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这一届黑社会真特么窝囊,律师也太难了
送交者:  2020年08月16日12:09:4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逸草:原来,小学生帝搞的(有一大帮愚民跟着鼓噪叫好的)“扫黑除恶”,就是把天朝搞成一个以习皇为首、通过公安黑警巧取豪夺民营企业的大黑社会。这种手段,太恶劣太流氓了。 


这一届黑社会真特么窝囊 ZT

Original 吴老丝 天下说法 

来自专辑

刑辩手记



朱明勇律师在朋友圈讲了一个涉黑案中真实的“段子”:

今日庭审,有个被告人(某某律所高级合伙人)发言一口气两小时,滔滔不绝,声情并茂,从政治高度讲到数据审计错误,从民法讲到刑法,从投资讲到并购……语言幽默风趣,期间旁听席甚至辩护席上不时发出笑声。他讲到:同志们,入党也得有个介绍人吧,我加入黑社会,我怎么不知道,我要是早知道我是黑社会的骨干成员,他妈的,我去夜总会还买什么单啊?我被抓前还在省检察院开会,我还提出扫黑除恶,要注意保护民间资本,我还是中院的廉政监督员,我有强大的党组织还去参与什么黑社会啊?各位法官,你们要守住底线啊,我知道你们也知道我不是黑社会,我干了28年执业律师,难道我不知道什么是黑社会吗?我是省政协常委啊,你们怎么把一个黑社会的骨干成员发展成政协常委了?我不仅不是黑社会,我看第一被告也不是啊,他算什么黑社会啊,他在我眼里就不算什么,我还需要攀附他,嘿嘿。






这看着,画面感都出来了。虽然具体案情不清楚,但很显然,朱律师也认为这个案件是不构成涉黑的。“他算什么黑社会啊?他在我眼里就不算什么。”这“老大”是赤裸裸地被鄙视了。

 

要我说吧,这届黑社会就是不行,太特么窝囊。以前的黑社会,你瞧瞧人家刘涌,看看人家刘汉,多少枪支刀具,多少能打能杀的兄弟,哪个不是弄得地方鸡犬不宁,民不聊生。可这届,却主要以民营企业家为主,别说刀枪棍棒,有的发生纠纷了,连个轻伤都没有,一味地给人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就这怂样,十几年前的事情还得翻出来算老帐。以我所见,真正够得上黑社会标准的特别少,但被抓出来的却遍地开花,哪里都有。做房地产的涉黑,做工程的涉黑,放贷的涉黑,采矿的涉黑,捕鱼的涉黑,种树的涉黑,连打工的也涉黑……

 

河北唐山的赵某涉黑案,当地知名的农民企业家,开发的农业园是省示范,解决了几千人就业,他修路铺桥,做了很多好事。运动一来,十几年前发生的一些小纠纷都被扯出来,当年租地补偿给够了,村民皆大欢喜的,现在变成了强迫交易;村民当年想聚众到农业园找事,他让手下带人去化解矛盾,架根本没打起来,现在变成了聚众斗殴罪;有人去工地闹事,工人与其理论,后来发生肢体冲突,互有损伤,他让公司赔钱,对方接受,现在变成了寻衅滋事……这么多年为发展企业,忍气吞声,结果自己变成了黑社会。


湖南长沙望城区的朱某建,企业做的很大,一直也热衷公益事业,结果被债务人告,以涉黑名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宾馆秘密关了五个多月,律师不能会见,遭受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会见的时候,伤痕依然清晰可见。办案人员把他吊起来打,每天羞辱他,拳打脚踢,甚至逼他喝自己尿,吃自己屎……被指控的犯罪行为,他一件都没有参与过,所以全程不认罪。该案全部辩护律师都做无罪辩护,开庭效果也非常好,可最后“研究”了五个月,还是被扣上涉黑帽子,辛辛苦苦二三十年积累的几十亿财富全部没收。

 

记得有一件印象非常深的事情,就是有一年某天,他的车子过桥的时候,被人家别了一下,后来两辆车子停下来,对方气势汹汹,司机想要上前理论。朱某建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朱某建下车时,对方来人抓住朱某建的衣领,想要打他,朱某建一个劲地说好话,说司机开车快了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在公司内部规定的,关于和气、团结、孝敬父母,都被当做黑社会“帮规”,我觉得这种企业文化被当做黑社会帮规,真的是最怂黑社会了。据不完全统计,他们自己权益被侵害的案件,比指控的还多。

 

说实话,我们都是非常支持扫黑除恶的,对真正的黑社会也深恶痛绝。但目前有一些被打成黑社会的,真不是怎么回事。比较极端的情况是,有的地方就是为了完成指标,先把某民营企业家定为黑社会,再公开征集线索,寻找证据。那些曾经的老赖债务人、与其发生过矛盾的、打官司败诉的,都按捺不住报复的心理,去举报。办案机关如获至宝,对这些举报线索进行包装升格,抓捕更多的人,依靠口供,罗织罪名,搞套路审。最后定案的证据,主要就是口供、被害人陈述和证人证言,全都是言词证据。

 

最近株洲的涉黑案,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奈。一个经营良好的市场,管理人员系数被抓,市场被接管。那些站在被告席上的企业员工,总经理助理,工资高的一个月也就五千多,工资低的保安,一个月两三千。开庭间隙,我过问第二被告的家属,请律师花了多少钱,他们说,就一万块钱,还是凑的,因为家里没钱。将近两百本卷,历时一年半,开庭最少五天,一万块钱律师费能有什么积极性?现在案子判了,大部分被告人要上诉,却再也拿不出钱请律师了。真的,当时我听到想哭,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的打工的,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公司有严格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规章制度就厚厚的一大本)做事,结果有一天莫名其妙地告诉他们说,是黑社会,他们怎么都理解不了。通过正常的招聘、面试进去的,正规的大企业,当地政府表彰无数,怎么就突然变成黑社会了?

 

我以前研究涉黑案件的刑法和证据理论,给各地公安机关培训时讲过不少课。这些年接了不少涉黑案,有结果不错的,也有结果不大好的,总结出很多实践经验。尤其是我对涉黑的四大特征,有了重新的认识。不管是组织性、经济性、行为性还是危害性,标准都过于主观,认定涉黑可以往上套,涉黑辩护也可以往上套。同样的证据和事实,站在不同的立场就有不同的结论。但如果一方是带着政治任务的,是强势,就很难有平等的沟通。原则上我们承认无罪推定,认为在没有判决之前,任何人都是无罪的,但实际上,案子没到法院,早就已经铺天盖地的有罪宣传,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报纸、电台已经将之作为扫黑除恶的战绩了。这样的前提下,本地辩护律师认怂,也是可以理解的。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这届黑社会真的不行,被扫被判重刑被没收,毫无招架之力,毫无抵抗之力。他们在提审时哭诉,在法庭上喊冤,也丝毫改变不了公安机关的认定。他们请大大小小的律师辩护,也很少改变早已内定的结果。这一届的律师也太难了。但愿这波运动过去,他们的家属,不会踏上申诉的漫漫长路。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北京和香港的死结
2019: 让反对派执政是解决香港问题上策
2018: 从25年前的两个预言说起
2018: 曾被省委记一等功的清华博士,就这样落
2017: 核爆揭秘:撕开脸面,韩正、胡春华拒绝
2017: 如何解决朝鲜问题并且把《转折》进行到
2016: 考啊,黑母鸭又把“不恭”封了。泼妇太
2016: 《大屠杀》作者葛特曼竟是美国特工
2015: 兰多·艾芙娜病逝,谁之过?
2015: 你知道人的婚姻是怎么一回事吗?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