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耶鲁要被美文革改名?相信这个的网友脑子危险了
送交者:  2020年06月26日12:31:2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逸草:别说“美国网友没上当中国网友先上当了”,上当的美国网友(尤其是华川粉)何其多?网上和各微信群里,都充斥着上当的评论和谬语。


转自一位耶鲁校友
有感于读此文所谓的耶鲁大学要被美国文革改名,背后闹腾的其实是一些右翼害怕藤校过于白左,害怕BLM运动深入人心,想以极端手段来毁坏藤校名声、毁坏BLM的名声。最近有好几位朋友来问我怎么看耶鲁大学要被改名一事,还替我担心我的耶鲁文凭会变成野鸡大学。我一直纳闷美国主流媒体根本没怎么关注此事,怎么在微信圈里成了热议?现在知道这些背景,也就不难理解了。

希望真正关心美国问题的朋友们,多读英文主流媒体,可以左右派的都读,自己作出判断。英文主流媒体即使观点各异,基本事实还是可以理清楚的。别陷入中文自媒体一团浑水,担心美国正在发生文化大革命了。

对我个人,母校对我的意义是课堂上与教授、同学的交流互动,是图书馆、健身房、音乐大厅对我生命的塑造,至于校名叫什么真没有那么大的意义。却不说耶鲁被改名背后这些右翼势力的捣鬼,真要改了,不管叫什么名堂,相信大部分人在改名后的耶鲁和川普大学之间还是会选择前者。

耶鲁没什么危险,现在真正危险的是一些极端势力打着“自由”人士的名义去搞打砸抢,去做极端的类似改名运动,然后把这一切都转嫁到BLM运动头上。


耶鲁大学要被“美国文革”改名?相信这个的中国网友脑子才危险了

Original 四旗儿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Today

文|四旗儿


前几天和“加美必读”的编辑君闲聊。我问:“现在美国的拆雕像和正名运动这么热闹你们怎么不写一篇?


编辑君说有别的号早写过了,人家还是爆款,然后反手扔给我个链接,曰:《耶鲁大学危险了!》。


打开一看,这稿子图文并茂,红红绿绿,一句一分段,特别符合中文新媒体写作规范。开篇大红字,“耶鲁大学,鼎鼎大名的耶鲁大学,危险了。”


乍一听还以为美国蒯大富夺权,耶鲁大学被井冈山兵团革委会接管了。仔细一看,说是以Jesse Kelly为代表的一些保守派学者在推特上发起#CancelYale运动,要求耶鲁大学改名。理由是命名耶鲁大学的伊利胡·耶鲁不仅是奴隶主,同时也是奴隶贩子起家。耶鲁大学如果不“立刻改名,并且除去所有建筑物、文件、商品上的耶鲁字样”,就是仇恨黑人的表现。


作者进一步认为,此等滑天下之大稽的要求竟然在“美国微博”上了热搜,还不乏支持者,照这样下去,哈佛大学、布朗大学、莱斯大学、乔治敦大学、华盛顿大学,这些神圣的高等学府岂不都要改名?作者感叹,“这个世界,想想有时真的挺魔幻的,我们还一直想赶超哈佛、赶超耶鲁,但说不准哪一天,美国既没有哈佛,也没有耶鲁了。”


仰天一声长叹,流量果然10万。二手传播更不得了了,凤凰周刊、头条新闻、侠客岛都转载了这条消息,全网流量没有100万,也有80万。




一、耶鲁改名到底咋回事?


嗯?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对美国政治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要求在地名、大学名称等地方抹除奴隶制和种族歧视色彩的“正名运动”首先绝不可能是一个保守派的主张,怎么会由“一些保守派学者”提出呢?


会不会是自媒体搞错了左和右,保守和自由呢?鉴于此类政治光谱概念在中文网络上从来都是一笔烂账,还是上“美国微博”看一眼罢,看看#CancelYale 标签下特别活跃的几个博主,也就是《耶鲁大学危险了!》一文中提到的保守派学者都是何许人。


Emmm… 

Jesse Kelly,保守派时政节目“I’m Right”主持人,保守派网络电台“Jesse Kelly Show”主播;

Ann Coulter,时事评论家,保守派畅销书作家,代表作《反抗无用!仇恨特朗普的左翼分子如何走向丧心病狂》(Resistance Is Futile! How the Trump-Hating Left Lost Its Collective Mind);

Pete Hegseth,电视名嘴,福克斯电视台时事评论员,据维基百科,其在2016年大选时曾支持过马克·卢比奥和泰德·克鲁兹,后来成为一名坚定的特朗普支持者,代表作《美国十字军:我们为自由而战》(American Crusade: Our Fight To Stay Free);


Mike Cernovich,专攻反女权主题的知名博主、美国“男权运动”(Men’s Right)发起人之一;自2016年起成为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并在其博客上持续更新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的阴谋论文章。

……

算不算“学者”且不说,这浓郁的“保守”味儿倒真够给人熏一跟头。


那么问题来了,这群所谓保守派学者显然不可能支持“正名运动”,缘何众口一词地主张耶鲁大学改名呢?






太阳底下无新事,答案其实特别简单。Jesse Kelly的另一条推特说得清楚:“我毕生的目标就是把美国的大学系统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因为它荼毒了一代美国人的心灵”。换言之,美国大学系统是“白左”的渊薮,身为“保守派学者”,我Jesse Kelly必须做点什么来让美国大学名誉扫地,揭露整个系统的虚伪!


所谓上了推特热搜的#CancelYale,原本就彻头彻尾是一出由川味右翼分子发动的“反串黑”,英文里管这种行为叫troll。


二、美国网友没上当,中国网友先上当了


对中文网龄长到见过微博八方人马战公知的读者而言,troll最地道的翻译恐怕是:“钓鱼”。



钩直饵咸,耶鲁和其他被cue到的大学官博,以及美国的BLM运动支持者并不见上钩,推特上#CancelYale 标签下基本全面沦为右翼喷子的同温层狂欢。然而,西方不亮东方亮,美国右翼分子都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遥远的中国,不论新媒体旧媒体,自媒体他媒体,官方媒体市场媒体,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竟然钓上了这么一大串。


是中文媒体水平不够吗?笔者不学无术,看个美国微博还得频频查字典,从发现问题到对这条信息进行fact check的过程大概总共用了五分钟。行业翘楚的媒体老师们有心想做,岂有做不到之理?


问题显然不是水平,而是节操。


达拉斯市政厅拆除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


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市决议拆除美国内战中南方军事首领罗伯特·李的雕像,由此引发了臭名昭著的“团结右翼集会”(Unite the Right Rally)和一系列围绕种族问题和奴隶制历史认识问题的争议,其中很多争议围绕着南方邦联旗或南方军政人物的塑像等公共符号的存去问题展开。彼时中文网络上便不乏“搞文革”、“破四旧”的嘲讽之声,惟当时这种声音主要流传在特朗普上台后急遽右翼化的中国“自由派”小圈子里,旨在搬弄作为中国人伤痛记忆的文革来呛声支持美国种族平等斗争的声音。


时至2020年,眼看美国在川建国治下“越办越好”,嘲讽美国“乱了乱了”成为中文网络上一大流行趋势与政治正确。某些嗅觉敏锐的媒体,自然不辞搬出这套话语,反复撩拨读者往美国“白左”正在“搞文革”方向去联想。按照“流量为王”的指导思想,结果也颇为喜人。至于事实查证的工作方法、客观中立的媒体精神,既然没有广告主愿意为其付费,那也就“管他娘了”。


三、耶鲁大学名字的由来:为五斗米折腰的不光彩故事


一篇文章指出当下的中文媒体缺乏节操,大抵相当于指出一个人有一鼻子俩眼——等于什么都没说。在“耶鲁大学被要求改名”的这出“钓鱼”闹剧在中文网络引发偌大反响之余,不妨多想一步,思考一下为何中文世界的网友会普遍集体无意识似的认为给耶鲁改名是冒天下大不韪,以及这耶鲁大学的“耶鲁”二字到底是不是某种改动不得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学术自由的象征?


尽管前面已经论证过,《耶鲁大学危险了!》一文不过是被右翼网络喷子“钓鱼”后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的臆想,但作者提出的问题仍然能代表一大部分人的想法:“耶鲁大学如果真被改名了,那还是耶鲁大学吗?耶鲁大学改名了,其他大学怎么办?”其背后隐而不发的思想根源,左不过是:“呜呼哀哉,天下苦白左政治正确久矣!昨天敢推倒国父雕像,今天敢逼三百年最高学府改名,长此以往,(美)国将不(美)国!”


这两点显然都是伪命题。梅贻琦先生曾经曰过,所谓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非谓有大楼之谓也——当然更非谓有大金主之谓也。耶鲁大学之所以得名为耶鲁大学的历史,着实谈不上跟“学术自由”有什么关系。故事是这样的:


哈佛大学的第六任校长I.马瑟(Increase Mather)认为哈佛大学的风气过于自由,特别是对不信教者采取宽容态度而深感不满,导致其与哈佛大学的其他神职人员分道扬镳并转而支持康涅狄格州新成立的“大学学院”(Collegiate School),希望这所学院能实现他眼中纯正的清教思想体制。


I.马瑟之子C.马瑟(Cotton Mather),一名活跃在塞勒姆猎巫事件中的清教牧师,为大学学院争取到了东印度公司驻马德拉斯总裁伊利胡·耶鲁(Elihu Yale)价值560英镑的捐赠品。为了感谢伊利胡·耶鲁的贡献和鼓励其作出更多捐赠,大学学院遂改名为“耶鲁学院”,后定名为耶鲁大学至今。


这怎么看都是个为五斗米折腰的不光彩故事——更别提其中扮主角的老几位还是宗教保守分子、猎巫积极分子、殖民头子与奴隶贩子。直到1828年,耶鲁学院仍然不过是一所只重视古典语言和宗教观念,旨在培养合格神职人员的宗教学院。


耶鲁之所以成为今天威震八方的耶鲁大学,跟它前面这一百多年的“传统”实在没什么关系,相反靠的是1830年代以来历代学者不断打破传统,挣脱宗教枷锁,争取在大学教授现代语言、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数学课程的努力。


对伊利胡·耶鲁及其后代而言,不甚经意的捐赠奠基了一座世界级的学术殿堂,这当然是一桩“昨天耶鲁以我为荣,今天我以耶鲁为荣”的美谈,在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时候,也可以凭此项贡献选择比较矮的那根。但对一所世界级的大学而言,“耶鲁”二字实在算不上什么金字招牌,所承载的,大抵不过是一些无甚分量的“传统”。


四、说说“正名运动”与政治正确


最后,再来说说“正名运动”与政治正确。


1945年日本战败后,在盟军占领军的指导下,日本本土七所“帝国大学”均从校名中抹除了“帝国”二字,在海外殖民地兴建的“京城帝国大学”和“台北帝国大学”亦被改称为首尔大学校和国立台湾大学。时至今日,东京大学、京都大学、首尔大学和台湾大学仍然代表着亚洲高等教育的一流水准,并不因招牌上少了传统的“帝国”二字而万劫不复。同样的道理,怎么换到人类灯塔美利坚的耶鲁大学这儿就想不通了呢?


至于实际上要不要改名,要改成什么名,耶鲁大学改名了其他大学要不要跟着改名,那是人家各校教授自治团体和校董会的事情,中文自媒体的莫名惊诧,纯属咸吃萝卜淡操心。


以笔者个人的立场而言,尽管已经明确了所谓“耶鲁大学被迫改名”只不过是一场右翼喷子发起的网络闹剧,但却多少有点希望美国人民能在此事上更进一步。持自由主义(liberalism)理念的人们常说,美国的政治正确不是过多,而是不够。我想补充的则是,美国的政治正确不是量的不够,而是质的不够。比起开动资本主义的文化生产机器不断制造出《黑豹》和《绿皮书》之类文化垃圾,倒不如从扬弃对“传统”的莫名迷恋做起。无论这传统是叫耶鲁、国父、《圣经》或是宪法第二修正案。


包括少数族裔在内的全体美国人有权利争取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鲁迅先生怎么说的来着?


苟有阻碍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他。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毛泽东~独一无二的百万富翁
2019: 果然,美国又被嫌弃了……
2018: 群众永远是愚蠢的
2018: 文明社会原理(70)
2017: 阿富汗前总统:美国增兵不是好事,我们
2017: 履行访美秘密承诺,刘晓波被“保外就医
2016: 英国脱欧是人民的觉醒
2016: 丹麦政府强行遣返中国被迫害基督徒太没
2015: 支持蔡英文,“两国论”是正确的!z
2015: 被西方误导,其实解决雾霾问题只需花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