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这算是什么反共?
送交者:  2020年10月20日10:52:4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和谈

今年7月,特朗普的国务卿跑到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发表了一个题目叫“共产中国及自由世界”的演讲。很明显,在特朗普执政已经过了三年半,身处病毒流行,白宫急于改变大选话题才想到要反(中)共了。问题是,既然要把尼克松拖进来做陪衬,那么为什么不用水门大楼做背景而是选择尼克松的故居?

尼克松被认为在冷战打开了中国大门,但他也是战后美共靠反共起家而且获利甚丰的美国总统。如果今天我们了解尼克松当年运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去赢得选举,就会对今天特朗普政府“反”共的动机和目的有更加清晰的把握。

尼克松出生在1913年,42年应征加入海军。1945年,南加州共和党成立一个委员会来招募挑战第十二选区联邦众议员沃里斯(Jerry Voorhis)的合适对象,委员会联系了包括州教育厅长、仍在欧洲的巴顿将军(George Patton)、UC伯克利的一个球星,......。这消息传到了还在马里兰州海军基地的尼克松耳朵里,他立即表现出很大热情。第一轮面试下来,三分之二的委员投票支持尼克松。46年初办完退役手续后,尼克松立即带着太太搬回加州加入竞选。他一边走遍400平方英里的选区做演讲,一边研究对手。这时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PAC)的传单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一个多世纪劳工联盟历史上,美国的“劳工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AFL)和“产业工会联合会”(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CIO)是规模最大的工会组织。由于建立工会的主要目的是保护雇员的权益,所以同“共产主义”有天然的联系,在美国资本主义制度下就算是“左倾”组织。

1940年代南加州活跃着两个政治行动委员会,一个直接隶属于“产联”(CIO-PAC),被认为是美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另一个是“全国公民政治行动委员会”(NCPAC)。它也隶属于“产联”,但向社会各界人士开放以吸收成员,不具有明显政治倾向,46年里根(Ronald Reagan)也是其成员。46年4月,NCPAC南加州分会宣布支持沃里斯连任。尼克松扑捉到这个机会,他不仅大力渲染这个背书(endorsment),而且故意把NCPAC同CIO-PAC混为一谈,攻击众议员受控于“共产主义劳工联盟组织”从而以达到把对手同共产主义绑在一起的目的。

沃里斯45年8月开始在华盛顿,直到46年8月底才回到选区参加竞选,他也不知道NCPAC对他的背书。辩论时尼克松要众议员解释同他共产主义组织的关系,沃里斯说,那两个PAC不是同一回事啊。尼克松则把那两个PAC的董事会名单对照着读了一遍,强调其中有人身兼二职,以此来说明NCPAC就是CIO-PAC。这给了沃里斯一个致命打击,最后输掉了选举。那一年尼克松才33岁。那场胜利被认为是尼克松在政治崛起过程中通过指责对手和共产党有关联而得以胜出的第一个例子。同时,那一年美共在全国范围内的国会选举中大获全胜,获得1928年以来首次夺取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这得益于战后美苏冷战在欧洲和亚洲全面升温, 尼克松正好顺风赶上了那班船。

1947年进入国会后,尼克松被分配在炙手可热、“声誉日隆”的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1948年非美委员会举行公开听证,调查前政府高级官员希斯(Alger Hiss)共产党案。议员发言的顺序是以资历,尼克松排在最后一个向希斯发问。那时早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不少“老”议员已经离开了会议室,谁也没有期望尼克松的最后一问会有什么戏剧性的事情发生。

“谁把你从纽约的律师事务所介绍到华盛顿政府机构来工作的?”尼克松发问道。后来谁也没有去挖一下尼克松这个问题的用意是什么。希斯答:联邦大法官弗兰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那是他担任联邦大法官之前、还在哈佛当教授的时候?”下面的对话、情节不在国会记录文本里面。根据纽约律师、前乔治梅森大学副教授贝雷斯福德(John Berresford)在他《南瓜补丁、打字机和尼克松》(A Pumpkin Patch, A Typewriter, and Nixon: The Hiss-Chambers Espionage Case)的研究文章里说,希斯回答:是的,那时他是哈佛教授,是我的老师。“尼克松先生,在我的印象中,你毕业于加州的惠蒂尔学院?”(Whittier Colloge)据在场其他人事后回忆,当时尼克松的脖子都红了起来。

尼克松出生贫寒,“走读”完成了大学后进了杜克法学院。毕业后他没有找到纽约、华盛顿的工作,最后回到老家在镇上一条“主街”(main street)上发展。而比尼克松大几岁的希斯在霍普金斯本科毕业后进了哈佛,是教授弗兰克福特的高足。经过教授的推荐,毕业后在最高法院给大法官当助手。然后在波士顿和纽约律师事务所工作,后来进入罗斯福政府工作。45年出席联合国旧金山筹备会议后,他那手抱《联合国宪章》原始文本走下飞机,送给杜鲁门签字的场面上了《时代》,好不风光。

可是在国会作证,希斯违反了少说为妙的原则。而且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偏要去扯别人不是常青藤毕业的背景。也有一种解释,说希斯只是为了调剂一下听证会的空气,或者可能大半天下来他疲惫而词不达意。但不管怎么说,那个回答一点也不合适。不仅给尼克松搭了一个晋升的阶梯,而且还给自己带去牢狱之灾。 

会后委员们关门讨论,大家觉得可以终结对希斯的调查,但尼克松不同意。他认为希斯有说谎的嫌疑,调查应该继续下去。他主动提出,委员会不必再开听证会,由他一个人来负责所有具体工作。后来大陪审团裁定希斯在国会宣誓后说谎、做伪证,被法官判了5年徒刑。

毋庸置疑,希斯案让尼克松成了华盛顿的政治明星。但希斯案本身似乎并不应该给尼克松塑造一个坚决反共的印象。如果那天不是希斯(无意)刺激了尼克松内心的自尊或者自卑,他没有理由要拗着委员会的决定,坚持由他个人继续调查下去。因为希斯的回答在尼克松看来是一种挑衅,尼克松无法不把追查希斯当作自己个人行为。否则,恐怕后来美国共和党反共的神话就不存在了。

如今庞陪儿临时起意,把反共造势大会开到尼克松的坟上,如果地下有灵,尼克松大概也会有几分惭愧,因为他那次反共更多地是逮住机会,是一种竞选策略而已。不过这反过来也说明,庞陪儿今天反共也是一种手段和策略,大选过后尘烟将会散尽。倒是如今这些华裔川粉则成了国务卿的“反”共陪衬儿。

2020-10-19

0%(0)
0%(0)
  确实中共不值得同情 - ssdg 10/21/20 (273)
    还是你家大妓院最值得同情对吧?  /无内容 - 新刀客 10/22/20 (248)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国际歌
2019: 国际歌
2018: 揭秘孙悟空和六耳猕猴之间的真实关系
2018: 纽时报道:美国拟退出《中导条约》 一大
2017: 通缉犯郭文贵要躲到何时?
2017: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贷款黑圈套
2016: 回围棋网友的所谓现代义和团,谈我对中
2016: 没想到琉球王子成了首位成功采用现代义
2015: 知情人谈屠呦呦 z
2015: 这样的悲剧何止杜润生?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