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抗疫中场,美国何以完败?
送交者:  2020年08月04日10:47:1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牧人

自从去年底冠状病毒在武汉悄悄爆发以来,武冠在全球肆虐,几乎没有哪个国家能幸免,成为自上世纪初西班牙流感以来全球最大的一场瘟疫。

四月初我写过一篇《抗武肺,哪个国家做的最好?》。现在大半年过去了,大多数西方国家第一波已经过去,抗疫进入中场,那么到目前为止,民主国家做的如何呢?

实际上直到二月中旬,武冠在北意大利爆发,世界才开始真正认识这个病毒的邪恶;在意大利应接不暇之际,它在瑞士、比利时、法国、荷兰、西班牙和纽约相继爆发,很快演变成全球性大瘟疫。在武冠病毒面前,医疗水平发达的欧美诸国束手无策,唯一能做的就是封城、封国,work from home、social distancing,将病毒“闷死”。

除了瑞典,绝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是学习“中国经验”、“闷死”武冠。到五月中旬,中国以外最先爆发的欧洲国家开始看到成效;到六月初,加拿大的感染率和武冠死亡人数明显下降。

先做点“会计”活儿(远方兄千万别介意,我用这个词完全是调侃自己),先看数据再做结论。下面这张图表是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瑞典、加拿大和美国武冠日均死亡率,横坐标是从日均死亡率达到百万分之零点一后的天数,纵坐标是(七日平均)百万人口每日死亡率的对数值【注1】 

1596506749415479.png

这张图表不包括:

  • 大洋洲和东亚诸民主国家,因为这些国家疫情控制的太好了,在这张图上根本显示不出来。

  • 总死亡率最高(百万人口死亡850)的比利时,因为在所有国家中,比利时是唯一将未确诊武冠的疑似死亡全部计入死亡的国家。从趋势上看,如果采用大多数西方国家的统计方法,比利时的情况应该跟法国和荷兰类似。

  • 西班牙。因为早期统计的混乱,在单日死亡连续下降两个月之后,六月18日有一个突然增加,显然是将原来未计入的死亡补上,所以西班牙的曲线混乱不堪。

  • 下面的表格包括了这些国家的统计。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数据说了算,这张图表至少告诉我们如下信息:

  1. 大多数国家从疫情爆发到死亡率峰值的时间大约是一个月,此后逐步下降;

  2. 疫情爆发最早的国家,譬如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和法国的峰值死亡率远远高于晚爆发的国家,百万人口日均死亡超过十人;唯一的例外是英国,爆发既晚、峰值且高;

  3. 德国、奥地利、丹麦、挪威、芬兰(奥丹挪芬未计入本图但趋势和德国一致)五国表现优异,虽然疫情爆发很早、但是峰值死亡率低于百万分之三;而爆发一百天后已经低于百万分之零点一。现在这些国家已经进入经济恢复阶段。

  4. 疫情爆发一百天后,绝大多数西方国家的疫情得到控制,日均死亡低于百万分之零点五(德奥低于百万分之零点一);例外是美、英、瑞典三国,疫情爆发四个月后单日死亡依旧在百万分之一以上;

  5. 美国的情况非常特殊,有必要单独看一下。

四月和七月主要西方国家疫情统计,以7月31日死亡率自高向低排序

1596464954773874.png

前面说了,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对武冠采用“闷死策略”。其实还存在另一个“拖死策略”,就是什么也不做,“舞照跳马照跑”,人人都传染了就都有抗体了,群体免疫,把病毒活活“拖死”。瑞典采用的就是“拖死”策略:病了去医院看,没病该干嘛干嘛(英国最初也是“拖死”直到三月下旬首相阳性了才改成“闷死策略”)。

那么“拖死策略”的效果如何呢?既不算太失败,也不算太成功。

先说失败的地方。跟同属北欧的挪威、芬兰和丹麦比,瑞典的死亡率高五到十倍、代价很高,而且直到现在其单日死亡率还是远远高于其它欧洲国家;另外政府期望的群体免疫并没有出现。据六月底的抽查,有抗体的瑞典人只有12%,远远低于群体免疫需要的60%以上 -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很多人害怕感染、避免和别人接触,嘿嘿

成功之处在于对人的行动几乎没有限制(那些“因为需要呼吸而不穿底裤”的人最在意这一点),经济活动受影响小。在大多数国家经济收缩的时候,瑞典第一季度的GDP轻微增长,另外预计其全年GDP虽然是负增长、但是不及其它西方国家严重。

所有西方国家里,美国是唯一感染率、死亡率居高不下且出现双峰的国家:

  1. 死亡率在四月底达到顶峰(日增百万分之八),之后逐渐下降,到六月底达到低谷;

  2. 低谷在百万分之二,远远高于其它西方国家;

  3. 在六月底日均死亡低于百万分之二之后又逐渐升高,现在已经高至三点五、而且还在爬升;

  4. 到七月底为止,美国的总死亡率已经超过法国,高居西方国家第六位,仅低于比利时、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和瑞典;仅仅一个月前,美国的死亡率接近法国还是不可思议的事,现在看,八月底美国死亡率达到瑞典、意大利的水平不是没有可能;

  5. 跟同属北美、疫情同时爆发的加拿大相比,其总死亡率比加拿大高一倍,从七月份开始,人口是加拿大九倍的美国单日死亡是加拿大的一百倍以上!

那么美国的经济状况如何呢?

跟加拿大、德国相当,远远不及瑞典。据CNBC报道,美国第一季度DGP按年度下跌5%(瑞典增长0.4、加拿大下跌2.1、德国下跌2.2);第二季度下跌三分之一(32.9%),跟上季度相比,美国下跌9.5%(德国下跌10.1%、加拿大预计下跌12%)。

为了在经济上缓解疫情,美国政府和美联储采取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撒钱行动,仅三月份发布的联邦政府第一期纾困救济就超过两万亿美元,这还不算鲍威尔的无上限QE包括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买入公司债券。在史无前例的救助下,虽然美国经济在五月份出现增长(其实德国、加拿大都有增长),但是因为六月中以来疫情在阳光sun belt爆发、而且现在有向北迁移的趋势,很多州不得不拖延开放,为下半年的经济复苏蒙上了阴影。

据统计,三月以来美国连续19周首次申领失业金人数超过一百万。在前两周破纪录的申请之后,申领失业金人数连续15周下降,过去连续两周又开始增加。

所以说美国既没有享受瑞典瑞典的自由以及温和的经济收缩、也没有像其它西方国家一样有效地控制病毒传播。不客气地说,从现在抗疫中场的情况看,美国是西方国家表现最差的国家

作为世界经济、科技、医学最发达的国家,美国何以在武冠面前一败涂地?

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但是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白宫的主人川普

长期政策看,川普在2018年5月关闭了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下属的生化安全和防卫指挥部Directorate for Global Health Security and Biodefense【注2】;另外卫生部下属的疾病防治中心CDC 及国家战略储备SNS的预算被削减【注3】 ,造成病毒检测能力和医疗储备下降。

从疫情初期应对看,他们忽略了早期警报,没有迅速补充PPE,以至于病毒检测被拖延、医疗口罩和呼吸机不足,直到四月初、纽约疫情高峰过后病毒检测和PPE才有所改善。

想想几万亿的救济,白宫裁掉的CDC的几十亿经费算什么啊?!

川普在一月底宣布限制和中国大陆的航空往来,这一点值得赞赏;不过,直到三月12号才暂停和欧洲的航空往来,现在看来太晚了(公平地说,加拿大也是三月十号才和意大利断航)。

在三月中旬川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之后,白宫和各州及白宫下属的健康部门不协调的声音是另一个问题。看加拿大每日的新闻发布会,都是政府主管宣布一些主要行政决定,然后就是卫生官员介绍情况和回答问题,感觉是行政部门和卫生部门发出的声音是相同的;不管是橙省(NDP)、红省(自用党)、蓝省(保守党)还是红蓝省(魁人党),平时大家吵翻天,但是疫情期间都和联邦政府协调一致。再看白宫的新闻发布会,经常是川普满嘴跑火车,然后Birx 和 Fauci再给他补漏,更麻烦的是有时候记者问Birx 和 Fauci一个问题,川普抢过话筒回答,然后从Birx 和 Fauci尴尬的眼神看、他回答的肯定和实际情况南辕北辙,这样的新闻发布会让美国人无所适从。

还有就是川普急于求成。川普一直以自己任上的经济成就为荣,而武冠对美国经济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为尽早恢复经济活动,在美国疫情还处在上升阶段时,川普就说如果复活节能重开就太好了(他经常通过放大炮试水);在遭到各州(包括红州)强烈反对后,他又力推五月重开,副总统彭斯也渲染国殇日长周末时,武冠已经被美国远远地甩在后面了(“I think by Memorial Day Weekend we will largely have this coronavirus epidemic behind us”);川普还威胁对拒不重开的州停止联邦政府的资助。川普还公开抨击和他声音不一致的卫生官员譬如福奇,威胁对不允许去教堂做礼拜的州政府采取行动。

白宫的态度对各州产生了影响。四月下旬,乔治亚州长Brian Kemp 宣布重开健身房、理发店等;到五月中旬,美国大部分州已经重开。

因为近两个月的关闭,这个时候美国的疫情相对平淡。那个抱着婴儿筑墙的州长Ron DeSantis从一开始就拒绝关闭佛罗里达海滩,五月20号答记者问时,他语带嘲讽地质问“你们说两周,两周病毒就过来!现在八周了,什么都没发生!”。

well,不是不报......。

当然也有偶发因素。五月底,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因涉嫌使用假钞被捕时,被警察压颈超过8分钟而死,这个过程被目击者在Facebook Live直播后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些示威游行无疑加剧了武冠传播。

另外川普在塔尔萨体育馆和菲尼克斯教堂的竞选集会上,不鼓励社交距离和戴口罩,这样的做法造成川普支持者的交叉感染、并进一步传播至整个社会。

顺便说说几个误区。

很多人说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是“蓝州”,所以是民主党的失误。在三四月份第一个高峰确实发生在以纽约州为中心的“蓝州”;但是现在的第二个高峰期,疫情最严重特别是死亡率最高的是“红州”。

1596464954413748.png

病毒不认识蓝红或左右。

在塔尔萨的集会上,川普说测慢点吧、测的越多阳性越多。

阳性多是因为测试多吗?

BS!

以我所在的安省为例。一千四百万的安省每天测试三万例,只有一百例阳性,阳性率低于0.5%;现在已经完成两百多万测试,总感染不足四万,平均阳性率低于百分之二;而人口两千一百万的佛罗里达,总测试三百多万、近五十万人阳性,阳性率超过百分之十。

所以在测试手段充足的情况下,阳性多是因为感染者多。

另一个“传说”是美国的武冠测试造假。有人有模有样地写了一篇美国的武冠测试造假的文章,包括“被阳性”的实例,其主要根据是奥兰多Fox News的一项调查。但是Fox News的报道【注4】 说的却是有些小的私立实验室只包括阳性结果而未报告测试阴性的数量所以出了100%阳性这样的笑话;不报告阴性数量这当然是错误,但是原文根本没说“造假”。

试想如果不是怀疑自己感染了,有谁会为测一下排一天队?另外死亡能虚报吗,特别是现在的死亡大多数发生在德克萨斯、佛罗里达、亚利桑那和乔治亚等“红州”的时候?

现在的情况是,美国每日新增感染六七万人、单日死亡一千多,这样大规模的感染造成测试中心大排长龙、即使侥幸被测了也需要一周以上才出结果。试想一周以后还怎么跟踪?

如果三四月份纽约是疫情中心的话,现在的美国有点像三四个纽约、虽然规模略小,这样规模的二度爆发在西方国家中是仅见的。

所以美国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在没有疫苗和特效药的情况下,最有效的方法还是通过关闭来“闷死”病毒;另一方面,美国刚刚从关闭中重开,二次关闭代价巨大。这种两难考验美国政治家的智慧。

可是我看到是川普仍然在回避这个残酷的现实。


武冠肯定是我们今生遇到的最邪恶的病毒、很可能是西班牙流感以来最邪恶的病毒,我赞成对中国的误导和WHO的失误追责;但是全球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击败这个邪恶的病毒。

本文成文的时候,澳大利亚、日本和一些欧洲国家都有小规模的复发,好在这些地方的政府都在采取严厉的行动阻止传播。


【注1】:数据大部分来自Our World in Data ,另外的来自World Meter

【注2】 有报道说白宫有意设立一个新的机构来应对流行病。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注3】 2020卫生部的预算中,CDC削减了14亿、国家卫生院NIH削减了45亿,整个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削减了240亿。数据来自维基和HHS。

【注4】 FOX 35 News报道的链接在这里

0%(0)
0%(0)
  痛定思痛,弃川粉圈投lone-shepherd博阵 - 三把刀 08/04/20 (44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香港动荡 北京还会忍多久
2019: 中国,因为有了毛泽东才叫中国
2018: 贸易战,短兵相接战尤酣
2018: 矛盾婆习——兼论中美关系史与中国向何
2017: 八国联军中最开心的国家:仅出兵85人,
2017: 去三次医院,疼得地上滚,医生还是不给CT
2016: 弱小的港獨有罪 強大的港獨有理
2016: 转博讯贴“人权观察”观察什么鬼?
2015: 评北京申办冬奥运:又一次鸡血 zt
2015: 拿下郭伯雄,反腐败如何继续?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