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美国记者眼中的韩战《最寒冷的冬天》
送交者:  2021年10月19日08:54:3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WeChat Image_20211018135258.jpg

 长津湖战役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誓师出战,当时气温零下30摄氏度,但官兵仅穿单衣

  北京又降温了,大院里的银杏叶似乎来不及反应,还凝在一片与气温不相宜的深绿里。朋友看完《长津湖》后,发来消息说,真冷啊,电影里冷,外面也冷,今年冬天可能是近几年最冷的冬天吧。

  于是想起了美国“记者之父”大卫·哈布斯塔姆《最寒冷的冬天》一书,同样讲到了朝鲜战争,配合电影来看,尤其令人感触深刻。“在朝鲜,寒冷似乎永远不会离去,你能感到的只有绝望。”

  铭刻战争,是为了不让那些残酷的历史重现。今天分享《最寒冷的冬天》节选部分,通过哈布斯塔姆的记述,带你回到五十年前那个最寒冷的冬天,那场没有在圣诞节结束的战争。

  “在朝鲜,寒冷似乎永远不会离去”

  选自[美]大卫·哈伯斯塔姆《最寒冷的冬天》

  01


  一个天生的职业军人

  萨姆·梅斯少尉是第2师第38坦克连第4排的排长,也是吉姆·辛顿的部下。11月初,梅斯少尉带领手下弟兄,外加几辆坦克和额外给他配备北部山区。梅斯喜欢把这一天看作一场旋律跌宕起伏的音乐盛典。他们像往常一样出发,途中只是和小股朝鲜部队短暂交火,坦克的强大火力轻而易举地就能压制住敌人。

  他们俘获八名朝鲜人,本方只有一人受伤。在给伤员包扎之后,梅斯留下几个人在一间茅屋里照顾伤员,其余人按原定计划,继续北进。到此为止,一切都和平时一样平安无事。但随后的两件事几乎让梅斯惊慌失措,也让所有人都更小心谨慎。

WeChat Image_20211018135713.jpg

  梅斯一直认为,谨慎是让他活到现在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他的连长辛顿心中,梅斯是一个优秀的战士,甚至是他见到过的最优秀的战士。他不仅体力过人,而且头脑灵活,反应敏捷。梅斯是一个天生的职业军人,多年以来,辛顿一直想提拔他当军官,但每次都被梅斯拒绝。

  辛顿相信,梅斯肯定是担心和周围这些大学生一比高低,他毕竟只上了四年学。梅斯曾在洛东江战役中身负重伤,被送到医院后,医生从他身上取出38块弹片。

  梅斯回到部队时,发现自己成了少尉。他接受了,因为他早已厌烦和那些对军事狗屁不懂、但总拿职位压人的军官打交道——很自然,当军官总是有一些好处的,而做大兵就只能在梦里享受这些好处。11 月25 日,当梅斯的部队遭到中国军队袭击时,他当军官的时间只有36 个小时。

  02

  战争中没有易如反掌的事情

  梅斯认为自己习惯于过苦日子了。他出生于西弗吉尼亚州,降生时又恰逢大萧条时期。毫无疑问,那个时期是美国人最艰难的时期,而那个地方又是美国最贫穷、最艰苦的地方。他的父亲一生几乎就是在找工作中度过的,这也是梅斯只读过四年书的原因——他们曾在很多小镇居住过,不过,这些地方太小了,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学校可读。因此,梅斯在1939年(当时他年仅15岁)有机会入伍参军时欣喜若狂。他说,那会儿部队在征兵时来者不拒。

  入伍后,梅斯恰好赶上组建坦克连的时机,于是他就成了一名坦克兵。梅斯总喜欢说自己是最了解伏击战术的美国人之一,因为他曾亲身经历过三次惊心动魄的伏击战:军隅里可能是其中最老式的伏击战,但“二战”期间的“突出部战役”(Battle of the Bulge,又称“阿登战役”),则是伏击战的终极之作,他亲身参加了那场战役。

WeChat Image_20211018135736.jpg

  突出部之役时阿登的美国士兵,1945年1月4日摄于比利时

  然而,1951年2月中旬,在一个被美国人称为“杀戮谷”的地方,将发生一场更恐怖的伏击战。“突出部战役”至今让他记忆犹新:1944年12月,他是美国一支装甲部队的一名士兵。此前,这支部队一直所向披靡,在到达距比利时小镇巴斯托涅西北约20英里的地方时,梅斯周围的人几乎都认为战斗已经结束。就在此时,德国人突然发起进攻。他记得,那天的雾非常浓。当时,他因行为不检刚被降职为下士;他们迎头撞上了德国人的坦克。

  他的部队在第一天只配备了十七辆坦克,当天战斗结束时,就只剩下了两辆。梅斯在自己乘坐的坦克被击中后,设法脱身,变成一名步兵,又继续战斗了几天。当时的场面就如同人间地狱:双方炮火异常猛烈,持续不断,每一颗威力无穷的炮弹似乎都想夺走几条生命。当时的严寒也令人无法忍受,即使是到了朝鲜,他还经常会想到当时的情形,因为他一直以为,德国的冬天是最寒冷的冬天。

  但事实证明,朝鲜的冬天更可怕,持续时间更长,对人的折磨也绝非阿登所能比拟。在阿登,你经常会觉得,只要挺过这一天,寒冷就会过去;但是在朝鲜,寒冷似乎永远不会离去,你能感到的只有绝望。1950年11月初,梅斯带领部下走在第2师的最前面,依旧保持他在阿登战役中学会的谨慎;他从不相信任何没有亲眼验证过的东西,还要随时提醒那些漫不经心的军官。他周围的每个人都可能会觉得,这不过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在梅斯看来,他们依旧身处险境,战争中从来就没有易如反掌的事情。

  03

  “犹如没有身影的幽灵”

  在给抓获的朝鲜战俘做了简单包扎之后,梅斯的部队继续翻过几座山,最后,他们来到一座架在干涸河床上的桥梁;按照原计划,他们需要在这里沿原路返回。他命令手下的士兵成分散队形,但是,梅斯依旧很紧张,因为他们现在无疑是敌人最好的伏击目标。

  他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始终挥之不去;他们每前进一步,似乎都是在向未知的深渊走进一步。走上桥后,梅斯发现,他们正处于一个开阔的深谷,峡谷中密密麻麻地生长着一种当地的松树,而地面植被的高度,似乎就是为隐藏敌人的伏击手而生长的,不高不矮,既能轻松备战,又不会暴露自己,一个绝佳的伏击战场。

WeChat Image_20211018135805.jpg

  就在这时,山间响起一种奇特的音乐。梅斯回忆说:“这是我听过的最奇怪的音乐。”他命令所有坦克驾驶员关闭发动机,这样可以更清晰地聆听这种萦绕于整个山谷的异样声音。“太奇怪了,它似乎就是唱给我和我的士兵听的。好像敌人一直在盯着我们,为我们哼唱着一首悲惋凄凉的小夜曲,嘲笑愚弄着我们。仿佛整个山谷都在应声合着这首悲凉的小夜曲,”梅斯说,“这首音乐似乎来自天外,或许是这些松树发出的,让我毛骨悚然。”

  后来,当中国军队在前方狭长道路两侧的阵地上对第8 集团军发起进攻时,他们恍然大悟,才知道中国人是用音乐来发布命令的。梅斯终于意识到,中国军队的指挥官当时就在山顶,尽管梅斯的坦克和部队已经进入他们的包围圈,但指挥官告诉他的部队,进攻时间尚未到。当梅斯带领部下回到关押俘虏的茅屋时,一名没有受伤的战俘脱身逃走,他们当即开枪击毙了这个人。

  他们对这个俘虏试图逃走的想法大为困惑——他们一直优待朝鲜战俘,并尽可能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紧急治疗。他们来到尸体旁边进行搜查,看他身上是否携带书面文件,结果一无所获。这事也很少见,因为大多数朝鲜士兵喜欢随身携带大量书信,而且在关键时刻经常会紧抓不放。

  但他们发现,此人的朝鲜军服下面,竟然还有一套中国军服,而且从上衣看是一名军官的制服。在对其他朝鲜俘虏进行搜查和审问时,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那个被打死的是中国人。首先是莫名其妙的音乐,然后是这个极有可能是中国军官的俘虏,梅斯认为所有这一切都令人不安。当天晚些时候,梅斯告诉情报人员,他认为那个被击毙的是中国军人。但是,似乎没人对他的情报感兴趣。

  此后,随着部队继续北进,梅斯也开始变得愈加小心。当时,第2师已经和第8集团军完全分开,双方相距甚远。他们的东面是太白山脉,太白山的东边才是第10军。尽管从理论上讲,还存在遭遇危险时向第10军求援的可能性,但实际上,一旦受到攻击,根本就不可能指望第10军赶来救援。(太白山另一侧的第10军境况和他们完全一样,陆战第l师的史密斯少将同样心如火燎,因为他的左翼洞开。)

  11月末,第38团第3营在梅斯和他的五辆坦克掩护下,行进在第2师的右翼。他们来到一个只有15间茅草屋的小村子,梅斯把坦克布置在最有利的位置,可以随时为第3营的三个连提供掩护。但是让他困惑不解的是,营部竟然设在紧靠步兵连的位置。双方的距离太近,近到你可以把石头扔到营部。但是,那时没人想到会有麻烦。

WeChat Image_20211018135820.jpg

  实际上,中国人一直在耐心地等待他们进入包围圈。他们对联合国军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哪支部队布置在什么位置,以及承担侧翼掩护任务的是哪支韩国部队。他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30万大军开进朝鲜,而在前面沿西线展开迎接美军(沃克的第1军和第9军)的就多达18万人。另外12万人埋伏在太白山以东,列好阵势,静等阿尔蒙德北上的第l0军步入包围圈。大批重武器让联合国军的前进步履维艰,毫无疑问,他们已经变成再明显不过的活靶子。中国30个师组成的伏击大军埋伏得天衣无缝,敌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军事史学家斯拉姆·马歇尔对此形容得再恰当不过:“犹如没有身影的幽灵。”

  04

  “战争将在圣诞节结束”

  那些不由麦克阿瑟指挥的人已经预感大祸临头,而其他还在快马加鞭地赶路。感恩节那天,艾尔·格仑瑟将军来到哥伦比亚大学,拜访自己在欧洲战场的老上司艾森豪威尔。格仑瑟的长子迪克是西点军校1946届学员,时任入朝美军第7师的一名连长。当时,第7师一部已经深入朝鲜北部,.正在逼近鸭绿江。11 月17 日,也就是他的上司赶到鸭绿江边撒尿的四天之前,迪克·格仑瑟在中国主力部队发起总攻前的一次小规模遭遇战中身负重伤。

  最初,艾森豪威尔的儿子约翰对格仑瑟在感恩节来访感到有点意外,因为按理来说,他应该和家人一起过节的。后来艾森豪威尔才明白,格仑瑟节日来访是因为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如旧,依然是格仑瑟最值得信赖的上司,因此在军方高层出现如此严重的错误时,他自然会想到自己。

  约翰·艾森豪威尔记得,感恩节的晚餐似乎笼罩着一层阴云,他自己不清楚为什么。迪克·格仑瑟告诉他父亲:美军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随时可能会遭到攻击。格仑瑟离开之后,艾森豪威尔对儿子说:“我一生对战争从未像今天这么悲观。”约翰当时正在西点军校任教,在离开父亲的住宅驱车回校时,他打开收音机,听到麦克阿瑟慷慨激昂地承诺:战争将在圣诞节结束。第二天,中国人便发起了潮水般的攻势。

  11 月25 日深夜,中国军队的总攻正式打响。在历史上,很少有哪一支军队能在动用如此规模兵力的情况下,向对手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中国人已经掌握了美军动向的精确情报。在精明的史密斯将军带领下,东线一路故意拖延的海军陆战队似乎还算处变不惊,而西线美军已经浑然不觉地踏进敌人挖好的陷阱。

  当中国军队发起进攻时,大家才恍然大悟,让麦克阿瑟的军队遭受如此重创的,仅仅是因为他一厢情愿地认为中国人不会来。但赌局已经开始,现在,其他人必须要为他那不可一世的狂妄自大和不可救药的浮躁付出代价。但更糟糕的是,虚荣又和不自量力的吹嘘混到一起,而且是绝大多数高级军官都不相信的谎言:韩国军队具有值得信赖的战斗力,足以单独应对中国人。

WeChat Image_20211018135848.jpg

  在东京司令部的人从未想到中国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发起进攻——不以正面进攻为主,而是夜间步行绕到敌人的侧翼,寻找最薄弱的环节实施打击,并在敌人后方构筑阵地,切断敌人退路。没有一个人研究过,中国人的行军到底有多出色,多迅速,即便是在夜间,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他们一样做得完美无缺。他们没有重武器,弹药和食品的配给也少于美国人,轻便、快速是他们的最大优势(但最终也成为他们的最大劣势)。东京司令部的人始终有一个错误的认识:中国军队只能成为美军轰炸机的活靶子。他们就没有考虑到,中国人能让自己在白天消失在朝鲜的崇山峻岭之中。

  事实证明,中国人非常清楚自己的弱点,他们不会做很多事,但一旦去做,就一定要做好。就在美国人还没有想出如何应对他们之前,中国人就已经把美国的最大优势——因依赖重武器而需要良好的路况——转化为弱势。但是,任何一个关注“二战”后中国的人绝不会对他们的战术感到惊讶。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习二世南巡深圳的用意何在?
2020: 感谢你,俄国!
2019: 毛泽东思想乃是天下大道!
2019: 香蕉要没啦
2018: gotocn解除中国网络限制 畅玩国内应用
2018: “改革开放”是中共巩固和发展专制制度
2017: 郭文贵难逃法网
2017: 通缉犯郭文贵的逃亡之路
2016: 歼20总设计师杨伟升任中国航空院副院长
2016: 在奥地利火车上照的景色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