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参与皇姑屯谋杀的内奸们
送交者:  2020年08月27日12:33:3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本文修改自《张学良弑父调查(中)》一文的后半部分“皇姑屯谋杀 上”。

qqq0007s9o52oqnr487_75.JPG


1928年6月4日5点30分,在京奉、南满铁路交叉处的老道口三孔桥(现称三洞桥),张作霖元帅遭到爆炸暗杀,重伤不治,于当天死去。当时,张作霖元帅正乘专列自北京撤返奉天。

1024px-Zhang_zuolin_in_1928_75.JPG

三孔桥爆炸现场


uooY-hrkkweh3842255.jpg

当年的三孔桥,一列火车正沿南满铁路自南向北开过。三孔桥桥上是南北走向南满铁路,桥下是东西走向的是京奉铁路。这张照片是从桥的东面拍摄的。

qqr00056014ns7o132p.jpg

事发地点三孔桥在皇姑屯站东1.3公里,在奉天总站(专列的终点)西1.2公里。张作霖元帅是在离奉天近在咫尺时被刺杀的。

一直被世人忽视的一点是:皇姑屯事件不是单纯的外部暗杀,它是一次计划周祥,实施缜密的里应外合的谋杀。没有来自奉系内部的配合、协作,皇姑屯暗杀不可能成功。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分析一下其中的道理。

首先,三孔桥的暗杀小组需要知道张作霖元帅的启程时间以做好暗杀准备。

张作霖元帅一度打算乘坐汽车,取道古北口出关,后因公路坎坷、汽车颠簸及安全等原因放弃。确定乘火车出关后,动身前,张元帅一再释放烟幕:先宣布6月1日启程;然后改称2日出发,但2日上车的只有寿夫人(五夫人)等家眷;6月3日凌晨,张作霖元帅才终于登上专列。理论上,哪些人能为暗杀小组提供专列发车时间呢?为数不少:
1。安国军政府的高层;
2。张作霖元帅的近亲属;
3。同乘专列者;
4。前往车站为张作霖送行者,其中据说有社会名流、商界代表、外国使馆要员等等;
5。为此次行程服务的官员。

看来,可以提供张作霖元帅起程时间的人不只奉系内线。不要紧,我们接着往下分析。

暗杀所设炸药是在张作霖元帅所在的第10车厢进入三孔桥下时准确启爆的,这说明,暗杀者已经准确定位了张作霖元帅的车厢。准确定位目标车厢对暗杀成功至关重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只能将爆炸作为暗杀的前奏,之后,还得再发动人员攻击。定位车厢的途径大致有如下三种:通过车厢排序;通过车厢外观特征;通过车厢上的标识物(如一面彩旗,或者一盏彩灯)。前二种途径所需信息,去过送行现场的人就能提供;第三种方式则必须由内应在临近暗杀时悄悄设置。

注:关于张作霖元帅所在车厢,还有其它说法,如第8,第2,第11车厢等。

分析一下这三种途径的可行性。

专列共20节车厢,如果张作霖元帅所在车厢为第10或第8车厢或第11车厢,那么第一种途径较不可靠。即使当时火车正慢速行驶,用数车厢的方式来决定何时起爆仍比较容易出错。只有目标车厢较靠近车头时,这种方式的可靠性才较高。

看下面两张现场照片,爆炸发生后,专列的车头刚穿出三孔桥没多远,因此,爆炸命中的车厢应该并不位于专列的中部,应该比较靠近火车头才对。如果这个判断无误,那么,用数车厢来定位确实是可行的。

_feB-hrkkweh3842418.jpg


2100333G0.jpg


第二种途径。爆炸发生的时间是5点30分,由上述照片看,天色尚未大亮,但已可识别车厢外观特征(按通常的说法,张作霖元帅所在的车厢是一节蓝皮花车,假定这节车厢与其它车厢外观特征明显不同,如车厢外壳为蓝色)。

从暗杀的实况看,用上述两种途径来定位目标车厢,确实不必依赖奉系内线。但是,这两种途径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假如专列未耽搁过多时间(几乎每到一站,都有人来迎送,车到山海关,张作霖还下车对吴俊升部下的团以上干部发表了一次讲话),假如它节省出了一个半小时,那么通过三孔桥时,天还未亮,暗杀者将无法或难以通过这二种途径可靠地定位目标车厢。暗杀策划者必须通盘考虑各种情况,并为上述情况预作安排:如果专列通过三孔桥时天还未亮,那么,需要有人提前登车,为目标车厢设置一个醒目标识(如一盏彩灯,或一盏闪烁的灯),登车的最佳地点,当然是离三孔桥最近的皇姑屯车站。

另外,如果没有内线,一旦火车上情况出现变数,如张作霖元帅在接近奉天时,下了火车,改乘汽车,或中途换了车厢,那么暗杀小组就抓瞎了,就炸空了。所以,要使这次重大暗杀有足够的把握,要想做到万无一失,即使车近三孔桥时天已大亮,也要安排某人在皇姑屯车站登车。

张作霖元帅在专列上可能曾经换过车厢。已为数不多的几个资料指出,吴俊升在山海关登上专列后,张元帅从原车厢换到了旁边的另一车厢(据说是第11车厢),和吴俊升一块唠嗑。如果此说属实,那么,可以做出以下推断:
1。爆炸的目标车厢可能并非曾供慈禧专用的蓝皮花车;
2。没有内奸配合,皇姑屯暗杀更不可能成功;
3。有一内奸在山海关之后某站上车,确认了张、吴所在车厢,并为三孔桥的暗杀小组标记、指示了这一车厢。

因为目标车厢位置存在多种可能性,为便于叙述,以下将张作霖、吴俊升所在车厢称为“死亡车厢”。也有说法称,爆炸发生时,张作霖、吴俊升分处两个相邻的车厢。即使此说属实,也不妨碍后续的分析,这种情况相当于死亡车厢是相邻的两个车厢。

y-pH-hrkkweh3842628.jpg

皇姑屯事件中被炸毁的某节车厢,可能是张作霖元帅所在车厢。

IPnv-hrkkweh3842682.jpg

另一节被严重毁坏的车厢

Ulck-hrkkweh3842732.jpg

据说这是张作霖元帅六夫人马岳清当时乘坐的车厢


下面看看暗杀的效果。暗杀结果出奇地精准,没有内应的配合和控制,根本不可能达成以下的效果:威力巨大的爆炸及炸塌的三孔桥钢板几乎将“死亡车厢”完全摧毁,与之相邻的前后两节车厢也严重毁坏;按正常的想象,专列上人员伤亡一定非常惨重,但事实竟非如此,专列上当时共有四百多名乘客,有多少人死亡呢?只有两个人,只有张作霖和吴俊升!吴俊升当场死亡,张作霖重伤不治(张作霖有可能也同样当场死亡),专列上再无第三个死亡者!由此推断,爆炸发生时,位于死亡车厢的很可能只有张、吴二人,暗杀同谋和知情者已离开了死亡车厢,暗杀目标外的其它乘客也被支到、或安排到了离死亡车厢较远的其它车厢。爆炸发生前,暗杀内应们可能已经控制了死亡车厢,车厢内的张作霖、吴俊升有可能已处于不自由,或不清醒的状态。

注:“爆炸现场惨不忍睹,皇姑屯事件中共有20人死亡,53人受伤”之类的说法是编造的,张作霖元帅专列在皇姑屯事件中仅有2人死亡,出自张学良本人在台湾所写的自述文章,张学良在文章中非常明确地指出:只有他父亲和吴俊升两人在事件中遇难。

同被暗杀的吴俊升时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东三省边防司令,黑龙江督军、省长,是张作霖元帅(时任安国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是北京政府的元首)安排在奉天的东三省留守人,在地位上是奉系的二号人物。吴俊升能力虽不出众,但对张作霖赤胆忠心。25年末郭松龄兵临奉天时,吴俊升率两师骑兵自黑龙江千里驰援,使张作霖免于众叛亲离,免于落荒亡命;在巨流河一战中,吴俊升所部穆春师、王永清旅奇袭、攻占了郭松龄设在白旗堡火车站的司令部,并炸毁了白旗堡的郭军弹药库,为击败郭松龄立下了头功。吴俊升之死并非偶然,决定从奉天远迎到山海关之前,吴俊升曾接到了某个人的电报(此人也是皇姑屯谋杀团队成员,容我卖个关子,另文再述);作为忠于张作霖的奉系二号人物,吴是其它觊觎奉系大位者的重大障碍,如果吴俊升不以死亡的方式让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等职,那么,张作霖元帅死后,自然接掌奉系的,将是吴俊升。

暗杀小组还需要从奉系内线获得以下帮助:提供掩饰身份和行动的便利;提供暗杀所需要的大量炸药、起爆器、起爆线,埋设或装置炸药所需的工具。这些暗杀必备品不太可能是暗杀小组自备的,可能的提供者只有两个:南满铁路的日本守备队,奉军中的谋杀内线。

皇姑屯谋杀团队由多个小组组成,除了三孔桥的暗杀实施小组,还有另外两个小组:(专列上和专列下的)奉系内应小组;指挥、协调、通讯小组,该小组负责为前二个小组转发电报,传递情报,协调二者工作。

下面,我们来抓抓专列上的内奸。

“张作霖是1928年6月3日从北京登车的。这天凌晨1时10分,张作霖及随行人员,抵达北京前门东站。。。前来送行的有北京元老、社会名流、商界代表,以及外国使馆要人等。少帅张学良、总参议杨宇霆、京师警察总监陈兴亚、北京警备司令鲍毓麟等也到站台送行。”

“凌晨1时15分,列车鸣笛开动。登车随行的有民国前国务总理靳云鹏、现国务总理潘复、东北元老莫德惠、军事部长何丰林、军事部次长于国翰、财政总长阎泽溥、教育总长刘哲等官员,还有张作霖的日本顾问町野武马、仪峨诚也。另有张作霖的六夫人马岳清及三儿子张学曾、随身医官杜泽先等。”

莫德惠。莫时任安国军政府农工商总长,曾任奉天代省长、财政厅长,后与刘尚清职务对调。此人有何问题?莫德惠是张学良在奉系高层的第一亲信,多次为张执行秘密使命,在“中东路事件”、“西安事变”等张学良主演的重大历史事件中,莫德惠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张学良被蒋介石禁锢后,探访他最多的人,也是莫德惠。然而,对这个极为关键,极为亲密的人,张学良晚年几乎从不提及,在口述历史时,张学良也总是小心翼翼地刻意回避着莫德惠。何故反常至此?因为莫德惠是解开相关历史真相的重要钥匙,是最接近张学良重大隐密的人。关于这两点的相关细节,我将在其它文章中再作展开。

“4日晨,回奉专车抵达皇姑屯车站,刘尚清(奉天省长、财政厅长、东北大学校长)、张景惠等在那里迎候,并说明其余家人和文武官员,都在奉天新站等候。张作霖同迎侯人员招手后,专车继续前进,只有张景惠上车同行。”

张景惠。曾任安国军政府陆军总长,后改任实业总长,是张作霖最早的把兄弟。张景惠在皇姑屯站上车后,1910年洮南关帝庙结拜的八兄弟,已有三人在专列上:张作霖、吴俊升、张景惠。以三人18年的交情,照常情和礼节,张景惠上车后,应该和张作霖、吴俊升多唠会,多亲热会才对;然而,张景惠的举动与吴俊升和张作霖二人的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大相径庭。可以确定,张景惠登车后,即使进入过死亡车厢,也很快就离开了。原因如下:
1。三孔桥爆炸发生时,张景惠不在死亡车厢;
2。专列在皇姑屯车站停留时间不长,张景惠一上车,火车就再次启动了。
3。皇姑屯车站距三孔桥不足1.5公里;

列车驶离皇姑屯站,驶向终点奉天。张作霖元帅本人不知道,他叱咤风云、非凡英豪的一生,也即将结束。

“6月4日清晨,张作霖和专门从山海关赶来随他一起回奉的吴俊升谈笑甚欢,校尉处长温守善小心作陪。清晨的凉风丝丝吹来,大家在焦急中享受着这仅有的畅快。列车就这样沐着晨曦驶离了皇姑屯车站、进入了不远处的三洞桥。”

“在慈禧太后曾经坐过的蓝皮花车上,只有张作霖、吴俊升、温守善3人。张作霖拄着战刀,吴俊升站在张作霖的右侧,温守善双手紧握两把长瞄匣子枪守卫在张作霖身后,专列即将驶入三洞桥涵洞,3个人紧张地望着窗外,窗外已是细雨霏霏。”

(注:以上描述无法印证真实性,仅供辅助性了解。)

“突然之间,轰隆两声巨响,天地变色!张作霖的专车猛然被炸裂,一时间飞沙走石。原本从容行驶的列车车厢东倒西歪,有的脱轨、有的爆裂出熊熊火焰。而张作霖所在的那节车厢显然已面目全非,车身崩裂出好几丈远。”

温守善。爆炸发生时,温守善真的随侍在张作霖车厢吗?剧烈的大爆炸使吴俊升当场死亡,张和霖重伤不治,而应与张、吴同在死亡车箱的温守善呢?他几乎没受什么伤!

暗杀发生后,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开汽车赶到现场,温守善、张学曾(张作霖第三子)把张作霖抱上齐的汽车,一块返回大帅府。目睹张作霖死前惨状,照常理估计,温守善应该留下做点什么,比如,为故主善后,扶助少主,再比如,就算无力为故主报仇,也出份力,尽份心。温守善这么做了吗?没有。那他做什么了?皇姑屯事件之后,温守善迅速离开了大帅府,离开东北,跑到天津隐居起来了。

除了避祸远遁,防被灭口,温守善的做法还有其它解释吗?温守善知道什么重大秘密?什么人让温守善如此恐惧?连大帅府都庇护不了他?是日本人吗?

张作霖元帅不知道自己登上的是死亡列车;然而,专列上知道这一秘密的,却不只三位。再揭一位。

潘复,也叫潘馥,张作霖大元帅安国军政府的总理,也是北洋时代最后一任总理。潘复在北京也上了张作霖专列,车到天津站,潘复下车。这本来没什么不正常的,但在天津站下车的人中,还有靳云鹏。靳是两任北洋政府总理,张作霖的准亲家。潘、靳同时在天津站下车,本来也不算特别不正常,因为在天津下车的至少有四位。问题出在哪呢?潘复是自己主动下车,而靳云鹏呢,是被人诓下车的。更巧合的是,这两个人恰恰关系非同寻常,靳云鹏是潘复的奶兄,靳云鹏的生母邱莹莹,是喂养了潘复6年的乳母。

注:在天津下车的除了潘复和靳云鹏,还有日籍顾问町野武马和谈判专家杨毓旬,有资料说,张作霖安排二人转道赴山西与阎锡山谈判。

靳去鹏被诓下车这件事,如果不是靳自已导演的,那么极可能是潘复设计安排的。虽然潘、靳这对异姓兄弟似乎因总理职位之争而不和,但潘复不忍心坐视奶兄登上死亡列车。潘、靳两人的人际关系都极为复杂,靳云鹏本人也存在知情的可能性,潘、靳二人中,至少有一人是皇姑屯谋杀的知情人,潘复知情的可能性更大。

潘复因为认识了张学良,和张学良投机才被张作霖所用。张作霖首次重用潘复,是26年9月任命潘复为财政总长,这次任命,出于张学良、李景林(曾任直隶督军)的联名保荐。26年11月中旬,在张宗昌引介下,被北伐军击败的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赴天津投靠张作霖,张作霖不计前嫌,要张学良等人好生接待孙传芳,在老帅授意下,孙传芳、张学良、张宗昌、褚玉璞、潘复、杨宇霆等人交换金兰谱,结拜为兄弟,后面4人中,与张学良交好的,只有潘复。上述5位张学良的结拜兄弟,杨宇霆死于张学良之手众所周知,但世人不知道的是,张宗昌、褚玉璞、孙传芳三人的死,也都与张学良有关。张学良执掌东北后,潘复被聘为张学良的高级顾问。

为了避免被误杀,潘复或靳云鹏选择了中途下车;温守善在车上是职责所在;如果莫德惠、张景惠也是谋杀知情人,那么,莫德惠为什么要留在车上呢?张景惠为什么要在暗杀发动前一刻,冒险上车,亲临险境呢?因为莫、张二人是皇姑屯谋杀团队内线小组的核心成员,他们和张作霖身边的温守善负有配合谋杀的重要任务(温守善很可能是被收买或被逼迫而听命于莫、张二人的):

1。监视张作霖,暗中控制专列;
2。为谋杀成功创造有利条件,比如,看似不经意地影响列车行程,使专列在有利于谋杀的时间点到达三孔桥(爆炸发生时的5:30分应该正是暗杀的黄金时机,再晚一会,天大亮的话,暗杀小组将很难隐蔽);
3。在暗杀临近时,设法使张作霖留在死亡车厢,甚至将张作霖控制在死亡车厢,确保张不会意外脱险;
4。消除现场的线索和证据;
5。在暗杀发生后看守张作霖,即使张未当场死亡,也确保其不能说话,不能提供事关真凶、真相的证词,不能做出不利于已方的后事安排;
6。以当事人的身份编造证词,编造事件过程描述,编造有利于已方的张作霖遗言,将凶嫌指向它方。

已在列车上的莫德惠、温守善等人不能完成上述任务吗?张景惠有必要在皇姑屯站上车吗?

有。莫、温等人在北京上了专列后,可能一直未与车下的同伙进行联系,他们无法通报自己所掌握的车上情况,也不知道同伙后续的安排(比如,车到三洞桥时,如何配合暗杀);假如张作霖在临近三孔桥时下车或换车厢,他们也无法及时通知同伙。更具体地说,以下几个原因需要张景惠在车近三孔桥时上车,以确保暗杀不因意外情况出现而失败或落空:
1。确定张作霖仍在专列上,确定张作霖所在车厢;
2。向三洞桥的暗杀小组发出可按计划实施暗杀的确认信号;
3。如果需要的话,为死亡车厢设置清晰、醒目的标识,以便暗杀小组精准启爆;
4。与莫德惠交换情报,帮助莫加强对死亡车厢甚至整个专列的控制。
5。让火车慢速行驶,提高爆炸的准确度。

留在奉天的张景惠应该还为三洞桥的暗杀实施小组提供了合法活动的身份,暗杀所需的炸药、起爆器、起爆线、望远镜,及其它工具、器材、武器等等。内应小组与实施小组之间的联系应该是间接的,两个小组成员不必见面,不必认识,他们之间的联络通过指挥小组的电报转发来约定、协调和达成。客观地说,皇姑屯事件整个谋杀团队的表现非常专业、谨慎、隐秘、安全、优秀。

专列接近三孔桥,隐蔽在周围某处的暗杀小组成员看到了张景惠给出的确认信号(可能还有张设置的车厢识别标识),在死亡车厢穿过桥下的一瞬,炸药被准确启爆。

现场的大爆炸,有两声、一声两说。

如果爆炸有两次,那么炸药就设置了两处。三洞桥上至少有一处,另一处设置在哪里呢?第一次爆炸已经将三孔桥炸塌,在三孔桥上设置两处炸药来制造两次爆炸,即使可行,效果恐怕也不好(有说法称专列所穿过的桥洞南北两侧各设了一处炸药,这也有可能);另一处炸药有可能就设置在死亡车厢内外。如果是这样,那么,莫德惠、温守善及其它同伙还有一个重要任务:设置、看护火车上的炸药。这一炸药可能放置在车体内外某个不为人注意的位置,可能伪装成了其它物品(如麻将牌),也可能夹藏在某一物品中。

专列上的炸药可能只是辅助性的,也可能更致命,因为它可以放置得离目标非常近,并且无需穿破死亡车厢的厚钢板厢壳(有说是防弹厢壳)。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三洞桥上的爆炸是为了遮掩火车上的爆炸。两处炸药确保了暗杀万无一失,天衣无缝。

如果三洞桥和死亡车厢上都设置了炸药,那么皇姑屯谋杀就有两组凶手,那么张景惠等人就不只是同谋和内应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香港是丫鬟的命-----闲谈近期香港之乱
2019: 群龙无首的反送中运动前途是吉还是凶?
2018: 为什么中共政权短期倒不了(兼议中共执
2018: 为什么吸毒者大都是极左路线的粉丝?
2017: 文贵真牛习近平拚死也保不住王岐山
2017: 谁曝光了美国前国土安全部部长电话录音
2016: 混子哥图解量子卫星 zt
2016: 中国“辽宁号”战力之低堪称世界一流 z
2015: 挺毛的都是无耻之徒 zt
2015: 中国人的祖宗是谁?“良心”在哪里?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