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权力来自人民
送交者:  2019年09月04日12:11:5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权力来自于人民
继英国哲学家洛克在其发表的《政府论》中提出“权力来自于人民”之后,1776年,由“大陆会议”通过的美国《独立宣言》,在其“前言”中写道:“政府之正当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1778年,美国建国初期,麦迪逊、汉密尔顿、杰伊三人撰写的《联邦党人文集》第49篇写道:“由于人民是权力的唯一合法来源,政府各部门据以掌权的宪法来自于人民。” 可见,在二、三百年以前,“权利来自于人民”的理念曾经成为政治精英们的斗争武器,那个年代的政治竞争,开启了人类社会走向民主化的时代。但在民主已经成为世界潮流的二十世纪,某些政治精英却对这一理念有意采取回避、搅浑或者歪曲的态度,其代表人物如哈耶克,他在其著作《自由秩序原理》中写道:“一般而言,民主之所以为正当,其赖以为据的乃是下述三种主要论点”,其一,“民主乃是人类有史以来发现的唯一的和平变革的方法”,其二,“民主是个人自由的重要保障”。不过,哈耶克马上又写道:“如果我们仅仅依赖于民主政制的存在来维续自由,那么自由的存续便无甚机会了”。其三,“民主制度的存在,对于人们普遍了解公共事务具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可见,在哈耶克心目中,“权力来自于人民”,不是“民主正当性”的依据。他在谈到美国宪法和洛克学说之时,把“权力的渊源”一笔带过,引导读者的注意力集中在“限制民主权力”。萨托利提出民主的要素在于“有限制的多数统治”,于是,讨论民主的问题就变成“如何限制民主的权力”,他还写道:“真实的情况是,仅仅包含着人民权力观念的民主理论只够用来同独裁权力作斗争,一旦打败了敌人,自然而然移交给人民的不过是名义上的权力”。似乎,在他们这些自由主义者看来,“权力的渊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不必多加纠缠,现代民主所要关切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对“民主这种多数统治”予以有效的限制。而他们的依据,在于“多数统治”导致“多数暴政”,并导致自由的衰微和丧失。 这是一个关系到现代民主能否继续维持和发展的根本问题,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回顾苏联、东欧共产主义政权倒台以来,“人民”这个词语变成矮化的对象,共产主义者把“人民”当作符号或标签到处张扬,却因其专制腐朽的统治致使很多人厌恶“人民”这个词;自由主义右翼又把“人民”说成是“含混不清的概念”而失去了它的意义;于是,“民主”的那个“民”,被推倒了、被消隐了,“民主”还能站得住吗?无数学者的文章不厌其烦地咕叨:“自由高于民主”,“宪政高于民主”,“共和高于民主”,“法治高于民主”,“民主会导致多数暴政”,“民主会导致大乱”,于是,“民主”不但被弃置一旁,更是令人惧怕。“民主”有那么坏吗? 在那些还没有走向民主化的国家,有很多人向往民主并努力争取民主,对于他们来说,学者们嚷嚷“民主站不住”、“民主那么坏”的论调,只能是一种打击,使之气馁、失望、丧失斗志。在专制统治的国度里,谈论民主几乎成了一种禁忌,争取民主的行为被看作制造混乱的罪行。在刚刚走向民主化道路的国家,政治精英们打着民主的旗号,干着图谋专断权力的勾当,使民主化进程举步难继。在民主化程度已经比较成熟的国家,精英阶层中总有一些人出于其贪婪的本性,不断攫取财富而持续拉大贫富差距;或者出于私利而不顾良性竞争的原则,激化社会分裂的趋势;如果对此视而不见,不加防止,民主政治恐怕难以为继;民主政治的本质,在于由“人民的权力”裁决的、自由的、平等的良性竞争,贫富之间差距的悬殊化以及党派集团之间对立冲突的尖锐化,将侵蚀民主。 我们看到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潮流,但还应该看到这潮流正遭遇艰难险阻。阻碍来自于反民主的意识形态,来自于专制政权的扩张,来自于民主阵营内部的失察。要克服障碍主要依仗民主阵营的巩固和强大,坚守民主政治的根基就显得十分重要,坚守根基就必须坚守这一理念——“权力来自于人民”。 “权力来自于人民”这一理念有着丰富的、深刻的涵义。 其一,确认社会是由平等、自由、独立的个人组成的,对于“权力来自于人民”而言,这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前提。独立,意味着每个人拥有与他人不同的独特的身体、心理和思想,有着独立人格的尊严以及捍卫这种尊严的意志,对于来自外界的粗暴干涉或强制,抱有天然的抗拒心理,被迫听从他人意志被视作莫大的耻辱,任何人丧失独立人格之时也就变成一个符号或他人的工具、奴隶。平等,意味着每个人都应该享有平等的法定的自由权利,并承担平等的义务,每个人都应受到法律同等的保护,任何人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对待之时,将在内心集聚愤恨且难以消除。自由,意味着每个人在遵守法律规定之外能够任己之愿而行事,享有法律规定的各种自由权利,法律必须平等地保护每个人的自由。显而易见,确认独立平等自由这一观念,即意味着不能歧视他人,不得用暴力或谎言侵害他人;否认这一观念,即意味着允许歧视他人,允许使用暴力或谎言侵害他人。遗憾的是,在无法避免竞争的社会环境里,总有少数人偏好于歧视、暴力和谎言,由此滋生出一切罪恶。如何防止、制止这种种侵害现象,成为人类社会全部历史自始至终贯穿着的一条主线,可是何其难啊!这恐怕是人类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在二、三百年以前,人类社会里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思想观念,其一个方面是,确认人一生下来就注定是不自由的,注定是权利不平等的,人们看到的听到的经历的社会现实,似乎都在证实这种观念;其另一方面,确认在人类社会里强权即真理,弱肉强食是常规,生活中无法摆脱的一切苦难皆有来由,除非“认了”,别无他法。欧洲文艺复兴时代后,一批受其精神洗礼的哲学家如英国的洛克,开始向人们呼喊:每个人应该是独立的、平等的、自由的!这些观念,激发了新兴阶级向贵族、领主、君王争夺权力的斗志,从此以后,独立平等自由的观念开始在人类社会里有了立足之地。再经过一、二百年,在一次又一次工业革命的推动下,西方强国的民主化进程高歌猛进,独立平等自由的理念终于暂时站稳了脚跟。全世界的民众都纷纷向往并奔赴西方的民主自由的国家,因为生活在那样的国度里,他们才可能成为独立、平等、自由的个体。可是,歧视、暴力和谎言不可能在人的世界里消失,一旦人们放弃对独立平等自由观念的坚守,黑暗将再次笼罩人间。 其二,权力是集体的力量,这一论点揭示了权力的本质所在。为了保护独立平等自由的权利,为了防止、制止侵害行为(特别是来自外部的侵犯),各自为营生而奔忙的个体或家庭,能依靠什么力量呢?不可能只靠自身单独的力量,必须依靠集体的力量,哪怕智力不高的人也明白这个道理——集体的力量远远大于个体的力量。那么分散的个体力量如何凝聚成集体力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树立权威,即制定共同遵循的规则,规定何种行为必须受到惩罚,何种行为得到允许,使每个人的行为都趋向同一个方向,从而形成集体的力量。税赋以财富聚成集体的力量,服役以身体聚成集体力量,忠于规则从精神上聚成集体力量,依靠这种集体力量,捍卫共同的规则,维护安定有序的集体生活,抵御各种侵犯。但是,不可能让大家都来掌管和使用集体力量,只能推举可信任的某个人(或几个人)来掌管和行使集体力量,于是又树立一个权威——掌权者,掌权者掌管、行使的权力也就是集体的力量,亦即“公权力”。树立权威,包括共同规则和掌权者,其目的都是为了聚成并使用集体力量以保护每个人独立、平等、自由的权利。权力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是由集体的所有成员所贡献的力量汇聚而成的。 其三,权力由个人行使但不属于个人所有。权力的属性就是使人服从,一般而言,人们之所以服从权威,是因为怀有一种共同的观念,即如果没有权威,将导致恶性竞争和混乱,就不可能维持安全有序的社会生活,而树立权威就必须倚仗众人的服从,主要是依仗观念上、精神上的服从。使人服从还必须具有强制的能力,对不服从者施加强制力使之服从,这种强制力是物理性的力量(规则不具有物理性力量),是由具体的人所施加的力量。权力必须由具体的人掌管和行使,显然,同样的职务、同样的权力不可能有若干人一起掌管和行使,因为,这可能会产生不同的指令,也无法落实责任的追究,所以权力的掌管、行使和责任必须落实到个人。在一个人口众多、幅员广阔的社会里,需要数量较多的掌权的个人,而且他们以一层一层互相从属的关系组成庞大的权力体系。这个体系的始终如一的职责就是维护共同遵循的规则,维护社会成员的权利和社会秩序。这个体系中的每个人理应牢记,他们的权力不属于他个人,是完全可以转移给其他人的,只有当他被赋予职责和权力时,他才允许对违反公共规则者施加强制力,一旦离开或被剥夺职务,他就失去了这种强制力。但是,“权力必须由个人行使”的事实,很自然会导致权力本身发生异化,出于人类的本性,人们很容易倾向于把权力看作属于个人所有,不但属于他个人,甚至还属于他的家庭所有。这恐怕是难以完全避免的事情,因为任何人都处在竞争的环境中,而权力具有强制力的性质,于是很容易被个人利用作为参与竞争的工具。所以可以理解的是,权力一旦被树立起来,就出现了一种危险,即被个人利用成为争夺个人利益的强大工具,反而助长了由歧视、暴力和谎言所导致的种种罪恶,有文字记载的人类社会历史,证实了这一点。必须防止权力为个人所有、为家庭所有、为少数人所有,否则,权力就成为他们在竞争中取胜的最有力的工具。所以,如何解决“权力不是个人所有”但却“必须由个人行使”所引发的种种弊端,使权力忠于原本被赋予的重任,成为人类政治智慧面临的老大难问题。这也就是历代政治精英所关注的问题——如何限制权力? 其四,从“权力的渊源”来限制权力。洛克认为,在掌权者或政府的权力之上,还有更高的权力,那就是人民的权力;掌权者(政府)的权力,是被赋予的、短暂的、须移交的权力,人民的权力则永远保留着;掌权者(政府)的权力只能是个人行使的权力,而人民的权力却是全体公民共同行使的权力;掌权者(政府)的权力由人民行使权力而赋予,被赋予者滥用权力罔顾法律侵犯人权之时,或任职期限已满之时,人民将收回赋予的权力,推选新人再赋予权力。这在很大程度上防止、制止了“权力为个人所有”的可能性,也在很大程度上防止、制止了“权力必须由个人行使”所引来的种种弊端。这就是洛克为“如何限制权力”提出的政治理论,洛克的论证基于一个重要的论点——权力来自于人民,同时基于如下逻辑——人民为了保护自己独立、平等、自由的权利,通过树立权威(规则和权力)的办法聚集成集体力量以对付侵犯行为,行使权力就是行使集体力量,所以,所有成员维护权利的共同“需要”是权力产生的唯一渊源,集体力量是权力的力量之本,这二者决定了“权力来自于人民”,也决定了任何个人的权力必须服从人民的权力。 由此可见,洛克的理论是从权力的渊源来论证如何才能限制权力,“渊源”与“限制权力”密切相关,有人把这二者分开,并且用“限制权力”来贬低、回避“权力的渊源”,实在是违背了洛克的思想。洛克也谈到必须“分权”,即行政权与立法权必须分别赋予不同的机构和个人,因为如果行政权和立法权属于同一个机构和个人,那么他们在执行法律时(行政权)有权改变法律(立法权),他们执行的是由他们控制的法律、由他们解释的法律,他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执行“法律”——即符合他们意志的法律,这哪里是什么“执法”?简直就是“枉法”。提出分权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权力必须由个人行使”所导致的弊端,也是“限制权力”的必不可少的措施,历史上也有过分权的尝试和经验。 《联邦党人文集》第50篇在谈到分权时这样写道:“野心必须用野心来对抗”,当然也有点道理,不过,野心是属于个人的,野心对抗野心,就难免趋于“个人对抗个人”,还有可能出现“个人野心与个人野心相勾结”的现象,若要从根本上防止、制止“权力须由个人行使”带来的弊端,还得依靠“不由个人行使”的、高于“个人行使”的权力,那就是由全体公民共同行使的权力即“人民的权力”。正如《联邦党人文集》谈到分权时这样写道:“毫无疑问,依靠人民对政府的主要控制,但是经验教导人们,必须有辅助性的预防措施”,也不得不承认主要依靠“人民的控制”。 权力来自于何方?这是政治竞争的首要问题,这关系到权力的“合法性”,参与政治竞争的精英们,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你不回答,自有人回答并因此占有先机。关于权力来自何方的说法很多,天降大任,替天行道,君权神授,上帝选派,对此,现代人心知肚明,什么天啊、神啊、上帝啊,不过是假借的名义,是人人都可以假借的名义,最后还是由武力裁决,于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万骨成堆。 有种学说认为,人民是愚昧无知、盲目冲动的群氓,必须由神明一般的圣人、贤明的哲学家、大智大德大勇之非凡人物来治理天下,由他们创造法律并执行法律,由他们教育和带领民众,社会才得以安全有序,由此便产生了权力。这种学说,从孔子、孟子、荀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开始流传至今已有两千数百年,按照这类学说,民众只能是被治、被管、被制的命,做个温顺的羔羊才是其本分,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该杀该关,哪里听说还有什么人权?不过,自文艺复兴以来的三、四百年来,愈来愈多的人开始觉醒了,历史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任何人都是社会中人与人竞争的一员,任何人都不可避免地卷入竞争,任何人都在为自己的保存和发展争得尽量多的资源,哪里有什么圣人?哪里有大公无私的“牧者”?哪里有什么人类的救星?几千年人类社会的乱象不正是这些所谓的圣人、牧者、救星们亲身参与其中的吗?这类学说其实是为个人或少数人专权提供骗人的论据,如今已愈来愈不得人心。 “权力来自于人民”的理念之所以深入人心,是因为其在理论上具有令人信服的强大吸引力,其“合法性”受到广泛认同;是因为其在实践上能够防止、制止“权力为个人所有”,能够防止、制止“权力必须由个人行使”所引来的种种弊端。这一理念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确立“人民的权力”,任何由少数人、某一集团或某一阶级所掌握的权力都不是“人民的权力”,只有当所有公民平等自由地参与政治竞争、共同行使的权力才是“人民的权力”。在各种不同的政治体制中,只有现代的民主政体才真正实践了这一理念。 综上所述,“权力来自于人民”这一理念,是民主理论区别于其它政治理论的主要分歧点,也是民主政体的根基,谁要质疑、歪曲、贬低民主理论,都会从这一观点着手、开刀;而向往民主的人们,则必须坚持、维护这一理念。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也谈中国援非不附带政治条件
2018: 综述:中国高科技永无出头之日
2017: 红朝演义七六:邓小平搞改革摸石头过河
2017: 法无禁止尽可为!? 中国共享单车乱象引
2016: 隔壁hmy又犯贱了
2016: 嗨,改版后我的中文用户名不能够在手机
2015: 大阅兵纪念六四大屠杀胜利27年 zt
2015: 往事如刺
2014: 北京规定的香港普选方案是否民主? zt
2014: 香港的重要功能下降了吗?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