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也谈“反共而粉川最后将是一场空”
送交者:  2020年08月24日12:58:0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和谈

【反共的民主人士即便是不那么粉川的人也会下意识地去偏袒极端反共的班农并以主观想象看待民主党(潜意识里还有人治社会遗留的东西),压根忘记了还有法治这回事,这说明了中国要实现民主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也说明了中国的未来无法依靠这些不靠谱的海外民主人士,因为这些人来到西方多年,却一点没有真正学到(也看不到)西方民主法治社会的精髓。】


sparker博文涉及不少有意思的问题,我想就在美华裔“民主人士”拥川现象展开一下。在我看来,海外民主人士同华裔教徒拥川是同样荒谬而且值得人们讨论、深思的现象。

所谓“民主人士”的称谓恐怕来自中共的政治词典。49年中共建政那时,毛泽东为了粉饰他的政权具有民主性质,所以把49年前在国统区就存在的“小”党称作民主党派,并把他们统统笼络到政协里面。在毛泽东看来,统治权力是否通过不同党派之间的竞争、由民众投票上台决定不重要,只要形式上中国不只有他中共一个党,中国就是民主社会了。49年后,中国的民主党派就是在那样的政治背景下(不能挑战中共绝对权力)寻求另外一种形式来监督执政党,那就是办报。这样,民主党派办报算是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表现形式,而“报人”就是民主人士了。

1980年代后期中国社会有过一阵要求中共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自由化”运动,运动在89年遭到镇压,不少人流亡海外。在海外,这部分人开始办报、办杂志,发展中现今在网络里办自媒体,他们继续批评中共一党独裁,期望中国尽快走上民主道路。所以“民主人士”的称谓就一直用到现在。

回顾民主人士通过媒体来实现监督权力的责任义务时,那就不能不提《光明日报》的储安平。在《往事并不如烟》里,章诒和专门写了储安平。储安平认为,“光明日报要成为讲坛,创造条件......推动对共产党发言,从政治上(实行)监督。”“报纸就是报道消息的。只要是事实,我就要发表。”他在报社里公开讲:“揭露,揭露,再揭露,我们的目的就是在于揭露。”57年整风时,他在政协作了一个《向毛、周提些意见》的发言,矛头直指中国“党天下”的现象,结果让毛感到《事情正在起变化》,储因此被打成右派,......。

如果说,像储安平那样的民主人士应该是所有处于权力之外的民主人士楷模的话,那么像江峰,文昭这样就可以算是“三不像”了。至少可以说,他们来到海外后,对自我身份的定位、认同和转换都做得不好。

同所有具有反共底气、意识的华人一样,民主人士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会功能和职责是对执政党进行批评监督。由于华裔的渊源背景,华人反共首先可以而且应该继续远距离对中共进行批评。而批评中共的目的是推动中国朝民主社会发展的方向和速度。如果民主人士批评中共、推动中国民主的目的是坚定的、是明确的,那么这就应该成为(华人)一种原则。而一旦成为原则,那么这种批评精神就可以而且应该适用所有违反民主原则的人和事。尤其当(违反民主原则的)这些事情正在自己生活的社会,国度中发生。如果这样,这就反映出一个人(不管是否反共)人格、原则的统一性。

当然另外一种情况也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即华裔民主人士只反中共,而对身处的民主社会两党政治保持中立。在我看来,这样做依然没有违背人格的完整和统一。可是我们知道事情远不是这样。

比如当华人生活在一个民主社会,当看到这个国家总统不需要任何事实根据、把向权力行使监督功能的媒体打成人民的敌人时;当总统把他不喜欢的新闻统统说成是假新闻时,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警觉起来。不管是职业还是业余反共人士都应该警惕:这是独裁者惯用的手法,如果这成为一种常态,那么这个社会已经开始偏离民主制度的原则了。现在的情况是,在反共华人中间,他们不仅不警惕而且同流合污、自甘成为这种反民主的帮凶。他们要么罔顾事实、要么缺乏事实根据,要么不顾美国仍然还是一个法治国家,开始怀疑攻击司法程序。这样的人怎么能够继续顶着民主人士的头衔还继续反共呢?

民主不是没有缺陷,媒体不是不会犯错误,舆论不是不会导向。如果美国媒体已经是人民的敌人了,我们每一个人要么根据总统的指向,去揭露批判民主社会里媒体的虚伪,要么不畏强暴,挑战这个诋毁糟蹋民主制度的总统,就是不能无动于衷甚至同流合污或者一边反共一边拥川。可现实是,这些年来,网络里几乎所有的川粉都早已经跟着特朗普攻击、责骂媒体了。这样博人在万维很多。最荒谬的是,这些博主往往同时也在隔洋竭力反共。

在我看来,民主社会言论自由。不喜欢华邮、纽时?狐新闻、大纪元已经问世二十多年了。讨厌传统媒体的面目、腔调?现在人人都可以对着录音机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成为自媒体的主人。不管怎样,像江峰,文昭这样“为了保川普连任而不惜放弃客观理性原则”后,他们就不应该继续享受民主人士的桂冠,他们就不再有反共的信誉和资格。

诚如sparker博所言,法轮功的遭遇值得每一个人的同情,对他们的反共行为我们都应该支持。但如果我们稍微退后一步就可以看到,89年后西方社会接纳中国流亡人士最多的,一个是美国,另外一个是德国。不幸的是,这些年来,这两个国家华人嘴里“白左”最猖獗的国度。设想一下,如果1989年美国总统是川普;或者“天安门事件”发生在2017年之后,那么还会有这么多华裔辗转找到一个愿意接受我们的天空和大地,让我们在海外成为民主人士从而继续反共吗?其实正也只有西方崇尚民主、自由的理想主义者们才会对他人如此感同身受,在中国人遭到强权镇压的危难时刻不计任何代价伸出他们的双手,敞开他们的怀抱来接纳中国的民主人士。可是30年后,这些民主人士对西方自由进步的人文情怀弃之糟糠、嗤之以鼻,反而却同美国保守主义文化,同特朗普自私、邪恶、肮脏、排外的灵魂沆瀣一气。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

一个人要怎样扭曲自己的人格和灵魂才能在反共的同时还能拥川?所以,“为了反共而粉川最后将是一场空”。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一个前大陆中国人对香港民运的看法
2019: 为什么说-香港是中国民主未来的桥头堡?
2018: 大串联中新疆行
2018: 中国为什么是“加班大国”?
2017: 纽约雪莉—荷兰酒店声讨声不断(视频)
2017: 美国将比以往更强大。
2016: 诗两首:七律 钱学森弹道; 七绝 感于敏
2016: 呵呵,黑木崖疯掉了,大家经常去刺激刺
2015: 也谈李登辉“汉奸”言论:实话不能实说
2015: 一流的大牛施一公怎么成功的?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