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纽约市的疫情比武汉更严重?
送交者:  2020年04月06日14:19:2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纽约市的疫情更严重还是武汉市的疫情更严重?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3日早晨6:21,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破百万,超过100万例,死亡5.2万多例。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凌晨1时(美国东部时间4月3日下午13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257773例,死亡6586例,美国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累计确诊病例达102863例,死亡2935例,其中纽约市累计确诊57159例,死亡1867例。至北京时间4月4日上午10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27万例,死亡7406例。按照官方统计公报数据,至4月3日,美国纽约州纽约市的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在中国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疫情、连疫情发源地和核心疫区的武汉都已经新增确诊病例连续清零或仅为1例已经十几天的情况下,全世界尤其是欧美国家的疫情却日趋严重,疫情“震中”先由中国武汉市转移到了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又转移到了美国纽约州。按照官方统计数字,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四国的累计确诊病例均已超过中国,今天美国纽约市的疫情已经比一二月份的武汉更严重,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武汉,只是死亡病例数尚未超过武汉,但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本月底肯定将超过武汉。纽约市的疫情真的已经比当初的武汉市更严重??


纽约市是美国第一大城市,世界级大都市,全球金融中心头把交椅,总人口862万人,不是纽约州首府;武汉市是湖北省的省会,中国中部地区最大城市和核心交通枢纽,九省通衢之地,其医疗资源和医疗水平也是中国整个中西部地区最发达的;2019年末常住人口近1200万,其中户籍人口908万,但1月23日封城前已经有500多万人离开了武汉,留在武汉的是900万人。因为纽约市的862万人基本上都在市区,纽约市没什么郊区,而武汉市的人口数据包括城市建成区和郊区,根据武汉市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2019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估算,2020年初留在武汉的900万人中,约700万人在市区,200万人在郊区。因此,同样是经济发达、医疗资源和医疗水平先进的现代化大都市,2020年初武汉市总人口900万人、其中700万人在市区,纽约市862万人,规模相当,二者可以直接比较。美国纽约州的新冠病毒检测水平和检测能力无可质疑,检测普及程度已经非常之高,普及化程度非全世界其它地方可比,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公认比政府的统计更及时更权威更全面,因此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美国纽约州疫情的实时统计数据无可质疑。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此前中国官方公布的武汉市的疫情统计数据。官方统计公报数字,截至3月26日,武汉市新冠病毒肺炎累计确诊50006人,死亡2531人;截至4月3日24时,武汉市累计确诊50008人,死亡2567人,现存危重症病例108人。

  人死了,无论死在哪里、因何死亡,总归要送到殡仪馆火化的。在21世纪的现代化大城市,不可能出现人死了之后曝尸街头数日无人运走、漂浮江中一直无人打捞的情况,就是孤身死在家里,一段时间后也总有人上门查看,即使是瘟疫爆发期间。因此,计算殡仪馆的火化遗体数量,是窥探估算瘟疫死亡人数相对最准确的途径,可能也是唯一准确的途径。      


  武汉市共有八家殡仪馆:汉口殡仪馆、武昌殡仪馆、青山殡仪馆、蔡甸区玉笋山殡仪馆、江夏区殡葬管理所、黄陂区殡葬管理所、新洲区殡葬管理所、回民殡仪馆。笔者查遍武汉市政府、武汉市民政局、武汉市殡葬协会和各家殡仪馆的官网和官方发布信息,发现八家殡仪馆的规模和最大火化能力相差较大。汉口殡仪馆规模和设计火化能力最大,回民殡仪馆规模和设计火化能力最小。最近几年,武昌殡仪馆年火化遗体7000具左右;青山殡仪馆年火化遗体5500具左右;2013年汉口殡仪馆从中心城区汉口搬迁到了黄陂区,规模和设计火化能力最大,可年火化2.4万多具遗体,但因搬迁到了郊区,年实际火化量从12000具降到了8000具,同时武昌殡仪馆和青山殡仪馆的火化量则激增47%;江夏区殡仪馆设计年火化能力12000具,实际火化量3800具;蔡甸区玉笋山殡仪馆年实际火化量8000多具;黄陂区殡仪馆和新洲区殡仪馆实际年火化量都在5000多具。

  那么,八家殡仪馆中,是指定某一家两家专门火化新冠病毒肺炎(包括疑似)死者遗体,还是八家全部火化瘟疫死者?综合各方面信息,应当是七家殡仪馆都火化新冠肺炎死者,回民殡仪馆很可能并不参与火化。如湖北省委机关报长江日报2020年1月28日讯:武汉市民政局经报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同意,自1月26日起对新冠肺炎及疑似新冠肺炎逝者遗体火化免收费用,并已争取到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和省民政厅的支援,调配了大批殡仪车辆、殡葬工作人员及防护装具充实到各殡仪馆,希望市民不要联系社会殡葬中介,请拨打各殡仪馆24小时服务电话,由殡仪馆直接派车上门接运遗体,然后公布了七家殡仪馆的24小时服务热线,没有回民殡仪馆;1月底至2月底,一些境外媒体及境内个人暗访各殡仪馆,发现七家殡仪馆都在加班加点火化大量新冠肺炎逝者,所有殡仪馆的全部火化炉都每天24小时不停歇运转,唯独没有人采访到回民殡仪馆。因此,综合官方信息和民间消息,应当是除回民殡仪馆之外的七家殡仪馆都承接火化新冠肺炎患者及疑似患者病逝者遗体的任务,回民殡仪馆即使也参与火化,火化量也非常小(武汉的穆斯林并不很多,全市穆斯林总共不到3万人)。七家殡仪馆,共有88台火化炉:汉口殡仪馆30台,武昌殡仪馆15台,青山殡仪馆10台,蔡甸区殡仪馆10台,江夏区殡仪馆7台,黄陂区殡仪馆7台,新洲区殡仪馆9台。火葬场使用两种火化炉,普通的平板炉和高档的拣灰炉。普通的平板炉火化一具遗体约40分钟,高档的拣灰炉约60—90分钟。新建的汉口殡仪馆,30台火化炉全部是高档炉,其它殡仪馆则多半仍是普通的平板炉。正常时期,火化处理每具遗体需要约2小时,但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期殡仪馆封闭,没有家属到场,只需要殡仪馆工作人员火化处理遗体,平均火化处理一具遗体需时约1小时。如果七家殡仪馆的全部火化炉全力开工,每天24小时运转,最大火化能力是每天约2100具遗体,2月份约6万具,1月23日至3月22日封闭的两个月期间是12万多具。当然,不可能七家殡仪馆的全部88台火化炉每天24小时一刻不停地烧尸体连续烧上两个月,总要停歇一下。这两个月武汉七家殡仪馆实际上总共烧了多少具遗体呢?



   据财新网3月26日采访报道,武汉市各殡仪馆自3月23日开始集中发放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去世人员的骨灰盒,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每天发放500个,领导要求清明节前夕发放完毕,共发放12天。3月26日早上,汉口殡仪馆门口排起了近200米的长队。3月23日至26日四天,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等待领取骨灰盒的家属都要排队等五六个小时才能排到。同一位卡车司机3月25日、26日两天向汉口殡仪馆各运送了一车骨灰盒,一车是2500多个,即汉口殡仪馆订购的骨灰盒在3月25日、26日两天就送来了5000多个(该馆是3月23日开始集中发放骨灰的,并非3月26日开始)。殡仪馆工作人员称,今年2月份他们每天要工作19个小时,所有男性员工都被安排去搬运遗体。一家三甲医院的急诊科医生对记者讲,1月下旬至2月中旬,送到他们医院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死亡的与确诊病例死亡的人数基本相当。在家里死亡的和因其它疾病死亡的具体数字只有街道和民政部门掌握。 





  网上流传的一篇殡仪馆一位员工的自述散文,讲他们殡仪馆1月10日开始就有较多的新冠肺炎病患死者,工作人员都加强了自我防护。截至2月底,在近一个半月时间里每天烧掉110多具遗体,每个人每天都工作12小时以上。有重庆的殡仪馆同行过来支援。姑且算这种每天烧110多具的情况只持续了一个半月,之后半个月每天烧七八十具,两个月还是烧了6000具。武昌殡仪馆的设计最大火化能力仅为汉口殡仪馆的三分之一,但武昌殡仪馆这两个月也火化了6000具遗体,跟汉口殡仪馆数量相同。这两家殡仪馆就火化了12000多具。参考既往年份武汉各殡仪馆的年均实际火化遗体数量,七家殡仪馆的火化遗体总数大约是汉口殡仪馆的5~6倍,应当总共约3.5万具左右,是无疫情时期的三倍多。  


   一个社会的人口正常死亡率是年千分之七、日十万分之二。这里所说的“正常死亡率”,是指无战争、无暴乱、无特大自然灾害、无饥荒、无瘟疫流行时的正常的平均死亡人数,不是正常死亡人数,包括各种意外死亡、交通事故死亡、自杀和刑事案件死亡。 武汉市统计局《武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布的2008—2018年连续11年全市户籍人口死亡率为:2008年,死亡率5.74‰;2009年,4.41‰;2010年,7.80‰;2011年,7.42‰;2012年,5.54‰;2013年,4.98‰;2014年,4.97‰;2015年,5.83‰;2016年,5.44‰;2017年,11.62‰;2018年,5.51‰。然后单看一下最近三年的人口数据:2017年末全市户籍人口853.65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9.8万人,死亡9.90万人,死亡率11.62‰;2018年末常住人口1108.1万人,户籍人口883.73万人,死亡4.79万人,死亡率5.51‰;2019年末常住人口近1200万,户籍人口908万,死亡5.12万人,死亡率5.64‰。1月26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记者董倩采访时称封城前已经有500多万人离开了武汉,留在武汉900万人。3月31日,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武汉封城两个月死于其它原因的共1万人。


      正常年份里武汉七家殡仪馆两个月需要火化约1~1.2万具遗体,今年1月23日至3月22日两个月则火化了3.5万具,是平时工作量的三倍。遗体送到殡仪馆时已经过反复消杀,无需再杀毒,直接火化,只需要做好标记;因为是烈性传染病死亡,尸袋不再打开、更不需要对遗体化妆,无疫情期间死亡的大都需要化妆,这项因素还降低了工作量。考量进遗体无需化妆降低的工作量,殡仪馆员工平时每天工作8小时,疫情高峰期间每天工作19小时,是无疫情期间工作量的近三倍,还有外地多支殡葬队驰赴武汉支援,与疫情期间武汉殡仪馆火化的遗体数量是平时的三倍相互印证。尽管财新网只采访了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工作人员称2月份他们每人每天工作19个小时(有外地殡葬队支援的情况下),但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期间所有死亡病人遗体由官方统一转运至殡仪馆,家属不得跟随,因此不会仅仅运给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让其根本无法负荷,而会基本平均分配给全市七家殡仪馆。全武汉市七家殡仪馆均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所有殡仪馆工作人员都需要在有外地同行兄弟支援的情况下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疫情高峰期间,医护人员之外,最辛苦劳累、工作强度最大的职业群体就是殡葬工作人员,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同样付出了巨大牺牲、超负荷工作、极度辛苦劳累的武汉殡仪馆不可能得到公开的表彰褒扬,外地多支驰援武汉的殡葬队也不会得到援汉医疗队那样的荣耀和赞美。      

      武汉市的殡仪馆因疫情封闭正好两个月,积存了约3.5万名逝者的骨灰。3.5万减去1万,大概就是两个月新冠肺炎死亡者人数,约2.5万。加上1月22日之前病亡的大概2000多人,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3月23日恢复市内交通,死于新冠肺炎的患者总共约2.7万人。    

 

      来自不同信源渠道的信息分别推断出的结论如果相同,就表明这几个信源渠道的信息都是真实、准确的。财新网采访报道的各个方面的信息与前述殡仪馆员工的自述相互印证,各方面的证据都相互印证、彼此吻合,估算出的死亡数字都惊人地一致:财新网记者采访报道,与该新闻报道之前殡仪馆发布的信息以及当地其它媒体的报道,均证实武汉的汉口、武昌等殡仪馆自3月23日开始集中发放封城期间的骨灰盒,每天发放500个,争取12天发完,据此推算武汉七家殡仪馆在封城两个月期间共积存了约3.5万名逝者的骨灰;其它媒体新闻报道、财新网报道,均提到殡仪馆工作人员称整个2月份里,在有多支外地殡葬队支援的情况下他们还要每天工作12~19个小时,劳动量是平时的三倍、每天火化的遗体数量是平时的三倍多。正常时期武汉的殡仪馆两个月火化约10000~12000具遗体,三倍是3~3.6万具;员工说每天烧110具,他们殡仪馆在封城的两个月里共火化了6000具遗体,推算武汉七家殡仪馆总共火化了3万多具遗体,与根据3月23日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所推算出的火化遗体数量惊人地一致;如果说疫情高峰期两个月死亡了总共3.5万人,是平时的三倍半,与殡仪馆工作人员反映的自1月中旬至3月初他们在有外地多支殡葬队前来支援的情况下仍然需要每人每天工作12~19个小时,相互印证、彼此吻合。  

    

  几个影响估算的变量:1月底至3月初的一个多月里武汉大多数医院普通门诊停诊,导致有的非传染性重大疾病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死去,如果医院正常接诊,可能不会死,还能再活几年。但这样的人是极少极少数,极少数的晚期和终末期的肿瘤患者、糖尿病患者、心脑血管疾病患者等传统重大疾病患者。突发心脏病和交通事故受伤的,如果能送到医院,医院还是照常抢救的。这一因素导致的非传染性重疾患者死亡增加量应当很小。另一个变量,是这两个月武汉市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显然会低于正常年份。此前几年的统计数字,武汉每年车祸死亡300人左右,两个月是大概50多人。2020年春节期间也有车祸死亡,报道出来的也有近十人。因此,这两个月因封城导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减少最多减少了三四十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3月31日,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答记者问已经公布这两个月武汉市死于其它原因的共1万人,证实了笔者的推测,上面几个因素对疫情期间武汉市人口死亡数量的影响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综上,武汉市新冠病毒肺炎死亡者,自1月23日至3月22日两个月约2.5万人。1月22日之前家属可以到殡仪馆正常领走骨灰,但1月22日前疫情死亡尚未达到高峰,已经病亡者不多。中国疾控中心的研究论文认为2019年12月已经病亡15人,1月1日后进入社区传播阶段,疫情开始快速扩散,2020年1月的病亡人数显然比上一个月会有几何级的暴增,但综合评估,2020年1月的前22天病亡应该不超过3000人。1月23日至3月22日新冠肺炎死亡约2.5万人,按照官方公布的武汉市5%的死亡率(湖北省之外的全国平均死亡率为3‰~1%),倒推估算此前的感染者约50万人。截至什么时候武汉已经有至少50万人感染?发病后最长的住院两个半月才去世,最短的一天,很多一周内去世的,也有很多一个月后去世的。专家称一般人的发病周期为三周,三周后要么扛过去了逐渐痊愈,要么死亡。武汉市疫情3月中旬已经被控制住,本地新增确诊病例数降至1或0。大概推算,截至3月初已经有50多万确定感染的病患。实际上,从全国其它地区的情况以及武汉市疫情后期的死亡率来看,武汉新冠肺炎总体死亡率不应当有5%这么高。


    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邬堂春教授团队3月6日在医学论文预印本平台medRxiv网站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3月20日被Nature收录。众所周知,英国的《自然》杂志是国际自然科学界顶级核心学术期刊,是世界自然科学界学术期刊的NO.1。该论文的研究对象是2月18日之前武汉市的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情况,认为至少有59%以上的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感染者未被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及症状轻微的感染者的传播病毒能力并不弱,如不重视,可能引起新一轮疫情大爆发。邬堂春教授称,武汉有六成的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感染者未被发现,是团队基于最保守的模型预测出来的,并没有进行实际的流行病学调查,他们强烈建议有关部门进行流行病学抽样调查。也就是说,如果武汉市统计确诊病例为4万,则实际感染人数为10万。与此相应,国内外诸多自媒体都提到,美国检测的是“新冠病毒”,我国检测的是“新冠肺炎”,美国最近公布的统计数据,是检测出来确定的新冠病毒携带者人数,而我国公布的只是检测出来确诊的已发病的新冠肺炎病患人数。诸多专业研究已经确认无症状感染者同样有传染性,而治愈出院复阳的病人尚未发现一例传染他人,尚无证据表明有传染性(其实,我国如此高的所谓复阳率,说明的主要是我国的核酸检测方法的准确率较低)。因此,我国卫健委3月底宣布,将自4月1日起每天公布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人数,但不计入确诊人数。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排查无症状感染者,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也一律隔离观察14天。显然,检测普及程度的巨大差异、检测标准的不同、检测手段准确率的差异、统计标准和统计口径的不同,决定了各国各地区官方公布的累计确诊病例数完全不能说明疫情的实际严重程度。

   如果将无症状感染者计入,整个疫情期间自2019年12月至今武汉总的实际感染人数很可能不低于100万。纽约市疫情再严重,实际染病人数也尚未超过武汉,死亡人数也远低于武汉。去嘲讽欧洲、美国抗疫不力,西方国家疫情已经失控,是非常愚蠢的。虽然我们比预想的更快控制住了疫情,使得瘟疫肆虐时间比预料的更短,但是付出了全国封城封路封村封社区、整整两个月全民禁足、经济社会完全停摆的代价,这个代价实在太大太惨重。

    

     观点一:武汉官方统计公报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比事实数据正好减了一个零。正月初一(1月25日)民间传闻武汉已有10万人感染,并非耸人听闻,而是非常接近事实真相。参看当前世界各国的新冠病毒传播速度和感染规模,也可以知道春节时武汉已经有近10万人感染是很正常的。

   

     观点二:这并非武汉市地方政府有意瞒报数据,而是统计能力和统计口径、统计标准的问题。感染患者暴涨初期,限于检测能力和收治能力,大多数患者根本得不到确诊就死去了,刚到医院就病逝了,或者根本没去医院也进不了医院,就在家里病逝了。因此,正如那位三甲医院的急诊科医生所言,新冠肺炎死在家里的和因其它疾病去世的人数只有街道和民政部门掌握。病人已经送到了医院但是根本没有检测、没有确诊甚至尚未做任何检查就病死了,实际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早期很多很多,大多数连疑似病例都不算,根本不纳入统计数字。因此,实际病亡近3万人而官方统计数字只有2500多人,不难理解,并非有意瞒报。         


      观点三:武汉市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没有官方公布的5%强这么高,可能也就是2~3%因疫情爆发早期大量病患涌入医院导致医疗系统严重超载,早期的超载和混乱以及病毒传播早期毒性最强导致死亡率偏高,肯定高于武汉之外的地区,更高于疫情后期,但也不应当是武汉超过5%而湖北省之外的全国只有3‰~1%,这个比例相差太悬殊。武汉市是特大城市、中部地区最大的中心城市,医疗系统发达、医疗资源丰富、医疗水平先进,不是落后地区,它的疫病死亡率不会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1月23日之后全国30个省份和军方都陆续派出医疗队驰援武汉,前后调集了全国共约43000名优秀的医护人员聚集到中心疫区武汉支援,有力地缓解了医疗系统严重超载的困境,迅速降低了死亡率。综合各种因素,武汉疫情高峰期的新冠肺炎死亡率也不会有5%这么高,应该大约2~3%    


     观点四:看各国各地区公布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及疑似病例数、累计确诊病例数及疑似病例数并无意义,真正重要的关键的数据只有重症率和重症病例数与医疗机构收治能力之间的比率两个指标。各国各地区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数、疑似病例数没什么参考价值,官方统计公布的新增确诊病例数主要说明的是检测能力和检测普及程度,根本不是疫情严重程度。如伊朗、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统计公布的确诊人数,恐怕后面要添三个零,实际已感染人数可能不下官方统计数字的1000倍,否则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伊朗疫情爆发初期就连连有高官中招,那么多高官确诊,也无法解释从伊朗回到中国的甘肃等省留学生中确诊病例那么多。美国纽约州新增确诊人数暴增,主要说明的只是纽约州的检测能力很强、检测普及程度已经很高。各国各地区官方公布的数字,真正重要的只有重症率和重症病例数与医疗机构收治能力之间的比率。 


     观点五:中国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疫情,用了仅两个多月时间(1月20日至3月23日),比预想的更快,但第一,大量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使疫情面临再次暴发的风险;第二,SARS-2已经成为全球大流行传染病,中国无法独善其身,也不可能很长时间闭关锁国,因为经济无法承受。   


      最后,向武汉市和全国所有在册不在册的新冠肺炎死难同胞致哀!向武汉市的医护人员、殡葬工作人员、社区工作者、志愿者致敬!向全国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殡葬工作人员、志愿者致敬!愿各种新老病毒、病菌早日与人类和解,愿天下无疫!!


  PS: 3月31日上午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答记者问,称武汉市统计2019年有5.12万人死亡,平均每个月4000多人,而1-2月份因为天气寒冷,死亡人数更多一些,每个月约5000人。今年武汉封城期间两个月积存的骨灰里,有1万人是因其它原因死亡的。卢大使坚称武汉市新冠肺炎死亡2500多人的数字是准确的。如果准确,两个月全市殡仪馆不过火化了12500具遗体,根本就是平时的正常工作量,那殡仪馆员工称2月份每天工作19小时、所有男员工都被安排去搬运尸体,有多支外地殡葬队前来支援的情况下仍然每个人劳动量是平时的三倍,就全是一派胡言了;当初武汉的各大殡仪馆公开向全国求援装尸袋等防护物资,也是寻衅滋事了;汉口殡仪馆此前一年火化8000具遗体,平均每个月火化不到700具,两个月1300多具,现在声称两个月积存了6000多人的骨灰,同样是造谣生事、罪该万死。按照卢大使的说法,武汉完全封城两个月因其它原因死亡1万人、因新冠肺炎死亡2500人,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不过是正常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武汉各殡仪馆的工作量不过比平时增加了四分之一!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都要发放6000多个骨灰盒,正常年份里汉口殡仪馆两个月平均火化1300具遗体,武昌殡仪馆两个月平均火化1200具遗体,6000比1300只大1/4?1300乘以1.25等于6000?! 卢大使的算术题把我们彻底搞晕了。

     

     2020年3月28日写作、4月4日增补重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两党共推《台保法》强化台湾国际地位
2019: 作茧自缚和自食其果的笑话
2018: 王岐山赢,郭文贵输
2018: 四月份最热的四部电视剧,你在追哪部呢
2017: FOMC纪要开启市场剧震模式 金价V形反转
2017: 德国工匠:我们不相信物美价廉!zt
2016: 我们都是罗玉凤 zt
2016: 中国政坛派别再分析 zt
2015: 公祭黄帝,乃是一处彻头彻尾的黑社会滑
2015: 习如果要动江,必须趁早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