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拾钱(短篇小说)
送交者:  2021年09月03日12:23:0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东方安澜

我站在教室门口,也不知站立了多久,但我一点都不觉得腿酸。我可不能走开,脚底下踩着一元钱呢,走开不是露馅了么。

 

我家离学校近,中午过后我就来了,玩了一会,进教室的时候,我就看见这一元钱静静地躺在教室门口。我毫不犹豫,立马一脚踩在脚底下。我环顾四周,看见同学进进出出,我就没敢抬开步子。

 

我一直站在教室门口,希望能有一个空当,使我有时间把钱捡起来,又不被别人看见。可是天不遂人愿,教室门口不时有同学进进出出,我根本没有机会蹲下去捡钱。时间一多,我慢慢发现每一个进出的同学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我难道变得奇形怪状了?我突然想会不会被孙悟空耍了什么妖术,变成了牛头马面,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可是没摸出什么名堂。

 

看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大家以为我或许得了什么怪病。有的同学围过来,紧紧盯住我看,看的一眼不眨,希望能从我脸上看出怪病的模样。他们注意我上半段,不在意我下半段,我还能够沉住气,为了配合大家的好奇,我努力变化着脸部的表情。

 

可惜再怎么努力,我装的还是人人司空见惯的表情。而且我的表演十分薄弱,做不出别具一格引人入胜的表情,无法让大家产生浓烈的兴趣,大家看看我,觉得不好玩,都一哄而散了。

 

我不敢挪步,心里不停的盘算,贼溜溜地观察着四周围,可是临近上课,教室门口人来人往,根本没有一点机会,我心里万分焦急。

 

强盗过来,拍拍我肩膀,问我有没有看到一元钱,他说他掉了一元钱,我说我没看到。

 

上课铃声响了,同学们都窜进了教室,走廊里变得静悄悄的。我本来可以在大家往教室挤的时候,趁混乱蹲下身捡钱,但我突然间忘记了,钱踩在左脚下还是右脚下。为了那一瞬间的踌躇,我失去了机会,走廊上就剩下我一个人呆呆地站立在那儿。我十分犹豫,现在怎么办呢,进教室,显然得面对众目睽睽,不进教室,我一个人打桩那样傻站着,算什么事呢。

 

突然灵机一动,我捧着肚皮,孵了下来,装肚子疼。

 

老师走过,漠然地看了看我,一声不吭,把我关在门外。

 

我暗暗舒了一口气。

 

环顾四周,只剩下我孤零零伫立在教室门口不远的地方。

 

对面卫生室里的大黄狗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

 

我心头一凛。

 

果然,大黄狗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了。

 

我心头一紧。

 

大黄狗在我不远处停下来,上下打量着我。

 

我口里轻轻地呵斥着,不敢大声,怕影响到教室里,我不想把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大黄狗一点都没有走开的意思。在我身上打量不出什么,开始绕着我转圈圈。

 

我心里拼命诅咒着该死的大黄狗。

 

可大黄狗绕着绕着,似乎来了兴致,接连绕了三圈。

 

我慢慢蹲下去,想像刚才那样捂着肚子,假装肚子疼,我一厢情愿,盼望能搏得大黄狗的同情。

 

我从小就听说狗通人性,可今天的狗好像只通狗性,对我假装出来的肚子疼,一点没有同情心。

 

狗昂起头,朝我叫了一声。

 

我心里又是一颤。

 

有的同学开始朝教室外张望。

 

我为了不引起大家注意,只能再次蹲下去。

 

好在狗看看多叫唤没意思,不叫了。但没有一丝一毫要离开的意思。

 

下课的时候,老师又从我身边走过。

 

下课后的同学们把我和狗围在一起,我突然发现,我和狗站在同一阵营。

 

同学们对我和狗指指点点,有个同学不知从哪里折来一根小草,伸过来逗弄大黄狗,大黄狗也不恼,看样子喜欢上了这个游戏,伸出前爪,回应那位同学的逗弄。

 

强盗在外面操场兜了一圈回来,拍拍我肩膀问,你真的没看见我丢的一元钱。我说,我真的没看见。操场那么大,谁知道你丢在哪个角落。不信你搜。

 

我把双手举起来,做出投降的姿势。

 

强盗犹豫了一下,把手伸到半途,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他放弃了搜我口袋。

 

第二节课,老师又从我边上走过,这次有了大黄狗壮胆,我不像先前那样,害怕老师。但老师对我不屑一顾,看也没看我一眼。基本上是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了。

 

老师对我视而不见,我反而有丝丝高兴。也说不清什么原因,大概我喜欢这种游离于大众之外边缘化的感觉。

 

同学们上课以后,我在走廊上还是不敢动,一动,我生怕那一元钱飞掉。

 

但大黄狗不饶过我。

 

虽然课间那一阵,我和大黄狗站在同一阵营,但同学们一走,我和大黄狗那种同一阵营的认同感,突然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又回归到最初不是同类的那种状态。

 

大黄狗咬咬我的裤管,我有一阵说不出的紧张和害怕。对狗,我有天生的恐惧,我张大了嘴巴,差点叫出来。心跳明显像高速运转的发动机,我甚至想逃跑,躲避开大黄狗,但一元钱的巨大诱惑,战胜了我的恐惧。

 

过分的是,大黄狗得寸进尺,伸出那长长的软绵绵的舌头,开始舔我的脚踝。我不自觉地把脚缩了一下。

 

似乎我脚踝部分的味道特别鲜美,大黄狗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舔得津津有味。

 

觉察到大黄狗没有恶意,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些。刚才心跳的高速运转,现在变成了怠速。

 

为了放松一下我麻木的双腿,我换了个姿势。

 

狗在我的左脚踝尝到了好处,又跑去舔我的右脚踝。狗沉浸在美味中,舔得有滋有味。鼻子里呼呼的,“啧啧”有声。狗对我如此钟情,把我当那么一回事,使我深受感动。我想,如果狗能还原成人,我一定和它结拜为兄弟。狗舔得专注而激情,不放过一丝遗漏。狗这么仔细和专注的神情,我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或经历过,但是我努力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狗的唾沫粘在脚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怪怪的。那一阵怪诞的感受直抵内心。

 

狗对我不离不弃,始终陪伴我到第二节课结束。我对狗已完全放心了,不再害怕它会伤害到我。

 

这次,老师从我背后走过,直接去了厕所,我突然也想去小便,但我不能离开。不能离开,现在已经成为我身体里铁的意志。

 

我正担心强盗会不会又来骚扰我,问我钱不钱的事。强盗不问别人,只盯着我问,好像我有义务要为他寻找到钱似的。我忽然对他专门盯我问,产生了忿忿不平的情绪,“你的钱,你自己不看牢,关我屁事”。

 

还好,强盗不知在做什么,反正第二节课课间我没有看见他。大家对我站在教室门口像雕塑一样,已经习以为常,没有谁再来注意我,我又恢复了平时那样边缘客的身份,这让我有一丝丝的安心。不引人瞩目,是我喜欢的精神状态。

 

第三节课上课,老师突然间走到我跟前,我大吃一惊,以为老师发现了我的秘密。我为暴露了自己邪恶的秘密而羞愧,脸一下子红了。为这个难于启齿的秘密,我正思考着怎么对付老师,以便为我的行为圆谎。

 

正当我绞尽脑汁的时候,老师却看也没看我一眼,蹲下身,把书和备课本夹在左腋下,腾出右手,和蔼可亲地摸摸大黄狗的头颅,大黄狗也摇头晃脑,回应老师的亲昵。

 

老师和大黄狗亲昵了一会,站起身,走进教室,“嘭”的一声把门关上,大黄狗意犹未尽,走到教室门口,用嘴巴啃着教室的门,使木门发出轻微的声音,我看见好多同学尖着耳朵在观察这声音的来源。

 

大黄狗仗着老师的宠爱,得寸进尺,不停啃着教室门。细碎的声音,弄得同学们交头接耳。老师索性把门打开,让大黄狗进去了。大黄狗大摇大摆进了教室,没有谁命令它,它却像领了圣旨,径直走到我的空位置底下,盘腿坐了下来。

 

扰人的细碎的声音没有了,一切像是尘埃落定,教室里又恢复了平静。大黄狗表现的有模有样,一心一意地听老师讲课。

 

我在外面,心思全在脚底下一元钱上面。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一元钱。我想把这一元钱买支钢笔,买瓶墨水,买几本簿子,这么一想,一元钱所剩无几了。但是我学习不好,我不想把钱都花在学习用品上,但我又实在想不出,能把钱花到什么地方去。平时问父亲要钱,多是五分五分的给,最多一毛,仔细想想,要五毛也从来没有过。除了娘上次要我打酱油,给过我一张五毛的钱,手里还真没捏过五毛钱。现在脚底下守着这即将成为我的一元钱,我慢慢心里开始激动起来。

 

裤裆里有一股尿意,我已憋了好长时间,但因为有这一元钱,我咬咬牙硬挺着。可是,一元钱的喜悦和尿意的侵袭反复折磨着我,身体里像有无数个跳骚在作怪,周身瘙痒难耐。放学的铃声响了,我不禁暗暗松个一口气。大黄狗和同学们一起走出教室,这次,老师没有表示出和大黄狗过分的亲昵,大黄狗有些失落。走出来朝我眼巴巴望着,想从我这儿得到些许安慰。

 

我还是站在走廊上,站在原地,大家陆续拿着书包从我身前身后走过,不多一会,教室里空空如也,死一般安静。连平时值日扫卫生的也一个不见,我来不及思索这是什么原因,看到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我抽起左脚,一看不对,又连忙抬起右腿,

 

“咦?我的钱呢!”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反川的主要都是些什么人?
2020: 全球就医被堵死之后:等药续命的中国患
2019: 龙应台谈香港:花园的地上有一颗蛋
2019: 没有美国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2018: 特朗普该做好准备了
2018: 于海明夺刀砍死“龙哥”被认定为正当防
2017: 郭文贵迈出反习第二步:习书记,你这是
2017: 论毛蒋的致命错误
2016: 社評:新加坡不需要在中美兩國選邊站
2016: 量子雷达工作原理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