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疫情持续两年,我们被困在孤岛、森林和海上
送交者:  2021年11月19日10:46:4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251.jpg

 爱哲按:

  疫情持续到今天也已经快两年了,最近又有了反复的趋势。

  在这将近两年的日子里,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被困住的时刻,也许是在自家里,也许是小区里,也许是城市里。

  那被困住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我想,这是一个疫情时代很值得思考的命题。

  今天我们的三位讲述者,分别在世界上的三个角落度过了他们人生中被困住的一段日子,他们被困在孤岛、森林、海上,也被困于意义、枷锁、系统。

  第一幕 孤岛露营


  三十岁、车祸、孤岛漂流记、人生的意义,这是第一个故事的关键词。从这些词不难听出,这是个很像成人童话的故事。

  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三十岁总是被看作一个重大节点。因为三十岁之后的人生,可能充满了的事业、健康、家庭婚姻等各种关卡和困局,好像这注定是个被困住却又跌宕起伏的年纪。

  今天的讲述者 Olivier 的 30 岁也发生了一些奇遇。这一年,Olivier 决定买房安稳过日子。

  然后,因为一场车祸,他的人生被彻底撞飞了。

  -1-困在三十岁

  其实那天我已经决定要买房了,我决定接受平凡安稳的生活。

  所以,当晚,我打电话告诉我母亲这个决定。刚挂完电话,路口一辆急驰而来左拐的车就把我给撞飞了。

  在撞飞途中的那一刹那,我就在想“啊,难道这就是我的一生了?”

  我是 Olivier。在经历一场突然的车祸后,我来到了菲律宾的一个隐世小岛——妈妈岛(Malapascua Island)——生活至今。一切都发生得阴差阳错,却又仿佛命中注定。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320.jpg

  在那之前,我过着怎样的人生呢?

  学生时代迷茫忧郁;大学毕业时,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决定读研;一转眼毕业了,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学到;之后做着一份自己不喜欢也不讨厌的工作。

  但就是在这样按部就班的困顿生活中,人总会有一些触发性的瞬间,会突然问自己:你在干嘛?这是你想要的人生吗?

  那时,还在华为海外项目的我已经忍受不了这份工作了,所以我决定回国。回国后不久,在一次冬泳活动中,我的游友不幸被一辆小游艇撞死。他和我年龄相仿,事业顺利,刚有了孩子,前途一片光明。在那样的人生阶段,这件事让我感触很深。生命可以这么轻易地逝去,我该怎样才能过好自己的人生?

  我决定辞职。

  然而,之后的很多年,我去过很多城市,换过很多工作,却始终找不到自己满意的生活。我几乎决定要妥协了。

  什么“天生我才必有用”?身边很多人,因为有家庭,有老婆、孩子,有房贷、车贷,他即使不喜欢现在从事的这份工作,也得硬着头皮做下去。他要对家庭负责任。

  可能这也就是我的一生了。

  但 30 岁这一年,我已经接受的平凡人生,被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

  -2-第一次意外

  被撞飞时,我的脑海里飞速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我的一生了?”

  然后,我就重重地摔在地上。我的左腿先着地,左脚骨头从肉里直接戳了出来。当晚,我就在医院向公司报告了情况,请了假。第二天,公司就把我辞退了。

  但我没想到,等过了三个月,我能下地走路时,房价已经翻了一倍。我想定居下来的心愿也就支离破碎了。

  这件事发生时,距离我父亲去世还不足一周年。我会在心里埋怨他,为什么不在天上保佑我。但现在想来,这可能正好就是父亲在我即将要做出决定时,给我的提点。

  你想,当时我在空中转了一圈,我的任何一个部位着地都要比左腿着地来得严重。左腿已经是我能够想到的最好结果了。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中断了我买房的进程,也可以说是改变了我的生命路径。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411.jpg

  ■ Olivier和爸爸

  当时我不仅失去了买房的机会,各个方面越来越大的社会压力也让我开始觉得,即便有经济实力,也很难超然世外。所以我决定出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亲身去感受不同的生活方式。

  一般的移民项目要花 3-5 年才能走完,在等待的这段日子,我到菲律宾学习自由潜水,为移居新西兰做准备。

  但在完成各种手续,开始畅想新西兰的生活时,我又一次从计划好的人生路径上越轨了。

  -3-新的意外

  当时,决定要去新西兰的我认为自己待在菲律宾的时间不会太久,甚至这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菲律宾。我格外珍惜。

  所以我带着帐篷、装备来到了妈妈岛。它远离大岛,远离喧嚣,人文环境单纯,自然环境原始,就像一片孤叶飘荡在海上。

  但没想到,因为疫情,新西兰开始封闭国境。去新西兰的想法又遥遥无期了,但我当时已经在妈妈岛的一个沙滩上了。

  这么多曲折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以后,我开始习惯于事情不按照我的计划发展。

  而且,从小看《鲁滨逊漂流记》,我心里就一直有一个小梦想——鲁滨逊一个人在荒岛上求生的这种奇特经历,我也想体验。

  所以我决定一直住下去,直到我能够离开!

  从南往北穿过妈妈岛长长的沙滩,再爬过一个小山坡,仔细看你能找到一片藏在丛林里的小沙滩。那里就是我的“地方”。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444.jpg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506.jpg

  -4-大海的危险

  妈妈岛在菲律宾的边缘,而我又在妈妈岛的边缘。这片沙滩人迹罕至,环境原始,满足了一切我对《鲁滨逊漂流记》的想象。

  但只有环境是不够的,当时我带的所有装备中,鱼枪算是最重要的一个了,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吃饭就全靠它了。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用鱼枪,但因为精通潜水,我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但没想到的是,在第一次捕鱼时,这份自信就被大海摧毁了。

  那天早上 5:30 左右,天刚蒙蒙亮,视野不是特别好。我就下海了。想着在更远更深的水域,看到大鱼的概率也会更大,我就一心往前游。大概一个小时后,我发现一切都开始超乎我的预料。

  就着微亮的天色,我发现自己已经离岸很远了。可在我挣扎着往回游时,即便用尽全力,也只能维持在原地。后来我才知道,七点到八点是那片海域洋流最强的时段。而人根本不可能耗得过洋流。

  这时,我才看清海底的鱼都躲在珊瑚后面。海草就像幻灯片一样,从我身下飞过。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529.jpg

  不能像鱼一样找到庇护物去抵抗洋流,我只能挣扎着靠自己的体力去抗衡洋流的力量。只要稍微停下片刻,我就会远远地被卷走了。一时间,我特别痛苦绝望。

  大概一二十分钟,我已经被吹得很远了。四下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和渔船,我没有一点获救的可能。可就在这时,我看到一块三四平方米的礁石。我拼尽全力地游近礁石,用绳子把自己挂上礁石,然后躲在了礁石的后面。

  但我担心挂在礁石前的绳子会被擦断,而且洋流反复地把我撞向礁石,非常痛,所以我决定挣扎着爬上去。

  礁石上全是锋利如刀刃般的切割面。任它们扎进肉里,我也得忍痛爬上去。这是我求生的唯一机会。

  终于,我爬上了礁石。大概又过了几十分钟,洋流渐弱,我的体力也恢复了。我开始挣扎着往岸边游。回到帐篷,脱下湿衣,我发现自己背上、小腿上、大腿上、胳膊上有十几处伤口。

  但好在我回来了,大难不死!做自由潜教练后,我在海里上下驰骋,总觉得没什么能制约得了我。可登岛第二天就发生的这件事,重塑了我对大海的敬畏。追求无拘无束的自由,也要有勇气和力量承受。

  -5-自由与囚困的辩证

  尽管只是登岛的第二天,我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心态的变化,淡然了很多。但老天对我的磨炼还没结束。大概在七八天后,因为伤口感染、流脓,我几乎不能动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菲律宾各个岛屿也陆续开始封闭。一时间,我的处境变得很危急。

  紧接着,我又了解到一个情况,三天后妈妈岛将封岛。可这个岛上甚至至今为止都没有一个医院,我该如何处理伤口?此外,我的签证即将到期。综合考虑后,我决定回宿雾大岛处理伤口,续签签证。

  然而,刚在宿雾处理完这一切,我就听说妈妈岛的封岛时间提前了两天,也就是说,如果今天不赶回去,我就回不去了。但如果再次回到妈妈岛,封岛后,它就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岛。

  回去还是不回去,我得做出选择。

  最终,我决定回去。因为花了 30 年,我才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想完成孤岛求生的梦想。

  这就像是一种自由与囚困的辩证。不是疫情困住了我,而是我主动选择了妈妈岛。

  -6-唯一的旁观者

  封岛后,人人禁止外出。连北部的沙滩都有警察坐守。我一个人被封锁在沙滩上,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大概过了七八天,伤口愈合后,我恢复了下海捕鱼的生活,从早上八九点也就是洋流过后,一直漂到下午两三点,中间不吃饭,就一直在海上漂着。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606.jpg

  期间我也恢复了跑步,在岛上用木头、石头做了一些简单的健身器材。

  晚上五六点是我跑步的时间。跑完步刚好夕阳落下,我一个人坐在沙滩上,边拉伸边看夕阳,这是我最享受的时候。

  如果抛开物质条件,这种精神上的生活其实很自得。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628.jpg

  记忆中有很多次我独坐在夜空下的沙滩上,面前是深沉的大海。这时候,能先看到闪电,它无比亮丽,直冲入海,霎时照亮整个海面。紧接着是轰隆隆的雷鸣声。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我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看,在心里感受这种大自然的震撼。仿佛我是唯一的观者。

  那一刻我会觉得很值得。

  -7-此时此刻

  妈妈岛的解封日期一延再延,从 4 月拖到了 6 月。

  但因为内心坦然,不需要焦虑,即便生活在沙滩上,我也总是睡得很踏实。

  从 2020 年 3 月 11 日到 5 月 31 日,我在沙滩上露营生活了足足 81 天之后,终于可以搬离沙滩了。

  但就像我选择了妈妈岛一样,好像妈妈岛也选择了我。还有很多事想做的我,决定继续留在岛上。之后我在岛上的流浪动物收容中心做过义工,组织过岛民一起捡垃圾、做环保。因为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岛民的生活越来越难,我帮他们办了一些在线英语课,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帮当地人解决就业问题。

  直到今天,我仍然生活在妈妈岛上,不过,早已经不再是被困住的状态。我会在自己的公众号(自由潜水教练 Olivier)上记录自己的经历、感悟。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649.jpg

  我认为这可能是命运给我的另外一种安排。

  我已经死过很多次了。曾经的我对未来也充满恐惧,但现在的我完全走出来了。在生活成本很低的情况下,我可以获得更多精神上的愉快。

  鲁滨逊漂流记的愿望已经达成。所以我决定开启另外一段旅程。

  我这 30 多年的人生给我最大的启示就是“永远不要计划太多。你只能在变化中反复历练,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初心,去找到人生的意义。”

  此时此刻,在菲律宾的这座孤岛上,我所做的这些事,正是发挥我人生意义最好的方式。

  第二幕 困在刚果金

  -1- 远赴非洲打工

  我叫高阳,湖北人,在刚果金一家矿业公司,做一名电气人员。

  2019年我母亲查出癌症,我爱人也没有上班,一直在家里照顾我母亲和孩子。2020年5月我母亲去世,家里的积蓄也花光了,家里的田也没有种,早上睁开眼就是需要钱的时候,哪怕是一粒米,也是要用钱买回来的。我想着这也不是办法,不如出来拼一年,赚个十几万回家。

  这不是我第一次出国务工,2015年我就到印度尼西亚打工,本来这次我也打算去印尼,但印尼疫情爆发,过去不现实。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说刚果金有一家中国矿业公司在招工。我研究了一下发现刚果金地处非洲,地广人稀气温高,招工的矿业公司有自己的园区,又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相对比较安全,所以我坐了20多小时飞机抵达了非洲刚果金。

  下飞机之后,我们的护照就被人收走了。当时我的心情有点糟糕,因为我不知道这人是谁,我的护照被收到哪里去了,心里肯定有点恐惧。

  -2- 困在黑工厂

  从非法没收护照开始,这家承诺高工资、高福利的矿业工厂开始露出不那么光彩的一面。高阳的工作是电气维修,负责维护厂内的电气设备,经过简单的安全培训,他就开始连续值大夜班,他的夜宵只有冷馒头,还要收费。

  晚上没给我提供吃的,只有馒头。我值第一个夜班的时候就想去拿,别人说这馒头不能随便乱拿,一个馒头 50 美金。我一想一晚上的工资也才 300 到 400 块钱左右,这样一扣,我一晚上白干了,所以我不敢拿。

  这个公司还有严苛的卫生制度,每月1号由总经理亲自带队检查宿舍卫生,不达标直接扣 10 美金到 20 美金,上不封顶。吃饭我就剩了一口饭,如果被抓到的话,直接扣 100 美金,600 多块钱人民币的工资就没有了。这里是军事化的管理方式,我从来没当过兵,站不好那个姿势,他就直接过来给了我一脚。

  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压力,但我到这之后,感觉压力重于泰山,心理上的压力,精神上的压力,跟一座山一样压在我头顶。

  因为长期熬夜、高压力再加上吃不了饱饭,我时常感到胃不舒服,有的时候会直接痛晕。

  有一次,我疼醒之后,看到我爱人给我发了很多微信,她说我就知道你会出事,发了那么多信息都没回。虽然我心里很压抑,但我只能骗她说我过得还好,不要担心我,在家里把孩子照顾好,把自己照顾好。我问家里还有钱用吗?她说孩子的保险马上要交了,孩子也要开学了。我就想,我必须要拿到钱。

  -3-大闹工厂,争取权益

  8 月的一天,我在公司群里说这样人会饿出问题来的。我那时已经非常愤怒了,发了些过激的语言,去办公室里闹了,也在食堂里说了。

  我说:“都是出来挣钱的,都是家里有困难,不然谁也不会万里迢迢来刚果金上班。没必要中国人坑中国人。”

  后来就有人跟我说,“兄弟不要再说了,你已经被『判刑』了”,我明白被“判刑”是什么意思,可能就是我说话比较直接,把领导给得罪了。

  后来我就被调离了原来的岗位,降薪到了保安部,负责监督围墙外的当地人挖排水沟。我也换了一次宿舍,晚上有铁链子锁门。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738.jpg

  ■ 高阳住在铁链子锁门的宿舍里

  我心想,这相当于是把我们当囚犯一样对待,万一宿舍楼发生了火灾,我们工人往哪里逃生?而且那栋宿舍楼已经有人新冠阳性了,是他亲自跟我说的。所以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要逃走,因为我知道,我不逃,我有可能会被搞死在那里。

  -4-逃离黑工厂

  高阳在公司群里大闹时,其他工友担心会被工厂针对而不敢发声,但也有一个已经逃出去到新工厂上班的工人通过微信联系到了他,告诉高阳曾经也有工人逃走,他愿意帮助高阳逃跑。于是,高阳就一边监督挖沟,一边规划着自己的逃跑路线,一边算着发工资的日子,终于等到了逃跑的那一天。

  帮我的人让我去宿舍楼后面的厕所找一道梯子,我原来从来不知道那个地方可以逃走。

  第一次我准备走的时候,刚巧有人过来,我只好又溜回来。非洲这边经常停电,第二次,正好公司停电了四五分钟,我就赶紧去到了梯子那边。

  当时我下定了决心,把牙一咬,爬上了墙,这个墙有4 米高还有铁丝网,我把铁丝网踩烂,当时手还被扎穿了。但我根本没时间想,直接就跳下去了。

  在我跳下来之后,我顺着围墙后面的一条沟,慢慢爬到土堆上面,再爬到路上。接我的车来了,车上的人跟我说,“你现在安全了”。

  我当时就哭了,想到我能离开那个地方,眼泪真的就流下来了,没办法。

  -5- 非洲荒野求生

  逃到了另一个新的营地,高阳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几天,原工厂没有解除他的劳动合同,新的工厂虽然因为用工紧张愿意接他出来,但也不敢承担这个风险,他们只能把高阳送到了树林里的一个集装箱里让他先避避风头,高阳想也许只需要躲几天,没想到这没水没电没食物的日子一过过了一星期。

  白天我就找吃的,找到了很多小番茄和一些香蕉,前两天够吃,后来我就开始吃芒果。这边的芒果树多,一个树上大概有几十个芒果,但还没有成熟,我只能先把它打下来,等阴干之后再吃。我也只能喝从叶子上收集的露水。当时想的是只要有水有吃的就行,先把命保住。

  晚上我在集装箱里用钢筋把门一挡,在里面睡觉。遇到下冰雹的时候,像机关枪打的子弹一样,砸在铁皮顶上,噼里啪啦不停地响。那冰雹像冰棍一样粗,很可怕,我怕冰雹把集装箱给打穿,也怕野兽进来把门给撞开。

  过了好几天,我的手机没电了,我就去旁边黑人的营地借充电宝充电。他们看我没吃的,也给我买当地的饮料。其实他们工资也挺低的,也就两三百美金,但也还是帮我,隔一天就给我买一瓶饮料。我听他们比划的意思好像是他们之前也帮助过落难的中国人,我用简单的英语跟他们交流,后来有个人有车,又把我拉到了我逃出来后的第二个工厂。

  但最后这个工厂也没敢留我,原工厂在刚果金的势力太大了,刚果金我是呆不下去了。我的爱人想我回去,但我没有钱,根本就没办法回来。

  我就跟她说你不要担心,我去别的国家,刚好有一个尼日利亚的工厂看中了我的技术,做的好的话,我打算做满一年,如果觉得不好,我做满半年就回家。

  我想着明年估计飞机票会便宜一点,那时候手上也有点钱,家里也没什么负担了,我就可以自己买飞机票回去。我说:“你在家里把孩子照顾好,等我回家。”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814.jpg

  ■ 高阳终于逃离了刚果金到达尼日利亚

  第三幕 困在海上的人

  我是王起霖,今年 21 岁,来自山东青岛,是一名海员。

  -1-一开始去海上,忠于热爱

  刚开始我觉得这个行业挺酷的,就像大家熟悉的《泰坦尼克号》,或者《加勒比海盗》都是在船上发生的一些事。

  我高中刚毕业那年 18 岁接触到这个行业,一直做到 2021 年,现在也有三四年了。我发现自己好像对大海没了感情,就像是一个人喜欢吃糖,他天天吃也有够的时候,感觉心里麻木了。尤其是从第二条船开始,越来越觉得船好像海上的监狱。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841.jpg

  -2- 一座移动的囚牢

  我在海上的 7、8 个月时间里常常没有信号,就像是被流放,确实也因为长时间在海上错过了许多重要的时刻和重要的人。

  我有一个联系了很长时间的女性朋友,她也一直想试试看两人能不能在一起。

  当时,我上了高铁向目的地驶去,她给我打电话说:“我在你后边的高铁追你,你到站以后等我一会儿,咱俩见个面,我跟你说点话。”

  我说这可能有点来不太及,因为船是有船期的,定好了几点要离港就必须走,延误开航时间属于公司的一个挺大的损失,一般来说也不会允许你这样做。

  所以我和另一个船的同事到站后就直接走了。她给我发微信问“你怎么也不等等我”,我说“没办法,要不然下次再说”,于是就错过了。

  后来我自己也想,如果当时见了那一面的话,可能我也不做船这个行业了,但也没有“如果”。

WeChat Image_20211118125902.jpg

  -3- 回不去的大陆

  我因为被困在海上错过了这个女孩,错过了亲人的婚礼,错过了和意外去世的朋友见面的最后机会,我也想过要回到陆地重新生活。但我从学校一毕业就到了海上,我觉得我和日新月异的陆地生活有些脱轨。

  我知道地铁是什么,但一直没坐过,上次在地铁站,我拿出手机对着屏幕,晃来晃去,没有反应。我想可能是人脸识别,又把脸凑上去,晃了几下,也没反应。工作人员在旁边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我将近半分钟,他说:“不应该啊,你年轻人咋不知道这东西咋弄的?”我说可能是因为工作原因不在陆地,这些东西一直没有试过,不知道它应该怎么弄,他就开玩笑:“不在陆地上能在哪?在天上吗?”

  -4- 被大海规训的生活

  我们这个行业里有这么一句话,这个行业做的时间越长,能回去陆地的几率就越小。

  我的工作技能不容易在大陆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心里是想要从大海逃走的,但发现身体已经习惯了海上的生活,突然离开大海,会感觉突然缺了一点什么。

  刚下船那天朋友开车来接我,我俩走过一个桥,当时看着这些建筑,我跟他说:“不知道为啥,看到这些建筑突然觉得心里没有安全感,发慌的感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旁边太安静了,静得有一点吓人,睡不着。但在海上我听着浪,伴着海一次一次拍船壳的声音很快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我自己背着包,带着一些喝的,又去了海边,坐在沙滩上。虽然晚上看不见,但听见那个声音,就觉得心里挺踏实的。

  之前我和船长有一次闲聊,那时我快要下船休假了,挺开心的。我说:“船长我马上休假了,马上就脱离苦海了。”

  船长他很平淡地回了一句说“也没啥可太开心的,你下船的那一天,其实也是你上船的那一天的开始。”现在想想觉得还挺有道理的,有一种被困在这个圈里,困在海上的感觉。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大殺器! ! !上帝早已安排好了~
2020: 小邓的包产到户
2019: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2019: 英国教授: 中国崛起不可怕, 可怕的是他
2018: 为什么重估古人要用现代尺度?
2018: 看了这张照片,我欲哭无泪
2017: 正議統獨
2017: 文贵的心理素质是一流的
2016: 习近平会同印度开战吗? zt
2016: 台湾行5:盗运故宫文物是赚还是赔了?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