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祖国”是神吗?
送交者:  2021年09月05日09:45:5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祖国”是神吗?——兼说“信洋教”


        范学德 2018-01-04






图片





1、祖国成了一个当代偶像





“祖国”在中文语境中经常被比作母亲。但有时这个“母亲”会被“权力”绑架,给它戴上“主义”的桂冠,披着“美德”的锦衣,穿上“教育”的皮鞋,顺着“传媒”开出的大路,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人民”面前。这时候,一群群金童玉女帅哥俏姐半老徐娘徐爷老娘老大爷都围了上来,搂着她的影子笑啊,唱啊,喊啊,一声声地说着我爱你。


就在这阵阵欢呼声中,“祖国”变得越来越神秘,越来越伟大,越来越神圣,直到她成为一个巨大的偶像。


祖国,成了一个神明! 


图片


这个偶像一经确立,那么,芸芸众生,无论是生活在国内的,还是在国外出生的,都要向她效忠,崇拜,视之为精神的至上追求,感情的最后依赖,心灵的全部寄托,生命的唯一支柱。必须全心全意去爱她,直到将她举到高于一切的神坛上,为了她,你、我、他,所有的人,每一个人,都要献出一切。


于是,与“祖国偶像”相联系的一切就都可能被神圣化了,也就是说,现存的一切,从社会秩序,经济生活,民俗特点,文化遗产,到政治权力,法律制度,思想观念,饮食男女,日用言语,等等,凡是打上了“祖国”这个标签,都能够被合理化,神圣化,必须赞颂、只能赞颂。“凡是存在就是合理的”这句哲学术语,就会变成了“凡是祖国的就是合理的”,更进一步,“凡是祖国的就是美好的”,甚至最美好的。因此,必须爱“祖国”,要盲目地爱,爱到死去活来。反过来,凡是你批评的那个现存的事物是“祖国”的,那就是不爱国,不爱国就是卖国,卖国的自然是汉奸。汉奸者,世人皆可杀之,辱之,践踏之。


但是,什么是祖国啊?


它不过就是一块比较固定的土地,从先祖到你,一直生活在这里。


图片





2、忠于皇帝





不知道哪一个是始作俑者,弄出了“国家”这个洋词,愣是把“国”和“家”绑在了一起,结果这一两百年,把中国人的感情弄得五迷三道的,神志不清。到现在,许多人还弄不清祖国、国家和政府之间的区别。

   

在中国古代,观念就清楚明白多了,“国”的观念就被“家”和“天下”的观念所吞噬。这个“家”,不是每一家的家,而是归“一家”所有的“家”;这“天下”也不是天下人的天下,而是在“一人”之下的“天下”。如此一家,非“皇家”莫数;如此一人,唯独皇帝。客气一点说,是“孤”、或“寡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是前提,也是结论,对“国”与“家”的内在联系说得最清楚,最明白。因此,古时没有什么爱国,只有“忠君”!君即皇帝,唯有皇帝可自称为朕,朕即朝廷,即国,即天下,即黎民百姓的生身父母,即普度众生的真命天子。


如果你在古代中国一定要讲爱国,那就只能是这一句话,忠君就是爱国,反过来,爱国就是忠君。


图片


维系这一点的,不仅有皇权,更有渗透人心的伦常:伦常之要在“三纲”。“三纲”者,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其核心是“君为臣纲”。那要义正如宋儒所说:天下无不是的君。用古语说,那叫吾皇圣明,用现代的话来说,那叫伟大领袖一贯正确,还有伟大。无论出现了什么情况,圣上总是对的,没有错。因此,忠一定要到愚的地步才是真正的忠,此之谓,愚忠。

    

在皇权至上的传统中,爱国被爱皇上所代替,其实,对皇帝你是不可以说爱的,只能说忠。对于小民而言,什么国不国的,那是你不佩去看的,也不佩去爱。你唯一佩看的,是看皇帝的眼神,但你绝对没有条件看到那眼神,即使面对了,也不敢平视,只能仰视,任他俯视。于是,你的顶头上司是谁,你就听他的好了。他就是你的父母官,代表了圣上的旨意,又如同你的生身父母。


图片


请切切记住,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这就把“三纲”的两个核心完美地结合起来了:天下无不是的君,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人伦支持朝纲。人伦,以父母为始;朝纲,唯圣上旨意是从。

    

“老话说,专制政体之下,只有一个爱国者,就是专制暴君本人。如果人民处于绝对臣服的状态,哪怕国君十分贤明,这一说法仍然正确”(注一)。米尔的这个论点,至今仍然正确。


图片


辛亥革命后,“国”被“皇家”这一大家子所垄断所代表的局面总算结束了,至少,在法统上是结束了。因此,若把祖国至上与权力意志至上结合为一体,那就无法摆脱皇帝意志高于一切的专制主义的历史传统。现代人,千万别想去当皇帝,时代不同了。但是我们也不能不承认,变相想当皇帝的还大有人在,所以,有所谓“土皇帝”一说,事实上,土皇帝也真的有,有时,一个村长就是一个土皇帝。


鲁迅当年有句名言:“弘扬民族主义决不是要宣扬这样一种观念:做异族的奴隶不好,那么我们倒不如作自己人的奴隶吧”(注二)。

    

弘扬爱国,绝不是劝人在自己的祖国内作奴隶。而是说,这是你的土地,你可以堂堂正正地作一个人,一个公民。

    

在当代,爱国的核心就是,成为一个自由独立的公民。


图片





3. 信洋教就是不爱国?





 

“信耶稣就是信洋教,信洋教就是不爱国”,这是扭曲了的爱国偶像在信仰问题上的逻辑。这逻辑虽然很荒谬,但却有深厚的历史基础。

   

这历史要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算起。由于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传教的自由和信教的自由,都受到了西方列强所强加给中国人的不平等条约的保护,因此,就有了所谓的“多了一个基督徒,就少了一个中国人”的讽刺。少了的那个中国人成了“鬼子”,但不是原装的,不是正版,故名之为“二鬼子”。

    

可悲的是确有极少数的华人基督徒,他们做了基督徒就不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了,心甘情愿地当上了“二鬼子”。于是,这祖先的土地和在这上生生不息的同胞就不放在他们眼里了,更不可能放在心上。“二鬼子”不爱国,就成了现实。怜之者,道是可悲;恨之者,斥之为可耻。可悲也好,可耻也罢,但从此却留下了无穷的冤孽,这就不是遗憾一语能表达的了。 


图片

 

在不平等条约的保护下,“二鬼子”把自己当成了特殊华人,而地道的中国人则根本不把他们当成中国人,渐渐地,就不把他们看成是人了。推而广之,凡是信了“洋教”的华人,都不是中国人,或者说,是中国人中的另类,败类。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人非人,则是鬼子。鬼子者,自然不是人之子,乃是鬼之子。杀“鬼子”,不是杀人。

  

把“信洋教等于不爱国”的逻辑再往前推一小步──信教就是卖国了。对于卖国者,杀无赦。首开这杀戒的,就是被歌颂为伟大爱国主义运动的义和团。


图片


在这场“杀鬼子”和“二鬼子”的动乱中,动刀动枪,杀人放火,在前面冲锋陷阵,舍家赔命的,大都是平民百姓。而在其背后煽风点火,出谋划策,击鼓鸣金的,则是达官贵人,儒生士绅。前者对基督徒的仇恨往往见于物质利益的直接冲突,而后者对基督徒的仇恨,则来自更深的恐惧:即自己赖以安身立命的精神支柱──儒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曾国藩就曾经这样声讨过:“别有所谓耶稣之说,新约之书,举中国数千年礼教、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注三)。而晚清一位儒生在写给友人的信中则说:“泰西人行异教于中国,愚氓多为所惑,虑夺吾尧舜孔孟之席,谓此开辟以来未有之变,其魇深痛若此”(注四)。

   

发展到二十世纪,情况则起了一个大变化。正如列文森森指出的那样:十九世纪的中国人反对基督教,是因为它与传统中国相违背;但二十世纪中国人的反教,则是指其与现代科学相冲突。(注五)其实,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一面则在于,它与“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包括侵略阴谋)”始终连在一起。这一点,从1840年,到中华民国,到民国后,一直没有变。


图片


基督徒是否爱国,此处不辩,历史自有公论。我想强调的是,无论是下意识地反感异于自己精神世界的新事物,还是出于有系统的诬陷,说基督徒不爱国,都是最容易挑起民众的非理性情感的,借以蔑视仇恨基督徒。因为从鸦片战争起,反对民族压迫,争取民族独立,一直是被西方列强欺凌压迫的中国人民的共同心声。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指责信基督就是不爱国,无异是将基督徒置于“民族罪人”“民族败类”的历史地位。


这一点还真要感谢伟大领袖毛,他帮了中国的基督徒一个大忙,替他们摘下了信“洋教”的大帽子。当他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啦!那么,外国的传教士就得统统走人。(此处删去5/60字)而对于那些之死也不放弃信仰的华人基督徒,或教育,或批判,或斗争,或劳改、关监牢,……!


因信仰并为了信仰而受苦受难,这就使得生活在大陆的基督徒,不但与其他的普通百姓一道受苦,并且,苦上加苦。但是,就当基督徒与自己的骨肉同胞一同受苦受难时,就当他们在苦难中还默默地爱自己的骨肉之亲并为祖国祷告时,就当他们忍受着耻辱与压迫而竭心尽力做一个荣神益人的好国民时,一百多年来泼在华人基督徒头上的污水终于被殉道者的鲜血洗净了。


图片

 

生活在黄土地上的基督徒,现在有资格有信心宣告,我们是爱国者。我们深深地爱着我们的祖国,爱着我们脚下的这块大地,爱着我们的骨肉同胞。这不仅是自然的,因为我们生而为中国人,我们在这块土地上生息,挣扎,欢乐,仰望。这也是必然的,因为我们是上帝的儿女,心中有天国,有上帝之爱,这爱不可能不表现出来。


上帝对我们的最基本要求就两条:爱神爱人。所谓爱人,就是爱我们的邻居就像爱自己一样,而我们的邻居是谁呢?就是生活在我们周围的中国人。

 

原稿完成于2004年。


这一次修改后分三部分发表。2018.1.1记 


图片

(2010年摄于四川黄龙景区)


注释:


注一,转引自(美)爱德勒编 《西方思想宝库》,吉林人民出版社,北京,1988 年1版,第330页。


注二,转引自 孟繁华主编 《九十年代文存1900——2000》 上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2001年1版,第226页。


注三,谢扶雅 著《基督教与中国思想》,基督教文艺出版社,香港,1990年4版,第286页。


注四,殷海光 著《中国文化的展望》,中国和平出版社,北京,1988 年1版,第159页。


注五,转引自 梁家麟  著 《福临中华》。第141页。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周总理的报告
2020: 金正恩的贺电
2019: 林郑为啥拉开潘多拉,背后的水深不可测
2019: 她们眨眼了,但还没有退步
2018: 我们为啥要“同情”“罪犯”刘哥?!
2018: 暴力拆迁
2017: 七部委公告:发代币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
2017: 俄副外长痛斥美国:"流氓国家&quo
2016: 王贻芳驳杨振宁:中国今天应该建造大型
2016: 中国或将准备在南海填海造地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