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暴力与政权——从阿伦特看大陆政治
送交者:  2021年09月13日11:28:3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高天阔海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上个世纪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但是在汉文化圈知道的人不多,因为她是研究共产极权的专家。大陆的共产极权制度禁止人们知道她了解她。

我最早听说阿伦特是因为她“恶之平庸”(the Banality of Evil) 的观点,涉及二战之后对纳粹德国战犯的审判以及由此形成的思考。关于这一点,许多人说起来头头是道,但是真正读过她那本《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恶之平庸的报告》(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的怕是寥寥无几。笔者也未读过,不敢多说,就来说说最近读过的On Violence(《论暴力》)吧。

《论暴力》发表于1970年,由关于暴力与权力的三篇论文组成。其核心是借助于对六十年代末全球学生运动以及学生暴力行为的批评,对包括费农、萨特、毛泽东在内的“新左派”进行理论上的批判,提出了自己对暴力的看法。

大陆红朝的始皇帝毛泽东有个众所周知的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论暴力》中不止一次地提及与批判)。但是毛总结的是中共如何军事占领大陆,把合法的国民政府赶到台湾岛的经验。其实质与中国古代王朝的“马上夺天下”或者“逆取”并无本质上的不同。

据说毛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定位颇为精准。然而具体分析起来,对于毛与大陆的中共政权来说,“马克思”是幌子,是外衣,是大外宣;“秦始皇”是内里,是底裤,是核心本质。难怪历史学人唐德刚说毛政权是中国帝制传统的回光返照。

如果说毛泽东是秦始皇的孝子贤孙,那么中共的一党专政就是古来“家天下”王朝政治的现代升级版。可怕且可恨的是,其升级的趋势不是走向更开明更人性化,而是走向更封闭更反人道。

在西方,学界已经把斯大林、毛泽东以及他们各自的意识形态与马克思区别开来,因此有斯大林主义、毛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区别。

毛和中共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贩卖着毛主义的狗肉。这一点逃不过阿伦特的法眼。她在《论暴力》中直接指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观点是非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知道暴力的作用,但是从来不认为暴力可以造就革命。

因此,毛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非常有中国特色的,是他自己公开批判的“封建专制”或秦始皇的那一套。

然而阿伦特不同意毛泽东的“枪杆子”说。她明确指出:暴力可以摧毁权力,但不能产生权力。为什么这么说呢?

阿伦特认为:权力取决于民意,而民意在于数量。所以政权取决于多数人的民意支持或反对。即便是暴君、独裁者、一党专政,都需要民意的支持才可以维系统治。延续了她“恶之平庸”的逻辑,阿伦特认为:“沉默的大多数”在选择沉默时就选择了默许和支持。

1949年以后大独裁者毛泽东与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采用极权政治手段,用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制造恐怖气氛,无情地戕害大陆民众的身心,实在是史无前例的暴政。然而,大陆的十亿民众,如果没有选择沉默与默许,那样的“红色恐怖”如何可以持续达近三十年之久?

事实上,中国古代的统治者都知道:可以马上得天下,却不能马上治天下。可以“逆取”天下,却必须“顺守”天下。换句话说,武力或暴力夺权成功(摧毁了旧政权)之后,要建立和维系政权,依然需要“文治”,需要获得民众的支持(包括默许)才行。

阿伦特以及西方学者的政权在于民意,似乎与中国古代政治的“文治”、“顺守”等传统有暗通之处。

以此观照大陆政治状况,1949年之后,毛的红色恐怖统治,甚至还不如古代的家天下王朝。以毛为首的中共高层,不和古人学习“文治”或“顺守”,而是迷信暴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于是他们发动一场又一场的对内的政治运动,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把大陆民众拖进了以暴力为特征的政治斗争的泥潭,生不如死。

正如阿伦特指出的:暴力可以摧毁政权,但是不能产生政权。1949年之后的三十年里,中国大陆暴力泛滥,中共政权不是更强大了,而是更虚弱了。三十年倒行逆施使得中共政权的民意基础危如累卵。

所谓的改革开放,并非中共高层有什么“远见卓识”,而仅仅是他们意识到政权的危殆,老老实实地回道传统中国的“顺守”、“文治”的老路罢了。唐德刚说,改革开放可以称为“小平中兴”,形容的非常确切。

然而历史是曲折的。旧的意识形态从来都不会主动退出历史舞台,何况旧的政治势力呢?中共的所谓“左派”或“毛派”死灰复燃,重新掌权,他们打着改革的招牌,要努力倒退回毛时代。为什么?

阿伦特在《论暴力》中指出:当权者如认为自己的权力正在减小或消失时,他们动用暴力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强。

在中国大陆,至少有两个切近的例子:一个是文革中,毛泽东为了保住手中的权力,不惜鼓动民众武斗,并且为武斗群众提供武器。文革的末期武斗导致的“内战”,瘫痪了整个大陆,导致的损失难以估计。另一个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邓小平为了保住权力,不惜实行恐怖统治,用荷枪实弹的军队去镇压手无寸铁、和平示威的青年学生和民众。在这两个历史关头,同样是中共特权阶层代表的毛和邓,同样是独裁者的两人,在认为自己的权力出现危机之时,他们都使用暴力来摧毁“敌对势力”,以图巩固权力。

因此,中共想倒退回毛时代,搞政治运动,动用暴力,恰恰说明了他们觉得自己政权的不稳固(他们使用的“维稳”一词,也说明了“不稳”的现实)。

然而阿伦特的洞见不止于此,她同时还指出:被统治者如果觉得手中的权力在减弱时,也会难以抵御暴力的诱惑。这对于大陆受教育的民众不陌生。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不都是很好的例子么?

那么, 在中共残酷镇压六四民主运动三十多年之后,没有看到群体起义之类的事件,阿伦特的看法还有效么?这些年我们在互联网上看到听说的个体、小规模暴力事件,虽然零零星星的,但是都性质严重。在我看来,也能证明了阿伦特的看法。个体的、小规模的暴力事件是否会升级为群体、大规模的暴力反抗,这一点还有待观察。

阿伦特作为上个世纪最杰出的政治哲学家,她对于暴力与权力的思考与洞见,对于我们观察大陆中共政权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角度。

那么,假如大陆政权再次陷入毛左陷阱,回到以暴力为特征的政治斗争中,暴力能否摧毁中共政权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看看毛泽东时代,看看现在
2020: 毛主席,百姓求告无门
2019: 一个被自己和世界遗忘了的民族
2019: 习近平为什么要“不忘初心”?
2018: 藏地旅游 ------自驾游新都桥
2018: 时间的渡口
2017: 喜欢爆料的郭文贵慢慢落幕了
2017: 瞎子摸象—郭文贵被蚂蚁强奸!
2016: 隔壁什么意思? 这论坛近来一股棺材味。
2016: 李晓鹏:澄清谣诼,还清白于毛泽东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