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世上真有善报恶报吗?
送交者:  2020年09月15日11:16:3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施化

 

显然这是个很务虚的话题,听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不过且慢,根据历史经验,人们都是先开启了终极思考,理顺了思路,从而将现实中的具体障碍一步步清除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典型的中国文化表达。但诡异的是,直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中国人对此还是疑信参半。这不仅仅因为在历史上,作恶之人并没有受到相应惩处;更在现实中,受苦受难的多半是善良人。近一百年来尤其这样。具体的例子太多了,不想细细列举,一来涉及敏感话题,二来涉嫌散布负能量。不论怎样,还是提一下前不久一些省份高考生被人顶替的事情。

据山东省“242人冒名顶替取得学历”问题调查,1999年至2006年之间,长期存在有考生完全不知情却被冒名顶替的情形。业已披露的受害者就有苟晶,陈春秀,齐玉苓等多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储朝晖博士曾对高考中的冒名顶替现象进行调查,发现此类通过冒用他人身份就读大学的例子,在全国范围内“并不罕见”。这类并不罕见的案子,每一个冒名者背后,都藏着一长串昧着良心的作恶人名单。他们在几十年间,不但享受着权钱交易的快感,没有丝毫内心忏悔,最后受到的惩处也轻描淡写。受害人面对毁掉自己一生的冤屈,只能一句感叹,“我们太老实了”。

与“恶有恶报”相比,“好人不得好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类格言,在中国更受认同。比如行善天下的胡耀邦,最终得到的并不是善报。如果还嫌证据不足,再加一个赵紫阳怎么样?至于说反右和文革中冤屈而死的那些知名科学家,作家,艺术家,他们是因作恶而得到了报应吗?尽管这些人后来全部被平反,只留章伯钧等五个。那又如何,人死不能复生,这辈子的恶报是注定了。

对于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缺乏同一最高行为准则的民族来说,心存善念,忌惮作恶,也就是存善弃恶,其潜在的良性社会推动力是巨大的,作用应该不亚于任何圣人的学说,帝王的教化,共产主义的说教,也许可以与宗教的力量相比。

张文宏医生不信宗教,但有信仰。比如他信仰“不能让老实人吃亏”,这就是一种善。正由于此,他让所有听过他谈话的人感到心暖,同时受到百万网民的爱戴。一般来讲,形成一个良好风气的社会,靠的主要是信仰,强制根本没有用。如果缺乏宗教信仰,信善也是好的。中国历史上虽出过无数暴君,可毕竟还记载过几个像汉文帝或吴越王钱镠这样的帝王,善待庶民,轻徭薄赋,深得人心。历史经验一直在说,人不一定非去追求伟大,但必须求善。

什么是善?不伤害人就是善。什么是恶?伤害人就是恶。这里的人,指的是平等的所有人,每一个人。伤害包括所有的侵害,其中有精神的,肉体的和物质的伤害。把善恶的定义简化成这样,太极端了吧?可能,不过大道至简。善,来自佛教术语,指所有好的,增长的,有益的行为。恶与善相反。善恶的施受都和人有关,主体是人,衡量标准是对人有益或有害。不伤害人,即便这个人不是完人也不去伤害,这是善的最低起点。辨别善恶是人的本能,哪怕一个只会啼哭的婴孩,也能感受到别人对他的善意。人凭借善恶的本能直觉,区分出什么好,什么不好,从而从根本利害上作出判断,规范自己和监督别人的言论行为。一个善恶分明的世界,当然是朗朗乾坤,人民安定幸福。否则就会如现今人们所看到的:底层互害,高层互斗。

本来,这样简单的常识,妇孺皆知,不需要理论研究或高等教育,立即可以被所有人理解接受,可为什么人们还觉得似是而非呢?是否可以这样解释:自上世纪初崇尚暴力的中国革命开始以来,中国人尽管努力分辨善恶,却经常善恶混淆。我的这个结论,初听匪夷所思,但静下心想想,基本符合事实。因为革命就是镇压敌对阶级,对敌人行善就是叛变。既然敌我区分是第一位的,善恶的区分当然要服从,以革命的“善恶”为善恶,结果丢失原来本义。

革命理论本身的价值并不固定,此一时彼一时。大都是那些试图夺取和掌握政权的职业革命家编撰出来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不但脱离真实,而且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变换。能不能自圆其说不重要,只要符合革命者的利益,都是正确的。照此类推,被意识形态形容成最高价值,取善恶区分而代之的准则还有许多,比如,大局,统一,国家安全,反美反西方,稳定……

备受争议的作家方方,写过一篇沉重的长篇小说《软埋》。小说重现了土改当年那些惨绝人寰的场景。作者还原真实,本意并非翻案,只不过想通过反思来解开一些历史谜团。可惜,小说一出版就受到多重围剿,不得不下架,直到今日官方也没有还其清白。而当年那些所谓土改镇压,绝对是一种非人道的恶,可惜周围却觉得理所当然,称不得已而为之。既然如此,几代人下来,这种被颠倒的善恶观,便深深注入了人心。

近日读到一篇网友的文章,回忆19年前国内的大学校园庆祝911恐怖袭击胜利的情形。他写道,“我清楚地记得,2001911日那天晚上,我刚从图书馆回到寝室,就听到同学们一片欢呼,几乎是同时,整栋男生宿舍楼、整个男生宿舍区,都响起了疯狂的欢呼声,并伴随着敲打饭盒、敲打洗脸盆的庆祝声。有的男生甚至特意将啤酒瓶不断地从高空扔到楼下的水泥地上摔碎,以便制造更大的声响。”把无辜生命的丧失当作喜庆,这种善恶观的颠倒,不能不说已达到了极致。注意,在中国这可不是少数。

一个极度控制思想的国家,每天用意识形态进行灌输,混淆和颠倒了本来泾渭分明的善恶定义,让善得不到张扬,恶得不到抑制。结果,善无善报,恶无恶报,长此以往,忠良丧失,鬼魅当道,人间渐濒危世。

我在想,每个中国人内心深处天然的善恶判断的本能,哪一天会被激发出来,成为经久不衰的最高价值,像光一样照亮世间,那该多好啊!

2020-09-1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针对中国留学生:打开窗户配上纱窗
2019: 社会和谐稳定之探讨
2018: 贸易战:资本外逃不那么容易
2018: 美国没有压力,川普:谈就谈吧!
2017: 文贵战马云 中了群众斗群众的奸计
2017: 郭文贵又遭声讨
2016: 朝鲜遭受灾求援九国 回避中国,不吃嗟
2016: 一枪调侃大鲜发的帖纯属碍事,大家有空
2015: 中共曾有生命力 z
2015: 恼人的中国经济一流的应对策略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