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圣彼得堡年轻人改建苏联公寓 尝试新生活方式
送交者:  2019年02月11日20:16:13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圣彼得堡年轻人改建苏联公寓 尝试新生活方式 2019年2月11日

俄罗斯“北方之都”的年轻人正在尝试新的社区生活方式,减少家庭争执和起居不便,注重创造力和营造良好的生活氛围。

马林斯基剧院(Mariinsky Theatre)后面是圣彼得堡保守最好的秘密之一:科洛姆纳(Kolomna)社区。“Triglinki”是位于科洛姆纳的众多新的社区空间之一。在昏暗的楼梯间顶层(墙壁上满是宣扬爱情、和平和蔬菜益处的涂鸦),你会看到一扇亮黄色的门,上面有联系信息,还有为在这里居住或仅仅为社交而来的人制定的规则:欢迎艺术、豆腐、电影和每月的技术派对;酒精、毒品和肉类:不要太过了。

如果这些话令人反感,那不妨推门进去。玄关处的鞋架上摆满了拖鞋和冬靴。滑板车挂在墙上,绳子上缀着折纸鹤。厨房的大喇叭里放着柔和的电子流行音乐,钢琴摆放在墙边,圣诞灯饰在低矮的灌木丛中闪烁。成员们随时会开始做清洁和整理,计划活动,为了茶而争论,做瑜伽或策划一下轮装修和改建。

图片来源:Triglinki

图片来源:Triglinki 图片来源:Triglinki

近年来,科洛姆纳已成为年轻人寻求探索新社区方式的中心。这里的位置处于相对中心的地区,租金便宜,有很多有趣的空间可供使用。举例为证,Triglinki是苏联时期的一处公共住宅楼,它本身就是苏联历史遗留下来的猎奇之地。这些20世纪的公共公寓在21世纪被按照一种非常另类的概念而改造。

公共住宅楼的简史

苏联时期的公共住宅楼就像普通公寓一样,但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单个房间通常足够容纳整个家庭成员。它们的历史起源于沙皇时期,但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之后,这个词出现了并成为一种苏联现象。列宁从中看到了真正的共产主义潜力——来自不同阶层和背景的人们共同生活在一起,并继续使用这些公寓来快速实现仍然站绝大多数的农村人口的城市化。

图片来源:Triglinki

图片来源:Triglinki 图片来源:Triglinki

有机会回到白银时代的圣彼得堡 你愿意尝试吗? 政府经常实施“密集”政策,故意将无产阶级家庭安置道富人和贵族的公寓中,使原主人(前主人)只能为自己保留一两个房间。因此,大量家庭搬迁到俄罗斯的主要城市中心,那里缺乏生活空间迫使他们住在离邻居很近的地方。共用浴室和厨房空间催生了新的生活规范:每周清洁时间表、窃听和主动或被动的厨房争执。

当赫鲁晓夫在斯大林去世后上台时,住房改革允许很多家庭版入面积非常小的私人公寓,将公共住宅留给那些愿意维持现状的人们。这使得不少当地人感到疑惑不解,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会有意识地选择住在其中。

社区生活的动机

Triglinki的创始人鲁斯兰·拉罗奇金(Ruslan Larochkin)说:“任何人都可以搬进另一个公共住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出我们在这里想做的事情。我们不想只是成为室友,我们想要组建一个小家庭。” Triglinki的创始人鲁斯兰·拉罗奇金 。

Triglinki的创始人鲁斯兰·拉罗奇金 。图片来源:Triglinki

图片来源:Triglinki Triglinki的创始人鲁斯兰·拉罗奇金 。图片来源:Triglinki

“空间的重点是里面的人,”拉罗奇金继续说道,“人们总会带着某种能量,当有人搬入这个房间时,我希望他们会创造良好的氛围。”

从浴室拼贴画到厨房里的旗帜,再到客厅等共享空间内的常规活动,这种DIY美学风格随处可见。音乐会、餐厅日和电影之夜都很常见。分享食物、回收垃圾和品尝一杯好茶都是拉近公寓里室友们感情的重要活动。

“立方米”(Kubometr)时另一个公共生活社区,距离科洛姆纳只有几个街区,有着同样的感觉。“立方米”由奥尔加·波利亚科娃娅(Olga Polyakova)和一些朋友于2013年创立,它很快成为对文化和社会项目感兴趣的年轻人的活动中心。

图片来源:Kubometr

图片来源:Kubometr 图片来源:Kubometr “时间公寓”:圣彼得堡的革命前生活博物馆

波利亚科娃娅对自己的平台“特拉瓦”(Trava)作为城市更具活力的基层活动召集地之一,推动了从大师班到反歧视空间的主题游览的各种活动的举行——其他一些“立方米”的老住户也相继推出自己的项目。

现任成员阿霞·谢尼切娃(Asya Senicheva)和克谢尼亚·莫罗佐娃(Ksusha Morozova)主持每月的家庭会议,任何人都可以登记参加,就任何主题进行10分钟的演讲。她们鼓励参与者自带酒水、水果和问题,重点不在于倾听有趣的人讲,还在于与他们交流。

虽然对于某些人而言,这些空间可能会被视为新波西米亚的天堂,但日程生活的现实不可避免。误解他人以及狭小空间产生的压力非常常见。在21世纪的公共住宅里生活并不适合所有人。在许多地方都要遵守规则,有时找到合适的室友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连续几代的情结

有时候会有一些新旧结合的活动。最近,“立方米”庆祝了自己的5岁生日,并邀请了几十年前曾在这里生活过的女性娜塔莉娅·帕特库利(Natalia Patkul)谈自己的经历。

 图片来源:Kubometr

图片来源:Kubometr 图片来源:Kubometr

“对我来说,”她说,“重要的是,公寓和以前一样。一些细节与我小时候的完全一样。我很高兴公寓楼能有这样的氛围,我喜欢住在这里的人,我喜欢他们做的事情。不是每栋公寓楼都能这样。”

在被问及是否认为公共住宅最终会消失时,她很平静。她说:“改变是不可避免的,每个时期都有自己的趋势。然而,即使公共住宅消失了,我们仍会对它们怀有一种浪漫的怀旧情结。”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美国能打赢对华战争吗?
2018: 宋鲁郑:未来五年美国为什么不是中国的
2017: 川普重申一中是为了经济上的攻势做准备
2017: 安倍的打手《日本经济新闻》社和《产经
2016: 江南愤青谈香港问题!
2016: 朝鲜发射卫星,其实对战略稳定贡献很大
2015: 大陆增加军力 高华柱有对策?
2015: 中国巨舰访荷兰遇提问:这么大军舰是租
2014: 东湾一死一伤,Hayward
2014: 美媒:美对中国开战越早越好 趁解放军还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