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若迫害诺贝尔奖得主致死,将留下千秋骂名 zt
送交者:  2017年06月27日08:49:2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从中国当局的角度来看,顶着千秋骂名拘捕刘晓波并将之判刑11年之后,各种选择中,最佳方案,当然是迫使刘晓波认罪;次佳方案,是找到“合适理由”把他往国外一扔;但这两者都不可得,再次的方案,就是他得绝症。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今晨醒来,得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全世界唯一一个被囚禁在监狱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已是肝癌晚期,被保外就医。这条消息,被全球媒体放在头条或者首页显著位置——除了中国。
  中国,或者更准确地说,中共,依旧自外于世界,依旧与全世界对着干。

  刘晓波入狱之后,陆续听到一些关于他的境况的消息。
  无论是海内外中国人签名呼吁还是一百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签名呼吁释放刘晓波,对中国当局来说,都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被囚禁”,这是要“遗臭万年”的名声。平心而论,对这个难题,中共积极寻找“不失面子”的解决办法。他们催促、劝诱、逼迫刘晓波流亡海外。如果刘晓波想出狱太容易了:认罪、同意流亡,马上就可以拿到机票。
  但是!刘晓波不想给中南海诸公这个面子。他不认罪,不出国,显然下定决心:服完11年刑期,坐穿牢底。
  从中国当局的角度来看,各种选择中,最佳方案当然是迫使刘晓波认罪;次佳方案,是找到“合适理由”把他往国外一扔;这两者都不可得,再次的方案,就是他得绝症了。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在诺贝尔奖的各个奖项中,和平奖是缺额最多的(据载有15年没有颁发)、是争议最大的,在诺贝尔奖的各个奖项的得主中,和平奖得主的命运也是最坎坷的。我随手翻看了一下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遭遇:
  1935年,反纳粹军事而被希特勒囚禁的和平主义者卡尔·冯·奥西茨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希特勒禁止他出国,对外谎称他有权出国领奖。希特勒也修改法律禁止任何德国人领取诺贝尔奖。和平奖历史上首次出现一把空椅子。
  1975年,前苏联的核物理科学家安德烈·萨哈罗夫获奖,苏联政府禁止他出国领奖。12月10日,由妻子代为领取奖项并代替他发表领奖演说。
  1983年,波兰的莱赫·瓦文萨因“致力于波兰的人权运动”而获奖。1981年12月他被波兰政府软禁,1982年11月被释放,政府官方不允许他出席受奖仪式,由他的夫人至挪威代为领奖。
  1989年,流亡中的达赖喇嘛获奖,中国当局盛怒,不仅抨击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而且祸延挪威政府。
  1991年,缅甸人权政治家昂山素季因“争取民主和人权的非暴力斗争”而获诺贝尔和平奖,但她本人被缅甸政府拘押。缅甸当局要求,若释放昂山素季,她必须永远离开缅甸和政治界,但此条件被她拒绝。颁奖日由她的二个儿子亚历山大和金代领。
  2003年,和平奖颁发给伊朗的希尔琳·艾芭迪。伊朗政府极力反对。但是,并未阻止她前往领奖,而且伊朗政府在颁奖当日也派人参加典礼。不过,2009年11月26日,伊朗政府史无前例地没收她的奖项……

  近七年前,2010年10月8日,我在得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匆匆写下一篇急就章《祝贺刘晓波,祝贺中国,祝贺中国人!》。我写道:

  “无论赞同或反对,你不得不承认,今天对于中国知识分子而言,是一个划时代的开始”。这是中国大陆人民日报社的人民网“强国论坛”上的一篇帖子——一篇冲破了网管封锁、还没有来得及被删除的帖子。
  他说的还不够。应该说是“今天对于中国人而言,是一个划时代的开始”。
  就像当年许海峰的最后一枪,为中国取得奥运史上“零的突破”一样;刘晓波今天也为中国大陆本土人士,取得了诺贝尔奖史上“零的突破”。
  中国官方除了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先生的几句简单的回答之外,所有网站一概沉默,我常常访问的几大门户网站,甚至将几天来放在首页的“诺贝尔奖专题”都撤销了,仿佛世界上从来没有诺贝尔和平奖这件事。这当然并不是“不约而同”,我分明可以感觉到那只悉悉索索的“看不见的手”……
  中国的网站,与全球各个国家、各个语种的网站形成鲜明对比。我搜寻、浏览过全球网站,无不将“刘晓波获奖”放在头条。“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网站不用说,印度、韩国、阿拉伯、俄国……无不如此!我不懂这些国家的语言,但是我看得懂刘晓波的照片。
  由衷地感谢我的父老乡亲——这片土地上所有中国同胞,孕育出了刘晓波;由衷地感谢为推进中国的民主变革和社会发展而不懈奋斗、前赴后继的志士仁人,刘晓波是他们中的一员;由衷地感谢中国政府,采取了种种有效措施,将刘晓波推进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名单,推到了全世界各国人民面前。我们已经为杨振宁、李政道、朱棣文、丁肇中、高行健等人获得诺贝尔奖,感到了作为华人的自豪与骄傲;今天我们又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感到了同样来自中国大陆华人的自豪与骄傲。
  中国,没有让世界失望!中国人,没有让世界失望!
  …………
  我与刘晓波并不相识。在读大学期间,尤其是在13所大学联合主办学生文学刊物《这一代》期间,我们武汉大学中文系七七级同学,与他所在的吉林大学中文系七七级同学有很多交往,他们所办的油印文学杂志《红叶》、诗刊《赤子心》,每期都给我们寄来,我都看过。但在我的印象之中,他们年级学生文艺社团虽然是合办《这一代》的骨干,但其中最活跃的是徐敬亚、王小妮、吕贵品等人,刘晓波不算最活跃的,让人几乎没有注意到他。
  后来我只是从报纸上看到刘晓波成为震惊中国文坛的“一匹黑马”,成为“六四”最终制止最可怕的大规模流血惨剧的“四君子”之一,等等等等。
  九十年代末以来,因为某些机缘,与刘晓波有过一些通信往来,有些信谈到一点思想文化问题,但也都是三言两语。记得有一封信我谈到,本来,共产主义的导师们是很反对民族主义的,马克思说过“工人没有祖国”,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列宁也突出地强调国际主义,谈到“爱国主义”则不无贬义。但是,几乎所有共产党国家,从中国,到柬埔寨,到北朝鲜,到古巴……都一方面强调自己的共产主义正统,一方面高调进行民族主义宣传。那么,民族主义这种本来与共产主义相悖离的思潮,为什么会在有关国家当局的意识形态灌输实践中如此“结合”在一起呢?刘晓波是否能研究一下这个问题,给以有说服力的回答?
  刘晓波在回信中表示,感到我这个问题提得很有意义,他也很感兴趣,若有时间,当研究一下。
  但后来他写了没有,如何写的,我因关注领域转向历史,没有追踪,就完全不知道了。
  …………
  虽然与刘晓波没有多少交往,但关于刘晓波的各种评价,听到很多,其中当然也有不少负面评价。直到今天,直到刚才,周围还有人对他口诛笔伐。这太正常了!刘晓波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他肯定犯过很多错误,有数不过來的毛病——但是在今天,我不会去在乎,就像在杨振宁、李政道、崔琦、李远哲等人获奖之日,没有人在乎他们犯过多少错误、有着多少毛病一样。我在乎的是,他是中国人,他在中国大陆,他因言获罪在蹲监狱,他获奖了!
  我希望,对刘晓波有意见的人,今后继续直言不讳地发表下去,绝不要因为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缄口不言。对他继续批评下去,这本身就是刘晓波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意义所在!
  有一位名叫“重金属”的网友,在我的博客文章后面跟帖说:

  “我对随便删除人们评论的人,极为痛恨。1.人家码字不易,尤其是评论,都是有感而发。下次重写,还不见得写出一样的东西。
  2.开博的,你既有胆对众咆哮,你应有蛋(当为“有胆”之误)受人指点。”

  “重金属”说得非常朴实!实际上,这也就是包括刘晓波在内的所有要求言论自由的朋友,对中国当局的要求;而这也就是这些人天天在中国大陆的媒体、网站上受到的待遇。就在今天,多少人在中国大陆刚刚发出言论,就被删除?
  在万维博客,我看到这位朋友“重金属”对刘晓波获奖大为愤怒。这让我联想到鲁迅笔下小说《药》中的那些村民,对为了他们的权利而奋斗抗争的先驱不仅不理解,还冷嘲热讽。“重金属”应该想得到:正是为了反对当局压制包括“重金属”在内的人们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刘晓波才坐了牢。我们应该对刘晓波以及他的伙伴们,表示深切的感谢才是——当然,感谢他们,并不意味着就不能批评他们。
  (这也让我又想起一段轶事:丘吉尔在二战过后被选下台时说:我为捍卫过这个能把我选下台的制度而自豪——大意,原话记不得了。)
  我也听到有人说,诺贝尔和平奖评奖委员会作出的完全是一个“政治决定”,包含有搞乱中国的险恶用心。诺奖委员会衮衮诸公的用心如何,我不敢妄测,但即使是一个“政治决定”,对中国所起的作用,难道不正是促进,激励,而非“搞乱”?
  …………
  祝贺刘晓波,祝贺中国,祝贺所有的中国人!


  高看(每日一图,与文章无关)

1498503073290934.jpg

  尼加拉大瀑布一瞬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团体踏何俊仁寓所示威 轰「卖国汉奸AV
2016: 英國脫歐 索羅斯:歐盟崩解無可逆轉
2015: 耶穌再來的審判
2015: 秦晖谈民国版图,TG骂“地图开疆”骂不
2014: 香港之殇 – The Rape of Hong Kong zt
2014: 美国对若中国用斯诺登命名美驻华使馆前
2013: “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 红楼梦高居榜首
2013: 职工工资应提高到毛泽东时代的工资水平
2012: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对蒋介石的评价
2012: 日媒:薄熙来偷车撞死驴,还像条狗一样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