少资料。在空军作战部,李济中处长讲:“部队急需歼7全天候,主要任务是对付敌夜间来袭的轰炸机。他要求改型时要注意保持原 来歼7轻便的特点,不要越改越重。火控系统要机炮、导弹和火箭都能带,雷达最低高度要在2500米以上(不截获地面的最低高度),要求配一个简单的火控计 算机。希望能加大飞机的作战半径,即机内要加油;要改善飞机的起落性能;要装自动驾驶仪,夜间飞行,飞行员容易出现错觉,到时候自动纠正,红光分散照明是 需要的,等等。这些调研,对我们很有用。
    1974年3月,我带宋开基、黎石山、徐德寰等去大足空军基地调研。目的一是与部队同志座谈歼5 甲和歼教5的使用情况,研究歼教5与机翼大梁孔产生裂纹的排放方法。由于72年12月部队一架歼5飞机飞行中机翼大梁折断造成一等事故后,引起对歼教5、 歼5甲机翼大梁普查,普查结果歼5甲大梁没有裂纹,歼5及歼教5都有。目的二是征求他们飞行员对歼7全天候方案的意见。大足的部队有一个独立大队是夜航部 队,用歼5甲飞夜航。飞行员听了我们对歼7全天候方案介绍后,寄予很大希望。特别强调雷达一定要好,导弹必须配,炮不行了,必须能远距离截获进攻,打轰炸 机必须用导弹。飞机重一点笨一点,都不要紧。仪表希望多一些综合型的。如果有双座夜航机最好。他们说飞夜间科目,一个人太忙,不管夏天冬天,都出一身汗, 训练时间长,雷达又不好,又要顾舱内舱外,一个人够忙的了。飞行员们普遍感到飞机发展应该有一个长远规划,我们与苏美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太落后了,希望工 厂的同志多作贡献。
    4月,我派设计员张殿杰去贵州与011基地协调为歼7全天候配加大推力的发动机,以涡喷7乙为基础加工流量,达到全加力可有6600千克推力。
    4月20日,我厂歼7Ⅰ型三批一架在阎良定型试飞时,由于着陆时目测不准冲出跑道导致右机翼损坏,我带十余人赴阎良处理飞机。
    早 在1975年年初,三机部的年度计划要求我厂在75年内完成歼7Ⅲ型外形设计、吹风,完成总方案上报。4月份部在北京召开十年规划会,歼7全天候已列入规 划,要求132厂于1979年完成定型。所以在此期间抓紧讨论了歼7Ⅲ的各系统方案。1975年5月以工厂的名义上报了歼7Ⅲ型研制总方案(75)厂革生 密字171号文。
    1975年3月12日,三机部下达文件,611所与132厂结合,所的建制归132厂领导。这一决定,后无实际行动,因而未实现。
    5月,工厂据部里精神,组织讨论十年规划。会上,我提出除歼7Ⅲ外,应搞歼教7及歼7后继机,可暂名为超歼7,采用单台斯贝发动机,两侧进气,有拦截能力。经厂里讨论决定歼教7不搞,后继机暂不提。
    6 月,三机部李际泰部长及六院徐昌裕副院长来检查工作,我向他们汇报了歼7Ⅰ型定型和歼7Ⅱ型改型进展的情况,并汇报了歼7Ⅲ型的方案。徐副院长说Ⅲ型方案 要开一次方案论证会,已定的7条改型原则很好。在此之前我们收集到的空军部队对歼7Ⅲ型改型的意见,归纳起来主要有4条:
    1.歼7昼间型仍需要,白天不一定开雷达。全天候主要是夜间可拦截轰炸机,轰炸机可以以图一22为目标。
    2.保持歼7简单轻便的特点,突出飞机中高空性能。但雷达一定要有低空使用性能(高度不低于2500米),以拦击敌轰炸机低空突防。
    3.争取加大作战半径。要争取在敌方发射地空导弹前打掉敌机,故作战半径希达到400千米。
    4.改善起落性能,如能达到滑跑距离500—600米。
    我 们的歼7Ⅱ型敞开式火箭弹射救生项目改型正在积极进行,试验是首先自力更生土法上马。8月李部长和徐副院长专程来厂,观看工厂自己动手组织的零零弹射试验 和空中人椅分离。132厂在文革中形势一直不好,经常受到批评,但改型工作一枝独秀,当场受到李部长他们的赞扬,真不容易。
    此前,空军受 吴法宪一伙人的影响,有“歼6万岁”、“歼6可以打遍天下”的谬论,因而有意压制歼7。当时空军内部仍有争论。为了肃清它的流毒,在国防工办的促进下,空 军于75年3月一8月,组织进行了177架次的歼6、歼7飞机对比试飞,最后得出结论:歼7飞机高空高速性能明显比歼6好,中低空性能两机各有优势,可视 为相当,故全面衡量,歼7飞机性能优于歼6飞机。75年9月21日,空军在故城举行了两机性能对比飞行表演,出席观看的有国家计委、国防工办、总参、空军 及三机部的领导。从此,结束了这一场争论。
    1975年11月李际泰部长在部的天津会议上传达:“邓小平副主席给我交待了好几次,要赶快搞歼7,要以歼7换装歼6。”歼7Ⅲ是预定的新机之一。我厂歼7Ⅲ的设计打样工作全面展开,吹风试验、外协计算课题、成品协调工作也全面铺开。
    空 军司令部接到我厂5月上报的歼7Ⅲ型研制总方案,原则上已同意。并据此于75年10月14日向总参以(75)司科学第64号文报告“关于歼7全天候飞机战 术技术要求”,抄送国防工办及三机部等。该报告称:“歼7全天候飞机是空军夜间作战急需的飞机。早在1972年三机部就正式下文,一三二厂进行改型研制。 该厂已做了大量工作,并于今年五月提出一个研制方案,预计一九七八年第一架改型飞机上天。……”
    1975年11月接到空司报告抄件后,立即向总参上报“关于歼7全天候飞机战术设计要求的几点意见”。这样,歼7Ⅲ型立项就等总参批了。
    歼 7Ⅱ型研制,各单项都进展良好,阻力伞舱上移这一项,经过二次试制,完善了“双门后钩”方案的研制。1975年11月在张家口部队进行了鉴定试飞。由于阻 力伞的着力点自后机身腹部移到了机尾上部,因此可以提早开伞,甚至可以离地尚有0.5米高度时即可空中开伞,大大提高阻力效益。我去参加了这次试飞。由空 7师任组长单位的试验鉴定小组认为效果很好,建议批准定型。
    而三改的歼7Ⅰ型飞机,经过试飞研究所鉴定试飞,于年初完成全部课目后,在1975年4月己完成设计定型审查,6月由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
    1975 年8月,国务院中央军委以国发(1975)120号文件批转关于常规装备科研定型生产中有关问题的请示报告。根据文件精神,空军和三机部着手清理整顿压缩 飞机型号。空军和六院都倾向于歼7Ⅱ型不作为一个型号,而部机关倾向于作为一个型号。原因是歼7Ⅱ型手续不完善,也没有飞机改型后的战技指标。而Ⅲ型均有 报批手续,手续完备,可以作为一个型号。
    歼7Ⅱ型不作为一个型号,对我们正在进行的工作很不利。而且没有型号就没有研制费,如果Ⅱ型改进 4个项目都作为歼7Ⅰ型的后续内容,使用生产都大成问题。所以我两次带薛炽寿等去北京呼吁活动。一次是75年11月,一次是76年二月。分别向空军、六 院、三机部机关汇报,据理力争。麻烦的是工办和总参吸取歼6改型多而乱的教训,也主张不另给型号。空军的意见,可以成熟一项改上去一项,6改7改的Ⅰ型。 可是管理上不就更乱了。于是在与空军讨论过程中,想出了一个办法,先给歼7Ⅱ型起一个乳名,叫歼7Ⅰ改。在与工办讨论过程中,谢光局长的意见起了作用。他 认为成功一项改上去一项的想法可以理解,但作为管理和生产这不行,特别4改以后,作为一个主力机种,没有一个型号是不行的。这时六院的同志也转过来赞成给 一个型号了。尤其是发动机改了,带离弹射取消了,与Ⅰ型大不一样。接着我们就研究如何报批。
    二月份谈完Ⅱ型问题,我和薛炽寿、寿伯康、曲鸿义等五人就在空科和六院分别讨论歼7全天候的任务要求、发动机、增加外挂等具体问题,因已经明确作为一个独立型号,谈问题可直截了当。
我在京时感冒咳嗽不止,坚持办完事。3月5日返回成都当天即住入医院,经诊断为大叶肺炎,用了多种药,均吸收不下去,医生开玩笑说,你在北京感染了外地特殊细菌的肺炎。直至17日才提前出院。
0%(0)
0%(0)
  大骂文革又有什么用?难道每次GMD回顾历史都会大骂老蒋吗?  /无内容 - 在美华人 05/03/09 (220)
    J7mf本来就只是出口型,J7应该已经不再生产了吧?  /无内容 - yehe 05/03/09 (255)
    你又是哪里来的太监?上海人干了你老婆没付钱?  /无内容 - yehe 05/03/09 (189)
      问一下你妈我是否是太监 - e_o 05/03/09 (224)
        上海人不像你们那么贱,婊子钱还是会给你的,赏你1块钱,感恩吧  /无内容 - yehe 05/03/09 (214)
          上海人贱不贱, 全国人民都知道, 操你妈! - e_o 05/03/09 (215)
            上海人是贱,贱到养了你们这群卖逼的,建国后养到现在,哈哈。 - yehe 05/03/09 (253)
              操yehe他妈, 一个上海逼  /无内容 - e_o 05/03/09 (227)
                没文化地方出来的赤佬骂人都骂不出花样,我懒得和你这傻逼浪费时 - yehe 05/03/09 (239)
                  上海人强占了全国最好的生产资源, 享受了最好的生活条件 - e_o 05/03/09 (229)
                    最好的资源在美国欧洲,你先去请他们出去你就能占领了,低能儿! - yehe 05/03/09 (216)
                      你和藏毒, 台毒, 是一路货, 是上毒, 操你妈的逼  /无内容 - e_o 05/03/09 (242)
                        你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强盗,胎毒也比你这种人好,哪里来滚回哪里 - yehe 05/03/09 (248)
                          上毒狗屎, 你反毛是假, 贩卖上毒是真. 这就是你的真面目. - e_o 05/03/09 (255)
                            还学会戴帽子了?你智商能和狗比了。滚回你的狗屎坑去!瘪三!  /无内容 - yehe 05/03/09 (220)
                              上毒狗屎, 这顶帽子你不是已经申请了很久了吗? 上海瘪三!  /无内容 - e_o 05/03/09 (260)
                                滚回你的狗屎坑去!瘪三!别说上海,全国全世界都没人会欢迎你。 - yehe 05/03/09 (228)
                                  等一下, 先操你妈的逼一下!  /无内容 - e_o 05/03/09 (225)
                你俩到此为止吧,都是坛友,不要再上无意义贴了。  /无内容 - 居有肉和竹 05/03/09 (208)
    至少比没鸡巴扯不出来强 - ubet 05/03/09 (240)
      你妈有段时间没挨操了,逼壳子开始发烧了是吧?  /无内容 - 多空 05/03/09 (311)
        问一下你妈我是否是太监 - e_o - ubet 05/03/09 (261)
  4. [读后感: 文革万岁, 内耗万岁] - IE3 05/03/09 (312)
  3. - IE3 05/03/09 (240)
  2. - IE3 05/03/09 (268)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