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西方文明文化是黑的,华夏是什么颜色?
送交者:  2022年01月17日09:56:3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远方的孤独

万维最近有位流沙河上博主,发表文章,描述西方文明和文化的反人性黑暗,然后以此类比,宣传王朝循环是华夏文明与文化的光明进步的最好标志。对流沙河上博主系列文中列数的“证据”,我不想评论,因为我认为中西文明和文化都是被推崇和manipulated的叙事,就好像是一个trap,进入到那里面来辩论,我认为是浪费时间和精力,而且还会是比烂式的浪费时间。 

我不能说自己对华夏文明的研究很深入,但是其颜色,我想,我也不需要深入就能得出一些精准的结论。我认为华夏文明是寄生属性,是清一色的,最近跟万维Hapoi博主互动,正好聊到类似的话题,这是我给他的几个回复:

“parasite寄生早就被社会性运用。比如parasitic economy。韩国2019年获得奥斯卡大奖的电影Parasite,非常好看,如果没看,建议你找来看看。 parasitic的本意是自己不能独立,需要host。对中国文化和中共来说,当然不是指low level的基本生存独立,而是从零开始的现象的有无和多少。通常人们用创新来表述。你看中国,中共,有多少high level的东西是自己从零开始搞出的?这个表面上没什么,很长时间里也反应不出弊端,比如所谓改革开放的经济,copy别人的idea和工艺,自己制造,可以生产出海量的产品,但是人类总是周期性发展的,就像那部电影里,主人不在的时候,那家parasite人可以尽情享用冰箱里的好东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就是这家的owner。但是转折周期点出现,就不一样了,因为parasite的组织功能匹配相应为parasite服务和利益最大化的,如何转型就会是个大问题。中国的历史和实践,和中共的历史和实践,都是这个转型点出现后,验证出其寄生的本质。简单来说还是老样子。不能从零开始,当然还会是老样子,也就是说就一个源头开始的零,以后就再也没有零了,其实儒释道维护的就是那个源头零,道甚至都是宣扬源头那个零也是无,我说的nothingness,哈哈。”


"我说上帝给人everything,也给人nothingness,人活着无非就是在两者之间来回flowing。大多数人是在这两者之间jump,我甚至把这联系到脑科学。西方着重everything,东方依赖nothingness。因此西方人的实践,最高层面,最有智慧的人,总是表现在对源头的兴趣上,总是在创新,也就是驱动自己搞一个源头的东西。专利和天使基金这类工具都是那样匹配的。东方人,反正是nothingness,活在当下,能活着,活得好,舒服就不错。 帕拉图的form,比如苹果这个form,是一类的,具体某个苹果只是一个substantiation。我认为人恐怕是需要细分类的。我和你不受政治正确的统治叙事束缚,我是相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这是架构,hierarchy, 没有这个架构,我们人类活着,智慧根本没有“用处”的。其实东方的nothingness也是在这个架构问题上是nothing的。亚里斯多德不同意帕拉图的洞见,认为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有自主性的,human agency,这个human agency也可以用来改造人和自然的。实际应用当然还包括控制和奴役人。我认为宗教信仰只是在这个架构和人的自主性上套个架子。"


"我当然理解亚里斯多德的东东,人嘛,因为有个mind,活着总要有个意义,目的什么的,理想和想象,等等。因此人的ego总是自我hype的,极端是人定胜天无神论者的认知,和宗教信仰者的自己是先知的认知。普通人世俗生活的反映,尤其是西方启蒙后,是相信自己,极端是及时行乐。东方的nothingness更是导致最精致的及时行乐。human agency, 七情六欲在nothingness驱动下,当然是及时行乐。但是再怎么样,我认为还是一个架构控制的,everything和nothingness之间的flowing,比如人的纵欲过度不仅不能持久,也不能flowing的。中国文化的问题,或者说这个群体,类的问题,是群体中极高智慧的人,最高思维理念层面还是nothingness驱动的,也就是你说的没有宗教信仰。我认为就是有了宗教信仰也没用,我认为那是creation model,元器件决定的。那一类人就是这样的。我认为在transcendental层面那一类人完全是无所诉求的,因此架构是围绕自身的生存,和活的舒服,及时行乐。人类和世界一直在发展,演变和进步,需要在各个层面不断清零,从零再到一,但是对东方nothingness驱动来讲,最好什么都不变,开开心心,快乐多好?因此寄生,拿来,以及相匹配的组织和方法总是那样的流行存在。我的确不相信中国人会有什么改变,transcendental层面本来就什么也没有,当然没什么好改,至于高铁和抽水马桶,这些肯定会改的。"


在这里我要感谢流沙河上博主,从王朝循环理论,理念上验证我的由来已久的判断:“我的确不相信中国人会有什么改变,transcendental层面本来就什么也没有,当然没什么好改,。。。”

其实我认为我已经从儒释道,也就是华夏的”pseudo宗教“中找到了王朝循环,或者也可以叫内卷和躺平的答案,我不愿在那个层面深入,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跟人打嘴仗,但是我还不能满足,现在我更进一步,从源头creation模式中试图再找找,也许以nothingness为主要原则和目标,是这一类人的源头模式的设计。这个探寻不容易,甚至很难,但是蛮有趣的。

好,上面不是我写这篇的主旨,这篇我主要是想写写,我是如何建立这样的思维习惯的,这就要归功于西方文明和文化的积累对我的影响了,我自己感到欣慰的是,西方文明和文化没能束缚我。我就好像一只老虎,被关在笼子里,但是还是跳出来,逃出来了,不过,不久后,我恐怕又会,还会被关进笼子里,那就到时再说,再跳呗。 

我来美国之前,阅读西方的东东不少,但是不成体系。移民美国,几十年来,工作,全球旅行,跟各种各样的人互动,经历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的演变,包括技术上的更新,我认为我的思维和认知基本成型,我自己自认有了一个认知框架。我的认知框架有好几层,第一层关于creation起源和模式,是我现在的兴趣。第二层,在西方,有三大认知体系:Judeo-Christian, 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Western esotericism。前面多年,我基本上在Judeo-Christian, 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来回,川普上台之前,我对Judeo-Christian, 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都开始不满足,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后来我慢慢明白了,川普的当选,本质是把Judeo-Christian, 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两大认知体系原来一直穿的体服给脱了好几件,我不知道这是我认为的Cabal的故意计划设计,还是偶然的,但是这种事,这个格局,我个人是不相信偶然的。这样,自然的,我就接触到了西方认知的第三个体系Western esotericism,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我先申明,因为有了前面体系脱几层衣服的观察,我认为Western esotericism也是穿了自身的衣服的。

这么说,当今西方认知体系有三兄弟,更古老的,公元前的先不说,那是我现在和以后的兴趣,就说公元后到现在的那三兄弟。老大Judeo-Christian,老二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老三,恐怕还是后娘生的,不被大众接受承认的Western esotericism。详细,篇幅有限,无法深入,就简单一点,自从有了老二,老大和老二就一直争吵,甚至还打打闹闹,基本上吸引了几乎所有的人的注意力。几年前的某一天,我忽然想,这老大和老二的这么打闹,如果是父母长辈设计成那样的呢?不一定是故意设计,而是父母叔叔婶婶,家业太大的自然矛盾演变设计,那不就很好玩了?咦,还有个老三,Western esotericism,像个私生子,后娘生的,我就对老三开始感兴趣了。这一来,乖乖隆地动,我就进了我自认的rabbit hole里面了。我哪有能力为老三正名?也就是只能挣扎呗,无愧于我对老三的肯定和喜欢。

好,我就先介绍一下老三,这总可以吧,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Western esotericism。我就简单描述一下:Esotericism is the state or quality of being esoteric—obscure and only understood or intended to be understood by a small number of people with special (and perhaps secret) knowledge. Esotericism often involves knowledge that's only intended to be revealed to people who have been initiated into a certain group.

从这个定义就能得出,老三是不被大众接受的,主要是大众没有这个兴趣,恐怕也没相应的能力和知识。私生子的命运恐怕都是这样的。 好,关于老三的定义,我就先介绍到这,有兴趣的读者可以google。

现在,我就具体运用我的老三的认知体系,深入谈谈疫苗,和元宇宙,这些发生了的事。过去几年,我介绍过奥地利的一位近代哲学家,Rudolf Steiner (1861-1925)对Rudolf,我最关注喜欢的是,他是一位esotericist。我曾经引用Rudolf Steiner一百多年前的一段话:

" In the future, we will eliminate the soul with medicine. Under the pretext of a 'healthy point of view', there will be a vaccine by which the human body will be treated as soon as possible directly at birth, so that the human being cannot develop the thought of the existence of soul and Spirit.

To materialistic doctors, will be entrusted the task of removing the soul of humanity. As today, people are vaccinated against this disease or that disease, so in the future, children will be vaccinated with a substance that can be produced precisely in such a way that people, thanks to this vaccination, will be immune to being subjected to the "madness" of spiritual life. He would be extremely smart, but he would not develop a conscience, and that is the true goal of some materialistic circles.

With such a vaccine, you can easily make the etheric body loose in the physical body. Once the etheric body is detache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universe and the etheric body would become extremely unstable, and man would become an automaton, for the physical body of man must be polished on this Earth by spiritual will. So, the vaccine becomes a kind of arymanique force; man can no longer get rid of a given materialistic feeling. He becomes materialistic of constitution and can no longer rise to the spiritual.”

Rudolf Steiner这里提到一个关键点,那就是”soul“以及与之紧相关的”madness“。没有这种soul驱动的madeness,人就不会有spiritual life。目前来看,新冠疫苗已经非常成功的把人拽上一个轨道,一个脱离spiritual life,到进入没有spiritual life的轨道,几代人吧,从孩子的教育开始,这个轨道恐怕会正常运行运作。 因为这还只是一个轨道,还不够,元宇宙干什么的呢?AI建模,这种建模的研发机制,其实就是给人建其它的轨道,所有的这些轨道,最终都会是脱离人的spiritual life到没有spiritual life功能。关于具体的轨道,比如娱乐,消费,健康,安全,等等,我以后与时俱进的写。

我感到遗憾的是崇尚spiritual life的人还在老大体系里自我满足,还在老大老二的争执中津津乐道。比如把理性和God对立起来,甚至比高低,也就是我前面说的everything和nothingness之间jump,而不是flowing。 如果老大和老二的争执的本身是设计的,也就是要摧毁老大和老二各自的信用呢?人类的演进,有了老二,老大就不要耿耿于怀了,老二取代不了老大,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是,人啊人,社会性必然会是竞争性的。在我看来,现在老大和老二要团结,要防止人类出现一个新的人定胜天的老三。我个人喜欢老大,老二,和我的私生的老三共存,大家开开心心。问题是我的私生老三不被待见,这让我非常不满意。

回到本文的主题。如果西方文明文化是人性黑暗的体现的话,那么至少还有光明让人类看到黑暗,至少连我这样的还能接触老三体系。华夏呢?恐怕就是一个颜色,我不说是黑的,还是黄的,还是蓝的,但是一个被硬塞进大脑里的清一色color,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上海看到的绿装蓝裤的人海。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欧洲政坛地震了!发生什么事了?
2021: 2021: 中国共产党100年
2020: 毛主席说
2020: 中国人
2019: 崔永元背后疑王岐山 欲抓郭文贵朝中同党
2019: 北美蚯蚓多是“移民”
2018: 《风筝》中的政治(上)
2018: 华人核心价值、升华、创普的粪坑说
2017: 日本人的真实生活水平 警醒所有中国人
2017: 台前“副防长”谈“武统” :大陆若真对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