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全国人民行动起来,制止红灾降临神州 zt
送交者:  2011年07月06日11:50:2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全国人民行动起来,制止红灾降临神州

铁流

  45年的 1966624,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语系德语专业的四年级学生王容芬给毛泽东写了一封简短的信,一针见血地指出:“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并郑重声明自己从即日起退出共青团组织。她曾参加天安门的“8.18毛 泽东接见红卫兵,就是在这次红色海洋的集会上,林彪的讲话让这位学德语的学生想到的却是希特勒的讲话录音,她说两者简直没什么区别,从天安门广场回来,她 强烈地感到“这个国家完了!这世界太肮脏,不能再活下去”。她最终决定豁出去也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她给中共中央、给共青团中央、给团校、给“伟大领 袖”写信,贴上邮票寄出,然后买了四瓶敌敌畏喝下,她当时确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可是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10年后,她在1978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王容芬透视红卫兵犹如纳粹运动,应该说,她可以被视为中国大陆最早洞悉“唱红”真相的人之一。为了那封信,她在狱中耗费了13年的青春,进去时她是一个19岁的花季少女,等到出来时她已经33岁,牢狱在她身上留下了永难磨灭的痕迹,她明显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她后来成了研究马克斯·韦伯的专家,进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她是幸运的,比起那些因为揭穿皇帝的新衣而遭枪杀的遇罗克们,她毕竟活下来了,见证了“文革”的潮起潮落,看到了造神运动的陨灭。

44年后的201011月,我去重庆访友,目睹了重庆市在薄熙来书记主政下 “唱红打黑”运动的实质,心里突生预感:又一个“文化大革命”运动,将在中国兴起。回到北京后的201115,愤笔写了警世之文:《“尊毛去邓”中国大陆将有第二次“红色血腥”》。国内外许多网站纷纷刊载。我在文中列举了八点事实,现重新回放一下: 

实之一:在30年“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建设的洪流中,早被中共唾弃了多年的“毛泽东思想”又重新归位复出,频频出现于国内各公开媒体,特别是建国六十年大庆以“毛泽东思想”为主题的四个方阵独领风骚。

事实之二: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唱红打黑”大树、特树毛泽东思想竟无人制止,中央一些领导人还表态支持大加赞赏,恨不得全国山河“一片红”。

事 实之三:毛派“乌有之乡”网站,公开叫嚷为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平反”,再搞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倒现代走资派”。中宣部从不表态 反对,公检法司也不前去取缔制止,而反对制止的矛头却是爱护国家民族的民主人士,和五十年前被批、被斗、被凌、被关,敢说真话的“右派分子”。

事实之四:近年来毛派势力公然在全国各地成立“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和“毛泽东思想工人党”,竟未遭到取缔,其参予党徒也无一人受到法办。故该党经常在网站上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奇怪的是网警、网管不闻不问处之泰然。

事实之五:毛泽东嫡孙毛新宇无功无德,也无学识与修养,竟然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国家级的《人民画报》用整版封面刊登他的巨幅彩照,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事实之六: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以“文革”梁效式的写作班子化名“郑青原”,续五次发表极左“划线”文章,重申“姓社姓资”和“社会主义条道路的斗争”。

事实之七:2010年12月31日晚,看中央台一频道新年音乐会,以《东方红》开场,又大唱“中国出了个大救星毛泽东”。令人不解的是,直到今天还唱与《国际歌》相对立的《东方红》,使毛泽东统治27年亿万冤死的灵魂无法安宁,使国家民族再次回到动荡年代。这到底是为什么和想要做什么?当年革命后代、作家任彦芳先生发出感叹:地冻天寒江河封,神州人心盼春风!亿万冤魂地下问:何人还颂大救星?

事实之八:近日国内外网站盛传中共中央宣传部近日发布新的新闻管制令,对2011年社会民生和经济问题的报导实施限制,任何媒体一旦违规将严肃查处。还规定今后传媒上不得出现“公民社会”和“普世价值”等字句。

没有想到不足半年,从中央到地方,从地方到中央,大肆倡导唱红歌、讲红色故事。杭州难友叶光庭 戴传熹今晚来信说:杭州电信局未征得用户同意,擅自将古典电铃声改为“唱支山歌给党听”。我在想,有的地方可能已改成了“东方红”,今年五月我在江西骛源就听到。

第 二次“红色血腥”真真实实地在中国出现了。现在只要你一打开电视屏幕,一遍红色的旗帜、红色的装饰、红色的衣服,只差没有红彤彤的血腥“语录”;扭开收音 机,全是滚天动地的红歌之声,“爹亲娘亲,没有毛主席亲”的狼嚎;展开报纸,全是红色回忆的渲染文章,造谣说谎的红色故事。

红,成了国家的主旋律;红,成了社会的声音基调;红,包治百病,不但能化解信仰危机,还能给老百姓带来幸福。于是,各种违反科学,秽渎神灵、暴力作为的愚蠢行径,公然升堂入室出现在各种媒体上,成为提倡宣传的东西:厦门女子唱红歌,唱醒昏迷210日的植物人丈夫,两名重庆大学毕业生自筹30万元创建红歌网;易如国为进京唱红歌不奔母丧,以及唱红歌的重庆奥体中心举行中华红歌会开幕式,来自全国各地108个合唱团登台演出,有老年团、少女团、和尚团、修女团、道士团、神父团、犯人团,以及各种行业团,只差没有洗足女团、三陪小姐团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如果这些愚蠢行为出自群众一时激情冲动,到无可厚非,但作为新华社在内的官方传媒却刻意去报道宣传,目的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这与45年文化大革命的发生发展何其相似乃尔!再这样发展下去,不出三月,神州大地将会看见司马南、孔向东之流举着“红宝书”,带着“乌有之乡”一帮极左狂热分子,在天安门前跳起“忠字舞”,又一个新的独裁者毛泽东似的人物,再次“庄严神圣”地宣布:xxx是资本主义当权派代表人物……

不是不可能,是太可能了!当前各地竟相在比赛:谁的红歌唱得声势大?谁的红歌唱得花样多?谁唱的红歌更忠于“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他们到不是真想回到那个父辈受苦的灾难时代,而是要借用这个“灾难手段”攀升夺权,挤进18大领导班子。薄熙来是这样,其它的人何常不是这样?因为有了权就有了一切。要有权,就得昧良心说假话,丑表演唱红歌。政冶的争夺战又回到了那个“你左,我更左”,“你忠,我更忠”的砍杀怪圈,受苦受累的却是广大的中国人民。

纵观中共建党90年, 都是一个“反右不反左”的党建历史。“左是方法问题,右是立场问题”,所以中共历来都是“宁左勿右”。左,就是颠倒事实,指鹿为马,造就集权专制,整人、 害人、杀人;右,就是讲人道重良知,不说谎不造谣,认认真真为国家办事。因此,凡是为人民谋福利的好官,都是中共打倒的对像,远一点的陈独秀、张闻天,近 一点的胡耀邦、赵紫阳,“十年文革”死于非命的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陶铸……

要 想在中共党内长盛不衰,就是要“左到底”和“左得出奇”,要不就靠边站,重庆的“唱红打黑”就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出现的。所以薄熙来登高一呼,全国各地不 得不响应跟随。薄熙来绑架了中央,中央绑架了全党,要不你就不拥护共产主义革命,就不是毛泽东的孝子贤孙,当然就不是红色接班人!为此谁敢不跟?惟恐落后 挤不进领导斑子。唉,悲剧啊悲剧!中国20世纪最大的悲剧。

我 们老百姓无力制止这场红色血腥的到来,但我们可以下参予不理睬,不唱红歌,不看红色电视,不听红色歌曲,可以像王容芬一样向中央写信,直至退党退团,纵是 坐监杀头无所惧!为了支持改革开放,捍卫邓小平的思想理论。我坚决反对毛泽东主义和毛泽东的孝子贤孙执掌中国政权,决不容许红色血腥再次残害中国人 民!!!

自由万岁!

民主万岁!

 

    

 重庆的“唱红”,为什么不敢面对真实的红色历史?

鉄流
   
 中共重庆市委71日下午,举行了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的庆祝大会,中共重庆市委机关报《重庆日报》,作了如实生动的报道:“市委书记薄熙来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诞生90年来,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开创了伟大的事业。我们要继承先辈遗志,发扬革命传统,牢记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做好重庆工作,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努力奋斗。”

重庆是中国四个民主党派的发祥地,多党合作的丰碑,
也是中共南方局的所在地,川东地下党的指挥中心,曾是“红岩儿女”江姐等一大批洒热血,抛头颅献出生命的地方。1947年波及全国的“反饥饿,反内战,要民主,要自由”的大游行就是从这里开始的。1949年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为挽救其失败命运,悍然将囚禁在白公馆渣滓洞监狱里的数百名革命人士集体屠杀,为此震惊全球。

毫不过份的说,重庆是一座革命的城市,是中共红色革命的丰碑!薄熙来书记主政重庆,在此发动“倡红打黑”运动,有其历史根源,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重庆也是冤案横生的地方,仅当年为新中国成立而拚杀的川东地下党,有多少人在解放后被诬为叛徒、特务?又有多少人惨死狱中?毛泽东的妻子、“文化大革命的旗手”江青女士,下的结论是:“川东地下党没有好人”。如果江姐江竹筠不牺牲,也会被钉在中共历史的耻辱架上。如果薄书记是真正的“唱红打黑”,真正地颂扬红色革命,首先就要去川东地下党之黑,为受屈受的同志全部“平反”涂红。第一个“平反”涂红的应是1957年被毛泽东定性为“极右分子”、19644月又以“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反革命罪”杀掉的周居正烈士。

十分有趣和巧合的是,当年与周居正同囚于白公馆并一同越狱、在越狱时还背着她六岁儿子逃跑的、今年已是87岁高龄的郭德贤女士,竟然作为重头戏在庆祝大会上亮相。《重庆日报》记者饱含情感地写道:“在两位少先队员的搀扶下,87岁 高龄的离休干部,颤颤巍巍地走上发言席,做了动情地的发言。她说:‘今天,我不禁想起了我的那些牺牲的战友们,他们为了共产主义理想不怕坐牢、不怕杀头, 为了新中国的成立不怕流血、不怕牺牲,那种对革命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对党的忠贞不渝,让我至今难以忘怀!今天,我要告慰牺牲的战友,你们的鲜血没有白 流,你们的遗愿正在实现,我们的党正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的国家正变得越来越富强,重庆也建设得越来越美好!今天,我还要告诉大家,千万不能忘记,重庆是 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城市,我们就是要高举红旗,唱响红歌,面对红岩,永远继承革命的优良传统。’”

老人数度哽咽,全场数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她的动情,她的咽哽,自然想着与她一同坐牢、一同越狱,在越狱时还背负着她六岁儿子小波,冒着敌人枪林弹雨的那位瘦弱小青年周居正!近三十多年来她为周居正的冤屈四处奔走,向中共中央写信,向胡锦涛总书记写信。如果我不判断错误,她也向薄书记写过信,甚而面陈?为什么大权在握的封大吏薄书记,却不落实此事?唱红又唱的什么红呢?

郭德贤同志在她的回忆文章中亲笔写道:19491月,我在成都川西特委机关工作时,不幸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关押在重庆歌乐山白公馆监狱。常看到一个学生模样比较活跃的 “犯人”,他就是周居正。19491127日晚, 白公馆未遭杀害的同志全部集中到平二室,我带着两个孩子仍被关押在楼上。平时受狱中革命者教育的看守员杨饮典和李育生,经罗广斌等同志指明出路,毅然反 戈,站到正义一边。他打开牢房叫大家赶快冲出去,并告诉罗广斌楼上还有郭德贤和两个孩子。罗广斌便派李荫枫和周居正到楼上帮我背小孩,我的小波就是周居正 背着闯出封锁线的……”

此外,还有她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亲笔信:

党中央 胡总书记:

您好!

我们是重庆人民广播电台、市总工会的离休干部,抗战初期入党,1948年先后被敌特逮捕,囚禁于重庆歌乐山下渣滓洞、白公馆集中营,重庆解放前夕,同地下党员罗广斌(小说《红岩》作者,“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一起越狱脱险。值此贯彻党的十六大决议,推进民主法制建设之际,特送上同我们一起脱险、原中央第七中级党校教员1964年被以反革命罪枪决的周居正之妻曾昭英的申诉信和重庆、成都三位共产党员、司法战线老干部所写的意见书,请予审阅。

周居正原是四川省教育学院学生,在解放战争初期参加地下党,因组织被破坏失去组织关系,1948年被捕,关押在白公馆,1949年同我们一起越狱脱险,越狱时救出了郭德贤的一个小孩子。经组织审查,周居正分配在中共中央西南局党校(后改为中央第七中级党校)任教员。1957年被划为右派分子,送四川省公安厅筑路支队劳动教养。1961年摘帽、解除劳教,被强制在四川永川劳改农场“就业”。1962年被四川省公检法以组织反革命集团罪逮捕、起诉、判处死刑。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1964年枪决。

周 居正在民主革命时期,为了新中国的建立进了英勇的斗争,经受了生死的考验。建国后,竟被定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甚至被 处以死刑,我们极为震惊。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但周居正至今没有被平反纠正,我们无法理解。根据三位司法战线老干部查阅档案发现的问题,原判 可能有错:

一、罗广斌同志脱险后向重庆市委所作《关于重庆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周居正从前有过组织关系,后来断了。在牢里正常,无恶劣倾向。”原判决怎能说他解放前是反革命分子,解放后伪造历史,冒充地下党,混入革命阵营呢?

二、原判决把周居正1962年针对“三面红旗”写在笔记本上的《民主社会主义论》:“高举反对帝国主义、民主主义、经济建设三面大旗,建立民主社会主义”,定为反革命纲领,不符合《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精神。

三、原判决仅仅根据几个同案人牵强附会、似是而非的口供,认定周居正要建立反革命根据地,伺机暴动,处以极刑,不符合“重证所、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的原则。

平反纠正冤假错案,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事关党心民心。我们本着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和责任心,请批示最高人民法院对周居正重新立案复查,依法处理。

敬礼!

共产党员、离休干部:白公馆越狱脱险者、重庆人民广播电视离休干部、渣滓洞越狱脱险者郭德贤

00五年二月二十二日

为了证明历史,庆祝大会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大合唱歌声中结束。是的,历史已经证明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但是,历史也证明:没有毛泽东就没有这么多枉杀的同志,就不会活活饿死3700多万中国人!重庆也就没有全国“红卫兵”的武斗坟墓群?。

中国共产党“伟大”,但要敢于面对历史事实!中国共产党“光荣”,但要承认自已所犯的错误!中国共产党“正确”,但要勇于和毛泽东切割!希望深受历史灾难的薄熙来书记,敢于唱出真正的红歌 ,敢于导演出一幕幕真实的历史大剧!我们期待着,全中国人民期待着。如此,重庆才是我们向往的“红色”中心,也不会再有人说东道西。首先,我不但不说,还会为薄书记大书特书。


[打印] [编辑] [删除]                          
0%(0)
0%(0)
  无论是谁,多行不义必自毙。 - bright 07/07/11 (113)
  新中国刚建立的时候,有过这类咒语:“神州降天蛋,赤患一扫光”  /无内容 - 历经风浪的老水手 07/06/11 (140)
    六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咒语变成了“骂大街”。  /无内容 - 历经风浪的老水手 07/06/11 (128)
  贫富不公、贪官横行,让人民绝望,期待革命  /无内容 - yamate 07/06/11 (115)
  文革害死的忠良,真是不少啊。  /无内容 - 醒狮 07/06/11 (192)
        你这昏鼠真不愧为邓矮法西斯党跟国民党混合杂交出来的坏种!  /无内容 - heyman 07/06/11 (153)
          这个毛左法西斯在大陆混不下去,到这里也混得很惨。哈哈哈。  /无内容 - 董申章 07/06/11 (148)
    +1  /无内容 - amlink 07/06/11 (154)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0: 普京只有77平米的私房令谁汗颜?
2010: 太可怕了:中国的空置房可供两亿人居住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