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侨 领(中篇小说)十、突然,侨领哗变了
送交者:  2021年11月24日11:29:3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领(中篇小说)

万沐

(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十、突然,侨领哗变了


牛辉正在奥克市被冷落的时候,突然传来已经退休的父亲被市纪委调查的消息。牛辉知道,父亲在市旅游局局长的位子上没有被人少巴结过,家里在北京二环以内就有四、五套房子,四川老家也有几处房产。而且他知道,父亲和他一样,也好女人这一口,其中有一个女孩比他还小,为此没有少和他母亲吵过架。纪委如果真要查起来,恐怕事情不会小,纪委可是很会在这些小三身上动脑筋的。不过现在也顾不了家里那头了,只希望菩萨保佑自己平平安安就好了。听说方强总领事早已经从北京回来了,他便立即给方总打手机,但是总没有人接,又试着给总领事办公室打电话,好几次秘书都推说方总不在。他知道,这是方强在回避他。上次旗袍协会各路神仙都请到了,独独没有给他这个美华联合会会长一个邀请,当时,他已经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深知苏姗和方总领事关系密切,她的态度,可能就间接反映了方强从国内回来后的最新态度。现在看来,不仅肖继元想搞他,方总领事很有可能也准备抛弃他了。“唉”!

“唉”了一声,牛辉越想越感到可怕,一下六神无主了。于是,他便又跑去慈航寺的观音殿抽签,投了五元钱跪下去摇签。使劲摇了摇,看到抽出来的是第三签,他满怀希望地去签盒里找签条,结果却发现是个下下签,心里突然往下一沉。再仔细一看签词是:

“冲风冒雨去还归,役役劳身似燕儿。

衔得泥来成垒後,到头垒坏复成泥。”

签条上结语写的是:“此卦燕子衔坭之象,凡事劳心费力也!”牛辉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这些文字的意思还是看清楚了的。由于学佛,牛辉深知“因果报应”之理,他平常爱在国内的《学佛网》上看有关的文章。平时他虽然深知自己的种种罪孽,但心里又总想自己是个好人,并拿着自己给社区做贡献,给哪些哪些地方捐了多少款来私下自我宽心。他明知邪淫非常损福报,但却有压抑不住的生理冲动,一直喜欢拈花惹草。迷上王艳后更是不管不顾,以至于最后闹得惊天动地,让全世界都知道了。现在王艳抛夫弃子,一个人带着她和自己的女儿去伊丽莎白岛上隐居,虽然自己也承担了一定的责任,但想起来毁人家庭,还是深感罪孽深重,惭愧万分!他反复想,肯定是自己的邪淫才导致了目前的人生困境。他本想请坐在一旁的慧明师太给自己再解解签,但一看到“下下”两个字,也就死了心,同时也怕耽搁久了,有其他人认出自己来。

其实,早在上次他在寺里拜佛烧香的事,就被一个叫刘玲的八婆女人看到了,只是牛辉没有意识到。刘玲早就认识牛辉,也不知是前世的什么孽缘,两次烧香都那么巧地被她碰上,刘玲早已在许多地方传他的故事了。

刘玲活灵活现地对人说,那个牛会长又找到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大学生,又要生孩子了。她说,自己亲眼看到牛辉带着大肚子的女大学生,在菩萨前烧香许愿,说生了男孩,给这个女娃送一幢豪宅。还说,自己看到了牛辉为小情人买的宝马车-----很快,牛辉又找了新情人,又要生孩子的消息在社区一群大妈们中间传开了,不过,已经焦头烂额的牛辉还没有注意到。

其实上次去慈航寺,牛辉确实带了一个女孩,不过那是他亲戚的女儿,正在奥克市留学。女孩头天来牛辉家,第二天要回学校,就搭了牛辉去西北边的顺车。只是牛辉进大殿烧香的时候,女孩在车里等他。恰巧,刘玲这天也去慈航寺烧香,正碰到了他们。平日穷极无聊的刘玲脑子一动,便马上给牛辉编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出来。有道是,人红是非多!放在牛辉身上,看来也合适,只不过它更多地还是因为黑。

再说这个刘玲五十多岁,身材高瘦,但却自我感觉良好,喜欢描眉画眼,一直涂着个大花脸,自命为中年美妞。她是个三流的歌唱演员,也是社区里著名的八婆。喜欢社交,已经结婚、离婚三次了。第三任老公和她因通奸而结婚,最后又因为实在受不了她整天的家长里短而离婚。现在刘玲一个人过着多谈恋爱不结婚的生活,于是,扯东家长、西家短的舌头便成了生活的主要内容。

牛辉脚步沉重地从观音殿里出来,想着“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的这些日常口语,才觉得平常不检点,但当果报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是多么的可怕。同时又想到了小时候听过的一句话叫“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便更增添了一种恐怖感。想到自己父亲被查,自己莫非也必须跟上?

果不其然,十几天后,牛辉的灾祸降临了。

周薇、林会长、涂会长等突然向社会发出公开信,声讨牛辉在联合会里面财务不清,且生活作风败坏,乱搞女人,已经给海外爱国侨团的形象造成了重创,并被国际反华势力所利用,呼吁有关的社团管理部门审查牛辉的贪污行为。同时又指出,牛辉不仅搞了王艳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现在十八岁就怀孕的小情人。声明也呼吁大家积极提供证据,牛辉有没有在该女孩十六岁以前与其发生关系。并特别强调,如果有,那可是非常严重的强奸幼女罪。

该呼吁书在网上一出现,华人社区为之震动。因为这是侨领之间一次公开的内讧。以前尽管陈卫东有理财欺诈、牛辉本人也有通奸生孩子,还有媒体大佬玩三P等种种不堪的事,但这都是侨领个人形象的问题。而这次奥克市华社最大侨团的公开分裂,可是一个石破天惊的政治事件,标志着当地爱国阵营的分裂。于是乎,各大网站、报刊、电台、微信到处都在传送这个消息。不仅将牛辉的历史翻了个底朝天,就连他高中时候的恋人嫁给一个新西兰黑人老头的事都揭出来了。更指牛辉喜欢逛脱衣舞店,除过十八岁的女大学生,还包养了一个越南指甲店的女孩等等,周薇、林会长和许多侨领也都在各种场合积极传扬着牛辉的各种黄色笑话。

黑山这下也不甘寂寞了,为了报复牛辉一向对自己的轻慢,和几个无聊文人也在微信上写着下流的打油诗。

“不渡银河爱红楼,牛郎却作观园游

只知春日狂播种,忘记秋来把果收。”

诗歌讽刺牛辉搞越剧林黛玉的扮演者,只知种,不知收。

另外一首是改写李清照的《如梦令》:

“昨夜风疏雨骤,

黛玉满身蝌蚪。

且问簾外人,

知否,知否,

应是艳肥牛痩!”

王艳的前夫姓连,“簾外人”是“连外人”的谐音。意指她的前夫名为丈夫,实际却是个外人。

还有一首诗,其实是抄八十年代西北大学中文系学生蔡大成的一首诗,但大家都以为是黑山的创作,其中几句是这样写的:

深入,深入,再深入

舒服、舒服、真舒服

几首诗,将牛辉的绯闻演绎得夸张而又滑稽。当然了解内情的人,知道黑山和他的诗友们其实是在参与着一场社区的政变。不过,黑山却因此被社区给另外取了一个名字:黄山。

奇怪的是,面对这场风波,总领馆却没有出面制止。刘沐阳、周志齐、刘兰兰这些牛辉的马仔,也都躲到一边不出声了。牛辉给他在华文媒体的朋友打电话,请将自己的书面反驳声明登出来,但媒体都一个个回避。牛辉想到自己平日请这伙人吃吃喝喝,关键时候他们却做了白眼狼,感到非常伤心。反而是《镜报》的牛熙出于同为牛姓的考量,想办法通过买广告的形式,将牛辉的声明登到了《镜报》上,算是让牛辉有了一个比较正式的反驳渠道。当然,广告费肯定是花了不少的。

这一波对牛辉攻击的根源是来自哪里,牛辉根据各种迹象判断是来自方强。牛辉认为,自然是因为方强为了自保,要和自己来一个切割,才指示苏姗串通其他人来搞自己。其实,这完全是冤枉了方强。方强为自保,抛弃牛辉就可以了,为何还要继续搞臭他,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看来牛辉也是因为挫折感太强,已经变得杯弓蛇影了。

实际上,这个联名信背后的黑手是罗会长。罗会长眼看方强有惊无险已经稳固了宝座,尽管牛辉可能要被放弃,但自己却一无所获,便气得直骂娘。正好此时,他那已经去了政协做外事委员的老同学也在电话里暗示,方强这次回国述职多日,似乎并不怎么拿自己这个政协的外事领导当一回事。罗会长一听,觉得机会来了,于是便决定干一票大的,对牛辉来个痛打落水狗,让他的主人方强也落个一身脏,好让自己的老同学在政协会议上发声。只有这样,才能扭转对自己在侨界的边缘化局面。于是,便让周薇出头,串通联合会的其他几个人,从内部对牛辉发起攻击,苏姗尽管是方强的人,但是为了给自己争取联合会会长的位子,也就和周薇他们站到一起去了,她才不管这样做是否会伤到方强。

苏姗于是和媒体协会的主席刘晓私下通了话,故意暗示搞牛辉是方强的主意,但刘晓不知苏姗是假传圣旨,只觉得苏姗和方强总领事关系密切,办好此事正是讨好方总的机会。于是便以媒体协会会长的名义给各媒体做工作,要求媒体不要发支持牛辉的消息和言论。媒体的小头目当然都是“你懂的”,因为如果谁懂不起,明年由刘晓代总领馆遴选的媒体回国参访学习团,肯定就没份参加了。

社区突然出现的“倒牛”风波,一下将刚刚从权力危机中转危为安,并沾沾自喜的方强打懵了。下午快下班前,他正在浏览当地的几份中文日报,侨务领事张德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神色显得很慌张,张德问:“方总你看到《美华网》的文章没有?”

“什么事?”方强放下《海岛日报》,疑惑地问道。

“美华联合会的几个分会长发表公开信谴责牛辉,说他贪污腐败。”张德急切地说。

“噢”,方强急切地打开《美华网》,粗粗一看,这完全就是一篇“讨牛檄文”,再一看下面的留言,已有一百多条跟帖,全是嘲笑、谩骂,连总领馆都卷了进去,而且有几个帖子还指名道姓提到了他本人。方强一看,脸很快就气青了,再看看张德,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方强看到他这副怂样,不由得心中火起,问他:“你是干什么吃的?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是连一点察觉都没有?”

“我,我”,张德没话说了,方强本来就对他的侨务工作能力不看好,却没想到又出了这么大的漏子,上次《新世纪》攻击牛辉,固然不好对付。但《美华网》接着火上浇油,长得一点办法都拿不出,这分明就是无能和负不起责任了,方强在工作会议上,当时就严厉批评了张德的工作。

张德知道,自己工作上屡出纰漏,也是没啥话说了。令张德想不到的是,尽管平常和这些侨领交往也算深入,他们对总领馆也表现得服服帖帖,但没有想到,他们背后却敢这样无法无天,现在看来以前的服从都是装出来的。这伙侨领有的是难民,有的是假结婚移民,还有的是黑社会,这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货,真不能完全信任他们。这点在出国前的工作培训中,那些有经验的老外交官早就讲清楚了的,没想到自己平时却被这帮侨领装孙子的样子糊弄了,以至今天出这种事,这不是让海外反华势力看笑话吗?

此刻,方强考虑得更多的是如何给刚刚保自己过关的部领导交代。本来他重用牛辉,就造成了很不好的社会影响,海外反华媒体《新世纪》没有少拿牛辉和王艳的事情做文章。尽管牛辉政治上可靠,但毕竟公众形象太差了,他的绯闻给总领馆和自己的声誉都造成了重创。方强原来的计划是让牛辉悄悄落地,然后再物色自己心仪的侨领代替他,没想到社区却突然发生了这场政变。他知道,这场“倒牛”风波,明里是对着牛辉,暗里却针对的是自己。这也说明自己作为总领事,根本就没有掌控华人社区的侨领群体。

更让他生气的是,苏姗也参与其中了,这不是明明白白拆自己的台吗?

情急之下,他拿起电话,问苏珊怎么跟着几个人胡闹,没想到苏姗却笑了起来:“方总啊,牛辉不就是你的鸡肋吗?你可不要把我当成杨修斩了啊!”

方强原以为她要强辩,结果她倒坦诚,弄得自己不知如何往下说了。

只好“你”、“你”,“你这完全是胡来!”

换来的,又是苏姗一阵清脆的笑声。

苏姗的来头其实很大。她的外公是数得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她十几岁的时候就随父母移民到了香港。苏姗在奥克市拥有七、八家大型百货连锁店,在两岸三地的华人、华侨中都有深厚的人脉,而她的老公又是个资深的犹太人律师,在主流社会也有不小的影响。方强心里很清楚,有苏珊这样的人支持自己是幸运,如果她真在背后捣鬼,自己这个总领事当起来可就难了!尽管苏姗是在消费自己,但是,现在也就只能装傻了。想到这里,于是,方强便借坡下驴,开了句玩笑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最好做你的心肝!”苏姗的话似乎充满了挑逗,但在方强听来,这却是某种政治平衡的信号。毕竟这种世家女如此辣味的娇嗔,对于平民出身的他来说其实是一种抬举。

方强,苏南县城里一个小学校长的儿子,凭着自身干到总领事这个位子上,肯定是有着一些过人的机灵的。他知道,尽管苏姗他们的“倒牛檄文”给了自己一闷棍,但是如果自己凭借总领事的威风再对他们兴师问罪,弄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过了很久,方强才慢慢平静下来。凭直觉,他感到这封信后面一定有文章,而且很长,很长


(未完,请关注下节)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穷人的毛泽东
2020: 无冕王的滑铁卢
2019: 香港人权法案是废纸一张
2019: 毛泽东思想乃是天下大道!
2018: 闭关锁国,重回文革,是习近平G20峰会失
2018: 碰瓷横行 中国沦为冷血社会
2017: 中国火灾死人为什么那么多?
2017: 七绝 题照(259)叵耐禿驴骂不得
2016: 在鬼屋扮鬼是什么样的体验?
2016: 如何向一个人表白?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