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我无可选择!
送交者:  2021年09月15日10:05:0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万沐


目前中国有三股势力在打架,一股是专制统治,一股是权贵资本势力,第三股是民主宪政势力。前两种是主宰目前中国的现实存在,第三股则仍高入云端,处在 “云霞明灭或可睹”的境界。

我是一介平民,既不属于或倾向于某个政治集团,也不属于或倾向于某个利益集团,尽管追求自由民主宪政,但看看中国的情况,有时候往往又觉得灰心丧气,感到现实非常骨感!

看看当今中国权贵资本集团操纵市场暴富后的穷奢极欲、富可敌国,听听克强总理六亿人均收入情况的信息,尤其是听到无数底层老百姓生活的悲惨,比如杨改兰,比如刚刚报道的因杀人女魔头劳荣枝而落入绝境的小木匠的家人,真是感到义愤填膺,却又无可奈何!

尽管在我这个年龄如此“愤青,显得非常幼稚可笑,但我又摆脱不了自己的性情。总希望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希望“天下为公”。注意,这里的“天下为公”不是说要搞公有制,而是说社会有公平公正,人人有尊严,人人有属于自己生命的权力。希望最好能做到“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如果这样太理想化,起码贫富也不要太悬殊,社会不公不要太明显,这点心愿总应该不过分吧!

本人虽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却十分狂妄,一直以来在电台、电视台、报纸及网络为中国社会的公平正义呼吁,然而最后却似乎很唐吉坷德,理解者寥寥。

我自以为立场中立、出发点诚实良好,然而却往往被人误解。有的说我是汉奸卖国贼,因为我主张宪政民主;有的人骂我是五毛,因为我主张打击掠夺社会的利益集团。

在目前中国只有专制政府和利益集团的博弈中,我站在哪边呢?我其实是不想站在任何一边,我一直是站在宪政民主一边的,但是眼前想通过一个现代化的政治体制解决中国的社会正义问题,那不是《庄子》里讲的引西江之水,救涸辙之鱼那样不现实吗?

现在,看看六亿底层民众或者更底层的三亿民众的生活,如果再任由资本野蛮扩张,官员贪污腐化,中国丛林规则盛行,底层民众还要为这个国家再付出多大的代价?

所以,也只有指望中国政府平衡一下利益分配了,在养老、就医、上学等方面给底层老百姓一定的保障。当然,我们绝不希望看到只抢夺富人财产,而不济贫扶弱的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共同富裕

也许有朋友又要笑我天真,但我也只有这样指望了,因为我无可选择!

这里再插一句,昨天看到《多维网》关于被杀害的小木匠一家经济状况的报道,真是令人泪目,不是宣传中国人都已经脱贫了吗???

很感慨,知识分子阶层本应是社会的良心,但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丧失掉了应有的人文理想。有的是“只为君王唱赞歌,不为生民说人话”,一味地依附政权,做政治太监;有的是充当权贵资本的打手,做资本家的走狗;更可怕的是,有些口称自由民主的人,竟然希望中国疫情蔓延,经济崩溃-----这固然让中共的专制政权根基产生动摇,但无辜的百姓却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说这种话的人,还有没有人的基本良心?

中国底层人民一直是强权者任意割取的韭菜。近百年来,国共两边为了自己的政权,让工农子弟互相残杀,死伤无数;五六十年代,为了搞中国的军事工业,让四千万农民饿死;现在资本与权力勾结,名曰改革开放,底层民众依然是牺牲品。这种为奉一小群权贵,而残害天下百姓的政治逻辑什么时候才能是个终结?

夏瑜的血,依然是华小栓的“药”,驼背五少爷和花白胡子的老头,依然崇拜着红眼阿义-------长太息兮以掩涕,哀民生之多艰!

本人不懂政治,惟余一片“妇人之仁”尔!

0%(0)
0%(0)
  真是个有精神病的海外民运猪轮子!  /无内容 - thetruth111 09/16/21 (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这森林野火是​野的吗?
2020: 新冠疫苗(Moderna)亲历记:恰逢其会,
2019: 针对中国留学生:打开窗户配上纱窗
2019: 社会和谐稳定之探讨
2018: 贸易战:资本外逃不那么容易
2018: 美国没有压力,川普:谈就谈吧!
2017: 文贵战马云 中了群众斗群众的奸计
2017: 郭文贵又遭声讨
2016: 朝鲜遭受灾求援九国 回避中国,不吃嗟
2016: 一枪调侃大鲜发的帖纯属碍事,大家有空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