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全能神】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送交者: xiaolei 2014月10月19日14:51:3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回  答: 《鐵證——「三位一體」探秘》 上映了 sanny yang 于 2014-10-14 20:38:26

   我生性狂妄、要强,小时候常因母亲不够重视我而赌气不吃饭。16岁时我信了耶稣,积极参加青年培训会和各样查经学习班。19岁那年我被教会挑 选到旷野神学培训班,成为“生命道”家庭教会的第一批优秀传道人,不久便被派遣到山西大同传福音。短短一年时间,福音迅速从山西大同扩展到内蒙、河北一 带,我很快成为一名上层同工,负责上千名信徒。渐渐地,我的性情变得越来越狂妄,认为自己懂圣经,会讲道,对主最有认识、最忠心,等主回来时自己必定是最 有资格得冠冕的人。就这样,因着装备了一肚子圣经知识,以及在教会中的地位,我狂妄得不可一世,自认为对信神的事什么都懂。没料想,当主耶稣再来时,我却 不认识,还成了抵挡神的罪魁。每当回想起自己硬着颈项与神敌对的那七年黑暗痛苦的日子,我的心就不得安宁,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流,往事不堪回首……

   1994年年初的一次同工会上,两个同工对我说:“现在有一个新的派别叫‘救主重归’,他们说神来了,而且是道成肉身来了,还给我们发了书。这些人 爱心可大了,来家里见活就帮忙做,不怕累不怕脏。”说着还拿出两本书,问我能不能看。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充满了贬低和小瞧:神怎么可能道成肉身来呢?耶 稣再来时应该是灵体,他们说的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随意翻了一下那两本书,一看里面没有圣经章节,便开口定罪道:“这些书不能看,这是邪灵作工,是迷惑人 的。”他们又问我这些书怎么处理,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把所有弟兄姊妹手上的这些书都收起来烧了,不能留下祸害人!”同工就按着我的吩咐,给那里的几十个 弟兄姊妹讲了这本书的“危害”,并让全部烧掉。1995年正月,有三个信全能神的弟兄到我家给我传耶稣再来的福音,因我当时刚生了孩子不久,他们没多说什 么,给我留下了三盘诗歌磁带和一封信就走了。我大致浏览了一下信件,里面有一句话印象最深,就是劝勉我不要做当代的法利赛人。一看这话,我气不打一处来: 这些人到底懂不懂圣经?知道什么是法利赛人吗?我们天天传扬主的十字架救恩,怎么能成为法利赛人呢?他们才是真正的法利赛人!我“噌噌”就把信撕了,又指 使两个同工把磁带砸碎,不允许任何人听,免得受迷惑。从那以后我家里就失去了平安,我家搬到哪里,哪里遭殃,我在月子里就搬了三次家。那段时间,刚出生的 孩子吃不下奶,天天生病打吊针;丈夫刚找到工作没干几天,就因包工头携款逃跑再次失业;没多久我又得了急性阑尾炎……这期间,各地的同工还告诉我,他们传 福音时经常能碰到传“救主重归”的人,有的同工感到好奇想听听他们讲的内容,有的感到苦恼,不知该怎么应对这些人。而我却很轻蔑地对同工们说:“不要理他 们,这些人是闲得没事干,打着信耶稣的招牌混口饭吃,他们对圣经啥也不懂,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败了。”到了1996年,很多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有我熟悉的, 也有素不相识的,一批又一批地来给我传福音,我一听心里就反感,就装作干家务到处走动,或者躲到另一个房间看圣经,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也不给他们好脸, 他们坐一会儿后只好走人。我得意地心想: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你们就是磨破嘴皮,我也不搭理你们,更不会被你们迷惑,被迷惑的人都是那些不懂 圣经、头脑简单的人。

   万没想到,各地又接连传来消息:好多地方比较追求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救主重归”的福音。这时我才感到事态严重,心里十分惊慌,对传“救主重归”的 人由厌烦迅速升级到了恨恶,从心里笃定这些人跟随的就是假基督,传的是异端邪教。我要拿起真理的武器,捍卫真道、保护群羊,和他们决一死战。于是我赶紧下 令召集同工聚会,布置如何抵制“救主重归”。其实,我所谓的“真理的武器”就是从圣经里断章取义地找那些字面上是定罪、拒绝异端的圣经章节,也不考究这些 经文当时是在什么背景下说的,更没寻求什么是异端、邪教,就大肆套用来抵挡、定罪全能神的作工。在同工会上,我大言不惭地说:“这个派别的出现正应验了马 太福音24章5节主耶稣说的‘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与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3-4节:‘因为那日子以前,必 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接 着,我又从圣经使徒书信里专门找出“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参约贰1:10)这类经文来警告同工们,要警醒 祷告,严加看管教会,把守群羊为主做忠心有见识的管家,站好最后一班岗。为了达到让各同工都重视起来,防止“救主重归”再从我们教会拉人,我甚至无中生有 地造谣、散布:“他们能有那么大的爱心,其实是有目的的,他们传一个讲道人给3000元,传一个同工给2000元,传一个信徒给1000元。他们还专门用 一些好处来收买人,别人家里缺什么就给什么,没工作就帮忙找工作,没媳妇就给娶媳妇……既说是假的,就是从邪灵来的,是想拉咱们下地狱……”听了我这番耸 人听闻的话,同工们都紧张了起来,个个表态要誓死“保护群羊”为主做“忠心”的仆人。从那以后,我就带着同工们奔波在抵挡全能神的路上:我们讲道的话题全 部转向了如何防备假基督、异端邪教,并下令封锁了我所负责的山西、河北、内蒙一带的所有教会;警告信徒凡是有陌生人进入教会都要严格审查,就算是亲戚也是 如此,对生人一律不许接待;若是发现被“救主重归”迷惑的弟兄姊妹,挽救不回来的一律开除,并通告所有的教会。可无论我们怎么封锁,各处还是不断有弟兄姊 妹接受了“救主重归”的福音,“救主重归”的道根本没有如我所言“过不多长时间就败了”。反而跟随的人越来越多,面对这样的局面,我没有反省,反而对他们 更加仇恨,认为他们总是偷我们的“羊”,太卑鄙了。于是,只要听说哪里有传“耶稣再来”的人,我就第一时间赶到把他们驱赶走。有一次,一个同工和两个福音 使者接受了“救主重归”的道,那个同工弟兄回来给我说明了情况,并把交通的内容拿给我看。我一看上面写着“三步作工图”,一张图就把神拯救人的整个过程都 标明了,这是我们从来就没有讲过的,我心里也感到很新鲜、很系统,可是一想到他们谈的是耶稣的再来,我就断定他们是异端、邪教。又想到这两个福音使者是我 一手培训起来的,如今竟然也被“迷惑”了,我就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似的,肺都要气炸了,我生气地对同工弟兄说:“你们受迷惑了,他们信的是邪教,他们在 哪?你带我去看看!”弟兄就带我坐车赶到他们听道的家。我进屋一看,除了两个福音使者外,还有两个陌生人,我就拉着脸手指着她们嚷道:“我们的人不明白圣 经,不要迷惑他们,有本事冲我来。”我边说边坐下掏出圣经,接着一句句地质问她们:“你给我找出圣经根据,哪个地方说主已经来了?你给我找出圣经根据,哪 儿说到圣经过时了?你给我找出圣经根据,哪个地方说耶稣又作了新工作了?……”我越说越激动,越喊声音越大,一副吵架的样子。但两个姊妹一直面带微笑默默 地听着,相比之下显得我很没有素养,我更加气急败坏,拍着桌子大声吼道:“你们这些人打着信神的旗号,专门来我们‘生命道’偷‘羊’,这不是圣经里预言的 假基督迷惑人吗?……”一个姊妹劝我不要随便定罪别人,并给我找出了主再来的圣经依据。可狂妄得已经失去理智的我哪里听得进去,还是一口咬定她们传的是异 端、邪教。姊妹看我死抱观念不放,便换了一个角度和我交通,把我们“生命道”上层带领是如何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以及教会里邪恶淫乱的内幕都揭穿了,让我 明辨是非,要寻求圣灵现时作工的脚踪,不要固执己见、执迷不悟,说完就问我:“圣经里说‘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你确定这些人都能被提吗?”她的这番话都 是事实,让我心服口服,可为了维护自己在同工和福音使者心中的高大形象,我又找出其他圣经“依据”继续胡搅蛮缠。两个姊妹看我丝毫没有寻求的意思,再争论 下去也没有益处,只好走了。而我则自鸣得意,趾高气扬地对同工和福音使者说:“他们迷惑的都是你们这些不懂圣经的人,以后要引以为戒,不要再受迷惑了。” 他们都默认了我的观点,否认了全能神的作工。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很满意,认为自己又做了一件蒙主称许的事。就这样,我满有“负担”地奔波在众信徒之 中,每到一处就给他们讲防备“东方闪电”的道。我认为这样做就是对主忠心耿耿,但事与愿违,我越这样“捍卫真道,保护群羊”教会越荒凉,被鬼附的人越来越 多,无论我们怎么禁食祷告也赶不出去;聚会时我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一半弟兄姊妹在睡觉,一半心不在焉,无论我怎么提醒都无济于事。我又气又恨,认为弟兄姊 妹是不尊重我、让我难堪。那时,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心脏病、胃病也全部复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每天头疼得像要爆炸似的,还经 常休克。最后我虚弱到连拖把和笤帚都拿不起来,说话也没有力气,只能在家休息养病。我每天就像活在人间地狱里,生不如死。即使这样,麻木的我也没有意识到 自己是因抵挡神的末世作工而遭到了报应,还愚蠢地认为教会的荒凉、自己的病痛和灵里的软弱,都是主再来前的预兆,是主对我的试炼,都属正常,无论如何我得 持守住对主的“忠心”。

   到了1998年,我听说信耶稣的各个派别都有很多追求的弟兄姊妹接受了“救主重归”的道,因此各个宗派都在防备、抵制这个“东方闪电”派。4月的一 天,我得知河北邯郸一个重要接待家的姊妹接受了“东方闪电”,便急匆匆地赶去“挽救”姊妹。去后,我又把之前同工会上查考的那些圣经章节全搬出来,定罪姊 妹接受的是异端邪教,让她赶紧悔改、回头。每次当我定罪“东方闪电”的时候,姊妹就按住我的手说:“姊妹,可不要这样说,这可是亵渎神啊!”有时她甚至急 得来捂我的嘴。看着她着急、担心的样子,我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得意地说:“怕啥怕?不对还不让人说?”于是她越怕我说亵渎神的话,我越说得厉害。三四 天时间过去了,不管我怎么磨破嘴皮,姊妹仍是不能“回转”,反而一个劲儿地规劝我要寻求寻求,别盲目定罪,还给我谈了好多她们书里的内容,可我一句也听不 进去,心里只想着:唉,完了,姊妹中毒太深了。临走时我又再三警告她:“你不怕跟错了将来下地狱?”姊妹语重心长地说:“你从小信主,又讲道多年,你信神 受了那么多苦是为了啥?主来这么重要的事你一定要慎重对待,好好寻求,不要轻易定罪。”我却口出狂言:“‘东方闪电’不是神,他若是神让我立时就死。”话 音刚落,我心里就有种恐惧的感觉,大脑和心里一片空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持续了约二三分钟才恢复了正常。之后我心里有清晰的引导:我断定“东方闪 电”不是神,那为啥信的人那么多?各宗各派的人这样定罪、弃绝他们,他们都不灰心软弱,继续传福音,这个劲儿是哪来的?如果我们“生命道”是对的,那为啥 弟兄姊妹有的打工挣钱,有的不信了?我也无道可讲,祷告枯燥无味,并且我们中间好多追求的弟兄姊妹都跟了“东方闪电”一去不回头?主耶稣的眼目鉴察全地, 这些事难道主不知道吗?主再来时要提教会,现在这些弟兄姊妹都受了“迷惑”,那主来时还提谁呢?……这些问题在我心里盘旋着,我就默祷说:“主啊!如果下 次再有机会和他们接触,我一定要好好和他们辩论辩论,弄个清楚。”

   回到家后,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还是不断地来给我传福音,几乎一两天就来一趟,甚至有时一天来好几拨人。我心里很矛盾,想和他们一起探讨,却又放不下 脸面、地位,想到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定规他们所传的是异端、邪教,如果我现在和他们寻求考察,教会弟兄姊妹知道了会怎么看我呢?我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我实在不敢往下想,更不愿意面对那个场面,就绷着脸不理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但每次他们走后,我心里又受责备,后悔又失去了一次弄明白这些问题的机会。 这期间我们教会的重要负责人郭某某经常来我家,他一看见传福音的人就黑着脸指着他们破口大骂,边骂边把他们撵出门外,有时大晚上的,也硬是把姊妹们赶走。 虽然我有些于心不忍,但从来没有制止过郭某某。因我害怕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好形象,害怕被弃绝,特别是一想到郭某某曾在同工会上发过毒誓,即使全教会的 人都接受“东方闪电”,他也不接受,如果我接受了肯定会被郭某某等人弃绝,教会也会又一次分裂。可我转念又想:教会的光景一天不如一天,还有那么多撇家舍 业的福音使者,他们为了事奉主放弃了肉体享受,可现在我把他们带成什么样了呢?我没有道可供应他们,每次他们从外面作工回来,在一起谈论的话题不是福音工 作,而是攀比自己所在教会的生活水平和奉献款数目。这样下去不是把他们也都断送了吗?我到底该怎么选择?以后的路该怎么走?面对名誉、地位和真理、真神, 我不知如何选择。我处在极度的矛盾与忧虑中,每天在痛苦中挣扎,不停地哭泣,心里的压力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消瘦。为了摆脱这种痛苦,后来我干脆选择了 逃避,只要有人来传福音,我就躲到邻居姊妹家。但这样做之后,我心里更加痛苦。在那三年中,我仿佛掉进了无底深坑,度日如年,痛苦不堪。一向对圣经倒背如 流的我开始厌烦讲道、厌烦祷告、厌烦看圣经,甚至想把信主的事画上个句号。我的身体也糟糕到了一个地步,稍微劳累一点就心慌、心跳加速,经常休克。病痛的 折磨也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我经常祷告:“主啊!你是我小时候的主,也是我现在的主,小时候每次祷告总感到与你是那么的亲近,为什么现在感觉与你那么 疏远?难道你不要我了吗?主啊!现在我前进没力量,后退怕灭亡,信你成了一种负担。主啊!求你向我显明吧,‘东方闪电’到底是不是你的再来?只要能弄清 楚,哪怕下地狱我也认了,我实在支撑不下去了……”

   在我最迷茫无助的时候,全能神再一次向我发出极大的怜悯。2000年12月,在一次同工会上,我又一次遇见了传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这一次的“遇见”成了我生命中重要的转折,开始了我信神的新篇章……

   刚开始坐下来交通,我还是放不下自己,就想着怎么难倒他们,让他们落荒而逃。于是我手拍着桌子对他们吼道:“你们说耶稣来了在哪呢?圣经明明告诉我 们‘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耶稣来了你们怎么知道的?圣经上明明说‘主要驾云降临’,怎么会又道 成肉身?圣经上说……”我边拍着桌子边大喊大叫,连珠炮似的发问,唾沫星子四处飞溅。弟兄默默地听着,看我肚里的火发完了,平静地对我说:“不早了,今天 你也累了,吃完饭就早点休息吧。有些问题当时能解决,有些问题脑子清醒了也就解决了。”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心想找圣经章节抓他们的漏洞 与把柄,就爬起来,把自己听说的所有关于定罪、毁谤全能神作工的内容都记在本子上,准备第二天和他们争辩。第二天上午,我情绪激动地把自己的“高见”都亮 了出来,弟兄一脸真诚,笑着说:“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能得着的,你对全能神的作工抵挡这么多年,那你从头到尾听过吗? ”我思索了一下,回答说:“没有。”“难道你就不想把这些问题弄个明白?你若弄明白之后接受不了再拒绝,你心里不也踏实了吗?”弟兄劝勉道。我听后觉得这 话说的也对呀,做人不能胡搅蛮缠,得以理服人。弟兄接着问我:“你知道犹太法利赛人在圣殿里事奉耶和华两千年,到耶稣来的时候他们却抵挡定罪的原因吗?你 知道保罗 ‘蒙大光照’之后,回转归向耶稣却从此遭受犹太人逼迫的原因吗?”这些问题在我心里积压了好多年,一直没有答案,这时也勾起了我在邯郸时心里那个清晰的引 导。我这才放下自己,想听听他们是如何交通的。弟兄打开全能神的话,读道:“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 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 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 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 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 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你会分辨什么是真理的 道吗?你真会保证你自己不会抵挡基督吗?你会随从圣灵的作工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抵挡基督,那我说你已是在死亡的边缘中生活了。不认识弥赛亚的人都 能做出抵挡耶稣、弃绝耶稣、毁谤耶稣的事来,不了解耶稣的人都能做出弃绝耶稣、辱骂耶稣的事来,而且更能将耶稣的再来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将会给重 返肉身的耶稣定罪,你们不感觉害怕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我静静地听着,感到这些话一字一句都在敲打着我的心,我的心不由得一阵阵收紧:对呀,说 到对神的认识,说到主的再来,我心里还真没底。主到底会怎么来,以哪种方式来,虽然我能从圣经中找到一些相关的预言,但这些预言到底怎么应验,我并不敢肯 定自己的领受就对。万一神真没按着我所想象的来,那我岂不是……难道说这些年来我所抵挡、弃绝的是重归的主耶稣?我扮演的正是当代法利赛人的角色?……我 不敢再往下想了。这时,弟兄交通道:“犹太法利赛人世世代代在圣殿里事奉耶和华,自诩是对神最有认识的人,还口口声声说在苦盼救世主的降临,但当神道成肉 身真来了之后,他们却以耶稣不合人观念的作工否认、定罪耶稣,说他不是预言中要来的弥赛亚。虽然他们在看到、听到耶稣的许多作工、说话后,心里也倍感稀 奇,但狂妄自大、自尊为高的撒但本性驱使他们不甘心谦卑下来寻求、考察,反而在看到许多百姓都跟随耶稣后,为地位患得患失,便更加疯狂抵挡、定罪耶稣,宁 可持守自己的观念想象也不寻求真理、认识神的新作工,以至于最终把神钉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从法利赛人的身上我们看到,人信神若没有敬畏神的心, 没有顺服真理的心注定会因抵挡神而触犯神的性情……”紧接着,弟兄又结合圣经和全能神的话交通了其他方面的真理,如:耶稣再来时为什么以道成肉身的方式 来,为什么要更换名字、作一步新的工作,还有如何分辨真假道、什么是异端等等。我越听心里越亮堂,越听越明白,积压在内心多年的问题一一得到了解答。那一 刻,我的心被触动了:这真是真道啊,真是真理呀,若不是从神来的,谁能将神的作工说得这么清晰透亮。我百感交集,特别为自己多年来的悖逆抵挡悔恨不已:法 利赛人持守着弥赛亚的名而抵挡耶稣,我持守着“不是驾着白云来的耶稣就不是耶稣”的观念,在不考察、不寻求的情况下,就凭想象把神的末世作工定罪为假基督 的迷惑,还烧毁神话书,亵渎神自己,封锁教会……罪孽真是比法利赛人的都重!原以为自己对主最忠心,谁知却成了抵挡神的罪魁,我痛苦万分,内心的自责与恐 惧难于言表。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全人俯伏在神面前,失声痛哭了很长时间。七年来自己抵挡神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神差遣弟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不下 五百次,真是踏破了门槛,但都被我用各种办法拒之门外,每次微笑着来含着泪走。狂妄的我明白点圣经知识就自认为是最了解神的人,从来没有心平气和地坐下来 寻求考察过,就乱套圣经章节肆意定罪、毁谤,把神的再来说成是撒但的迷惑,把圣灵作工说成是邪灵作工。不但自己不接受,还捆绑弟兄姊妹不让他们接受。神的 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我因抵挡全能神而遭到神严厉的管教、惩罚,浑身是病,并且在邯郸时神给我一个清晰的意念提醒我,可我还是为了自己的名利地位,不能从 自我的“宝座”上下来寻求考察神的作工,而是昧着良心掩耳盗铃,欺骗自己也欺骗弟兄姊妹,成了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我的所作所为正如耶稣对法利赛人斥责 一样:“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你们这假冒为善 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太23:13、15)此时,我真恨恶自 己瞎眼愚昧,恨恶自己狂妄无知,被地位名利冲昏了头脑,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不断地用头撞着墙,哪怕以死来换回这样的损失我也愿意。我一遍遍地 向神作悔改的祷告:“主啊!我从开始信神就苦苦巴望你的再来,原来你早已来在我们中间作了新的工作,我却持守着旧的观念一直定罪、抵挡,我真是瞎眼愚昧、 有眼无珠。我甚至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一直与你对着干,拦阻弟兄姊妹寻求真道,耽误了弟兄姊妹的生命,成了和你争夺人的敌基督、大罪人。主啊!但你却没丢 弃我,今天又差派弟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让我得着你的救恩。主啊!若按我这些年的罪过,你灭了我,我也没有任何怨言,不管我将来的结局怎么样,我愿在有生 之年尽我的微薄之力,把我所带的那些弟兄姊妹都带到你的面前,来弥补对你的亏欠。”祷告后,压在我心底的千斤巨石终于被挪去了,悬着的心也有了着落,我长 长地舒了一口气:主啊!我可把你盼回来了……

   同工会结束后,我迫不及待地带着传福音的弟兄姊妹赶赴到我所负责的范围,首先召集了主要同工,我泣不成声地向他们说明了这次聚会的用意:“以往我封 锁教会,抵挡‘东方闪电’,不让你们去听道,认为他们所传的是圣经中所预言的末世要来的假基督,但现在我明白了,我所抵挡定罪的‘东方闪电’正是耶稣的再 来。我悔恨自己这些年与神为敌,自己不接受也拦阻你们接受,在此我郑重地向你们赔礼道歉,希望你们能原谅我。现在我愿意把这个大好消息告诉给你们,希望你 们也能够寻求考察,再不要像以往那样盲目定罪、抵挡……”在圣灵的带领下,那些真心信神的同工和弟兄姊妹也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着享受到全能神话 语的浇灌和圣灵作工的快慰,我们的教会生活重新焕发生机。2001年那个春节,我们教会弟兄姊妹在一起过得是那么开心,以往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变成了欢声笑 语,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后来,教会中以郭某某为首的一部分人一直持守自己,拒不接受神的末世救恩,从此他们视我为仇敌,对我围攻、定罪、弃 绝,宣布开除我,还说我是得了“东方闪电”的好处才接受的,正如我当初所捏造的谣言。虽然我失去了往日的地位和名利,但我终于迎接到重归的主、寻见了真 光,我终于把属于神的羊归还给了神,我心里踏实平安了,这比得到世上的任何东西都有价值、有意义,我对自己的选择永远不后悔!

   全能神说:“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记号。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 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寻求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我劝你们当小心谨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随意下断案,更不要随随便 便、马马虎虎地信神,你们当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是谦和的心与敬畏神的心。那些听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人,那些听了真理却随便下断案或定 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辈。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揣摩着神的话,思想自 己信神却抵挡神的惨败教训,我深深地痛恨自己。像我这样狂妄自大、自以为信得最好的“大同工”,就连信神之人最起码该具备的谦和的心和敬畏神的心都没有, 甚至连主耶稣的教导“不要论断人”都做不到,结果导致自己与神敌对七年之久,留下了永远无法弥补的过犯,若不是全能神的怜悯与宽容,自己定规就是地狱中受 惩罚的对象。我这才明白,装备再多的圣经字句不代表明白真理认识神,更不代表人有敬畏神的心,就如保罗一样,他再精通旧约律法,却因为不寻求圣灵新的作 工,不听从耶稣口中的道而成了抵挡神的罪魁。我也才明白了,要做主忠心的仆人、做一个好带领,最重要的是具备一颗谦卑寻求真理、顺服真理的心,就如聪明的 童女能认出新郎的声音,就能迎接到主的显现,使全教会弟兄姊妹都能得到神的祝福;而恶仆因着特别狂妄自大、厌烦真理、仇恨真理,对待神的新工作丝毫不寻 求、不考察,反而盲目定罪、抵挡、弃绝,就会导致整个教会的弟兄姊妹都陷入黑暗中,断送蒙拯救的机会,这正是主耶稣说的“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 里”(参太15:14)。

   如今我跟随全能神已经十四年了,在经历神刑罚审判的作工中,我逐渐明白了更多方面的真理,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更深的认识,更加感受到人在神前尽本 分能有一颗敬畏神的心真是太重要了,若做什么事都不寻求神的意思,尽是凭着己意、想象乱做,那就是心中无神,所做的事也绝不会得着神的称许;也深深感受到 在对待神的问题上,不管大事小事都要谨慎小心,这样才能确保自己不走错路,若狂妄自大、自以为是,那就离触犯神性情不远了。圣经上也说过:上帝让他亡,必 先让他狂。明白了这些真理之后,再看看自己在恩典时代信主、事奉主的种种表现,才发现那时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合神的心意。这些认识也成了我今天信神、追求合 神心意的事奉的根基。我由衷地感谢神道成肉身带来末世的救恩,征服了我这个悖逆之子,我愿献出自己的余生来还报神恩!

 

山西省 杨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安玛:习总书记也爱拼爹?
2013: 真相残酷:美国违约,中国一点辙都没有
2012: 塞尔维亚女兵
2012: 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在北京逝世
2011: 写在乔布斯日,关于每部IPHONE利润的千
2011: 美国当局欲对“华尔街清场”。威者与警
2010: 刘晓波名言摘要(整个一愤青)
2010: 猪蹄和meteor,给你们西方民主派问两个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Wforum.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