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北戴河内部“批习会”
送交者:  2022年08月03日12:26:5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江泽民首先发言:首先我要自我批评,反正我也时无多日,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及的,当初王沪宁提出三个代表的构思,让我眼前一亮,"三个代表"的思想的确反映了我党向执政党的纲领性转变,可以说,这个思想是“小平"同志自改革开放以来的执政理念转变的一个概括。

我的本意讲的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什么叫发展要求呢?就凡是阻挡先进生产力的,我们都得把这些障碍扫除掉,凡是有利于先进生产力发展的,我们都要给他创造条件,要让他能够起来。那么什么东西在阻挡先进生产力发展呢?说白了讲就是制度和体制嘛,因此我讲的重心不在前面代表先进生产力,而在后面发展要求:制度变革、制度创新。

解放思想需要巨大的政治勇气,可惜我没有这个政治勇气,任党内极左势力篡改我的本意,中宣部怎么去胡乱解释我也认了,退缩了,是我私心太重,还有就是选习近平这个同志接班,也是觉得这个同志稳重憨厚,想想就算能力一般,只要萧规曹随,又有集体领导制度,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看着他这些年被权力不断腐蚀,为了权力使劲折腾,想想我自己不也是为了权力,保持影响力做了二年军委主席,又不放心一直到十八大,才彻底退出,胡锦涛同志,我在这里对你表示我的愧疚。

胡锦涛连连摆手,表示不介意。

江泽民说:胡锦涛同志高风亮节,不恋权,这点很值得让人敬佩,由此让我想到,必须从根子上解决这个问题,以保证习近平之后不再有个人独裁的事发生。接下来还有好多话就让锦涛同志说。

胡锦涛表示还是先让老领导先说。

朱镕基接着发言:原本退下来后,我是打定主意不讲、不干打扰人家工作的话和事的”,“但我还是违背了自己的初衷,实在是出于无奈,同时也是出于忧国忧民的心境。”早在2015年,我就忧虑,就是现在有一股越来越大的力量,在攻击、否定、疏远和背离改革开放事业。

一些人提出否定改革开放,借此设置更大的政治的、意识形态的障碍来阻止改革,扭转中国未来发展的方向。

我当时就强调,在相当一部分官员中,“告别改革”、远离改革甚至背离改革的倾向已十分明显,说他们是一群反对继续改革的特殊利益集团是不为过的。

 朱镕基说:当时我对十九大产生出新一届中共中央领导集体要面对的重大挑战就深表忧虑,而修宪之举更加证实了我之前的判断。

如今在面临党的生死存亡的时刻,这让我想起了久加诺夫反思苏联模式时的总结:" 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经济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和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管理制度"。

老江刚才提到必须从根子上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根子就是中共垄断一切的制度。袁刚同志概括为:三项垄断形成一整套的极权体系,其中意识形态部门发挥着极其恶劣的祭司功能,不仅搞书报检查钳制思想,为维护统治还编造谎言指鹿为马。三项垄断都是社会进步的拦路虎,是需要改革抛弃的对象。

苏联模式的那一套经实践检验,证明列宁设计的这套制度只适合武装夺取政权,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落后国家运用行政力量调用一切资源快速工业化的一条捷径。但其计划经济模式不但不先进,反而相当封闭落后。经济上效率低下无活力,我主抓国企改革时,对这点深有体会,不走市场经济的路子经济就上不去,建国来以阶级斗争为钢的各种运动尤其文革让中国人民吃尽了苦头,

不改革,不搞市场经济,就没有如今我国GTP跃居世界第二的成果。

我当年竭力主动争取加入WTO,与国际接轨,就是想使被教条束缚的生产力一下子迸发出来。

中共"十三大"曾作出"党政分开"的改革方案,准备放权,但阻力很大改不下去,我们当时摸着石头过河,走到一半,被苏东剧变给吓着了,政治改革就停滞不前,反而是击鼓传花,强化党政体制,并出现与金钱的结盟,形成权贵利益集团,使腐败丛生。官僚既得利益者唯恐大权旁落,竭力阻止政改,于是危言耸听打意识形态牌,有开历史倒车的动向。

习近平这十年,面对经济开放后日益活跃的思想界,惊恐万状,封堵打压要向朝鲜看齐。王沪宁以操弄意识形态愚弄百姓,以掌握意识形态话语权来当帝师法老,搞独裁统治,最后是全面专政开历史倒车。王沪宁是罪魁祸首,想不到这个狗东西思想这么肮脏,还想学杨度,他配吗?给你整的那什么狗屁玩意,我们都是那年代过来的人,什么中国梦,他欺负你没文化,你被他耍得团团转,每次拿着他为你准备的小本本念词,丢人现眼,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话的,实实在在的,实话实说,现在怎么变得这样虚伪,我看你是为了搞个人独裁鬼迷心窍,走火入魔了。

王沪宁必须开除党籍,抓起来以儆效尤。

 朱镕基越说越激动,指着习近平破口大骂:你还发文要求我们不得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不得传播政治性的负面言论,不得参与非法社会组织活动,你以为你是皇帝?你这个被权力迷了心窍的东西,今天我们要统一思想,绝不会让你连任,还有我警告你,把那个王小洪安排的特务都给我撤了。

习近平被朱镕基骂的脸色铁青,朱镕基还在那喋喋不休,骂骂咧咧。

胡锦涛赶紧打圆场,朱镕基才不开口骂人。

胡锦涛说,你以后也要退下来的,你想想你的继任者这样对你的话,你心里会痛快吗?就算你能成功再干个五年十年的,难不成你想像老毛那样一直干到死?那是绝无可能的,所以总有退下来的那一天,而且你还得为你老婆孩子着想,江青的下场你也清楚,你就想开点,不要再反复。(这是指习近平摇摆不定,坐视一些反对分家的人搞小动作,还想为了连任搏一把)

耳边又传来了胡锦涛的声音,我曾经说过,中国深化政治体制改革需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有益成果,但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现在进入社会主义中级阶段,一党制三项垄断不变的话显然不符合当今的形势和人民的要求,不变就会亡党亡国。

“三党五权制”是借鉴世界现代民主社会政党制度优点,真正中国特色的世界上首个社会主义多党制,是中国原创的政治制度设计。

多党制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社会主义同样也可以实行多党制。这个论断也比较符合中国的国情,贴合实际,过去一提多党制就是放开党禁,搞西方的那套乱七八糟的一堆政党,就是党争。

现在把九千万党员分流,处级以上的党员分成两个可以竞争上台组建政府的政党,一个即使竞争失败也可以作为替换在野,好好反思,换届选举时还有机会,这样就一改过去下台后没有了发言权,还被以各种罪名送进监狱剥夺政治权利,连我们这些人都不得妄议中央,只能拥护核心你习近平,不许有不同意见,太不像话了。现在多党制后大家就都有了安全感,换届选举都有重新上位的机会。不要听信王沪宁说的那些鬼话,什么党主立宪,你想当中国的拿破仑?

还有成立人民党这才是我们共产党的初心,把处级以下党员分流到人民党内,三党互不隶属,这才是真正的还政与民,人民党在处级行政市县搞选举,也符合我党人民当家做主的初心。现在中国已经形成好多阶层,各阶层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进入利益博弈时代,出现了利益主体的多元化和利益诉求的分化,利益冲突也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这些冲突中有相当部分其实是正常的利益博弈。

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没有明确国家的方向,这些都是更现实、更眼前、更紧迫的问题。

最现实、最眼前、最急迫的是什么东西? 用孙立平话来说,就是三个东西:第一个是国家的方向感,第二个是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第三个是老百姓的希望感。

首先,以革命为目的的马,列,毛主义的斗争哲学,革命思想早已不符合和平时期的信仰需求,建立“和平、宽容、理解和非暴力”的思想来替代革命思想,成为党员乃至人民的核心价值观,要用和解文化替代斗争文化。

“三党五权制”就是我们国家要努力实现的目标,政治改革的方向。

三党就是实行多党制,改一元为多元,就是把党内原来不同派系斗争公开化,政党化,形成相互制衡,制约的三党稳固关系。

五权分立是制度保障,作为人民议会议长人选,我将在国会设立专门的委员会,修改宪法和其它法规中不符合“三党五权制”的条例,并制定如人民监督权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只有这样国家才能长治久安,社会各阶层都有安全感,老百姓才有希望感,我就讲这么多。

温家宝发言:

我先说说“转型陷阱”,这是清华大学一个课题组的报告提出的概念,指的是,在改革和转型过程中形成的既得利益格局阻止进一步变革的过程,要求维持现状,希望将某些具有过渡性特征的体制因素定型化,形成最有利于其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并由此导致经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和经济社会问题的不断积累。“

对于一个正处于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国家来说,特别需要警惕的就是这种“转型陷阱”。尤其是在一个以渐进式改革实现社会转型的国家中,陷入“转型陷阱”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因为在渐进式改革中,使转型过程停滞并定型化的机会太多,既得利益集团从容形成的条件也更为有利。过去,我们过多地强调了渐进式改革的优势,现在来看,渐进式改革陷入“转型陷阱”的危险性更大。在改革初期,提出“摸着石头过河”是一种现实的选择。但问题是,也存在一种可能性,摸石头摸上瘾了,却连河也不想过了。

现在中国的问题其实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改革与保守、前进与倒退的问题。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习下李上”的问题。过多将争论集中在这样的问题上,不仅会造成社会不应有的裂痕,而且会模糊我们正在面对的实质性问题。

形成了中国目前这种状况的,既不单单是权力,也不单单是市场和资本,而是两者的奇异结合。在打破“转型陷阱”逻辑之前,无论哪种呼唤都有可能被既得利益集团借用,为完善最有利于利益最大化的混合性体制的手段。

秦晓认为,我们所讲的社会转型不是中国语境中的“现代化建设”、“国强民富”、“大国崛起”。

现代性社会的构建。

现代性社会是相对于传统社会而言的,它的主要标志是以“启蒙价值”,即自由、理性、个人权利为价值支撑的,以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治社会为制度框架的民主国家。

毫无疑问,在资源垄断日益严重,利益集团日益做大,社会控制愈益严密的情况下,变革社会的现实动力已经越来越微弱。换言之,“转型陷阱”之所以能成之为陷阱,就是因为此时的结构和体制已经对遏制变革作出了周密安排。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时的社会已经完全没有变革的动力。实际上,由于转型的停滞所造成的一系列问题,不满在增加,变革的要求也在凝聚。而且要看到,这些年来,既得利益集团的圈子在不断收窄,许多群体被甩出圈子之外。这都是进行变革的现实动力。问题是如何将这种潜在的动力变成现实的动力。

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建设是走出“转型陷阱”最现实的动力。现在的许多问题,其实就是卡在政治体制改革上,这已经是整个社会的共识。

而真正的公平正义,只有在民主法治的基础上才能得以实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民主与法治的建设应当是未来中国改革的核心内容。如何以公平正义来凝聚人心?如何以公平正义来重新凝聚改革共识?这里所需要的,并不是什么深奥而复杂的东西,而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东西,这就是勇气。

多少年来,罩在改革头上最大的魔咒,就是犬儒主义,就是对不公平不正义的默认,就是一种“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哲学,就是过于讲究策略的圆滑和“成熟”,就是缺乏面对实质性问题的勇气的体制性拘谨。

习近平这些年来的错误路线,让改革离我们愈来愈远,尤其是动态清零,让人民一下子觉醒,人民要求改革的愿望从未有过像今天这么强烈,这是大势,这是民心所向。

如今正值换届之际,更需要勇气和魄力来破局。

因此,在得知“三党五权制”这一符合国情的制度设计时,眼前一亮,以前我们苦于没有破局的具体方案和制度创新设计,知道中国必须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否则就会把以前改革的成果都丢失干净,还会重蹈文革覆辙,现在习近平这十年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文革---朝鲜化,这是绝不容忍的行为,我们这些老头子站出来,本身也没什么要顾忌的,能够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中国能打破二千多年的封建人治魔咒,就是拼死也要行动。

习近平连忙说,老领导,你不要生气,气坏了伤身,我这不是受人蛊惑,底下人争论不休,吵作一团,我正在协调嘛。

少给我打马虎眼,我明确告诉你,想连任搞独裁,没门,你就死了这条心,这个家一定得分,至于做人民领袖和过渡期做临时总统,过渡期限都可以商量。

好好,习近平满脸堆笑,答应着。

也谢谢你举荐我做“人民党”总书记候选人,我也得准备和另两位候选人一同竞选,为人民做点事实。

会议也随之结束。

解读:据说李克强他们这一派也吵作一团,对“社民党”总统候选人选意见不一,谁都想做第一任中国总统,做历史伟人。

人民党代表

2022年7月28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什么是我?
2021: 我,弃婴 abandoned, but beloved &
2020: 只身潜伏台湾,掘地为穴,用生命诠释忠
2020: 美国兰德公司的最新报告《与中国开战—
2019: 动用解放军镇压港民可能引发官兵叛逃
2019: 香港绝不会戒严,但中共还有高招吗?
2018: 美国兰德公司:中国现状分析报告
2018: 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2017: 郭文贵北京金泉广场出事了(视频)
2017: 印度洋的眼泪让三哥玻璃心又碎了!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