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黄海告急-南海纠纷
送交者:  2022年07月06日06:33:4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侠客

看过一个报道:黄海是中国与朝鲜半岛之间的一个内陆海,由於海水中拌有黄泥沙所以称为黄海。这里的海与电视上看到的海洋不一样,黄海就像是一片被搅混的泥汤水一望无际。加上灭绝性的捕捞,这种糟糕的状况已不适合渔虾在此居住。过去说起环境保护来似乎觉得比较抽象,但看过这篇图文并茂的报道后就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叙述。在黄海岸边还能闻到刺鼻的化工原料的味道。

据报道:这些年由於旺盛的消费市场需求,再加上渔民的过度捕捞,黄海已出现了渔业资源枯竭,长江的虾兵蟹将也寻不见踪迹的生态危机,这样的报道屡见不鲜。这一方面说明民众生活的提高,另一方面却也说明整体性资源的短缺。尤其是当国家农牧渔业部下令:让近海与长江休养生息(季节性的禁止捕捞)颁布后,便出现了市场需求与江河湖海无渔可捞的尴尬状况,在这种短期内根本不可逆转的情况下,渔民不得不将目光从家门口的近海转向了更为辽阔的海洋。

许多人拒绝承认这一现实,新华社的这篇报道,或许能打破这些自欺欺人的美梦。过去农民靠山吃山,当有一天农民失去了土地,还有土地的补偿款。而渔民失海呢?大约是在二千年前后,沿海的(含福建)渔民就像当年的“闯关东“一样,成群结队的扑向了远海,最多时竞有上千帆渔船出海。

就这样近年来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渔业纠纷不断,见诸报刊的就有:俄罗斯开炮击沉跨境捕捞的中国渔船,中国渔民在韩国海域刺死了执法的海警,日本的海上保安厅逮捕中国非法捕鱼船。甚至还有中国渔民不远万里的来到非州捕鱼,结果被屡次三番遭到驱逐的报道。看来那句“地大物博“的主语后忘了加上人均。奥巴马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要是中国人都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则需要另外一个地球。

其实:中国人抢的不仅是那些海鲜鲍鱼和大龙虾,如果你站在世界地势图的前面,你就会发现占地球三分之二的版图都是碧蓝色的海洋,当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到高度工业化的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目光从陆地转向了海洋(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中国)当年孙悟空勇闯“东海龙宫“时就发现-海底储存有大量的好东西,於是各国对海洋资源的争夺战是越演越烈,而且今后还会更激烈!

海洋资源对於中国人的重要性已是不言而喻,最近魏风和(中国防长)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再一次对南海诸国强调:南海自古以来就属於中国的领海。危机意识已经让魏风和对外大声吶喊:南海这片是我家的后花园,毫无疑问老魏这是把南海给描述成颐和园的昆明湖啦,他的言论遭到了“东盟诸国“的强烈抵制。这是怎么回事泥?老魏咋这么有底气呢?请诸位沏好了茶,搬一个小马扎,手里再抓一把五香瓜子,咱们拋开官媒那些官话-套话-废话的路数,我用大家听得懂的人话-大白话来叙述一下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并以此为引子谈谈那个自古以来!

(一)南海九段线的由来!

翻看近代史真的很有意思,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83年的时候在北京,西山庙里有位老和尚曾对我说过:你命里有灾,但有贵人相助,能逢凶化吉,能渡过这一劫。而事实也的确是如此!话题再回到中国近代史上,国家的命运其实也是如此,每逢国际上发生大事时,中国都有贵人在相助。比如说在近代史上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里,中华民族都站在了“正确路线“的一边,你看在“一战“那会中国派到欧洲去参战的不是兵,而是十万人组成的劳工大军,但那也是战胜国。

如果说中国在“一战“中这个战胜国有点名不副实。那么在“二战“中则是名副其实。而且在抗日战争中由於有美国这个贵人的相助(从政治-经济-到派遣飞虎队)的鼎力支援,中国就像中了大奖一样在战后有了“南海九段线“的诞生,如果没有蒋公留下来的那个“南海九段线“的话,那今天大陆的魏凤和,根本就没资格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谈论南海问题。所以要吃水不忘挖井人!

二战结束后中国做为战胜国的一方,本应有理由参与战后势力范围的划分,和理所当然的进入到联合国,但却遭遇到了苏联斯大林的反对。由於美国罗斯福总统的坚持这才给中国划出了东南亚的这块大饼,并将中国拉进了二战后诞生的联合国,还弄了一个常任理事国的位置来坐一坐,后来“安理会“这个位置从蒋公的手上传到了毛爷手里,如果从1971年乔冠华率团出席“联大“算起,那么“安理会“这高级大沙发也都坐了半个世纪啦,至今那个叫耿爽的还在那爽歪歪呢!

这件事说起来还有个小插曲:遥想当年外交部曾做出过中国不派代表团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决定,理由是“联大“是由资产阶级统治的阵地,我们不派代表团出席。后来政治局在向乾纲独断的毛爷请旨时,由於老大习惯於“黑白颠倒“的作息时间,所以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将报告压下来啦(红太阳正在睡觉)待到半夜毛爷这一觉醒过来,并且得知此事后老大说道:去!为什么不去呢?这是第三世界的弟兄们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就脱离群众啦,告诉恩来让乔老爷带队。

https://pics1.baidu.com/feed/d1a20cf431adcbef351ce53d61449bd4a2cc9fd2.jpeg?token=72ec5966f61817619d01b09475d3c74e

图为乔冠华(乔老爷)在联大发言后的仰天大笑,旁边是黄华!

说过了二战后的胜利果实-联合国,现在就该说一说南海问题啦。话说根据波茨坦宣言的公告,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盘踞在东南亚地区如越南,菲律宾等国家的日本军队要向“同盟国中国战区“的最高统帅蒋委员长投降并签署投降书。就这么着在那年秋天民国政府派军舰去收复被日本人占领的南海诸岛。当时随舰队出航的有位民国地质部的官员,这位老前辈的进取心也太强啦,他大笔一挥就在地图上用九条虚线划出一个大口袋,这就是后来的南海九段线!

这个口袋大到什么程度?你自己到地图上去看一看就清楚了。这位民国的老前辈还真是不客气,他把海洋分界线都已画到别人的家门口啦。其实这也有当时的客观因素,那时菲律宾还由美国罩着呢(美国那会跟中华民国又是盟友)所以美国人对国军的画线也就闭只眼假装没有看见,加上那时的黄岩岛上荒无人烟,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的?也就是说许多都是无人岛,这样就不要白不要!

而当时越南人正在被法国人打的找不着北,一是根本就顾不上这档子事,二是有谁见过这张南海图呀?后来越南又跟美国人干上了,出於对中国“抗美援越“的感谢,越南的胡志明主席曾致函中国的周恩来总理,承认南海是中国的海域。越南胡志明在60年代将南海岛屿送给中国,与中国将“长白山天池的一半“送给朝鲜,以及90年代江泽民将贝加尔湖割让给俄罗斯是如出一辙!

再说接收舰队回来之后,这个领海划界图就印在了中华民国的地图上啦,并且公诸於世广而告之。就这么着“南海九段线“便由此诞生了并沿续至今!上述这些就是老魏理直气壮的依据。问题是如今越南统一了,胡志明也死啦,再加上咱画的那九段线也确实是太大了一点,按照这么划界的话,如今的越南海军舰队它别起锚,只耍它一出港还没有开足马力呢,就已进入到了中国的领海啦。

https://pics3.baidu.com/feed/d1a20cf431adcbef556d05e129ed53d7a2cc9f4c.png?token=a00e5ac423abeb7e0cfdee59d75e0d7d

图为魏风和(防长)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上发言。

其实边境划界也好,领海划线也罢,它就像76年唐山地震后北京居民在院里搭防震棚一样,我家的防震棚搭建在什么地方,左邻右舍有异议的快说,有什么意见快提,这时都好商量,你不说不提那这事就这么着啦!虽说防震棚是违章建筑,但即成事实后真到拆迁时还是会有补偿的。领海划界也一样!

过去在大陆时,夏天的傍晚常会播放一些露天电影。小孩们在电影放映前,通常都会到操场上去占座位(天黑后才能放映)占座的方式一般是在最佳位置放上一本书,或一个书包,有的甚至就用砖头压张报纸。你说这一本书,一个书包,一张报纸,这些东西能有什么法律意义吗?没有!但在现实生活中的情景是,人们看到这占座的书报等物件后往往都会默认,转而去另外寻找地方(过去在工体排队买球票也是如此)大家都默认这就叫惯性的力量,道理与搭防震棚一样!

南海那个“九段线“的划分也是这么一个道理,自从二战结束后的1945年到上世纪的50年代中期都已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南海周边的那些左邻右舍都默不作声也不吭气,后来发现南海下面有石油天然气等资源,这才有越来越多的南海周边国家陆续出来主张海洋权益。问题是你们早都干什么去啦?你们有意见当初为什么不提?如今已经是时过境迁啦!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那就谈判吧!嘿嘿:不行就再给他玩一个自古以来!再者说了如今那已是今非昔比,现在南海的传承人已换成习特勒啦,你们难道就没听说一尊他讲过吗:厉害国是惹不得的,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二)农耕社会与-蔚蓝色的海洋!

从历史上看: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农耕国家,讲究的是男耕女织,只耍是把地种好,只耍是收成好,有吃有喝那就是幸福生活。黎民百姓是这样,做为君王也是如此。成就霸业的目标是攻城占地扩大疆土,比如说秦始皇“灭六国“后最关心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修筑帝王陵园,而另一件则是修筑万里长城。

对於陆权的国家来说:讲究的是兵强马壮,而对海权国家而言:则讲究坚船利炮。毫无疑问中国是个讲究防御(长城)的陆权国家,对於海洋在很长时间内都没有概念,我们打开中国通史看看:记录着中国人航海历史的书写只有两篇:一篇是秦始皇时代的徐福出海东瀛,再有一篇就是明朝的郑和下西洋。

然而:中国就这仅有的二次航海历史,也与西方人哥伦布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西方人玩航海是用它来扩充疆土,使其变为自己的附属国,若用华丽的词汇包装一下那就叫发现新大陆。而中国航海史上的二位则不同,一位是渡海到东瀛去为“千古一帝“寻找常生不老药。而另一位呢?则是利用航海去周游列国,舰队出去一次又一次,郑和下西洋那纯粹就是游山玩水。目的就是宏扬我大明王朝的天威,这与今天“厉害国“的面子工程差不太多,没给国家带来任何实质利益!

据史料记载:大太监郑和曾先后七次出海下西洋,前后历时28年,而且每次出海舰队的数量都在200艘左右,郑和的“旗舰“船体长度150米,排水量在2万吨级,这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这简直就是早期的航空母舰呀。这一方面说明当时大明王朝国库里的银子富足,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当时中国的造船技术。哥伦布的航海船队与郑和率领的庞大舰队相比,那只能称之为是“小舢板“!

组织这么大的远洋舰队,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与银子,那远航的意义何在呢?我们看到的是:郑和七下西洋却没给中国帶回一寸的海外疆土,也没能往家里搂点好东西回来!这与后来“厉害国“的一带一路颇为相似,都是扔银子挣面子的工程,在这一点上也是有历史传承的。后来明朝“兵部“有位官员看这位郑和真是一个败家子,为能阻止他再出海就巧妙的制造了一场火灾,烧毁了航海图和航海日志等文件,这就是为啥郑和七下西洋而没有留下“文档资料“的原因所在!

郑和七下西洋的经历,那仅是炫耀天朝的皇威而已,并不能证明统治者重视海洋。虽然中国的东南部临海,但历代王朝却认为海洋那边是“蛮人之地“!所以海洋代表的仅是危险与蛮夷,因此历代王朝都对海洋防范有加。再者说了:海洋不过是意味着几条鱼虾而已,因此在农耕社会不需要海洋,所以也就从不重视海洋。很多年前我曾经看过一份资料,讲的就是关於海洋权益的问题。

那是在中越“西沙海洋划界“谈判时发生的一件事。为了证明西沙是属於越南的,当时越南的谈判专家拿出了一份历史文件。上面清晰记录着清朝(不是咸丰就是同治)朝代发生的一件事,於是人家在谈判桌上当王牌打出来啦。怎么回事泥?原来当年有条法国货船在途经西沙海域时遇到了海匪,船上货物也被洗劫一空。根据世界航海的货运规则,这时船长应当到所属地政府去报案。

根据“古今案例相结合“的惯例,我再列举90年代时发生的一件案例。那年我老婆刚新买的一辆车“磨合期“还没过就被贼偷啦。报警后警察也不拖泥带水,询问过情况后就给了张名片说了句:找保险公司去吧。

而保险公司更痛快,接到电话后直接就让我去租一辆同款的新车,租用期三个月(留给警方的破案期)90天后警方破不了案的话,保险公司就走理赔程序。而当年那位法国船长的被抢劫,与我上述的汽车被盜窃,其实是有着相同之处,那就是案发后要找官府去报案,就这么着那船长找到了清政府。

劫后余生的法国船长直接就把船开到了最近的海南岛榆林港,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请求缉捕海盜,并要求当地政府出具证明,这样回去之后就可以向货主交待,并向保险公司索赔了。就这么着上岸后他一路小跑着就来到了海南的官府衙门报案,咱们都是中国人太熟悉政府官员的作风啦,再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用脚趾头都想得出,知府大人(也许是叫知县)告诉船长,我这里叫做天涯海角,天朝上邦到此就为止啦,你说的那个海上我们管不了,因此你的船被抢劫这事,我们也负不了责,就这么着这位地方官三言两语就把这被抢的船长送出了衙门。

但这事总得有个了结啊,否则回到法国后也不好交待。於是这位法国船长只好掉转船头驶向了越南的海防港。到了越南的港口后,那里的地方政府到没有架子,对他还挺热情不仅给他开了证明,还派了一只小船出去转了一圈,这就算是派兵缉捕过啦。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报过警,而且也出过警啦!

这是什么证据?这就是实际控制和实际管理的证据。这个证据说明:中国政府早在大清王朝的时候就已经不承认西沙海域是自己的领海啦,而且也不履行政府职责,也不承担那片海域的治安巡逻工作。而相反的是越南政府不但认为西沙海域是自己的领海,而且还实施了维持秩序的工作。这个历史遗留文件白纸黑字,这难道还不能证明西沙从那时起就不属於中国而是属於越南的吗?

设想一下:如果你是参加谈判的中方代表,面对这样一个几乎是无可辨驳的证据,你的脑袋会不会“嗡的一声“傻半天,你肯定会想非给丫的“双规“不可,那个混蛋知府他给党和人民添了多少麻烦呀?多亏“一尊“养活了那么多战狼,陆慷说啦:你这是过时的历史文件,没有现实意义,是废纸一张!

战争是外交的最高手段,因为这个世界从根子上讲:遵循的仍然是丛林法则!中越两国在上世纪(1974年)的那场西沙海战就是在谈判无果的情况下发生的。那年中越两国的海军曾在西沙海域大打出手,要说当年南海舰队的家底那叫一个薄啊,整个舰队除了猎潜艇就是扫雷艇,就没有几艘像样的战舰,於是连夜在小艇上焊上重机枪,奔赴西沙参战的竞是加装上重机枪的扫雷艇。

而当年南越海军投入到战场上的却是美军撤离西贡时留下的几艘大吨位的战列舰。那场海战打的真令人目瞪口呆,中国海军知道自己的扫雷艇与战列舰不是一个等级,所以就扬长避短加速冲进大兵舰的射击死角,那场海战真看傻了全世界,一是没想到西贡海军竞然这么怂,二是没有想到大陆海军的命这么好。海战居然依靠重机枪和近距离的扔掷手榴弹,最后竞然还把大兵舰打跑啦!

当年我在北京时从“海司大院“获得一个未经证实的信息:说当年南海舰队奉命从海南榆林基地开赴西沙战场时,舰队需要穿越台湾海峽,守备在那里的国军能否允许共军的舰队通过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共军舰队企图穿越台湾海峽的紧急报告送达到阳明山庄官邸时,蒋公说了一句极富民族色彩的话:西沙战事紧啊、、、、、於是守备在那里的国军打出了灯语:允许通过-并祝共军弟兄们好运!就这么着处於高度戒备状态的南海舰队顺利通过了台湾海峽-奔赴了西沙战场!

(三)南海九段线!

如果没有1974年那场被称之为“海上拼刺刀“的海战,那么西沙海域属於谁?这恐怕还真不好说。正因为有了当年那些惨烈战死的官兵,西沙才控制在了大陆的手上,网上有一部介绍西沙的纪录片,西沙真是一个好地方,而且这地方也不可能再失去啦!至於南海嘛:还是让老魏没事的时候吼俩嗓子去吧!

老实讲:今后围绕着南海的主权归属问题,还真有不少的麻烦。二战后民国那位老前辈留下的“南海九段线“,其实大陆也心虚的厉害,虽说已经据此占领了一些岛屿。但想实现“九段线“的全部主张也不现实。一则是在法理上的确有点虚,二则是在能力上也没有可能!於是只能强调自古以来!

南海问题最终如何解决?我想无非是三种可能:(一)是通过外交途径,双方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即然是谈判那么围绕着南海的这条“九段线“就是可以商量的,谈判就是双方妥协和让步的事情。邓小平当年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就是这么一个思路,那意思就是先別管这块肉是谁家的(反正是白来的)那咱就先分着吃了它。尽最大可能的争取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问题是:如今已经是“庆丰王朝“的时代了,当今那位庆丰帝强调的“惹不得-惹翻了是不好办的“外交战略。邓小平“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也已成为了过去时,如今没有哪一个官员敢说:南海我们能争回多少算多少,反正是白来的。如那样的话被吳京煽惑起来的愤青们,还不生吃了那位官员。谁都怕挨骂所以谁也不愿意出面解释,於是南海问题僵在那啦。和平解决的途径已越来越窄。

途径(二)那就是国际仲裁,通过联合国的海洋法庭,这一条途径大陆基本上没有胜算的把握,所以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问题是菲律宾已像“秋菊打官司“一样把大陆告上了象牙海洋法庭,对此:外交部的那几匹战狼摆足了大国的派头,宣称:无理取闹!并称不理采-不参与,是一出反华闹剧!

这就像我们在加拿大吃了“告票“一样,我不服气那就跟警察“对薄公堂“!只耍是你敢出庭,那你基本上就赢了一半。面对“象牙国际法庭“发来的答辩书,外交部依然是不理不采,这样一来面子上是牛逼了,但同时藐视法庭罪也坐实啦。到最后海洋法庭的判决称:菲律宾嬴了这场法律诉讼,大陆的花春淫又玩了一句:废纸一张!就这样嬴了面子-输了里子,仲裁这条路也瞎咪啦!

那么接下来的最后一招:那就是用军事手段解决。战争本身就是外交手段和政治手段的延续。没有军事实力做后盾也不可能有什么外交谈判。但大陆目前的状况根本就不具备动武的条件,这样说可能有人不爱听而我也懒得争论。我只想说的是:环顾四周是群狼环伺,大陆竞连一个盟友都没有。

劣势还不仅仅是大陆缺乏朋友,由於这几年咄咄逼人的那个战狼外交,搞的中国大陆是四面楚歌,就这样还宣扬要在南海“杀鸡敬猴“打狗给主子看?另一方面还对台湾宣称要“亮剑“朝发夕至?、、、、算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最后想说的是这种冒险的念头很危险,搞不好就是第二个甲午。止笔!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去中共化:马克思主义前景几何
2021: 今年买车就是抢车!
2020: 中印边界冲突:习帝不可沽名学霸王(毛
2020: 毛对知识分子仇视的态度早在1918年的北
2019: 我有一个梦想
2019: 我们同行! 为着中华民族的再次复兴。
2018: 以夷制夷遭唾弃,WTO把中国赶出去
2018: 2018上海:忽悠,忽悠,接着忽悠!
2017: 印军入侵中国20天,我们真的不敢打仗了
2017: 新中国是怎么从不公平的历史条约中解套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