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总书记,请您称体重
送交者:  2021年09月04日10:51:4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渔阳山人



由于上半年的瘟疫和水灾,全国夏粮严重减产。特别是产粮大区——乌克兰的春小麦减产近三分之一,已经对全国粮食供应造成威胁。

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下午一点开始。总书记首先发表重要讲话,高瞻远嘱地指出国际帝国主义势力必将利用粮食问题发出反苏叫嚣,全体党员和群众必须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则要求各级党组织和政府部门强化“核心意识”与“看齐意识”,紧跟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战胜短暂困难,争取最后胜利。部长会议主席没有发表正式演讲,只是哭丧着脸报出各地粮食短缺的数据,让坚信前途光明的总书记很不满意,一共向他翻了13次白眼。会议作出三项决议:第一,在全国开展节约粮食、反对浪费的运动;第二,在《真理报》发表总书记的署名文章,对运动提出指导意见;第三,派部长会议副主席飞赴基辅,监督乌克兰的粮食收购工作。

总书记在《真理报》清样上改完最后一句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夫人和女儿都去乡间别墅度周末了,他却还要在晚上九点钟在克里姆林宫主持一个军事会议,研究在民主德国的中程导弹部署。好在周末并无工作安排,可以和家人去野外烧烤野餐——这次一定要多带一些鲑鱼和大虾……

秘书送来了工作餐:烤猪排、红菜汤、面包和红茶。总书记厌恶地把托盘推开,给卫士长打了个电话:“谢尔盖,我们去‘老迈克’吃晚饭。”

“老迈克”是莫斯科唯一的美式快餐店,位于红场东北方向大约三公里处,离斯维尔德洛夫广场上那举世闻名的布尔硕大剧院(Большо́й теа́тр)只有三个街区。

谢尔盖迅速安排了车辆和路线,并在“老迈克”四周布置了暗哨和便衣警卫。

等到总书记的汽车开出克里姆林宫时,已是华灯齐放,车流如潮了。为了不引人注意,总书记坐的是一辆外观陈旧的国产“拉达”。行车路线很简单:沿着莫科霍瓦亚大街这条单行路向北再向东,正常交通条件下五分钟即可抵达“老迈克”,所以也就没有安排交通管制。

没想到,莫科霍瓦亚大街上塞满了蜗牛一般蠕动的大车小车,鬼知道是不是因为前方出了交通事故。谢尔盖连叫晦气,忙指挥司机拐进小巷绕路前往,却不料小巷里早已车满为患。“拉达”在车流里爬了足有半点钟,才拐进“老迈克”的停车场。总书记倒没有着急。在这半点钟里,他已经把下个周末与古巴领袖一起打猎的计划思考停当了。他很欣赏自己这种争分夺秒的办事效率——这体现了大国领袖的非凡卓越。

谢尔盖用对讲机讲了几句,然后走下车来,警觉地打量着四周。六个工人打扮的警卫迅速向汽车围拢过来,谢尔盖便示意大腹便便的总书记下车。

一行人向灯火辉煌的店门走去,却发现门口排起了多日不见的长队。

“老迈克”开业还不满一年,就成了莫斯科最受欢迎的餐馆。人们喜欢那清洁淡雅的就餐环境,口味新鲜的汉堡、薯条和可乐,又不必看服务员晚娘一般的面孔。身着正装的情侣在这里用过晚餐后携手走进大剧院,那种浪漫的情调引人艳羡,使“吃‘老迈克’,看《天鹅湖》”成为首都最新潮的时尚。的确,在“老迈克”吃一顿美式快餐是很风光的事情,甚至比在大剧院的小卖部买到名牌烟酒还要让人高兴呢。

所以,“老迈克”的门口一年到头总是排着长队,其中年轻人占绝大多数。这引起了共青团中央的忧虑,特意在《共青团真理报》上发文批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乃至“帝国主义腐蚀苏维埃青年的阴谋”,然而收效甚微。只是由于这场瘟疫,人们大多居家避疫,“老迈克”的门口才冷清下来。然而总书记喜欢这种冷清,他戴着口罩墨镜来这里,从来没有被人们认出过。可是今天,为什么队伍这么长呢?



“同志,请您先称体重。”一位戴口罩的大眼睛姑娘在离门口十余米的地方拦住了总书记一行。她穿着“老迈克”的红色工作服,名牌上写着“斯韦特兰娜”。

总书记这才注意到,斯韦特兰娜身边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就餐者请先称体重”。顺着箭头看去,便是那条长长的队伍。

总书记很喜欢和年轻姑娘搭讪,他和蔼地问:“小同志,为什么要称体重呀?”

“这是本店为了顾客健康制定的新规,谢谢您的合作。”斯韦特兰娜眨着大眼睛生硬地回答。

“每个人都要称吗?

“达(是的)!”

“难怪这么长的队。”总书记咕哝着,回头看看谢尔盖:“那么我们排进去?”

谢尔盖点点头,心想也用不了多大功夫。正好这几天卫士们都说他发福了,趁此机会称个体重也好。

称体重的过程是这样的:顾客走进店门便到一个电子秤上站定,服务员看了显示的体重,用一张小纸片记下递给顾客,后者就可以到柜台去订餐了。柜台前当然也排着队,但是没有门外那么多人。

总书记称了体重,那是一个叫他很尴尬的数字——143 kg。他想,是得减减肥了。看看手表,已是7点23分。总书记估计,排队订餐大概要花十来分钟,7点40分应该能吃上饭,8点半总能吃完吧?留下半点钟回克里姆林宫,时间应该很充裕了。

果然,排了大约10分钟,总书记便站在了柜台前。接待他的是一位戴黑框眼镜的小伙子,名字叫萨沙。

“我要两个‘大迈克’,一分特大号薯条和一杯特大号可乐,”总书记回头问了一下谢尔盖又说,“再给这位同志一份鸡胸肉汉堡、一份大号薯条和一杯大号雪碧,我付钱。”

不料萨沙并没有立即下单。他犹豫地看了总书记硕大的身躯一眼,用商量的口吻问道:“亲爱的同志,为了您的健康,您,您…… 您可不可以少吃一点?”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您瞧,两份‘大迈克’加一份特大号薯条共有1500卡路里,加上一杯特大号可乐的300卡路里,您这顿晚饭就要摄入1800卡路里!”

“同志,请您快点行不行?”总书记叫道:“我吃完饭还要开会呢!”

萨沙无动于衷,继续讲他的科学道理:“您要知道,一个正常人一天应该摄入2000卡路里,而您一顿饭就要吃1800卡路里,太多了。我建议您减去一个‘大迈克’,并且换一份中号薯条。”

总书记生气地说:“我今天一天没吃饭,总行了吧?”

萨沙问道:“您今年高寿?”

“六十七。”总书记不情愿地回答。

萨沙低头看了一下总书记的体重,然后坚定地说:“不行!”

“为什么?”

“您的体重已经超重50%,有发生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和中风的危险!”萨沙指着一张表格说,“喏,您的年龄在这儿,您的标准体重应该是这个,您的晚餐应该摄入的卡路里在这儿。您超重那么多,按说应该减掉一半食物才对,我只减了三分之一,已经很照顾您了!”

“什么?!”总书记气得跳起来,“我花钱吃饭,吃多吃少是个人自由!是谁让你们多管闲事的?”



总书记这一嚷,经理从柜台里出来了。这是一个红头发的瘦子,眯缝着一双细长的眼睛,好像总也睡不醒的样子。他先向萨沙问明了情况,然后转过身对总书记说:

“同志,您今晚没有看电视么?中央已经决定开展节约粮食、反对浪费的运动,总书记都写文章发出号召了。我们的姑娘小伙子们响应号召,根据顾客体重提出节食建议,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呀。看您也是一位领导干部,应该支持他们嘛。”

总书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在心里骂了句娘:这可真他妈应了那句中国成语,叫什么“木匠戴枷,自作自受”!

萨沙很得意,他自豪地说:“这是我们‘马特洛索夫’团支部响应总书记号召发起的行动,总书记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

“你们这种做法简单粗暴,干涉了公民的自由,我不高兴!”总书记斩钉截铁地说。

“请问您是哪庙的和尚啊?”

总书记愤怒地扯下口罩说:“我是总书记!”

萨沙愣住了。排在后面的秃头顾客却对总书记竖起大拇指夸奖道:“啊呀,真象!您是特型演员吧?将来他死了就瞧您的了!”

“算了吧,”一个老头子看了总书记一眼说,“这家伙长得不象,鼻子太大!”

人们纷纷点头称是。

总书记哭笑不得,他从衣袋里掏出政治局委员证摔在柜台上:“我不是演员,是真正的总书记!喏,这是我的证件!”

“‘给大衣’(中国)做的假证吧?”一个老太太摇着头说:“伪造证件是犯法的,公民!”

“什么假证?”总书记狠狠瞪了老太太一眼:“再说一遍,我是总书记!”

“您是总书记?”一个中年妇女扑上来揪住总书记的衣领哭道:“您隐瞒疫情,让我的女儿死得不明不白!还我娜佳,您这头猪!”

谢尔盖赶紧扑上去掰开她的手。六名工人打扮的警卫也挤进人群,把总书记围护在中心,在谢尔盖带领下,分开顾客向门口撤退。

突然,两位穿白色夏装的民警推门走进店来,挡住他们的去路,原来是有人报了警。

“骗子在哪儿?”民警问。经理指指胖胖的总书记,民警便扑上前,想扭住总书记的双臂。“工人”岂能容他们动手,于是双方揪扯起来。一个民警被“工人”揪住卷发往柱子上碰头,民警伸手拔枪,却被缴了械。另一个民警狼狈逃出店去,边跑边对着步话机大吼。

谢尔盖看准机会,连忙拉着总书记走向店门,谁知又被两个攥着伏特加瓶子的醉鬼拦住,要向总书记“汇报”学习他的“新时代特色苏维埃思想”的心得体会。那失去女儿的妇女又哭着追上来,揪着总书记的后襟不放手。门外排队的顾客看着店里热闹,体重也不称了,纷纷进店“参观”,把大门堵得水泄不通。谢尔盖急得满头大汗,赶紧打电话请求增援。



九点二十分。

克里姆林宫小会议室里的将军们终于坐不住了。预定开会的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可是主持会议的总书记还没有露面。人们纷纷起身离座,端着茶杯到门外的走廊上小声交谈起来。

“怎么回事?”

“总书记过去从不迟到的。”

“是不是病了?”

人们询问的目光都落到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的身上,然而元帅只说了一句“下午开会时还好好的”便沉默不语。其实他心里正在盘算,万一总书记出了什么意外,他是不是应该宣布军管,派部队控制局面?除他之外,至少还有两位大将和一名上将动了类似的念头。这几位都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实权派,作用举足轻重,那位战略火箭军司令还是党内一个反总书记秘密派别的成员。

总书记的秘书满头大汗地跑来了。

“各位老总,各位老总!”秘书带着哭腔说:“总书记去‘老迈客’吃饭时遇到了骚乱,已经派内卫部队去解救了!”

“?!”将军们都露出惊愕的表情。接着就是嗡嗡的议论声,好像揭了盖子的蜂巢。

“鸡血(嘘)!”元帅皱着眉头对他们吼了一声,然后随秘书匆匆离去。

“老迈克”那边已经乱成一锅粥。30名增援的民警正在和六名警卫混战,企图逮捕“骗子”(总书记)并营救自己的战友(那个被缴械的民警)。不料店门又一次大开,两个排的内卫部队推开民众冲进来,和本来已经占上风的民警大打出手。毕竟训练有素,内卫部队的战士终于制伏了民警,并将他们全部缴械,可是却找不到总书记了。原来在混战之初,总书记已经逃进柜台,也不理睬经理的高声抗议,又从那里逃进了厨房,一头钻到面案之下。谢尔盖紧跟总书记进了厨房,想带他从后门逃走,可是总书记死活不肯从面案下爬出来。

偏偏此时开来十余辆军车,跳下几百名身穿蓝色火箭军制服的军人,迅速将“老迈克”包围起来。带队的少将手拿一张纸走进店中,宣称“奉命平息反苏暴乱”,手下的兵一拥而上,与内卫部队撕打起来。谢尔盖见形势危急,只好打电话向党内第二号人物——部长会议主席呼救。

部长会议主席被总书记排斥在军事会议之外,倒也乐得逍遥,此刻早已在高尔克的别墅度周末了。克里姆林宫的话务员把谢尔盖的电话转接到别墅时,主席刚刚享用过龙虾大餐,正和夫人喝着咖啡看美国电影《火星人》呢。急促的电话铃声令他很恼火,于是很生气地把杯子往桌上一顿,起身去接电话。细心的夫人看到,握着电话听筒的丈夫的脸色慢慢由阴转晴,嘴角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克里姆林宫的塔楼响起悠扬的钟声,十一点了。

将军们看到,戴着口罩的部长会议主席和几位政治局委员从走廊南端急匆匆走来,元帅也在内。在他们身后,是由两名“阿尔法”(特种部队)队员搀扶着的总书记。总书记目光呆滞,衣衫不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还丢了一只鞋。党的领导人都进了会议室,留在走廊上的元帅把总参谋长、火箭军司令和莫斯科卫戍司令叫到身边,随即命令其他将军解散。

午夜时分,莫斯科电视台中断了正常节目。女播音员面无表情地宣读了中央委员会公告:由于健康原因,总书记已经辞职,由部长会议主席暂时代理其职务。中央委员会高度评价了前总书记对苏维埃祖国的贡献,表扬他主动为农业生产和防疫工作等问题承担责任。遵照他继续为苏联人民服务的意愿,任命他担任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阿穆尔河”发电厂第二副厂长。前总书记愉快地接受了党的安排。

公告念完后,播放了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人民的毛泽东
2020: 听毛主席的
2019: 林郑月娥没有引用《紧急法》的胆子
2019: 知情者爆料郭文贵“造假团队”内幕
2018: 也谈中国援非不附带政治条件
2018: 综述:中国高科技永无出头之日
2017: 红朝演义七六:邓小平搞改革摸石头过河
2017: 法无禁止尽可为!? 中国共享单车乱象引
2016: 隔壁hmy又犯贱了
2016: 嗨,改版后我的中文用户名不能够在手机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