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强舸:承诺“每人每月一千美元”的华裔候选人,有戏吗?
送交者:  2019年05月24日07:04:49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 强舸

    强舸政治学博士,中央党校副教授

2019-05-24 08:05:12 字号:A-           A               A+ 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 华裔候选人每人每月1000美元杨安泽民主党特朗普美国蓝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强舸】

基本收入计划

2020年美国大选号角已经吹响,民主党初选硝烟四起,44岁的华裔企业家杨安泽顺利跻身拥挤的民主党正式候选人大名单之中,引起了不少关注。虽然身为华裔,但与民主党内其他诸多少数族裔候选人不同,杨安泽并没有大打身份政治牌,让他成名的是“基本收入计划”主张,该议题包含三个要点:

第一,科技发展和自动化将消灭大量工作岗位,例如制造业工人、卡车司机办公室文员、超市售货员等。并且,这些人失业后大多不可能经过培训胜任新的岗位(例如IT岗位)。

第二,为了避免社会不稳定和保障个人基本生活,政府应当向所有18岁以上的美国人发放1000美元/月的基本收入,杨安泽称其为“自由红利”。

第三,“基本收入计划”需要2万亿美元/年的政府预算,这笔钱将来自向谷歌、微软、脸书等科技企业征收10%的增值税、“基本收入计划”推出后将被取消的现有福利计划开支以及其他可以免除的社会救济和管教支出。

正是这一议题让从无政治经验的杨安泽在民主党内众多资深或新锐政客中占据了一席之地,特别是在2016年特朗普击败希拉里的关键战场——锈带地区获得不少白人蓝领选民的青睐。那么,杨安泽的“基本收入计划”可行吗?进一步而言,不论杨安泽是否能赢得民主党提名,“基本收入计划”有可能进入民主党最终候选人的竞选纲领和2020年民主党党代会将要制定的新党纲中吗?

“我是杨安泽,我要竞选美国总统”(图片来源:网络)

钱能收上来吗?

1. 向科技公司征税没那么容易

向科技公司增税是“基本收入计划”实施的首要前提,杨安泽希望由此获得8000亿美元/年的收入。但是,他的主张中漏了一个关键环节——如何向擅长全球避税的科技公司征税?事实上,美国针对大公司的名义税率一直不低,但是在特朗普上台之前,苹果、微软、思科、谷歌等跨国公司长期通过海外避税逃避着纳税义务,只缴纳着远低于名义税率的税款。直到特朗普上台后采取“胡萝卜(税率降至15%)+大棒(不把利润汇回来我弄死你)”手段,科技巨头们才陆陆续续汇回部分巨额海外利润。然而,杨安泽至今连应对海外避税的粗略主张都没有提出(更不要说具体举措了),我们显然很难相信假如他真的成为美国总统后,会使用强硬手段并成功从跨国公司收上这笔钱。那么,最终这笔税收就很容易像过去民主党诸多增税举措一样,落在没法全球避税的中小企业和中产阶级头上。

简而言之,在全球化时代,不讲反避税只谈对大公司和富人增税,都是在忽悠人。

2. 阿拉斯加州的石油红利并不是恰当的先例

在谈及“基本收入计划”可行性时,杨安泽多次列举阿拉斯加州的石油红利(从1970年代起,阿拉斯加州政府利用从石油公司征收到的资源税向全面成年公民派发政府红利)作为佐证。然而,科技行业与资源行业截然不同,在资源行业可行的举措并不意味着在科技行业也可行。

第一,石油(资源)是跑不了的。所以,不论阿拉斯加州征收多少资源税,只要石油公司还有利润,它就依然会继续在阿拉斯加经营。换一个地区就未必有石油了。但是,科技企业随时可以搬到另一个地区、另一个国家,它的经营并不依赖于只会特定出现在地球某些地方的东西,所以它会倾向于那些成本更低的地区。

第二,各个国家(企业)的石油储量是有限的,单位时间产量也是在一定空间内浮动,不可能无限扩张产能。所以,即使有的企业综合成本(生产成本、资源税等)更高,但其他企业也很少会通过大幅降价(即使依然高于自己的成本)和产能扩张来抢占市场。

阿拉斯加石油管道(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东不到10美元成本的石油、美国20、30美元成本的石油以及一些国家40、50美元成本的石油都共存于全球市场。对资源类企业来说,综合成本比竞争对手高并不是致命弱点,只要自己的成本比自己的收入低就行,企业相互间也并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

然而,科技企业不一样,每个科技企业理论上都可以无限扩大自己的产能,因此每个科技企业都有能力也有意愿打垮其他所有竞争对手以独占所有市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A企业的成本显著高于B企业,B企业就可能通过降低产品价格方式抢占A企业市场直至击垮A企业。所以,假如向科技企业加税真的能成功,也未必是好事,它可能使得科技企业彻底搬出美国或者被低税率地区的企业击败。

第三,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条途径,就是通过提高关税消除外国企业在与本国企业竞争时的成本优势,特朗普上台以来在汽车、钢铁等行业上多次使用这一手段。然而,这一手段也并不适用科技企业。美国传统制造业早已衰退多年,在全球市场上已无太多份额,在美国国内市场上也处于劣势。所以,通过提升关税,至少可能帮助他们在足够大的美国国内市场中扳回一城,扩大市场份额。

相比之下,他国的反制措施却未必能让美国传统制造业企业失去多少海外市场份额(因为本来就没多少)。然而,美国的科技企业如今占据着全球市场的主导地位。所以,用提高外国企业关税来抵消本国企业因增税丧失竞争力的方式在科技行业并不可行。

多说一句,近年来我国低生育率和老龄化引起诸多担忧,例如将来日益稀少的年轻劳动力如何养活庞大的老龄人口。但也有观点认为,随着科技进步,机器自然可以填补人的空缺,只要只征收机器收益就足以满足老龄人口需要。然而,这个观点的基本事实就是错误的,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有所谓的向机器征税,只有向(拥有机器的)企业征税。

如果真的用企业税来解决养老问题,那么一国过高的赡养比就必然会极大增加企业成本(以及在企业工作的年轻人的负担),最终会使该国企业丧失面对劳动力充足的外国企业时的竞争优势。

“基本收入计划”不可能进入民主党2020年竞选纲领

虽然国内一些媒体因为杨安泽华裔身份对其竞选前景有较大期许,但从美国政坛现实来看,杨安泽显然无望获得民主党提名。事实上,杨安泽是一名议题候选人,参加初选主要是为了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但是,我们判断,他的“基本收入计划”也很难进入民主党2020年竞选纲领。

具体来说,根据民调数据,现在杨安泽的全国支持率大致稳定在1%-3%之间,这一支持率远不足以让最终的民主党提名候选人将杨安泽的主张吸纳进自己的竞选纲领。结构性因素则决定了接下来的竞选中杨安泽也很难将自己的支持率提升到足以影响民主党新党纲的高度。

1. 很难吸引更多白人蓝领支持

“基本收入计划”最大的目标群体也确实是蓝领阶层,它的吸引力可以分为两个方面:第一,由于拥有稳定工作(虽然收入不高),蓝领在现行体系下很难享受到多少国家福利。“基本收入计划”的1000美元则意味着他们将增收30%甚至更多收入。第二,数十年来,美国蓝领岗位持续流失,失业危机始终是笼罩蓝领的阴云。

2016年,特朗普(以及桑德斯)靠“承诺增加关税,遏制工作岗位外流”赢得蓝领青睐。杨安泽则反其道而行之,进一步加重并大肆贩卖蓝领的失业焦虑。他明确告诉蓝领工作岗位消失不可避免,不仅制造业岗位回不来,现在还比较稳定的许多行业也将消失,例如他在竞选机会中反复提到的卡车司机(目前全美有1500万卡车司机,是最大的就业岗位来源),他认为自动驾驶技术将在5到10年内消灭绝大多数卡车司机岗位。简单来说,特朗普(和桑德斯)的方案是“保住工作”,杨安泽认为“保住工作不可能,再就业不可能”,蓝领的唯一希望就是“国家发的1000美元”。

“基本收入计划”最大的目标群体是美国的蓝领阶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基本收入计划”也确实让杨安泽在中西部地区吸引到了不少白人蓝领支持者。然而,更多白人蓝领恐怕还是更青睐特朗普而非杨安泽的方案。原因在于,“贩卖失业焦虑”是杨安泽争取白人选民的重要手段,但大多数白人蓝领至少目前还不会接受他所渲染的焦虑。

就他常常提及的卡车司机而言,自动驾驶技术显然不可能像杨安泽预言的那样在短短5年内就会成熟。特别是如今美国基础设施日益老化,卡车运输经过的很多路段连通讯信号都没有。而且,对企业来说,使用司机还是自动驾驶是个成本问题,卡车司机不只有驾车作用,还具备防盗、监货、保险等诸多功能。如果企业使用自动驾驶,未必降低多大成本,但一切风险都需要自己承担。

即使真的上述一切要素都成熟了,还具有较强实力的工会依然可以通过游说等许多方式立法禁止卡车的自动驾驶技术,何至于放弃如今一切去支持杨安泽换取区区1000美元?此外,对个人来说,工作不仅仅是为了挣钱,也是个人的基本需求,特别是在美国白人文化中。对社会来说,有一大群人无所事事,仅靠极其微薄的收入维持生计,也是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2. 得罪了民主党基本盘

要想赢得选举,关键是要守住基本盘,再尽量争取一些新的支持者。2016年,特朗普就是靠守住共和党基本盘,同时争取到不少白人蓝领(原来的民主党支持者)获得大选胜利。杨安泽的目标是要夺回白人蓝领,但是他的“基本收入计划”却已经狠狠得罪了民主党基本盘。

第一,科技企业。长期以来,科技企业都是民主党的重要金主,并利用它们掌握的媒体渠道为民主党提供过诸多支持。然而,杨安泽却计划要向它们每年征收8000亿美元。虽然目前看来这一计划不具有什么可行性,但是科技巨头们肯定也不会喜欢杨安泽。

第二,底层选民。民主党选票主要来自东西海岸白领和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底层选民两部分。从经济地位来说,民主党的少数族裔支持者还要低于支持特朗普的白人蓝领,他们长期依赖政府提供的食品、医疗、救济、儿童补贴等福利项目。而在杨安泽的“基本收入计划”中,他要求已经享受政府其他福利计划的公民必须作出选择:只有放弃现在的所有福利,才可以领取1000美元。这意味着,民主党底层选民并没有从“基本收入计划”中获得什么好处(甚至还有损失)。

一直以来,不工作者直接拿福利在西方社会引发很多争议。共和党的传统策略是削减福利。杨安泽的方案是所有人都拿福利(而非根据是否有工作),实质上也是在削减不工作者的福利。这么一来,杨安泽倒像是共和党而非民主党了,显然很难得到依赖福利的民主党选民支持。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空军“红剑-2018”演习开打:重点演练体
2018: 国产航母“坞修”的时机,是当年辽宁舰
2017: 阿克萨特·可汗迪瓦尔:C919的成功首飞
2017: 丹尼斯·西蒙:一带一路是双赢,美国阻
2016: 191game首功 感谢有您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